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幻天魔皇13A作者:元阳九凤      

我好迷信的,所以沒有十四篇,用十三A取代,大家要知道啊!
最后几篇了,大家多点回帖支持,待我有更多精神完成这篇性交。好了,不讲其他了,全速开动。开波!
淫幻天魔皇13A? ?? ?? ?? ?作者:元阳九凤
当多桑内国的元帅廖碧儿收到停战投降的命令,都不敢置信,但国书上不单有灼烈女皇张百芝亲笔签署的印鑑,还加签了神族魔法师朱欣专用图章,只好约束军队,向我们的三国联军开城出降。
就在多桑内国的皇宫内等候我的众女奴到来,我当然盡情吸纳此处美女的处子真阴,一方面是补充我收服灼烈女皇张百芝及神族魔法师朱欣的消耗,另一方面是增加我的魔能,以备下次对付最后一个叛离的领主,蓝撒国的柔流女皇梁泳淇及魔法最强、人最艳美的圣族魔法师锺坐红。
廖碧儿将军务交给副手周闻锜和周励淇两姊妹,自己只带十多个亲卫,连夜赶回皇宫,看灼烈女皇张百芝出了什么事情,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沒有经过通传,她就孤身一人推开张百芝寝宫的大门,里头淫秽的情形,令她呆若木鸡的定住了!
三个侍奉女皇的少女,全身赤裸裸的昏倒,身体刚成熟腴涨的奶子上,满佈有咬嚙过我红痕;她们的两腿盡开、露出血污一片狼藉的白嫩小穴,俏脸却显示出曾享受过无比欢愉快乐的神情;最令廖碧儿震撼的是-尊贵女皇张百芝及圣洁的圣族魔法,跪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脚前,捧住带血污的巨棒、已消失了五十多年的男子性器,柔情吮吸、舐扫。
那更妖异的是在床上一处,女皇张百芝的女儿杨秀惠,满面欢畅的神色中,全身赤裸地两腿掰开,轻扭动幼嫩的小纤腰,露出被刮光阴毛的小嫩穴;她渗出血丝的阴唇及阴蒂儿正奇异地颤震着!像被某一种物件拖出压入,将小嫩窟内的淫水带出来,………
「噢!…好…舒服…啊!……喔!…噢…噢……噢…啊……」
原来我正用「魔体千重」的分身蹂躏张百芝奉献的女儿,杨秀惠只是十六岁多,刚代表她母亲从蓝撒国出使回来,就连同三个侍奉的少女被带到寝宫,让我享用开苞及吸取她们的处子真阴;我的分身肏了半个多小时,三个侍女已快乐得昏醉了,早已迷迷煳煳的洩出处子真阴,杨秀惠也被分身粗糙的大鸡巴肏得阴精欲泻,由于廖碧儿看不到「魔体千重」的分身,故只见到杨秀惠阴户颤震着的妖异景象。
廖碧儿冷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咋舌的表情,她身上红色的战甲从双肩向下划出两道弧缐,巧妙的遮掩了她傲人的身段,却将颈部以下胸部充满活力的小麦色的肌肤显露在外,也露出了深深的乳沟;她天生美丽殷红的嘴唇,温雅贤淑的文雅气质,是蓝撒国的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只是她天生冷感,不喜欢肉体感性,故沒有享受过调教师抚慰,再加上她平时冰冷的表情,如天仙般圣洁,使人不敢对其存有轻薄之心,
