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侠      

 蔡昌义眉飞色舞,道:“贾姑娘的师尊啊!她不是因爲司马大侠的血案回避你。”
华云龙心头一跳,道:“你有证据?”
蔡昌义道:“要什麽证据,有道理还不行嘛?你谢谢你了,蔡公子,你替贱妾仗义执言。”
蔡昌义戆直得很,双手连摇,道:“不要谢我,我不解之处,比他们更多。”
华云龙已陷沈思之中,那象征余、蔡二人所讲的话,已经发生了作用。
贾嫣心头大爲舒畅,盈盈一笑,道:“你请问吧!贱妾但有所知,一定不令蔡公子失望。”
蔡昌义目光一亮,道:“真的麽?那我问你,你爲何要将华老弟掳来金陵?”
这句话,他已憋了很久,他一直希望余、华二人能问,岂知他二人偏偏不问,如今却由他自己问了出来,他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心头的舒畅,那是本必形容了。
近料。贾嫣神情一怔嗫嚅半晌,却无一言出口。
蔡昌义大感不忿,目光一棱,大声叫道:“你这人言而无信,这第一问,你就不答应?”
但见贾嫣脸泛桃红,结结巴巴的道:“贱妾……贱妾……”
忽听云儿吃吃一笑,道:“蔡公子,我师姐对华公子心仪得很,你何必一定叫她回答呢?”
这话一出,贾嫣垂下了颈,蔡昌义目光一楞,傻住了。
顿了一下,只听华云龙一声冷哼,道:“小丫头花言巧语,你道华某信你的鬼话?”
云儿急声道:“谁讲鬼话,不信你问我师姐,哼!开口骂人,多神气嘛!”
华云龙脸上一红,但仍扳着脸孔,冷声道:“我请问,所谓‘人是多多益善’,这话可是你讲的?”
云儿眼睛一瞪,两手叉腰,凶霸霸的道:“是我讲的,怎麽样?”
贾嫣将头一擡,急声道:“云儿少讲一句。”
云儿鼻子一皱,气唬唬的道:“他讲话多气人嘛!”
贾嫣幽然一叹,道:“反正师父已经颁下禁令,不准咱们与华家的人来往,再讲也是无用,你又何必多生閑气。”
话声一顿,目光移注华云龙,肃容接道:“华公子,非是贱妾不知羞耻,事到如今,贱妾不讲,难以去你之疑。你想想,以你的人品,你们华家的声望,身爲女子,几人能不悠然向往?贱妾将公子掳来金陵,确是存了一份私心,好在事已过去,也无须再加掩饰了。”
她星眸中升起一片雾水,顿了一顿,泫然欲泣的继而又道:“至于云儿所讲‘人是多多益善’那句话,贱妾不想隐瞒你,也不想多加解释,总之,家师有意创建‘姹女教’,创教非易,凭咱们几个女子,成不了大事,咱们姐妹遇上资秉相符的人,若是意气相投,便有意延纳入教,收归己用,如此而已。贱妾言盡于此,信与不信,那是但凭公子了。”
这番话,纵有隐讳之处,却也堪称坦率的了,何况其中另涉男女之情,华云龙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更不是铁石心肠,耳闻目睹之下,不觉惘然无词以对。
那贾嫣的性子倒也硬朗,明明泫然欲泣,泪珠在那眼眶内磙动;但却强自抑止,不让它掉下来,此刻忽又将头一昂,向蔡昌义道:“蔡公子,还有什麽要问的麽?”
蔡昌义先是一怔,旋即亢声道:“沒有啦!”
勐一转头,不愿去瞧贾嫣的模样。
那贾嫣凄然一笑,道:“既无可问,咱们喝酒。”
端起酒怀,一仰而盡,趁势拂去眼中的泪珠。
这等举止,当真撼人心弦,余昭南默默无言,华云龙更是心神俱震。
就在此刻,幽径之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
贾嫣黛眉一蹙,惑然问道:“是陈二麽?”
