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侠女蒙难记      

本帖最后由 80j8 于 2011-7-22 23:52 编辑
第一章
江南出美女,古时候有许多有名的美女皆来自江南,这也许和何以无数才子佳人在此,谱成无数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多有干系。
一向灯火通明、夜夜笙歌的秦淮河畔,这两个月来却一反常态地清静了许多。
不只如此,甚至连许多一般人家也聘请了衆多武师。
这一切只爲了一个人,一个" 淫贼" !
一个连铁捕" 天罗地网" 彭旭都抓不到的淫贼。
这两个月来,已经有13个女子受害,其中包括了江南第一美女赵嫣然、?山派年轻一辈中的第二高手清心,甚至三天前连" 大漠双奇" 的女儿车雪晴都遭了殃,被强奸之后剥光衣服吊在客栈门口。整件事情就如雪球一般越磙越大,连皇帝老子都爲之震怒,限彭旭七天之内破案,而彭旭到现在居然连淫贼是老是少、是高是矮都不知道。
迫于无奈,彭旭只好向天下发出诛杀令:凡抓到淫贼者,死活不论,将可获得血汗宝马一匹、价值连城的紫玉鹰,以及失踪20年的魔刀" 饮血" !
魔刀" 饮血" !!
30年前曾噼断武当镇山宝剑" 紫虚" ,斩断一代奇侠" 云梦一剑" 方采莪的魔刀" 饮血" !!
于是许多觊觎这把魔刀,以及矢志除凶的江湖人士,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江南。
赣北一个小渔村内住着几十名村民,他们大多靠捕鱼维生。由于村子的人口实在是太少了,因此整个村子内有就只有一家小的不能够再小的客栈,靠着提供渔人们茶水勉强经营下去。
其实说它是客栈也称不上,因爲它只有三间客房,根本就像是一般人家的房子再贴上几片木板墙。只不过,这三间客房却从来不曾客满过。
在这个平凡的小村中,这天却来了几个不平常的人,发生了几件不平常的事!
和往常一样,到了中午,客栈内外挤满了喝茶聊天的渔夫。说它被挤满倒也不夸大,这麽小的一间棚子,不消七、八人,就连走道都塞着了。
忽然门口出现了一名神态踞傲、身材瘦小的汉子,狂傲地说:" 今天大爷们要在这儿歇息,全部与我磙!"
江上儿女本就性情豪爽,大伙儿聚在一起时自然是热鬧非常。可是说也奇怪,这句话偏生就一字不漏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而一衆村民忽然看到眼前冒出了这麽个凶神恶煞,惊讶之余,连话都忘了说,一个个张大了嘴,只知道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不知道这麽个干瘪汉子是个什麽来路。
这时门外又传来人声:" 看来太湖双鬼在赣北也是吃不太开啊!" 接着,门外出现了一名年约三十,一袭儒装的男子,神情猥亵,脸上还挂着一抹讥嘲的笑意:" 自从车雪晴杀了童二弟,伤了童兄之后,太湖双鬼的招牌,似乎沒有想像中来的响亮呢!"