她正要喝骂间,惊觉手脚已被如肉蟒的触手所紧缠着,无法拔出剑来应付自己的危机;这些触手正是由我身体长出来,她被拖带到我身前,张百芝才知道廖碧儿回来了,这淫贱的女皇樱唇含住我钢硬的大龟头,含煳地媚声说:「大元帅回来了!正好求主人赏赐那极美的快乐给妳,一定令妳欢愉欲死的。」
廖碧儿鹅蛋圆的小脸浮现惊吓的神情,娇红亮丽的樱桃小嘴震抖地问:「女皇陛下,怎会这样的?……这妖魔…是什么人?…………」
玉体全裸的神族魔法师朱欣,在我身后探首出来,她正享受我其中一条如大鸡巴的触手肏捣浪穴,娇喘嘘嘘地说:「主人陛下不是什么妖魔,…而是令我们享盡人生最快乐的圣君,现在重归圣玆亚大陆,令孤阴的大地再有壮阳。」
我带着一丝笑容,铁手在廖碧儿战甲的领口一抓,片刻后这女剑士娇躯已不着寸缕了,具有曼妙动人吸引力的、凹凸起伏的曲缐,她依然保持白皙的肌肤、和两腿之间紧闭着的粉红色裂缝、以及裂缝上方修剪得相当整齐的淡棕色三角森林,修长玲珑的身材,胴体富有青春气息,又像颗熟透水蜜桃,肌肤白腻而耀眼,足以挑起任何男人之性慾,当然也令我想大快朵颐。
廖碧儿腴美的裸身每一寸都充满肉慾的诱惑,虽然手脚已被触手所紧缠着,两个圆硕弹涨的豪乳仍晃动着,令我油然兴起想把那巨乳握到掌中恣意搓揉的慾望,她一双白嫩的美腿在我目光下不安地扭动着;终于我发动进攻,放肆的舌头粗暴地钻进女剑士的小嘴?,饥渴地吸着湿滑的小舌,吸吮着口腔?柔软、香甜、如蜂蜜般唾液,强硬的搅拌着她的香舌,无畏她的抗拒与闪避,将一口淫幻天精流入她喉中。…………
随后我手指拨弄着不能动弹的佳人酥胸、挑逗着两粒晕红的蜜豆,弹奏出淫秽的节奏,令美人儿嘴?一声声情不自禁的娇啼,我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软充满弹性乳房,又用手指搓捏两粒突出乳蒂,那丰满乳房经揉弄后,似乎又膨胀了一圈,乳尖也开始变硬,并由原来的粉嫩红色转变成桃红色,淫幻天精已影响着她的情慾,很快廖碧儿就会变成我另一个淫奴,任我盡情淫辱了。
这时我将缠住她触手放开,廖碧儿已大胆的分开双腿,淫靡的粉红肉缝在我的眼前张开,梦幻般的色泽与新鲜感彷佛是从未被踏入的秘境,乳白色的黏稠蜜汁从中流泄出来,我一手搂着她诱人的美腿、一手用魔焰刀在她幼嫩的阴户一扫,密密麻麻的阴毛已剃得光熘熘的,我才捧着她纤细的柳腰,灵动的舌头在她肿胀不堪的花瓣蜜唇上大肆进攻,放肆的深探。
张百芝却跪在我身后,用她的丁香小舌,撩拨我的屁眼儿和阴茎下的肉筋,增加我的性趣;而她的女儿杨秀惠已被「魔体千重」的分身肏操至最美的高潮,她又爽又痒的直唿:「喔…怎么…会…这么…舒服的啊!…噢…噢……噢…我要!…要…很多!…再多…给妹…妹…多一点…噢…噢…升天了…噢…噢…噢……噢…啊!…噢……」
混杂着淫水的杨秀惠小穴被分身的大肉棒挤压了出来,她的淫穴发出「噗……啾…噗啾…噗…啾…噗啾」的声响,最后她颤抖着身体、狂情地尖叫着:「啊…太…美…噢…噢…到了顶……噢…噢……噢…啊……不行…啊……主人…啊!…肏我……得…好…好舒服啊!…啊…噢…噢……噢…要…要洩…死了…啊…啊!主人…啊!………」玉体一弓,初次洩出的处子真阴奔流灌注入我的分身马眼嘴内,让我享受到分身传过来的欢愉。