只听楼下一人答道:“是的,是陈二。外面来了两位客人,坚持要嫣姑娘相陪。”
贾嫣眉头皱得更紧,道:“你沒讲,我在陪客。”
陈二及楼而止’道:“讲了,来客蛮不讲理,申言姑娘若是不去相陪,他们要捣烂咱们的怡心院。”
蔡昌义心里別扭得紧,一听此话,顿时怒吼道:“岂有此理,什麽人敢来撒野?告诉他们识趣一点,不然我打断他的狗腿。”
陈二哀声道:“蔡公子千万歇怒,咱们生意人,惹他们不起。”
蔡昌义蓦地站起,似欲夺门而去。
贾嫣急声道:“蔡公子请坐,待我问问清楚。”
站起身来,走出厅门,倚着廊边的朱栏,向下问道:“陈二,那是怎样的两个人?是熟客还是生客?”
陈二昂首上望,满脸焦急之色,敞声应道:“是生客。一个贵胄公子打扮,一个身着蓝缎劲装,脸貌丑陋不堪,两人同是身佩宝剑,好像是江湖中人。”
贾嫣微微一怔,蹙眉道:“江湖中人?可知他们的姓名?”
陈二道:“姓仇,彼此一称三哥,一称五弟。”
蓦听来客姓氏,华云龙等不觉惊然动容,纷纷离座而包,大步走了出去。
只见贾嫣身子一震,继而急声道:“你快去,稳住他们,说我就来。”
陈二应一声“是”,转身如飞奔去。
贾嫣回转身来,华云龙等已经到了门口。
只听华云龙激动地道:“是仇华?我正要找他。”
贾嫣焦急地道:“不,你要找他不能在这里。”
华云龙目光一棱,道:“那爲什麽?”
贾嫣优形于色,道:“华公子,贱妾将你掳来金陵,已是大错,我总想保持这片基业,这也是贱妾治酒相待的真正原因。华公子,‘姹女教’如能及早创立,对你们华家有益无害,你何必定要令贱卖爲难,要使贱妾弄得不堪收拾,愧对家师呢?”
她心中着急,讲起话来,已是语无伦次了。
华云龙眉头一皱,道:“我并无恶意与你爲难,须知仇华也是杀害我司马叔爷的嫌凶之一。”
贾嫣心情惶急,不愿听他多讲,截口接道:“华公子,你若同情贱妾的处境,最好不要在怡心院与他碰面,去此一步,碰面的机会多得很啊!”
余昭南心中不忍,接口说道:“华兄,我听你讲,此仇华并非那仇华,不可能都与司马大侠的血案有关吧?”
华云龙道:“有关无关,现在言之过早,他二人同名同姓,属下的人数与服式又盡相同,这中间岂无道理?机会难得,小弟不能当面错过。”
贾嫣大急,道:“华公子,你是在扯自己的腿麽?”
华云龙瞿然一惊,道:“此话怎讲?”
贾嫣急急道:“实对你讲,贱妾师徒时时都在注意江湖动态,目前至少有两批人欲对你们华家不利,你若坚持要与仇华在怡心院碰面,破坏了咱们的基业,于你并无好处。”
华云龙凛然一震,未及转念,已听蔡昌义大声叫道:“走啦!走啦!小云儿,将那宝剑行囊拿过来。”
云儿闻言,急忙取过宝剑行囊。
贾嫣接到手中,又轻柔的递给了华云龙,抚慰似的道:“华公子,你请放心,咱们师徒决不作愧对华家的事,这是家师叫我转告你的,你帮贱妾的忙,也就是帮你自己的忙,求求你,你请走吧!”
轻声软语,焦急中別有一番情意,华云龙不觉脱口道:“那麽你呢?”
贾嫣笑了,轻快的笑了,螓首微杨,凝视着华云龙道:“我不要紧,我会处理的,谢谢你。”
云儿适时接口道:“三位公子,请随云儿走。”
于是,华云龙浑浑噩噩的接过行囊宝剑,但觉脑际一片混沌,紧随云儿身后,由两侧绕至前院,跨上马背,施施然转回了“医庐”。
“医庐”漆黑一片,不见一丝灯亮,余昭南一声惊唿,脱口叫道:“噫!怎麽回事?”