一想到车雪晴,童本本便恨的牙痒痒的:" 便宜了那个姓车的贱人,沒有落在我的手上,哼哼!" 说罢,大步迈入棚中。
这时,一个较年轻的渔夫元顺忍不住说:" 你这人怎麽不讲理……" 话还沒说完,童本本一个剑步,不知怎的就穿过了所有的人到了他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元顺连惨叫都还来不及,就飞出了窗外,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其他村民见状,急忙跑出来查看,这时的元顺倒在地上,整个脑袋都碎掉了,就像是掉落在地面上的西瓜,即使是外行人看了,也知道他是沒救的了。
这时候大伙儿不禁义愤填膺,几个老一辈的村民见到这两人的武功高强,虽然悲愤不已,却敢怒而不敢言,生怕万一惹火了这两个煞星,不但丢了一条老命,还连累了一家妻小。
可是一旁的小伙子们可就不同了,在平凡、纯朴的小村子里,村南的小宝、村北的大牛,哪一个不是从小就玩在一块儿的?眼看着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元顺被人一拳打死,几个从小就和元顺熟稔的年轻人也顾不了对方是怎麽把他打死的,顺手拿起了身旁的剖鱼刀,哭喊着:" 凶手,拿命来!" 沖上前去就要和童本本拼命。
这时童本本一脸阴沈,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仿佛这几把即将临身的刀要砍的是身旁的桌椅,而不是自己。童本本并不是一条鱼,当然不会任人宰割。虽然童本本的武功在江湖上只能列入二流,但是就算只用一只手,他还是可以把这几个不会武的年轻人轻易地打发掉。
可是他根本就沒打算要出手,而且他也不需要出手。因爲这几个年轻人,忽然之间就死了!而且死的很惨!
就在这麽短短的丈余距离间,只见得几个高大、像牛一般的汉子就像大太阳下的冰雪般融化,只不过冰雪融化实会滴下水,而他们滴下的却是血。不单是血,眼珠、耳朵、鼻子、嘴唇,所有看得见的部分,都慢慢的、慢慢的顺着身体的曲缐滑到了地面。不过弹指间,几个彪形大汉就变成了一堆血红色的眼珠、耳朵,
连牙齿、骨头都不见了踪影。
古时秦王政发明了五马分尸之刑,受刑者之头、手、足踝皆缚于马后,然后以鞭笞击马股,促其狂奔。死者变爲六份肉块,惨不忍睹,爲空前之酷刑。汉吕后始创人胔之法,将人手、足砍断,以沸汤哑之,以针瞎之,以火炭聋之,最后再将其丢入粪坑,任其自生自灭。其手段之残忍、狠毒,亦爲天下之冠。
但这两种死法都比不上这几个汉子的死法来得恐怖。
其余年长的村民哪曾见过如此恐怖的死法?纷纷吓得坐在地上频频发抖,连磙带爬的逃走。
童本本叹了一声,道:" 周兄不愧是" 药王" 莫非冤的弟子,用毒之道果真是登峰造极。"
周济世笑道:" 若不是小弟对用毒之道以及五行之术小有研究,童兄岂肯千里迢迢来请小弟我帮忙呢?"
周济世爲" 药王" 莫非冤的三弟子,原本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因缘际会下被药王收养,莫非冤爲其取名济世,原本是希望他能凭借医道,悬壶济世,谁知周济世不但不济世,还仗着一身毒物到处害人。
三年前,爲了想实验哪种毒会让人死得最痛苦,周济世在终南山脚下毒死了整整三村共两百三十二人。事情传入莫非冤耳中,便将周济世逐出门墙,自此之后,周济世便失踪了。这三年来,爲了躲避官府的追踪,他一直躲在西南大理国内,沒想到现在竟然出现在这里。
童本本也大笑道:" 周兄说得不错,我原本的确想借重周兄用毒之精,宰了车雪晴那贱人,只可惜现在便宜了她。"
忽然门外传入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霜姊,你有沒有听见两只癞蛤蟆在吹大气啊!吹的可真是又臭又大,也不想想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真是不要脸。"
接着两名女子走进了客栈。前面的一个年约十七、八岁,身材娇小,一身鹅黄色劲装,背上背了一把长约三尺的古剑,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白里透红,好似能够挤出水来,不但洋溢着青春的朝气,一双大眼配上一对清澈、灵活的大眼,再加上下面的一张樱桃小口,活脱是天上的仙女一般。看她脸上一付挑衅的神情,分明刚才的话就是她说的。
后面的一个年纪较长,约二十一、二岁,长的极爲修长,和之前的一个形成强烈的对比;肌肤白晢如雪,吹弹可破,柳腰纤细,玉手如葱,生得极爲柔美,所谓沈鱼落雁,不外如是,一袭白杉包裹着一付修长的身材,更显得典雅出尘;眼神中更不经意流露出一股刚毅、果敢之气,可以想见她的个性必然是柔中带刚。
惟不见其身上有任何的武器,仿佛她是一个普通的富家千金,跑出家门游山玩水来的。
后来的女子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对童本本道:" 这些人是你杀的吗?" 语气虽淡,一双眸子却咄咄逼人。
童本本正待答话,周济世已经抢先一步答:" 敢问姑娘芳名?" 周济世直觉地觉得这两名姑娘来头绝对不小,不愿意多树立敌人。
名叫霜姊的姑娘淡淡地道:" 我是谁似乎沒有这几条命来得重要吧?" 这一次,她语气中不但有种令人不得不答的威严存在,还多了一股敌意。她知道天底下只有一种人在这种情况下会不急着辩解,反而先追问起他人的来历。
另外一名少女道:" 霜姊,看她们一付獐头鼠目,我看一定是他们干的。不用多说了,先把他们擒下来再说吧!"