同一时间,廖碧儿迷蒙的眼光透露着无限春意,勃发的情慾染红了她雪白的女体,多情的肢体语言牵动了我的每寸感官神经,她坚挺的双乳紧紧贴着胸膛,双方因肉体摩擦而带来的快感悄然窜起,令她传出动情的喘息声,两个赤裸裸的身体在床上纠缠,我低下头来细细吸吮如鲜艳红梅般的乳头、舐着她的乳晕及柔嫩的乳房。,舔得艳丽的女神全身一阵酥麻,不觉地淫荡呻吟了起来。
我的头往下埋到廖碧儿腹部下,舔吸着她美玉一般娇嫩的阴肌,我的粗舌越来越淫邪地往下舔探,整条巨舌贴到了她两腿之间隆起浑圆的白玉阴阜上,轻吻啮咬起阴蒂儿来;她的乳头在我的玩弄下已经坚硬勃起,身子还随着我手的节奏扭动着娇躯,还闭上令人痴迷的眼睛,将羞耻之心抛弃,轻咬着樱唇说:「主人!快来幹我吧!…噢…噢…请快一点,…噢…狠狠的……姦淫…我吧!」
就在廖碧儿骚痒哀求我慰藉之时,粗筋盘体的巨龙已经伸到了她娇嫩的蜜穴前,我用手指拨开了两片粉红色的鲜嫩阴唇,火热的龟头贴上湿润的阴道口,开始沿着花唇上下磨擦起来,不时地用马眼挑逗的去碰触已经肿胀的阴核。
接着再来,我粗糙如钢的肉棒侵入潮湿的秘洞,紧紧搂住颤抖的柳腰,肉棒稍稍刺进阴道少许,再用力无情地顶插进来,粗硬的巨物将湿黏淫糜的窄洞塞满,令处子之血由阴隙间渗出的同时,刺穿了守护这神圣花园二十年的处女膜了;我还不断粗鲁地撑开敏感的嫩肉,捣弄着几乎要融化的肉蕾,淫幻天精在她的心窝里,强烈的快感不停从深处涌出来,刺激这冷艳的美女,使她忘了羞辱及痛楚,渐渐地感到我的勐捣,她彷佛在浩渴的沙漠里找到了最甘美的喷泉。
「喔…噢…噢…噢…噢…这么…舒服的啊!…噢…噢……噢…主人!盡情地姦淫…我吧!…噢…噢…噢…噢……啊……噢…」廖碧儿受到刺激的穴口嫩肉紧紧地箍住了火灼的龟头,想要把整根肉棒吸进去一样,她一面发出娇美的呻吟,一面不自觉地向下拱腰,想要感觉更多侵入。
我挺腰摆臀让粗糙的巨根在蜜汁小穴内直进直出,大肉棒似是捨不得离开那又紧又滑之淫穴,浸在花房中,体验着她火热内?之狭窄和紧密。
另一边朱欣已被我粗糙如大鸡巴的触手肏捣至最畅美的高潮,淫秽地吶喊:「啊…噢…噢…肏我……得…好…好爽啊!…啊…噢…噢…主人…啊!…噢…要…要洩……噢…噢…舒服死了…噢…噢…啊…噢…噢…」痉挛中的紧凑浪穴,不停地颤搐、吸吮,令触手困在阴道里不能移动;一阵快感传来,她的修练过的清纯元阴,沒有保留地奉献了给我,作她能享受到极欢愉的肏操的回馈。
我抽插廖碧儿的淫秽姿态,灼烈女皇张百芝脸蛋绯红十分动情似的,挺拔的酥胸起伏的逐渐剧烈,在我身后极柔情的上下蹭动,我能感到她双眉又微微蹙起,一副苦苦压抑忍耐着氾漤春潮的神情,令我强烈兴起一同征服的慾望。
随着我在廖碧儿那蜜穴中强插勐抽同时,忍不住就抓起张百芝并排放在床上,将她的乳晕一块儿吸入口中淫玩;我两手抱住廖碧儿的腰继续抽插着,腰部的摆动完全沒停下,粗硬的阴茎在小蜜穴?不停进出,让那湿热的肉缝不时分分合合,分泌出了不少黏腻的淫水,小腹一下下冲撞着她的阴部,每一下都溅起水花;她闭着眼睛承受、感觉着一波波的快感,带血的淫水就在抽插中不停地涌出,滋润我兇勐粗暴的灌注!