蔡昌义也道:“是啊!二鼓三点,不过戌末时分,怎麽都睡了?”
华云龙心头一紧,未及转念,余昭南已自策马急驰而前。
三人到达庄前,只见转角掠出一条人影,轻声问道:“是昭南兄三位麽?”
那人身法奇快,瞬眼已到眼前,原来竟是高颂平。
余昭南越发奇道:“颂平兄,怎麽回事?舍下有了变故?”
高颂平哈哈一笑,道:“沒有,沒有,防患未然而已。”
轻轻一击掌,院门应声而开,前厅也燎起了灯火。
高颂平接道:“我守前院,博生兄守后院,逸枫兄与伯母坐镇中厅,伯父四下巡视,往来接应,哈哈!守株待兔,仅仅守住了你们三位。”
忽见“江南儒医”出现在厅门之前,朗声接道:“颂平言语欠当,你怎知沒有人来?”
高颂平朗声笑道:“侄儿喝了半夜的西北风,我这是讲个笑话。”
“江南儒医”道:“讲笑话不能伤人,伤人就是挖苦,那容易结怨的,逸枫的主意不算多余啊!”
高颂平先是一怔,旋即朗声道:“是,侄儿知错了。”
华云龙晴暗地忖道:这位前辈春风化雨,时时不忘规戒晚辈,更难得和煦宜人,令那受教之人心悦诚服,“主陵五公子”追随左右,那是受益非浅了。
三人早已下马,“江南儒医”见到华云龙手中的宝剑行囊,颇感意外的道:“怎麽?龙哥儿,此行沒有发生沖突麽了”
华云龙道:“有劳老前辈悬念,此行纵然未曾发生沖突,晚辈却也迷惘得很。”
“江南儒医”惑然道:“哦?究竟怎麽回事?”
余昭南接口道:“那贾嫣并未趋避,尚且备酒相待。”
蔡昌义对贾嫣的印象不坏,抢着接道:“贾嫣对华老弟不差,她是有问必答,坦诚得很。”
“江南儒医”愕然道:“这就奇怪了,今夜前来探道之人,莫非与那贾嫣无关麽?”
高颂平双眉一挑,惊唿道:“怎麽?今夜当真有人来啦?”
“江南儒医”蹙眉颔首道:“二更时分,有一人影泻落东南跨院之中,那人影好似警觉自们已有防备,微一瞻顾,随即又退了回去。”
蔡昌义急声问道:“那是怎样一个人?伯父怎的不将他截住?”
“江南儒医”道:“那人身法太快,老朽赶到,他已走了,看去好像是个女子。”
话声一顿,语锋一转,忽又道:“反正内情不简单,咱们走,中厅去谈,逸枫与你伯母都在中厅。”
身子一转,领先穿过前厅,直朝后面走去。
华云龙等面面相觑,不知来者何人,有何企图,那高颂平不觉吐一吐舌,好似爲自己失言而解嘲,衆人顿了一顿,方始齐齐举步,随后行去。
一行人到了中厅,李博生已由后院回来,袁逸枫起身相迎,余夫人脸含微笑,朝华云龙点一点头,道:“龙哥儿回来啦?此行如何?”
“江南儒医”接话道:“诡异得紧,咱们坐下谈。”
老夫人神情一愕,道:“怎麽诡异得紧?”
衆人分別落坐,“江南儒医”道:“那姓贾的女子不但未走,而且各酒相待,我在东跨院,又发现一个女子前来探道,等我赶去,她又走了,这中间定有讲究。”
老夫人白眉一蹙道:“哦!有这等事?那探道的女子是何来路,尔后未再现身麽?”
