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幻仙侠榨精大作神洲仙侠录16、17章金凤玉露不恨相逢刀光剑影误谁终生      

本帖最后由 拖地小道士 于 2018-8-28 00:37 编辑
白云山下白云观
白云观里道坐禅
禅鸣蝉静道不尽
又闻禅静道听蝉
? ?? ?? ???-----拖地小道
? ?? ?? ?? ?? ?? ?? ???第 16章17章? ?金风玉露不恨相逢 刀光剑影误谁终生
「喀嚓!」一声巨响,檀门炸碎,千墨双臂护着头颅,穿过四散迸飞的木屑
碎片,一路飞回了二楼大厅,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嗵!」的一声,跪砸在温
水池边,胸腹间一阵气血翻涌,俊脸一抬,「噗!」的喷了一口鲜血。
「啪!」肩头突然被人一拍,转首一瞧,却见白衣公子慕容晓一手掐着含莹
喉咙,直拖了过来,眨巴着一对黑白灵动的眼睛,瞅着自己,脸上一片惊奇「咦,
你怎么出来啦?」
「哗啦啦」一阵香步杂乱,一片丝腿森林逼到眼前,围上来一圈衣衫半露的
美女,脸上带着怒色。
原来千墨被押上楼后,含彤和含莹回转厅里,勾起的一腔淫欲无处发泄,便
把主意打到了「醉倒」的慕容晓身上,含莹这回抢先一步,刚把小手摸到慕容晓
两腿之间,胸口一甜,毫无防备的就被印了一掌,暴起的慕容晓一把拿住了受伤
的含莹咽喉,与含彤对峙起来。
本来在池中艳舞的众美人已经聚到榻上,开始轮奸泄的浑身酥软的男人们,
这时见变故陡生,纷纷围了上来,榻上剩下的美人依然不管不顾,骑着已经哀叫
求饶的男人,腰肢上下挺动,毫不留情的狠狠榨吸着。含彤和含莹是虞夫人的贴身侍从,身份地位高出一截,含莹落入人手,众美
投鼠忌器,一时拿慕容晓没什么办法,虞夫人此时正在楼上亵玩千墨,含彤岂敢
拿这种小事去打扰夫人开心,大厅中顿时僵持了起来。
千墨突然落到厅中,反而打破了僵局,含彤走前一步,寒着俏脸,一手叉着
蛮腰,一手指了过来,娇斥道「你们好大的狗胆,跑到温柔舫撒野来了,还不把
人给我放开!」
含莹自从跟了虞夫人,纵横南海水域,所见之人在自己面前都是眼中带着畏
惧,毕恭毕敬,平时尽欺负人了,哪丢过这么大的脸,被慕容晓胁迫在手,随意
拖来拖去,气的肝都炸了,嘴里恶狠狠的道「臭小子,等会落到我手里,看姑奶
奶不活活玩死你!额~」
慕容晓手上用力一掐,含莹顿时失声,脚尖一踢千墨「喂,要不要紧呀,虞
大美人没活活玩死你吧?」
「我要再不出来,真就活活死里面啦!」千墨运功周转,一边努力平复被虞
夫人一掌震乱的丹田真气,一边没好气的道「你嘴里的救援这回应该到了吧?」
慕容公子白了千墨一眼「真是个呆头鹅,这么多半裸美人围着,眼都看花了,
我哪有机会发信号出去!」
「什么?还没发!」千墨心下一凉,
却见众美人突然分开一条路,「咯嗒!咯嗒!」一阵金属高跟叩玉之音响起,
一个轻纱拢覆的曼妙酮体迈着黑丝长腿,缓缓行来,千墨看着虞夫人妖冶的身姿
出现在眼前,脸上顿时一白「这下被你害惨啦!」
虞美人玉手一抬,拈起一根纤长小指,轻轻抹过雪颊上细细的血痕,美目盯
着剥葱嫩指上沾着的一粒晶莹血滴,微微喃道「一百多年了,想不到,竟是你这
个小家伙让奴家见了血。」伸出丁香小舌,轻轻一舔手指,冲着千墨花颜一绽,
百媚横生「你可要负责哦。」
说着纤指一勾,妖魅一嗔「主动乖乖的过来受罚,不然,奴家会让你后悔做