周济世道:" 小姑娘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獐头鼠目也是父母生的,难道我们愿意长得一付獐头鼠目吗?难道长得獐头鼠目就不是人吗?我们也是到了这里以后才看到这四具死尸的。"
那位霜姊听了,楞了半晌,不好意思道:" 实在是因爲我们两姊妹刚到此地,就见到这般情景,一时不察,误会了两位先生,小女子这里给两位先生赔罪了。"
说罢,抱拳一揖,继续道:" 这一位是我义妹,叫做谢小兰,小女子我姓旷,贱名如霜。"
谢小兰在一旁骄傲地道:" 我姊姊可有个绰号叫" 瀚海青凤" 呢!"
童本本、周济世听了不禁一震。" 瀚海青凤" 旷如霜自一年半前出道,单枪匹马独闯祈连山,凭着一柄不满两尺的袖中剑,怒噼五十人,杀得祁连山五十妖人只剩下两妖,还逃到了蒙古才得以苟活,再也不能在祈连附近干些杀人放火的勾当,经此一役之后," 瀚海青凤" 的名号可谓名动天下,立时成爲年轻一辈中少有的高手。
"涑水剑" 谢小兰出道虽仅一年,但在半年前的武林大会中,仗着手中一把古剑" 涑水" 连败青城、峨嵋、南海剑派及上官世家高手,最后虽败给了武当"游龙剑客" 卓非凡,但卓非凡爲武当派十年来第一奇才,因此旁人对" 涑水剑" 谢小兰的评价并沒有因爲她败给了卓非凡而降低,反而认爲" 只有卓非凡才能赢她" ,而对她推崇倍至。
童本本、周济世相对一望,心知此地不可久留,否则迟早会被玲珑心思的旷如霜拆穿。可是凭他们的武功想要逃跑,除了出奇不意地出手,绝对沒有成功的希望。另一方面,旷如霜也低头不知道在沈吟些什麽,气氛忽然变得十分凝重。
忽然童本本朝门口一指,大喝了一声:" 凶手別跑!"
谢小兰连忙回头一看,这时童本本、周济世把握良机,分別一人噼出一掌,
一人洒出一片" 烟雨蒙蒙".
而旷如霜也适时擡起头来,大喊一声:" 別上当,他们才是凶手。"
就童本本、周济世的本意,是诱使谢、旷两人回头,再猝然下手偷袭,只要能阻得一阻,便很有希望由窗口脱身。计划十分完美,也十分正确─除了有一点错误,一个可以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他们错估了这两个" 年轻姑娘" 武功,单凭武功,他们连阻得一阻的机会也沒有。
周济世凭着" 烟雨蒙蒙" 的掩护逃了出去,可是童本本却沒那麽幸运。童本本才递出招就发现,自己原本以爲是偷袭的一掌,竟然迎上了一柄剑!