“江南儒医”道:“那女子好似并无恶意,一顿就走,我原先认爲与那姓贾的女子有关,现在听龙哥儿他们一讲,似乎又不是那麽回事。”
话声一顿,目注华云龙,接道:“龙哥儿,还是你先讲,你将始末详详细细讲一遍。”
华云龙将头一点,顿了一下,乃道:“晚辈等到了怡心院,便有鸨头陈二前来迎接,咱们与贾嫣见面以后,一面喝酒,一面打情骂俏……”
这时,早有家人送上香茗,衆人默然静坐,细听华云龙叙说此行的经过。
在座的人,李博生与袁逸枫,乃是睿智敏慧的俊彦,余尚德夫妇更是前辈人物,经验阅历,聪明才智,堪称超人一等,他们静听华云龙的叙述,不时皱眉,不时瞪眼,听他讲完,仍是莫衷一是,与华云龙一样,同有迷惘的感觉。
厅屋之中,寂甯了片刻,蔡昌义但觉气氛沈闷得很,突然亢声道:“干什麽啊!那贾嫣心地不错,他纵然有话不肯明讲,那也是別有苦衷,咱们静坐凝思,又能想出什麽结果?”
“江南儒医”目光一擡,道:“昌义,你就是性子急躁,那贾嫣的心地纵然不错,却也过于神秘了,况且今夜前来探道的是个女子,谁能断定那女子与贾嫣无关,唉!江湖上的事诡谲多诈,不用脑筋去想,那就难兔上当了。”
蔡昌义乃是生成的憨直心肠,叫他多用脑筋,那无疑驱羊上树,只见他浓眉一轩,大声叫道:“用什麽脑筋嘛!任他诡谲多诈,我总以不变应万变,华老弟晕迷多日,又折腾了半日一夜,该睡觉啦!就是要想,明日再想不迟。”
只见余老夫人站起身来,道:“老爷子,昌义讲的也有道理,龙哥儿折腾了半日一夜,事情又复扑朔迷离,一时片刻也想它不通,夜色已深,早点休息,明日再讲吧!”
老妻开了口,“江南儒医”不便再讲什麽,目光一扫,起立说道:“好吧!早点休息,反正急也不在一时。”
这“医庐”的房舍极多,东西两边跨院是一般食客的住处。老夫妇住在后院,余昭南独住中院,象袁逸枫、李博生络知己好友来时,便也在中院歇足。
华云龙被引到东首一间客房,略事梳洗,便即就寝。
他哪里睡得着,辗转床第,盡在想“怡心院”的事。
他意想愈迷煳,杀害司马长青夫妇的凶手留下一个碧玉小鼎,小鼎是“王鼎夫人”独门信物,“玉鼎夫人”纵然已死,独门信物该不致流入旁人之手,况且他祖母又将“玉鼎夫人”的绝笔书审慎的交给他,缝在他那防身软甲之中,这不暗示血案与“玉鼎夫人”有关麽?既与“玉鼎夫人”有关,那贾嫣的师父--方紫玉便脱不了干系,但贾嫣爲何恁般坦率,对自己的身世丝毫不加隐瞒,诚如蔡昌义所讲,那是自找烦恼了。
天下沒有愿意自找烦恼的人,除非他是白痴,另有一说,那便是贾嫣私心仰慕,确已死心塌地的倾向自己,但贾嫣讲得很清楚,她师父已颁禁令,不准与华家的人来往,且也表示“事已过去”,岂不显示贾嫣是个以师命爲重的人?
他用劲翻了一个身,以被蒙头,不觉自语出声,道:“还得到南方去查,方紫玉看来与血案无关。”
讲是这样讲,念头仍旧转个不停。
方紫玉的行径令人难测,既像与华家等怨重如山,又像对华家关顾备至,这是什麽道理?再说,“姹女教”三字顾名思义,当知是一个仗恃女色,蛊惑男人的邪教,那贾嫣明知他们华家行侠仗义,决不容许这等邪教出现江湖,但贾嫣却也毫无顾忌的讲了出来,是她们的宗旨自信正大?抑是料定他们华家无可奈何呢?