男人的~」
千墨看着那娇面如花,媚目中却酝酿着一片冷电冰霜,如同爆发前的火山,
想着刚才在那可怕柔夷下无助的崩溃狂泄,要是落到她手里,还不知会受到何等
折磨,只觉得心底发冷,跨下发麻,哪里还敢吱半声。
冷不防肩头被人往前一推,窜出一步,吓出一身冷汗,转头一看,却见慕容
晓一脸正色道「人家喊你过去呢,不声不响的,太没礼貌了吧。」
千墨缩回身来,低声忿道「你怎么不过去,自打上了船,我就感觉你一直在
坑我,如今可如何脱身!」
慕容晓「噗嗤」一笑,低声道「呆子,我又打不过这虞美人,你不好好在里
面拖着她让我暗中行事,把人带了出来,还想脱身,我看这回咋俩得死成一对啦!」
转身不再理他,大大方方冲虞夫人一颔首「见过大名鼎鼎的南海神使虞夫人,在
下这厢有礼了!」
虞夫人见这白衣少年竟然识得自己身份,众敌环伺,深陷包围还能如此泰然
自若,只怕有些来历,美目一凝,在慕容晓身上扫了扫,微微一笑「倒是奴家走
了眼,你这小家伙又是何人?跑到温柔舫上,意欲何为啊?」
慕容晓手右手一摆,压的含莹矮下身去,左手一拱「久闻虞夫人倾国之色,
在下慕名已久,苦于缘锵一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唔……」慕容晓沉吟一
下,一脸惋惜「这怎么被人破了相!」
千墨见虞夫人团着长鞭的玉手一动,覆身粉纱无风而起,似欲动怒,心下一
寒,连忙凝神戒备,却见慕容晓左手张开,连连摇摆「哎~ 慢来慢来,切莫急着
发飙,虽说夫人长的美,可若在抚仙城里明目张胆的杀人,破坏六宗盟约」慕容
晓微微一笑「海神宫主面前,夫人只怕不好交代吧?」
虞夫人酮体上扬起的薄纱慢慢降了下来,娇面上似笑非笑「抚仙城里,奴家
自然不敢,不过,盟约明示,卧龙湖东,为我海神宫所有,别说杀个把人,就是
把这一船人都丢到湖里喂鱼也不违盟约,你又能奈我何!你看看船到哪啦!」
「什么?!」慕容晓脸上勃然变色,拖着含莹急行到窗户边,众美人纷纷让
开,慕容晓往外一看,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一望无际,哪里还有抚仙城的丁
点影子,这船行驶竟如此神速,无声无息的早就出了水城。
虞美人一只玉手团着长鞭,轻轻敲着另一嫩掌,轻佻一笑「呆会把你两个小
家伙剥光了跪在池边,比比哪个射的多射的远,输的人就罚你被大厅里所有侍女
轮一遍。」众美人纷纷荡笑调戏起来。
淫声秽语中,「吱!」的一声,一道火光从慕容晓衣袖中窜出窗户格缝,直
飞天上,「嘭!」的一声,夜空中炸开一朵硕大无比的金花,火光变幻,化成一
条蜿蜒巨蛇,映的一片湖面都亮了起来,千墨见状大喜,众美人顿时愣成一片。
虞夫人俏脸一寒「好个小子,恁的奸滑!」娇躯弹起,雪臂一扬,「唰!」
的一鞭凌空抽了下来。
慕容晓把手中人质往上一抛,同时向后一个翻身,碎窗而出,那边千墨更是
不傻,刚才一路紧跟慕容晓身边,趁机蹭出了人圈,火花绽开的巨响声中,果断
跃起,钻出另一纱窗,比慕容晓还快了半步。
虞夫人长鞭卷住含莹,向旁边一甩,朝窗外凌空拍出一掌,含莹摔在地上,
痛叫一声,一路滑去,「噗通」落到了池中,惊的黄金锦鲤纷纷从水中震着双翅
飞了出来。
虞夫人娇躯落地,粉面含冰,恨恨的道「给我逮住这两只小老鼠,要活的!」
「是!夫人!」
众女见主子震怒,都是心中一凛,有的越窗而出,有的下楼堵截,一起追去。
千墨落到三楼,触瓦一弹,毫不停留,瞬间又跃下一层,扭身钻进一扇半开