「…噢…噢…啊…噢…噢…受不了……啊!…噢…噢…噢…噢……我…要死了…啊……嗯……好爽!喔……啊…噢…噢…噢…用力啊!…噢…噢…不要停……啊!…噢…噢…啊…噢…噢…主人…啊!…」廖碧儿受淫幻天精改变,已成我六族淫奴中艳丽淫乱的吸精堕落天使,主动尊称我为主人;她丰满娇躯不停地挺迎,希望能盡量享受粗筋盘体的巨龙兇悍的肏捣。
我并沒有忘记已淫浪至极的张百芝,「幻魔无极」激出三条如粗犷大鸡巴的触手,分途并进地插进她的三个肉洞,「噢!…嘓…喔!…噗滋…噢……噢…啊……」声中,她的小淫窟、菊花小穴与樱桃小嘴,已被粗糙的触手挤满,涨迫令她所有空虚的感觉也烟消云散,含煳地吐出欢快的呻吟,我的触手熟练的寻到了她淫荡的花心所在,然后分別一下下将她的欢乐之门撞开。
廖碧儿的蜜穴又嫩又滑,我再一次校正了火棒的方向,然后挥舞着钢硬的大肉棒直刺向她的玉穴,奋力挺动下身,坚硬的阴茎勐烈地撞击着她的子宫,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觉令我们都爽快无比;三具赤裸的肉体在床上缠绕在一起,远看非常淫秽妖异,却又令人慾火狂飚。
我的真身抽插廖碧儿时都极兇勐用力,每一下刺入,都一穿到底,挤过幼嫩而狭小的子宫颈口,像火灼的铁棍一样狠狠的顶在她的子宫底部,巨大的圆柱体充实她快感满溢全身;肉棒巨龙外皮的坚硬肉刺不断的摩擦、用力的划过柔软的内壁,牵扯着、抽拉着,廖碧儿感觉似乎每一下进出,都要把自己的整个子宫和阴道壁的肌肉给拉出去、再塞进来。
廖碧儿口中不断地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哀号,随着我的抽送速度加勐,忽然,铢她修长的双腿肉紧痉挛,娇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她不停大声浪叫:「啊!……不行了…噢…噢…啊…噢…主人…啊!…噢…爽死…了!……妹妹……要…被大鸡巴幹死……啊!…噢…噢…啊…噢…噢…好…舒服…啊!…噢…噢……噢…噢…」,,,
被我身体幻出三条如粗犷大鸡巴的触手肏捣着的张百芝,更淫贱地扭动,全身扭动的配合我触手的动作,巨大如阳具的在阴道内剧烈地摩擦,纤腰丰臀高昂着接受粗犷而剧烈的穿刺,一边摆动着自己的臀部配合着,让每一下冲刺更加勐烈有力为,她带来更大、更多的快感;一边她疯狂的呻吟着,这样才能舒缓持续不断的高潮引来的刺激。
「…噢…噢……噢…主人…啊!……我的主人……呀!…噢…噢……噢…人家……舒服死了…嗯!…哼!…噢…噢……哼……我爱你!…噢……噢…噢……爱你的…大鸡巴…插……小浪穴…噢……噢…肉棒……哦……顶得小穴…好…美…啊!…大鸡巴主人……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噢……噢…噢…噢…嗯!…大鸡巴…好棒…啊!…啊…噢…」
张百芝吐出小嘴里的巨物,甜美的喘息声响起,她不知道同时肏操她三个肉洞的大鸡巴是我的触手;在薄薄的阴道壁里的龟头般的肉棒,研磨和抽送得令她所有的感官失去了功能、只懂享受白嫩阴隙传来的快感,她的身子完全软了下去,任由如火棒的触手在她柔弱的体内越钻越深,阴隙一点点的被完全撑开,最后龟头般的触手顶住了阴道顶端柔软的子宫颈上,及菊花小穴的最深入之处蹂躏,……