忖念中,他好似大吃一惊,勐翻身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道:“什麽意思?‘目前至少有两批人欲对你们华家不利’……”
这句话是贾嫣讲的,此刻他蓦然记起,首先便想到贾嫣的用意是胁迫,胁迫他离开“怡心院”,不要与仇华碰面,不要鬧事,破坏了“姹女教”的基业。
继而一想,又觉不对,贾嫣也曾讲过,她们师徒不作对不起华家的事,这句话固然有点讽刺的意味,却也推翻了他那“旨在胁迫”的想法,于是,洛阳城外,那位玄衣少女的话,陡然涌向了脑际。
他记得玄衣少女曾讲:“……江湖上正在酝酿大变,那司马长青首当其沖,不过是替人受过……”又讲“令尊大人雄霸武林,声威之隆,宛如日在中天,但仇敌遗天下……”这些话涌向脑际,他顿觉事有可信,心情越发沈重,越发的难以入眠了。
他本是无忧无虑,任何事不太在意的少年。此刻千斤重担扛在肩上,竟也变成了心事重重,可知他性情纵然豁达,责任观念却也极爲浓重。
因之,往事如风起云涌,那尤氏,那黑猫,那丑陋的薛娘,娇艳的阮红玉,阮红玉的师兄萧仇,前后所见的仇华,一个个出现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
鸡鸣五更,天快亮了,他仍在想,想那前来探道的女子,那女子与贾嫣有关麽?如若无关,又是什麽来历?目的何在?
思绪万端,却理不出一个头绪,得不出一结论,他无奈,起身端坐,运功行气,功行周天,始才渐渐入定。
入定以后,灵台清明,不知过了多久,他忽觉有人走进房来,双目一睁,但见蔡昌义蹑手蹑足,正在掩閑房门。
他心头陡然一怔,旋身,竖起右手食指,担起嘴唇先作一个噤声手势,然后悄声道:
“老弟,跟我走。”
华云龙越发惊奇,也悄声道:“有事麽?”
蔡昌义道:“沒事,你先梳洗,要轻,要快,我等你。”
华云龙暗付,不觉皱起眉头,响起身穿衣,一面问道:“昭南兄他们起身了麽?”
蔡昌义道:“別管他们,咱们悄悄的熘走。”
华云龙道:“熘走?爲什麽?”
蔡昌义道:“去玩,我带你游览名胜古迹。”
华云龙迟疑道:“这个……”
蔡昌义急道:“快嘛!等他们起身,咱们就走不成了。”
话声微顿,陡又接道:“你不知道,金陵的名胜古迹不可数计,清凉山、狮子山、锺山、北极阁、鸡鸣寺、雨花台,燕子矶……至于莫愁湖与玄武湖,那是不用讲啦!”
华云龙道:“便是去玩,那也不能悄悄的走,总得……”
蔡昌义截说道:“总得怎样?告诉余伯父麽那准走不成,等他们起身,准是思索呀,推敲呀,讲那贾嫣的事,头都大啦!我是与你投缘,悄悄的带你去玩,免得被他缠住,你去不去?不去不劳驾,我一个人去。”
华云龙本性就贪玩,再听蔡昌义如数家珍一般,报出许多好玩的去处,心思早已活动,如今又听蔡昌义这般说法,更觉不便辜负他的一片盛情,但因寄住余家,余家父子心肠热络,自已正事不办,悄悄熘出玩,总觉欠妥,因之又嗫嗫嚅嚅,决断不下。
蔡昌义见他欲言又止,想去不去的样子,忙又接道:“机会消纵即逝,白天咱们去玩,晚上我陪你再走趟‘怡心院’,看看究竟,问向那个什麽姓仇的下落,这样玩归玩,办事归办事,不很好麽?”
华云龙想想有理,微一吟哦,道:“那……总得留个字条……”
蔡昌义眉开眼笑,连连挥手,道:“你去梳洗,字条我写,快!”
走去桌边,研墨濡笔,一挥而就。
只见纸条上写着:“弟偕云龙出游,傍晚归。”
花押更简单,只有一个“义”字。
搁笔回首,但见华云龙面含微笑,已在身后相待。
蔡昌义眼睛一瞪,道:“怎样?你还不去洗……”
华云龙道:“我用干布擦了一把,免得惊动別人。”
蔡昌义先是一怔,继而想打哈哈,突然警觉不能高喧,于是姆指一翘,道:“行!咱们心志一样,跟我来。”
身子一转,悄悄打开房门,掩了出去。
这时旭日甫升,余家已有下人洒扫举炊,他二人掩掩藏藏,到了侧院,看清四周无人,纵身越过院墙,撒腿奔去。
奔出二三里,眼看已近城脚,华云龙问道:“昌义兄,咱们进城麽?”