着的木窗,隐入一个屋内无人,墙上挂着灯笼的雅间。
千墨忽听身后风声一响,转身立掌便欲击出,却见白影一闪,慕容晓紧跟着
钻了进来,一边整理着碎裂的衣服,一边嘴里埋怨道「怎么选这么个地方,不上
不下的。」
千墨一愣,指着他道「慕容兄,你的脸……」
慕容晓一摸脸皮,才发现裂开了一道缝,隙间露出颊上一抹凝霜赛雪的肌肤,
惊叫一声「哎呀!那虞夫人好生了得,隔空一掌,把我脸上面具都震碎了」声音
也突然变得悦耳动听,「算啦算啦,累累缀缀的好不难受。」
说着轻轻一个旋转,一道薄霓红绫从袖中钻出好似灵蛇,绕着身周徐徐飞舞,
白衣片片碎裂,布帛如雪花般散开,遮掩了旋转的身形,待得雪花落尽,身姿骤
停,一个淡紫衣裙的妖娆少女俏然而立,皓臂长腿,冰肌玉骨,盈盈一握,似柳
折腰,轻纱覆面,剪水星瞳,秀发飞扬,清丽无双,正是那河边谪仙般惊鸿一现
的少女。
那日一见,千墨不知不觉间心内已种下一缕倩影,常常思之,这时再见真人,
一时好似做梦,喃喃道「果、果然是你……」
却见少女秀眉一憷,眸中隐含笑意,嗔道「呆头鹅,都什么时候啦,还发呆。」
伸出晶莹剔透的小手儿在千墨脖上轻轻一斩,「还看!一刀砍死你!」
千墨回过神来,感受着那肌肤触碰间的刹那温柔滑腻,似乎从脖子一直酥到
了脸上。
少女疑惑道「你内伤很重么,脸突然这么红。」
「没、没有。」千墨嘴上突然结巴
「呆头鹅,咱们躲到这,接下来怎么办?」
「慕、慕容……」
「我叫紫玫。」
「紫玫,哎吆!」千墨痛叫一声,却是脚尖被少女跺了一脚。
「叫这么亲热,我们很熟么!」紫玫美目一嗔。
「慕、慕容姑娘,我这地可不是乱选的」千墨吃这一痛,彻底回过神来「咱
们这层楼,进可攻,退可守,上可窜,下可逃,且看敌人如何来犯。」
忽听到窗外阵阵女声娇斥「这两个小贼钻进窗户了,楼上楼下堵住楼梯走廊,
你们截住后门,别让他们上窜下跳,暗器从窗户招唿,逼他们出来!」
千墨听得目瞪口呆,紫玫转身一掌拍在墙上,雅间木壁刻着隔音法咒,本身
却不厚实,一掌推去,顿时塌下半边,玉手一伸,握住千墨「还愣着干嘛?逃啊!」
一把将他拉进了隔壁。
身后暗器穿破窗格的「嗤嗤!」声惊心动魄,深陷险地更有性命之忧,千墨
此时全都不萦于怀,只觉掌中柔夷软若无骨,握着甚是受用,飘飘然好似要被拉
入白云之间,心底酥酥麻麻,欢喜难言,对这趟危险之旅,感激之余再无一丝后
悔。
突然耳中「啊!」的一声大叫,吓的千墨一激灵,凝神一看,厅中一张摆满
酒菜的圆桌后面坐着一个油光满面的富态商贾,正发羊癫疯般的一边浑身哆嗦一
边直着眼睛瞪着着自己,张着大嘴「啊、啊、呵、呵」个不停。
千墨看他被自己穿墙而出吓的癫痫都犯了,心下愧疚,正待温言安慰几句,
手里香软儿一松,慕容紫玫已经走上前去,千墨看的心里一暖「真是个美丽又善
良的女孩。」
只听见慕容小郡主声音清脆动听「住嘴!收声!再敢哼唧个不休,本小姐宰
了你们!」千墨脸上一僵,
只听「啪!」的一声,紫玫玉手拍在桌上,「咔啦啦」一阵碎响,桌子立马
散了架,露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正跪俯在那商贾两条黑毛胖腿间,脑袋还在
起伏个不停。
慕容小郡主脆生生的恶声恶气「说你呢,跪着的那个,立刻住嘴!」
却见那个胖贾吁了一口气,肩膀一矮,终于不再哆嗦,刚才吃这一惊,差点
没泄个半死,回过气来,小心翼翼的谄笑着“两位好汉切勿动怒,不知要钱还是要人啊?”