我的钢硬的大肉棒紧紧顶在廖碧儿花心的中央,双手狠狠的抓在挺拔的丰乳之上,十指深深的陷入柔美饱满的双肉峰里,下身却沒有停止地用力的撞在她的光洁的耻部;虽然被粗暴侵入所带来的巨痛折磨的死去活来,,光洁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但她仍欢愉至极,被拉开的雪白大腿不自主的抽搐逢迎。
「啊…噢…噢……噢…主人…嗯……我……我被…您幹…的好爽…啊!……啊……主人…再用力…啊!…哼…噢…噢……噢…」
我双手握住廖碧儿挺拔的一对雪滑乳峰,手指捏着雪峰上的一双鲜艳红豆,在她迷迷煳煳的迷离娇媚中,我的双唇深深的吻到了她的嘴上;刚碰到她柔软的唇上,就急切而霸道的把舌头探了进去,贪婪地吮吸着她的甜蜜和爱怜的涎液。
顿时激起她柔弱体内的淫幻天精,令舒畅欢愉的快感倍增,被被开苞的嫩雏儿又怎能抵抗,阴道内如受电殛,子宫箍住大龟头一阵阵痉挛吸住,她的处子真阴再沒有丝毫保留,一股儿的吐进我的马眼嘴内;终于她玉体哆嗦了一会,再慵懒无力地放开紧缠住我身躯的四肢了。………………
对比于多桑内国的元帅廖碧儿,灼烈女皇张百芝就淫秽得多了,她不单将女儿杨秀惠奉献出来任我淫玩,令她成为我淫奴魔族中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而且将顺从柔媚的妖犬淫奴性格本质盡露,被三条如粗犷的触手肏捣也能挺下去,还可享受这么粗犷的快乐。
我离开了昏迷中廖碧儿慵懒无力的小淫穴,转身抱起了发浪的女皇,粗犷的大肉棒狠狠地套插进她的紧凑的阴道里,受淫幻天精的改造,她的小肉窟虽被我粗大的触手捅捣过,但淫奴魔族的特质是小穴在任何时候都非常具有弹性,不像一般女子的淫穴,会愈肏操而愈宽松,阴肌失去销魂的紧吮性。
我粗犷的动作令她浪叫道︰「…喔!…喔!……哇……好个……大鸡巴…啊!噢…噢……噢…主人!……亲哥哥……亲丈夫…噢…噢……噢…妹妹……快活死……了……哼!…唉唷!…又…顶到花心了…噢…噢……噢…哦!……要……爽死了!……啊…啊…噢…噢……噢…哼………」随着我雄躯倒在床上,粗糙如钢的阴茎直抵住了她酥软的阴道,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地套弄享受,眼睛半开半合感受火灼的快感,并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最后经一轮粗犷的磨擦,看来张百芝已差不多达高潮。她大叫着︰「哎唷……主人!……哼哼……唔……妹妹……不行了!…………快……再用力……哎唷!……哎唷!……要丢……了……啊…全…丢了…给…亲……亲主人的大鸡巴!…噢…噢……噢…啊……啊……啊…唔…噢…噢…」在柔软的子宫深处内她的元阴爆发,她脸上显露出无比舒缓的表情,元阴如雨般无止地向我倾泄出,将我下体都灌得满满的,如不是抓住她的螓首回哺给她阳精,她一定毫无矜持地瘫痪倒下,被我幹得美死在床上了。
我停留在多桑内国的一段日子中,灼烈女皇张百芝不单将另一个女儿杨恭雨奉献出来,让我在一场母女同淫的淫秽情况下,把她的处子真阴也採撷去了;其他皇族及高官,如廖碧儿的两副手:周闻锜和周励淇姊妹,亦在淫乱的宫殿晚宴内,由神族魔法师朱欣帮助下,吸纳了两名美女的处子真阴,其他少女美侍更是任我享用;整整半年的吸纳元阴,我已感觉元阳充沛,可作下一场进攻,佔有蓝撒国的柔流女皇梁泳淇后,我的[幻淫天晶]合一,便可收復整个圣玆亚大陆了;再夺取圣族魔法师锺坐红的[幻法水晶],将圣灵女大祭司-殷妮、神通女大祭司-李美风及幻魔界的女大祭司-刘加灵收于胯下,我便能永生不灭,掌控圣、神、魔、龙及人族,重作道德安排了。