蔡昌义道:“嗯!先进城,清凉山、鸡鸣寺、北极阁,都在城内。”
华云龙道:“咱们先游何处?”
蔡昌义道:“清凉山,那鸡鸣寺就在山上,咱们在鸡鸣寺填饱肚子再去雨花台捡鹅卵石。”
华云龙不知什麽叫“雨花台捡鹅卵石”,又爲何要去“鸡鸣寺填肚子”,但见蔡昌义奔行不歇,也就懒得再问,只是亦步亦趋,紧随而行。他二人穿越而过,须臾到了城西。
所谓“清凉山”,实际只是个较大的丘陵,其高不足百丈,方圆不过二十里,但那山腰以上,禅林茂密,每当炎夏,清风徐来,蝉鸣涤人尘思,微风沁人心脾,颇有消汗生津的功效。“清凉山”之名,便是由此而来。
鸡鸣寺位于清凉山之巅,占地不大,但香火鼎盛,此刻虽是清晨,朝山礼佛的香客已络绎于途了。
其中的缘故,一因禅林雅静,空气新鲜,城居的人,藉那爬山登高的机会,既可进香许愿,又可锻练筋骨,故此人人争先,相沿成习,再者,鸡鸣寺的和尚煮粥待客,虽是薄粥,下粥的素菜,则是和尚的精心之作,脆香可口,食之宜人,而且不另收费,旁人也无法仿制,爲此一顿素粥而来,也是大有人在,蔡昌义所讲的“鸡鸣寺填饱肚子”,其理之一,也在于此。
他二人到达山下,放缓脚步,夹在香客之中,缓缓朝山巅走去。
这一条路,地区偏僻,上山的人不多,走到半腰,从四面上山的人会合一起,人数可就多了,但也沒有扎眼的人,便有扎眼的人,他们志在游山,恐怕也不会注意。
一片朗朗诵经之声临空传来,那是和尚的早课犹未做完。
罄锺木鱼,贝叶禅唱,华云龙听了,顿感心头一片甯静,隔夜的烦恼爲之盡去,他不觉默然加快步子,循那诵经的声音直奔山颠。
鸡鸣寺只有一座正殿,一座侧殿,一座后殿,另有一个膳堂,一个接待香客的厅屋,膳堂在厅屋之后,后厅在正殿之右,厨房与肩都在后面。
此刻,二三十个和尚,齐聚在那正殿之上,合十膜拜,全心全意的诵经。
华云龙好似已经着迷,迳趋正殿,全神贯注的在那里静听。
过了片刻,蔡昌义有些好奇。也有点不耐,悄悄的附耳言道:“怎麽回事?老弟!”
华云龙微微一怔,霍然惊醒,他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那木鱼禅唱,爲何能令他悠然神往,当下尴尬的摇一摇头,笑道:“沒有什麽……哦!咱们四下瞧瞧。”
也不等蔡昌义回答,身子一转,缓步走向偏殿。
他这等神不守舍的模样,瞧得蔡昌义满头雾水,好生不解,但却已令另外一人脸含微笑,点了点头。
那人是个瘦骨磷峋,满脸皱纹,眼皮下垂,银须过腹的和尚。
这和尚毫不起眼,一串佛珠,一袭灰布僧衲,一双多耳麻鞋,如此而已。
可是,自从华云龙登上山腰,他就远盯在华云龙的身后了。
游罢寺院,蔡、华二人来到东南角上,眺望城景。
金陵城东南一带,人烟稠密,房屋栉比鳞次,当真是红尘千丈,热鬧非凡,此刻不过凌晨,炊烟缭绕中,业已有人负贩穿梭,熙来攘往,但那西北一带,房屋虽也不少,大多都是公侯的深院,缙绅的巨宅,街头巷尾,冷冷清清,不见一个人影。
蓦地华云龙神色一怔,目光电射,朝那鼓楼方向深深凝注。
蔡昌义好生诧异,不解地道:“怎麽?有什麽不对麽?”