那跨下女子转过头来,酥胸半露,嘴巴鼓鼓的一脸惊恐之色,突然「呀!」
的一声尖叫,一口白浆全喷了出来。
紫玫连忙向后一避,耳边一声「小心!」香肩被千墨一拨,登时踉跄在一边,
只听「叮」的一声,一枚细针从白浆中飞出钉在墙上。
千墨「唿」的一招蛟龙探首,一拳砸了过去,那女子横掌一格,千墨拳锋被
阻顺势一个曲肘,点在她胸口檀中,手臂一收,那女子立时昏晕在地。
紫玫双瞳亮晶晶的上下打量千墨几眼「你怎么知道她要袭击我?」
千墨可不好意思说自己曾被蜂妖舌底针暗算,害的最后光着屁股逃窜狼狈如
狗,连忙解释道「这女子早就听见屋里来了不速之客,却一直吸完了阳精才面带
惊恐的转过头来,凡人女子碰此状况,只怕早就大声尖叫,违反常理,必然有诈。」
紫玫眉眼含笑,秀气宛然「你这呆头鹅,除了当鱼饵,也不是全无用处嘛。」
千墨苦笑道「敢情你邀我上船,就是让我做鱼饵来着。」
「不然你以为呢?」紫玫黛眉一挑。
忽听得「喀嚓」「咔嚓」几声,门板迸飞,天蓬碎裂,几个女子持剑攻进门
来,天花板上同时落下数个女子千墨和紫玫举拳立掌,立刻乒乒乓乓斗成一团,
吓的那商贾赶忙爬到了床底。
「郡主啊,咱们现在被包围了,这下一步怎么走?」千墨躲开一剑,张口问
道。
「这些不过是小鱼小虾,我们只需躲开那个虞夫人,就能拖到救兵来援。」
紫玫抬手一掌打的面前女子口喷鲜血,撞在墙上一直穿到了隔壁
「喔,敢问救兵何时能到?」千墨伸手拿住一腕一扭,夺下一柄利剑,顿时
如虎添翼,剑花一抖,面前两个女子身上血花绽开,仓促后撤。
紫玫玉手一扬,红绫一抖,逼开身周一圈女子,娇笑一声「你听到没有?」
千墨手上剑招不停,嘴里发问「听到什么?」
「鹤鸣啊!呆头鹅。」紫玫娇躯一弹,穿窗而出「我们出去。」
千墨急忙挥舞几招,逼开敌人,也跟着窜出窗户,落到楼瓦之上,一看慕容
紫玫窈窕而立,正仰首望天,千墨抬眼一瞧,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夜空掠过,
几乎遮蔽了半个明月,千墨眼中一亮「是那只入城时所见巨鹤!」
一声裂金鹤唳响彻云霄,无数丈许大小白鹤从空中巨鹤身上极速掠出,俯
冲而下,待飞到近处,千墨看清,每个鹤身都有一个黄金神卫背负长剑傲然站立,
月光下金锦流苏的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犹如天兵天将。
密密麻麻的鹤群绕着船舫盘旋飞舞,却无一鸟嘶鸣,只听空中一个威严的女
声响起,清晰震耳
「御!」
鹤上神卫同时拔剑,动作整齐划一,空中汇成一道巨大利剑出鞘之音,久久
不绝,肃杀之气弥漫空中,只待天降雷霆。
「攻!」
无数鹤上神卫同时凌空跃下,如同金色暴雨,落在船舫之上,响起一片噼啪
瓦裂断木之声,船舫上的海族女修也纷纷从楼内现身,与黄金神卫斗成一团。
千百个修真大战的壮观景象,令置身其中亲眼目睹的千墨心中震撼,突
然手中一软,被紫玫拉着向上跃去「这有什么好看的,到楼顶去。」
两人几个起落,上了楼顶,紫玫玉手一指「看那边!」
千墨抬眼便看到西南半空中有一团如墨乌云,云中电闪雷鸣,云外悬有一男
一女,相隔略远,看不清容貌。
女子粉红衣裙,双腿修长,身姿曼妙,脚下踩着一条玄铁锁链,随着锁链扭
动,裙角摇曳,娇躯微微沉浮。
男子青衣布衫,脚踏长剑,负手而立,衣袂飘飘,玉树临风,颇有几分仙意。
千墨看的眼中一热「驭剑凌空!师傅说过,只有结成金丹,才能踏剑飞行,
海阔天空,御剑天下!」
突然耳孔一热一酥,紫玫侧着蛮腰隔着面纱在耳边调皮的吁吁吹气,「呜嘟
嘟,吹法螺,结了金丹就想纵横天下,那是我左叔叔,他乃是化神之境!」
千墨倒抽一口凉气「这么厉害!」盯着那空中剑仙一样的男子,眼中顿时一