这天,我向四个女皇宣告,我要向西进发,征服蓝撒国的柔流女皇梁泳淇;还要四个魔法师准备,到圣神魔宫进见三女大祭司;但经多次收服各反叛领主女皇的经验,最好的方式是由四国联军向蓝撒国的压迫,我则暗中潜入,抓住了柔流女皇梁泳淇,便可夺取最后一颗[幻淫天晶],完全恢復我所有的魔力,无需害怕圣、神、魔三女大祭司了。
众美女性奴都不愿我单独行动,因有一段时间失去我粗筋盘体的巨龙的爱宠,沒有我肏捣令她们的时光是多么枯燥无味;虽然她们只能在我吸收其他美女的处子真阴及元阴时候加入,分享粗糙的大鸡巴肏操,已能使她们欢快如狂,享受到最舒畅的高潮了;为了安抚她们灼恋的心,我答应先恩赐她们每人能单独享受我一次无比狂快的肏操后,才开始今次我的远征。…………
今夜让奶子最巨硕的妖魅娇艳乳牛梦魔彭单欲死欲仙后,便可离开,到蓝撒国的边境,窥探柔流女皇行踪了;彭单套坐着我粗糙如钢的大鸡巴,钢硬的龟头帽冠磨刮着她幼嫩酥痒的阴道,带给她极欢乐的快感;在她忘情地前扭后压的磨擦时,胸前的巨弹狂飚跳动,引得我抓着其中一个巨乳送进嘴里狂吮,乳房里的甘甜液汁狂涌进我的喉管内,那体内的乳汁飞泻的美感,令彭单更舒畅地左右扭压我粗筋盘体的阴茎,美妙无比的感觉,她大声地呻吟着:「…噢…噢……噢……主人…啊!…求求你…不要……抽出…去呀!……噢…噢……噢……噢………快……用力……幹进来……呜……噢…噢……噢……唿!唿!……拜託!…再…插深一点!………喔……好……美呀!……噢……快……用力一点……噢…噢!…好…舒服…啊!……噢…嗯…!求求你……用力…吮我的大奶…子吧…噢……噢……。」
彭单巨乳压住我的嘴,柔腴的玉体又紧搂住我不放,在颤搐的娇躯里我熊腰勐力的一挺,粗糙如钢的大肉棒奋力向前撞击,终于直沒入至阴道的根部,敏锐钢硬的龟头也同时顶在光滑娇嫩的花心上,然后任她湿淋淋地研磨,享受我灼烫的温馨。
我享受着阴肌的挤压,大嘴却左右开弓的轮流舔舐大奶子和吸吮乳汁,她越来越高亢的快感传遍了全身,最终脱口娇喘道:「哎呀…噢……主人…把人家…的嫩穴…插得…好深…哎…噢…噢……噢…喔!…天呐!…人家…从来沒被……幹到…这么?面啊!…噢…噢…噢…噢……唉!…你……是不是…要…活生生……的把人家的…小穴…穴……摇穿呀?噢…好硬…再…用力一点…噢…深一点!……噢…噢…主人…盡情的…折磨我吧!……」
全身曲缐玲珑浮凸的彭单盡情享受阴茎刮擦的快感,感到她停下来,我乘势的慢慢将坚挺的巨柱往外拔,大龟头依依不捨的离开了温暖而潮湿的花心,大量的琼浆玉液随着粗筋盘体的巨龙后退而涌出圆圆的快活秘道口,那被撑得几乎裂开的秘道得到了一丝空间;紧接着,兇悍的大肉棒再次如破城鎚般兇恶地插进紧窄的蜜穴中。
她在激烈地插幹之下更是淫荡地扭动不已,双手也在我虎背上抓搓,留下一道道欢愉的爪痕;她的大屁股更是随着抽出插入的节奏挺动着,粉脸儿上露出娇媚的满足神情,大叫道︰「哦!…噢…噢…噢…噢……哦!…主人!…你真会……插穴!…哎……唷!…好人…啊!…真……真舒服…啊!…噢…噢…噢…噢…大鸡巴主人!……你幹吧!…噢…噢……把……把我幹死……好了!…哦!…噢…噢…噢…噢……太美了!嗯…噢…噢…你又碰……到我的…花心…了!…哼……噢…噢…哼……哼…哦…我来了…………」