一柄不足两尺的剑!
旷如霜的袖中剑竟然可以后发而先至!
所以童本本只好死了。
周济世逃了出去。其实也不能够说是逃了" 出去" ,因爲他根本就沒有" 出去" ,他现在就住在村子尾的一家民宅里。他杀了大牛全家之后,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村子里头正爲了这几天死的几个人忙的不可开交,也沒有人注意到少了一个大牛。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无疑是一步最危险,可是却最奇、最险的一步棋。
周济世的个性就是龇牙必报,三年前因爲路旁一个小孩讥笑他像乞丐,所以他就拿附近的三个村子来实验,杀了两百多人。他一定不会放过" 涑水剑" 谢小兰和" 瀚海青凤" 旷如霜,可是他知道他这一辈子绝不会是她们两人的对手。
他也相信江湖上不是只有靠武功的。他会奇门五行、用毒易容,他不相信他沒办法弄到这两个丫头。
所以他不走。
他计画、他等待,在她们两人逗留在这个村子里的这几天,他一定要成功,他要叫她们不要小看武功差的人。
谢小兰和旷如双原本打算到江南缉拿淫贼,沒想到碰巧遇上了童本本和周济世逞凶,两人也不好抽身离去,便只好留下几天帮忙村民善后。耽搁了两天,谢、旷两人心急如焚,担心万一又有人受害,岂不糟糕。值得欣慰的是这两天的事大多都已告一段落,只要等小兰待会儿从城里买回棺木,再刻好墓碑,就可以离去了。
旷如霜心想:" 待会儿还要赶路,还是先回房里打坐,免得到时候身体受不了。" 便举步走向自己房间。才刚踏入房门,赫然发现桌上有人以茶水写了" 村西十里,梅花林内,小兰遇险,十万火急。无名氏"
旷如霜心中一惊,也沒想到讯息是真是假,当下便毫不犹豫,便朝村西十里处的梅花临飞奔而去。
十里对于旷如霜这般高手而言,不消半柱香的时间。果然如无名氏所说,有一片不算大的梅花林,心中急切的旷如霜也不顾" 逢林莫入" 的禁忌,提剑便沖了进去。
旷如霜才刚入了梅花林,从另一边冒出了一个身影,在地上插了一根树枝后,冷笑道:" 旷如霜啊旷如霜,这林子唯一的出口,被我摆了一个正反九宫八卦阵,等你破了阵,我已经解决了谢小兰这个小蹄子,养精蓄锐等着你自己来上勾,哈哈哈!"
谢小兰一回到了客栈,不见霜姊踪影,心下不免觉得奇怪,当下唤来掌柜的,问道:" 和我一同来的那位姑娘呢?"
掌柜的哈腰答道:" 大姑娘一个时辰前就出去了,好像是有什麽要紧的事情要办,不过她有请村子里的大牛来通知姑娘你,说请你先待在房里,等大姑娘回来再说。"
谢小兰一听,心中不免一阵嘀咕:" 霜姊到底有什麽要紧的事,竟然会比捉拿淫贼更爲要紧?" 不过听了掌柜的这麽说,也只好回到自己房里,等待旷如霜回来。
一踏入房门,一阵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谢小兰一聇,赫然见到桌上多了几支淡紫色的花朵,浓郁的香气便是由此而来,连忙叫来掌柜的,问道:" 这些花是谁送来的?"
掌柜的道:" 这是大牛刚才去西边村子外摘来的,说是要谢谢两位女侠救了咱们村子。"
谢小兰还是孩子心性,忍不住天真地问道:" 这些花是什麽花,好漂亮啊!"
掌柜的答道:" 这种花叫做" 百里香" ,産于村子西边的郊区,最大的特征是浓郁的香气可随风飘逸,历久不散,闻了更可以使人神清气爽。据说它的香气可以飘到百里之外,故名" 百里香"."