片倾慕之色。
那粉纱短裙女子似有所觉,转头往这边望来,突然素手一扬,一段乌沉沉的
锁链从她白嫩裸足下的长索上脱离飞出,朝这边闪电般疾掠,千墨心下一惊,手
上柔夷一紧,却听紫玫说道「别动!」
那锁链「咻」的掠过千墨头顶,只听后面一声惨叫,千墨回头一瞧,身后两
丈远处,一个海族妖女胸口透个窟窿,鲜血狂喷,惨叫着倒了下去。
千墨刚才心神激荡,竟未注意身后有人偷袭,掌中滑嫩小手一拉自己「机会
难得,专心的看,有左叔叔在,谁也伤不了我们。」
千墨看着那段玄铁索飞了回来,绕着俩人身周慢慢盘旋护侍,不由问道「那
女子又是何人?」
「那是我姐姐,我警告你啊,最好离她远点,她吃人不吐骨头的。」紫玫看着胸前悬空盘旋
的铁索哼了一声,「多管闲事!」
那空中粉纱短裙女子盯着俩人握在一起的双手,似乎嘴角一笑,千墨此时还
在心里暗暗感激刚才援手之情,却不知被个绝色女魔头就此盯上,从此情海无涯,
波折迭起,回头无岸,痛不欲生
“轰隆轰隆轰隆!”一道道沉闷的惊雷之声从那团数里方圆的乌云之中不断传来,雷霆电光闪烁,刹那耀眼间映印出云中两个缠绕激斗、咻乎来去的身影,搅的墨云翻滚涌动,似有龙蛇游走其中。
千墨努力凝神在目,却始终看不清云中虚实。
? ???「里面一个肯定是虞夫人,另一个是我宗萱长老」紫玫笑吟吟的道「我们邪宗功法跟雷霆正气天生相克,她们两人遁身雷云之中,不仅需要彼此争强斗法,还要抵挡雷电噬体,借天地之威以分高下。」
千墨听得炫目「以肉体凡胎挡雷霆之怒,这虞夫人竟如此了得!」想起自己竟然能割她一菜刀,不免有些得意,又想起虞夫人妖冶的身姿、柔嫩的小手儿揉抚肉棒强令自己射精时难以抵挡的快美,暗道「她能不能抗雷我不知道,但小爷是肯定抗不住她小手一弄的,这回趁她大意逃了出来,这虞妖女修为如此高深,下次耍小聪明只怕没这好运。」
? ?? ?「也没那么厉害啦!」紫玫见千墨脸上似有后怕之意,怎么说也是自己骗他上船以身犯险,宽慰道「天上云收雨歇,只剩得最后一片雷云,威力十不存九,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惧怕她。」
? ?? ?「谁说的,我才不怕她呢,下次见到,给她脸上再剁一刀,让她左右对称!」千墨怕人家漂亮姑娘以为自己胆小如鼠,厚着脸皮嘴上逞能。
紫玫嘻嘻一笑,黛眉秀目间一片揶揄「这海族人最是记仇,睚呲必报,你砍人家一刀,我看她这辈子都惦记上你,真不怕?」
? ?? ?「自然不怕!」千墨胸脯一挺,心底却打定主意,以后碰见那虞妖女,有多远躲多远。
? ??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震的整个船舫颤抖,海中一道巨浪翻起,浪头汹涌,越升越高,化为一条数十丈长白色蜿蜒水龙,鳞甲惟妙,四爪峥嵘,张着獠牙龙口,“唿!”
的一声破云而入。
? ?? ?乌云一阵激涌,先是“嘭!”的一声巨物撞击,似乎听见一声闷哼,接着一团黑云蓦地鼓起炸开,一个宫装丽人从云中倒退冲出,双掌前封,被那条扭动挣爪的白色水龙顶的一路后退,龙首上立着一妖娆女子,俯身扬臂,指掐法决,控着水龙拼命撕咬前行,正是虞夫人。
那宫装女子娇喝一声,双掌运力一推,龙首一震,微微停顿间宫装女子已经翻身脱离了开去,看上去未分胜败,略处下风。
? ?? ?紫玫拉着千墨走前两步,欣喜道「快看!左叔叔要出手啦!」
千墨闻言精神一震,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空中驭剑男子,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精彩场面。
