.
我的春天一去不复返      

本人今年30+,居住城市坐标120,寻欢年龄从第一次开始算的话,大概20年。
想了很多不错的开头,都被我放弃了,不想写一个人人看完就想撸的刘备文,只是想找一个沒人认识我的地方,记录一下这些年见到的,听到的,这个城市中的寻欢故事,算是对我人生中一段经历的总结。
我要说的故事,有的是我亲身经历,有的是我道听途说,或真或假,各位看官权当一个茶馀饭后的谈资,一听一乐就好。
既然是第一帖就得从我的第一次说起。
第一次我15岁,和其他人的第一次不太一样,我的第一次既不是自己恋爱的结果,也不是自己买春的结果,而是被人逼着去破的处。
是不是很惊讶。。。
当时的我,对性的了仅限于打个飞机,別说肉体了,想看看A片都沒地方弄去。
那时候网络也不普及,接触最多的也就是香港三级,还都是半遮半掩,男同学到一块也就聊聊哪部三级片裏有什麽镜头,谁要是说自己看过正统大黄,那都是班裏的热门话题。
那是一个夏天,本来是我和我两个死党W和L约好要去打个篮球的,结果我去了L家发现L的大哥也在,和大哥打了个招唿,我们四个就在家裏打了一上午的扑克,L的大哥学问不大,但是玩牌是真好,他也不会跟我们玩钱的,也知道我们沒钱,就说输了喝凉水吧,我这人牌运不佳,就喝了一上午凉水。还好肚子争气,沒喝成跑肚拉稀。
玩到中午了,本以爲我们要出发去打球了,结果大哥说带我们出去玩去,我们三个小不点就跟着走了(大哥比我们大十多岁)。
之前我们知道L的大哥是社会上有名有号的一个人物,只是平时不跟我们这些小孩说罢了。但是当我们到了地方才知道大哥真是大哥。
大哥打了个出租车带着我们就到了一个夜总会,我还记得当时司机看我们三个哪个怪异的眼神,估计司机大哥也沒弄明白,这三小孩往这来幹什麽呢…
进了屋,大哥就把我们礽一个包间裏了,然后沒过多长时间就听见外面有人声,紧接着,大门打开,进来四个大姐姐(#^.^#)。
四个姐姐看我们也是一愣。
我们看四个姐姐也是一愣。
还是大哥有经验,一句话打破僵局,是自己挑,还是让姐姐挑你们。
说到这地步再不明白是怎麽回事就是傻子了吧…
L是第一个挑的,毕竟是他大哥,他挑了一个身材最好的,其实现在想想当时他找的也就是瘦点,身材一般般。
W找了一个微胖的,人家总拿眼神勾着W,W也就跟着走了。
到我了,我当时心裏跳的別提多快了,都不敢看姐姐们,最后还是大哥替我找了一个姐姐。
剩下就是各找各妈了。O(∩_∩)O哈哈~
我被姐姐领到一个包间裏,一张床,一个淋浴,沒了。当时沒有什麽莞式ISO,能有个床就已经不错了。
大哥随后挨个包间敲门说了一句,主动点啊。
也不知道是让谁主动。
不过姐姐就是得了圣旨一样,马上主动靠过来。
小弟弟多大了。
17。
其实我才15,就是觉得说自己大点好有点面子。
以前出来玩过吗?
沒。
行,脱衣服吧。说完姐姐就先脱爲敬了。
当时也不行什麽制服诱惑,姐姐们上班也就是穿的好看点,当时大中午的,也沒什麽客人,我们看见的姐姐都是日常服装。
姐姐脱了外套T恤,下身脱了一条裤子,然后背对着我吧胸罩和内裤都脱了。
汗顔,人家都光了,我还沒动呢。
姐姐一看我沒动地,有点着急,脱吧,別不好意思,不脱衣服怎麽玩啊。
我当时应该是大红脸一张,低着头麻利的把衣服都脱了,然后上床坐着。
姐姐上床凑过来,轻轻把我推躺下,咬鱼儿吗?(接吻)
不了。
姐姐就开始她的表演。
先是舔我的耳朵,然后是乳头,小手时不时摸摸我的鸡吧,但是她每次碰到鸡巴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要射的感觉,可能她也感觉得出来,所以基本就是舔,就这样,舔的差不多了,小姐姐给我口交,说是口交,其实就是口两下,后来我才明白她是爲了湿润点。
姐姐躺在我面前,这时我才真正看到一个女人的全部裸体,活生生的,可不是片子裏的。
姐姐很温柔的拉着我的手,摸着她的胸。
真他妈软!
摸了几下,我也知道后面应该就是正餐了,姐姐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就找到了自己的洞口。
对准了之后,姐姐看着我。
进来吧。
时至今日,我听到这三个字都会鸡巴硬起。
我开始了笨拙的活塞运动,之前就知道鸡巴进去应该来回插,但是具体怎麽插,谁知道呢。
反正把鸡巴送进去再拔出来总沒错。
就这样来回了十几下,我结束了。
別问我感觉,我到现在也不记得我当时是怎麽射的。就是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从一个特別紧绷的状态一下松下来了,然后姐姐告诉我,別动了,再动就流出来了。
姐姐帮我把鸡巴拔出来,然后给我几张卫生纸,让我自己擦擦。
舒服吗?
还行。我回答的故作深沈。
姐姐乐了。然后自己去淋浴洗了洗。
我一个人在床上发呆。
我不是处男了,发生的有点快。我沒有因爲我不是处男而烦恼,男人就这点好处,处和非处基本沒区別,不用什麽心理过度。
我烦恼的是,我是不是犯罪了。。。
沒错,我当时第一个想到就是我是不是犯罪,公安局是不是要来抓我了。
姐姐洗完出来把我搂在怀裏。
还来吗?
不来了,不来了。
沒事儿,时间还长着呢。
不来了,不来了。
行吧。说完姐姐就开始下床穿衣服了。
我叫XX,下次来记得还找我啊。(真不记得名字了)说完礽我一个红包。
我拿着红包不知所云。
很快大哥就开门了。
完事了?
啊,完事了。
行,咱们走吧。
我跟着大哥走出包间,也直接走出了夜总会。
大哥带着我们回了L家,顺便大家就聊起来了各自的性事。
L是我们三个人裏第一个进去的,结果折腾半天,居然沒做成,神知道他是怎麽做到的。
W找了一个快到他妈岁数的姐姐。大哥一听姐姐这岁数,直接就急了,说什麽要回去找他们去。但是W很满足,真心实意的满足,后来我才明白W是个熟女控。
说到我这,大哥就说,做都做了,怎麽不接着玩呢,怎麽不得玩两回。
最后就是我们拿到的红包,大哥说你们都是处男,找小姐等于是给她们开光了,所以给你们红包。
可能你们会好奇裏面有多少钱?这个我真不知道,因爲我把我的红包直接就给了L,我都担心公安局找我了,还敢拿着红包。
事实证明我的心理素质是最差的。
因爲之后那两个人就继续下午的活动,接着去打篮球去了。
而我也沒心沒肺的跟着打了一下午篮球。

本站由:我的春天一去不复返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