唤退了掌柜的,谢小兰忽然感到一阵疲倦,半个月来奔波所造成的劳累似乎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自从半个月前师傅收到" 天罗地网" 彭神捕邀请的信函,邀请师傅对付出现在南方的淫贼,师傅便命自己及正在天山作客的" 瀚海青凤"如霜姊马不停蹄地从天山赶往江南。这半个月来真的可以说是千里迢迢、拔山涉水,即使是铁铸的大汉恐怕都已经受不了了,更何况她只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
一想到今晚可能还要彻夜赶往江南,谢小兰心想:" 照这样下去,还沒到江南自己就先垮了,还谈什麽抓贼办案?不如趁如霜姊还沒回来,先休息一下。等如霜姊办完了事,再一同赶往江南。" 便和衣坐在床上打坐运功,一心等着旷如霜回来。
困住了" 瀚海青凤" 旷如霜之后,周济世仗着一身易容术,将自己扮成大牛,捎了一个假口信给谢小兰后,便一直躲在谢小兰的窗外。虽然周济世的轻功算不上一流,不过只要他不动,摒住唿吸,再加上窗外的大风,实在不太容易被发现。
再加上" 涑水剑" 谢小兰虽然武艺高强,但江湖经验不足,疏忽之下竟然沒发现窗外有人!
周济世在窗外蹲了许久,一直等到谢小兰打坐行功时,已经蹲的双脚发软,眼冒金星。周济世缓缓将身子擡高,以食指沾了点口水,缓缓地、轻轻地将纸窗刺破了一个小洞,再将眼睛凑上前去。只见得谢小兰双目紧闭,鼻中冒出两缕轻烟,随着唿吸的节奏,吞吐不已,如两条灵蛇一般,分明已是一流内家高手的模样。就这麽一望,吓得周济世头皮发麻,双腿发软,当下心生逃跑的念头。
忽地周济世脑中灵光一闪,想道:" 这丫头虽然武艺高绝,但是到现在还沒发现我,可见沒什麽江湖经验。若是我现在拔腿逃跑,一定会被她发现,到最后不免死在这丫头的剑下,倒不如一搏,尚有一缐生机。更何况房内还有" 百里香" 的浓郁香气可以掩盖迷香的味道,倒不一定会被这丫头发现。"
于是周济世自怀中缓缓地拿出一根长约两吋,色呈黄褐的小管,缓缓地凑到纸窗上的小洞上。有了对谢小兰武功的初步估计,这一次周济世的动作不但又轻、又慢,还摒住了唿吸,生怕惊动了嫉恶如仇的谢小兰。接着很慢、很轻、很小心地一点一点把管中的迷香吹入谢小兰房中。随着一缕黄色的烟雾飘入房中,周济世摒气凝神地注意着谢小兰的动静。
过了约莫盏茶时候,忽地谢小兰打了个喷嚏,一头栽倒床上。周济世心中一喜,连忙推开窗户翻身而入。
这时谢小兰玉体横陈、双目紧闭,一付娇柔可爱,哪还有平日刁蛮的样子?
周济世缓缓打量着横躺在床上的谢小兰,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映入眼帘的,是娇酣的睡脸上白里透红,小巧的樱唇微微翘起,勾人心弦;衣领旁露出一段雪白的玉颈,增添几分遐想,一身劲装将微凸的酥胸及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更令人感到血脉喷张,所谓" 美人春睡最销魂" ,果真不假。
周济世只觉得脑门轰的一声,想都沒想,便朝谢小兰的樱唇狂吻了下去,双手更是不规矩地在谢小兰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游移,柳腰怀中抱,酥胸盈盈握,一阵口鼻传来的处子幽香薰得周济世晕头转向的,放在谢小兰柳腰及酥胸上的双手不自觉地加重力道。

本站由:两侠女蒙难记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