? ???只见那男子似乎潇洒一笑,两指并决,随手向前一指,脚下电光一闪,长剑瞬间消失,隔空几十丈,瞬息现形,已经钉在水龙之口,剑身震颤,嗡嗡作响,男子两指一曲,一道凝若实质的黄色剑罡从剑身“咻”的探出数丈长,水龙触及罡气,犹如冰雪消融,“哗啦啦!”的化为一片晶莹水花,四散崩溃,从空中洒落如雨。
? ? 虞夫人功法被破,气血一阵翻涌,瞳孔一缩,眸中电光一闪,一柄寒光冷剑咻乎之间已近在眼前,仓促间腰肢一旋,扬起身上轻纱,一个缠绕,紧紧裹住锋利剑身,这薄如蝉翼的粉纱竟是一件宝物,但只听“嗤嗤”剑气穿帛之音连绵不绝,轻纱一个唿吸间已经裂成无数碎片飘散开来,弥散破空的无形罡气将旁边的乌云穿的千苍百孔。
? ? 法器被破, 虞夫人又是闷哼一声,但是借这一缓,已经抽身离开,向湖面疾速投去,嘴里娇叱兀自传来「你们车轮斗法,我不服!下次碰见,定要你们好看!」
“嗵”的一声,浪花一现,已经遁入水中。
? ? 电光火石之间,胜负已分,看的千墨心旷神怡、意犹未尽,想不到那个深不可测的虞夫人被左前辈几剑逼退,心下一片惊羡赞叹,不知自己何时才能有如此剑仙般修为。
? ? 船舫上海族女修死伤惨重,姹女宗这次有备而来,以有心算无心,打了海族一个措手不及,剩下还在顽抗的女修看主子已撤,纷纷找机会跳入湖中逃遁,她们先前死战不退,不惧身殒,倒不是勇气可嘉,而是海神宫御下森严,神侍若敢弃主,下场生不如死。
不一会,船舫已经彻底被黄金神卫控制,那些被刀光剑影,鲜血横流的大战场景吓的缩头躲藏的客人们,在黄金神卫的解释安抚下慢慢惊魂稍定。
? ? 这些商人富贾很多都是长年行走海上,与海族有生意往来,温柔舫做他们营生确实是为了采点阳精、赚些钱财,倒不是要害他们性命,但是被邀到顶楼的5 6个外地青年男子那是确确实实逃了一条小命。
这时战事已结,空中三人落了下来,立在楼顶,紫玫小手儿一拉千墨「走!咱们过去吧。
? ? 奔到近处,紫玫松开千墨,跑上去拉着男子手臂欢声道「左叔叔,你来啦。」
男子微微一笑,看着紫玫,脸上略有宠溺「恩,玫儿,这次
你可帮了大忙。」
? ? 那宫装丽人萱长老接口道「不错,这虞夫人仗着海神宫神使身份,出入抚仙城,暗地里却图谋不轨,这次拿到她在我宗内暗害人命毁坏盟约的真凭实据,以后便可以拒她入境,那物只要还在抚仙城中,哼,她便无法染指。」
紫玫秀眉一皱,即使隔着面纱,也知道她在撅嘴「不过就是一块玉嘛,那北极老人.」
? ?「住口!」萱长老脸色一寒「此密事涉宗门未来,若再敢当众议论,就算你是小郡主,我也要罚你面壁三月!」这萱长老看着三十五六许,相貌甚美,只是眉眼有点凌厉,俏脸一板,甚是冷艳,瞅着让人心底发寒。
紫玫生性活泼慧黠,一听面壁三月,立刻怂到极点,连忙小头一点「是是是,萱萱姐儿~,下次不敢啦,您、您可别生气。」
? ? 「你...」萱长老主管司法,举手投足自带一股威严,平时手下见到她都战战兢兢,大气不敢稍喘,和紫玫的关系可不咋亲近,这时却被紫玫故意拉着长音的一句萱萱姐儿叫的有点气场不稳,余光瞅见周围候着的几个黄金神卫都是想笑不敢笑,发火也不是,斥责几句也无从下口,哼了一声「刚才大战一场,耗了不少真气,本宫要回鹤上楼调息。」
? ???紫玫眉眼间笑吟吟的一指千墨「那虞夫人被这千墨小哥砍了一刀,跟萱长老一番大战,又被左叔叔赶进水里,实在辛苦长老啦!」
紫玫这回不提萱萱姐,故意加重语气说萱长老,先提砍一刀,后提赶进水,倒好似中间大战一场的萱长老最没用。
? ???萱长老美目扫了扫那“砍中”虞夫人一刀的千墨,袖子一拂,冷哼一声,飞到空中,踩着一只仙鹤白背,往那空中飘着的巨鹤飞去。
左护法看着微微摇头,这萱长老修为高深,心胸却略显狭窄,未来成就只怕有限。