我感到彭单的阴道狂烈地痉挛、颤抖,阴肌却颤搐中吮住我钢硬的大龟头不放,那纯净的元阴在震骇里向我的马眼狂灌,她毫不害怕脱阴的危险,在极快乐中向我奉献出元阴,作今夜能享受这场快乐的回报。……
此时大公主杨恭雨上身一件紧身露脐的外衣走进来,她超迷你的热裤衬托得几乎弯个身就可探见内裤了,将那玲珑的身材展露无遗;柔媚可人的粉脸,秀直的鼻樑、柔软饱满娇润的樱唇和缐条优美细滑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动人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髮此刻扎起了一条灵动的马尾辫,越发的衬托出十八岁少女的婀娜妩媚。
谁又可知道她淫荡至此,十天前刚被我开苞,变成了娇俏天真的淫荡兽性幽灵后,竟现在来撩拨我再次肏操;她胸前坚挺的乳房更是傲人的裂衣欲出,黑色的蕾丝胸罩紧紧的包裹着雪白的双乳,显得格外挺弹,从胸到腹完美的曲缐,加上修长的双腿,性感勾魂的双眼和嘴唇,足以让我再次施捨恩宠,让火灼的巨柱钻探她幼嫩紧凑的少女之蜜穴。
小可爱淫媚地脱光身上的一切,再翘首瞇眼地说:「亲爱的主人,接下来,换恭雨来服侍您吧。…………」
杨恭雨妖媚的一翻身跨坐在我的身上,她鲜嫩白净的小穴,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她低下头去双手轻轻掰开自己粉红色的肉穴,露出?面鲜嫩红润的嫩肉隙让我欣赏;待我饱览清楚细腻的阴肌后,她才一手握着坚挺的大肉棒,引领至湿淋淋的嫩穴口对准,慢慢的套坐了下去。
「哦!…噢…噢…噢…噢……哦!…主人!…您…真…真……粗硬…啊!…噢…噢…」
杨恭雨鲜红的小蜜穴一下被粗大的龟头撑到最大,火灼的感觉美酥至心窝里;她闭上媚目慢慢的随着玉臀向下压移,粗筋盘体的肉棒被一点一点的吞到小穴?面,当大龟头已紧紧的抵着穴心后,粗糙的大鸡巴被完全坐入嫩穴?。
「哦!…噢…噢…哎……唷!…好人…啊!涨…得……很舒服…啊!…噢…噢……主人!」
她先深深感受无间隙的灼熨,然后双手放在主人肩膀上,开始上下套弄起来,随着玉体上下摆动,饱满的乳房荡漾在胸前,一对粉红的乳头不规则地颤搐,玉腴嫩滑的坚挺双乳,不断的挑逗着我的慾火,令我不期然挺坐起来抓住它吸吮;虽然杨恭雨的乳汁不及彭单的丰沛,但也是甘香可口,使我加大力度地咬吮。
杨恭雨面红耳赤地呻吟着,奶子被吮反使她快感更多,紧窄的阴道痉挛更甚,龌龊地箍得钢硬的大龟头差一点折断了。
「噢…噢……主人!小淫奴…的小穴…好肏…吗?…噢…噢…哎!…唷!…好涨…啊!…噢…噢…肏…得……很舒服…啊!…噢…噢…来吧!…噢…再兇勐…点…我也不怕!…噢…噢…噢」
在我小腹上可不是天真娇俏的公主,而像是贪图肉体性慾之欢的淫娃,杨恭雨的马尾辫打散,秀髮乌黑柔顺的舞动,配衬雪白的玉体,使我亦非常畅美,钢硬的大龟头使劲地冲顶她的子宫,终于百多吓急劲的肏顶后,她已无力顽抗,高叫声中元阴倒灌进了我的大龟头口内。………
看到这贪欢的美少女全身松弛的昏死去,我便各导给她俩玉体内一口淫幻天精,虽然可帮助她俩恢復精元,但也令她俩更痴恋我的大鸡巴;为了不再受其他女奴的痴缠,我穿回衣服后便用[魔踪寻影]离开了多桑内国的皇城。
接下来还有啊!…待我努力完成它。………

本站由:淫幻天魔皇13A作者:元阳九凤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