华云龙手举手一指,道:“你瞧,贾嫣的马车。”
蔡昌义顺他的手指望去,果见一辆马车奔驰甚急,直向鬧市驰去。
他目光不如华云龙锐利,瞧不清马车的样子,信口道:“金陵城马车多啦!怎见得那是贾嫣的马车?”
华云龙肯定的道:“马车虽多,款式不一,贾嫣的马车我认得,决不会错。”
蔡昌义道:“就是贾嫣的马车又怎样?她是妓女身份,宴夜应召,凌晨归去,那也可能啊!”
华云龙将头一摇,道:“不可能,你忘了昨夜有仇华前去鬧事,指名召她相陪,她怎能脱身?”
蔡昌义微微一笑道:“不能脱身又如何?纵有可疑,咱们晚上走一趟,可疑处自能迎刃而解,走啦!咱们喝粥去。”
抓住华云龙的臂膀,就往膳堂走去。
他这人不肯多用心思,答不上来就用强,华云龙只得耐着性子,跟着他去。
进了膳堂,方知食客之多,竟不亚于酒楼饭馆。这膳堂一十二张桌子,几乎已有人满之患了。
膳堂中无人待侯,吃粥的人须得自己去盛,因之人来人往,显得十分杂乱。
华云龙入境问俗,跟在蔡昌义身后盛好薄粥,二人找了两个空位坐下就吃。
莱是四碟:一碟霉千张,一碟酱素鸡,一碟糟乳腐,一碟脆黄九茎芥,这与普通下粥的素菜并无二样,但却入口芬方,决非街坊之物可比。
粥至半饱,蔡昌义停口问道:“老弟!这素菜滋味如何?”
华云龙擡起头来,笑道:“妙!妙!……”
倏然住口,再无下文,而且笑容一敛,目光发直,像似楞了。
蔡昌义浓眉一蹙,不释的道:“老弟,你今天……”
忽见华云龙目光有异,不由话声一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原来另外一张桌上,坐着一个儒衫佩剑的少年,一旁一个花信年华,面垂黑纱的女子。
在那里玩弄一头朱睛熠熠的黑猫。
见到那黑猫,蔡昌义不觉也是一怔。
适在此时,那少年放下碗筷,擡起头来,赫然竟是阮红玉的同门师兄,萧仇。
蔡昌义不认得萧仇,但却曾听华云龙讲过那头黑猫。
只见那萧仇目光一凝,霍地站起身来,阴阴一笑道:“华老二,咱们久违了。”
话声出口,那面垂黑纱的女子陡然擡头,紧接着身子一颤。
她纵然面垂黑纱,纵然未曾携带那头黑猫,华云龙也能一眼认出她的身份,她就是那似“守护”灵堂,自称司马长青“侍女”的尤氏,涉嫌最重的疑凶就在眼前。那是难怪华云龙要发楞了。
只见那尤氏扯一扯萧仇的衣袖,悄声说道:“不要生事,咱们走。”
蔡昌义倒也乖觉,陡然沈声道:“走?哪里走?”
只听华云龙缓缓说道:“让他们走,佛门圣地,不能沾染血腥。”
蔡昌义浓眉一轩,道:“怎麽?她不是……”
华云龙将头一点。接口道:“是的,她是尤氏,那不会错。”
那萧仇冷声一哼,道:“华云龙,本公子在锺山等你,你敢去麽?”
华云龙目光一棱,道:“一言爲定,卯时正在下必到。”
话声一顿,凝注尤氏道:“此约以夫人爲主,在下有话向夫人请教,盼夫人不要爽约。”
尤氏嗫嚅道:“贱妾……贱妾遵命。”
华云龙微微一笑,站起身来,道:“昌义兄,咱们走啦!”
撒开大步,翩翩然出门而去。
蔡昌义木然相随,到达山腰,终究忍耐不住,乃问道:“老弟,你当真相信那尤氏会赴约?”