? ???紫玫小手儿掐着小腰,得意一哼「让你吓唬我!」又转过头来秀眉一儊,瞪着抱着千墨一条胳膊的粉衫女子「你们两个,干什么那?!」
? ???刚才千墨随紫玫上前,眼里一直仰慕的盯着那位青衫男子,心里极渴盼与之结交,千墨虽然修为不高,却也能看出这位左前辈剑罡浩荡,真气刚正不阿,练得同样是玄门正宗,只不过修为差距,犹如天壤之别,两人同是用剑,若能得他指点一二,只怕受用不尽。
千墨正眼巴巴的瞅着紫玫跟左前辈亲切交谈,突觉脸颊上一阵热气拂面,耳边有一柔柔软软的声音「小弟弟叫什么呀?」
? ? 千墨一转头,嘴上湿软,一口亲在一对水嫩红唇上,眼前一对桃花媚眼近在咫尺,瞬间睁大,眸中散出一片魅惑之意,千墨毫无防备,顿时脑袋一晕,一时没转过弯,盯着那对诡橘变幻的如水深瞳,心神一阵恍惚,似乎如渊潭底有声唿唤,令自己想一探究竟,正要细看,唇上一凉,却见那个姐姐退后两步,白皙晶莹的小手捂着小嘴儿,一脸娇羞的看着自己,千墨回过神来,只觉脸上发烧,嘴里嗫嚅「这、这个,我不是故意」
? ???唇上一软,被一根白嫩葱指按住了双唇,那个长的千娇百媚的姐姐低声柔柔的嗔道「讨厌,不准说,你想让人家的妹妹听到么。」
千墨窘的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刚跟紫玫混的半熟,就把人家姐姐亲了,这可如何是好。
? ? 「姐姐叫凌若水,你还没告诉人家叫什么那?」凌若水雪颊微红,嗔怪着少年,心底却暗自窃喜,刚才趁少年一吻恍惚间,已将一丝魅心之惑暗种在他毫无防备的心田。
? ? 「我、我叫白千墨。」千墨刚说完,那漂亮姐姐已经抱住自己一条胳膊,低声细语「放心好啦,不会告诉妹妹你刚才偷亲人家的。」
只觉臂膀触之一片弹软,千墨仔细一看,这个叫凌若水的姐姐穿着粉衣薄衫抹胸短裙,露着香肩美腿雪乳沟壑,这一抱自己胳膊正挨着那酥胸挺翘,可是人家话里话外,处处为自己着想,这挣也不是,不挣也不是,可又总觉有甚不妥之处,一时半身僵住,只觉得一点酥麻从那胳膊软腴处一直沁到心底,忽忽悠悠飘飘荡荡。
? ???这时紫玫气跑了“萱萱姐儿”,一回身看到亲姐儿正抱着千墨胳膊一脸媚态,虽然知道姐姐向来如此,倒不一定真有什么事,但不知为何,心下有点生气,素手掐着蛮腰嗔道「你们两个干什么那?!」
千墨连忙挣脱开来,嘴里结结巴巴「这个、这个.」心里哭丧着脸「这个没法说呀!」
? ???凌若水玉手掩口一笑「哎呀,姐姐只不过问问他的名字,瞧你急得,咦?」凌若水身影一闪,飘到
紫玫身边,搂着妹妹脖颈低声暗笑「玫儿这么紧张,莫非是你小情郎?」
? ???紫玫哼了一声「就他?差的远啦!连左叔叔十分之一的修为都没有!」
千墨听到紫玫话语,心下蓦地失落到难以自控「慕容郡主啊你这左叔叔何等了得,你拿我跟他比,只怕这辈子都没戏了。」又想,人家堂堂一宗郡主,位高权重,才貌双全,自己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人家凭什么喜欢自己,这样一想,心下更是惨淡,一时连跟左前辈说话的心情都没了。
? ???凌若水却是眼中一亮,美目一转,正色道「左护法,紫玫,萱长老已回鹤楼静养,这船上还有很多海族招来的普通青楼女子,如今船舫既毁,如何安置她们,还需我们三个仔细商量下。」转头对一个黄金神卫道「碧落,你送这位白少侠到鹤上楼休息,他今晚帮了我宗大忙,不可怠慢!」
「是!郡主!」碧落啜唇发出一声哨响,天上盘旋的白鹤瞬间落下两只,碧落踏上一鹤,伸手一邀「白少侠,请。」
? ???千墨失魂落魄的踏上鹤背,脚下一沉一轻,两只白鹤已展翅腾空,向空中浮着的巨鹤飞去。
千墨踏鹤飞起时腰间衣襟扬起,露出挂着的那巴掌大小五行八卦木盘,左护法神目如电,正好一扫千墨,看到木盘眼中不由一动。