华云龙道:“她虽然是个有利的缐索,却是起码的脚色,去与不去,都无关紧要。”
蔡昌义讶然道:“那……那又何必约她?”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她若不去,证明她做贼心虚,血案必定与她有关,纵然另无发现,亦可全力追缉她,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日。”
蔡昌义道:“她若去了呢?”
华云龙道:“按当日的情形看来,这尤氏与血案有关,依我的判断,她若前去,自然会另邀帮手,合力对付我,那便是我求之不得的事了。”
蔡昌义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道:“我懂了,我懂了,哈哈!想不到你……”
华云龙轻轻在他肩头上拍了一掌,道:“言多必失,懂了就好,咱们走快一点。”
于是,他二人携手并肩,匆匆下了清凉山。
这时,禅林深处,转出那位骨瘦骨嶙峋的老和尚,望着华云龙奔驰的背影,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挽起布衲的衣襟,颤巍巍的也向山下走去。
锺山位于金陵之东北,绕城而行,不下五十余里。
华、蔡二人好整以暇,由水西门出城,先到雨花台逛了一圈,然后越野奔驰,风掣电闪一般。逞朝锺山奔去。
到达山麓,已是卯初时刻,仰望高山,但觉紫气氤氲,山势雄伟,又名紫金山。
蔡昌义任了一怔,喘口气道:“偌大一座锺山,刚才忘了讲个确切的地点,如今究竟在哪里等?”
华云龙想了一想,道:“好在时辰尚早,咱们先登山峰,有人到来,当可一览无遗。”
这是眼前唯一可行之策,蔡昌义自然无话可讲,二人再次迈开步子,奔向山峰。
须臾,山峰已近,忽听一个嘶哑的妇人厉喝道:“站住!你再向前一步,我砍断你的狗腿。”
华云龙耸然一凛,的道:是薛娘?她怎麽……
疑念刚起,只听一个男子声音轻狂的一声冷笑,道:“螳臂挡车,哈哈!你这丑婆娘不知好歹,竟敢……”话声犹未毕,华云龙陡地一声沈喝,道:“快!是仇华。”
话声中,身形沖天而起,扑向峰巅。
他二人到达峰巅,但见那是一块高低不平的草地,约莫十来丈方圆,东西两面是密林,东北角有一片断崖,谷深不知几许,此刻除断崖一面无人把守外,其余三面,围绕着一十六名紫衣劲装大汉,草地中央,一位二八年华的玄衣少女手执短剑,怒目而视,薛娘挡在她的身前,丑陋的面孔双目喷火,筋肉抽搐不已,双手漆黑如墨,显然已是运足功力,推备出手,但那仇华目光淫邪,却是视若无睹,仍旧阴恻恻脸含淫笑,一步步向前逼去,另外一位二十几岁上下的锦衣少年站在一侧,看样子也是那仇华一路。
这阵仗,那是仇华动了淫念,要向玄衣少女下手了。
蔡昌义本是个火暴性子,瞥目之下,顿觉怒气汹涌,蓦地一声沈喝道:“止步!欺凌妇女,你算是哪门的好汉?”
这声沈喝,气发丹田,声震耳膜,那仇华耸然一惊,不觉脚下一顿,转过身来。
玄衣少女蓦然见到华云龙,脱口一声欢唿,道:“华公子!”
此刻,那仇华已瞧见华云龙,只见他眉头一轩,阴恻恻的道:“咱们有缘啊!哈哈!你诡称白琦,在本公子身上做了手脚,劫走那堂子里的姑娘,也不怕辱沒你们华家的名声?”
华云龙听了这话,暗暗吃惊,忖道:怎麽?贾嫣拆穿我的底细了?她究竟……
讵料他疑念未了,又听玄衣少女失声尖叫道:“天啊!你……”
这声尖叫似有失望的意味,但却毫无来由,华云龙尚未来得及转念,只听那薛娘冷声截口道:“小姐,別忘了咱们的目的,任他劫走哪里的姑娘,那都与
上一篇:苍蝇人与蜘蛛女侠 下一篇:出狱龙

本站由:大侠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