? ???须臾之间离那巨鹤越来越近,硕大无朋的双翅横贯空中微微扇动,月光下玛瑙一样的丹顶荧光溢彩,圆桌大小的鹤曈映着天上明月,当真是个绝世神兽。
千墨虽然两世为人,不过都是16、 7岁的少年心性,见那奇异的紫背白肚鲲鹏一样的巨鹤,不由渐渐好奇心起,伤心倒忘了三分。
? ???待到近处,发现鹤背上竟然矗立着一座三层精致楼阁,千墨暗暗叫绝「这等空中房车,端的绝妙无伦啊!」
仙鹤落停,千墨踏上巨鹤紫背,脚下齐整如坪,根根巨羽坚硬似鉄,踩上弹劲十足。
? ???碧落微微一笑,刚要引千墨入楼,却见一楼门口转出两个美貌侍女,冉冉婷婷走来站定,面无表情的道「萱长老有话问这少年,你且退下,由我等带入即可。」
碧落闻言略一犹豫,那侍女不耐烦的道「怎么,你区区一个黄金神卫敢违抗执法长老之令!」
? ???千墨心想「我刚刚帮贵宗一忙,她既是堂堂长老,应该不会蛮不讲理,找我麻烦。」微笑道「碧落姐姐且安心,我随她去趟就是。」
碧落略一沉吟,朝千墨一拱手,驾鹤离去。
? ???那两个侍女模样俏丽,一直冷冰着脸,一前一后将千墨夹在中间,引着他进了阁楼。
? ???面前一道三丈长两丈高一丈宽的铜壁鉄道长廊,尽头一道钉满碗大铜钉的钢门。
侍女推开钢门,手一摆,示意千墨入内。千墨也没多想,抬腿就迈,只觉眼前空间一阵恍惚,光影变幻,定神一看,竟是一个巨大的铁牢,内里空间,远远大于楼外所见,一排整齐的铜炉冒着红光,火焰熊熊,里面插着烙铁红签,牢顶垂下来数十条铁链锁铐,在火光下闪着乌沉沉的光。
? ? 千墨还没来得及细看,眼前人影一闪,小腹胸口连中几指,身上一阵酸麻,丹田顿时空空荡荡,真气瞬间全被封住。
? ???萱长老冷艳的容貌出现眼前,冷冷的道「就这点微末道行,也能砍中虞玄姬!说,你混到慕容郡主身边,有何图谋?」
千墨没想到堂堂长老,竟然偷袭自己,心里惊怒交集「你、你为何偷袭我?」
? ? 身后两个侍女大声娇斥「大胆,长老面前,跪着说话!」抬起脚来一踢千墨膝弯。
千墨真气被封,四肢虽然能动,却是跟普通人无异,腿弯吃力一软,顿时跪在地上,两个侍女拿住千墨两条胳膊,将他牢牢压住。
? ? 萱长老弯下腰来,盯着千墨的脸,美目间一片冰冷「就凭你也能伤的了虞玄姬,你定是海族奸细,使这出苦肉计,妄想混入我宗,到底有何图谋,说!」
千墨怒道「你胡说,我不是奸细!」
? ? 突然胯下一痛,却是一个侍女从千墨屁股后面将手一直伸到裆下,探入内裤一把攥住蛋囊,粗鲁揉捏起来,另一个侍女也矮下身来,一手将千墨胳膊折在身后,一手伸到裆中握住肉棒,剥开包皮,拇指狠狠磋磨龟头软肉。
「啊!啊!」两个美貌侍女下手阴狠,脆弱之地突遭蹂躏,痛的千墨眉头紧皱,不断叫出声来。
? ???「竟敢对长老言语无礼」侍女用力一攥软蛋「还不向长老认错!」
? ???「啊!好痛!」千墨觉得那小手儿
越来越紧,似乎要把蛋囊慢慢捏碎,刚才的怒气早吓到九霄云外,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低声下气的连连求饶「长老饶命,啊!长老饶命!啊!小的知错啦!手下留情,啊!额!」
? ???千墨一认怂,胯间的两只小手突然温柔起来,萱长老纤指一弹,腰带断开,裤子一滑,千墨胯下一凉,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一根肉棒在两个美貌侍女小手儿刻意温柔下颤颤巍巍挺起头来,渐渐粗大。
一个侍女一边抚套着肉棒,一边戏谑着「真是个贱骨头,被人这么摁着玩,肉棒也能硬起来,说,爽不爽?」
? ???另一个侍女小手儿一紧,娇斥道「问你话呢,贱骨头,爽不爽?」千墨蛋蛋吃这纤指一攥,痛不可抑,肉棒同时被一阵狠狠套弄,痛爽难辩,只好小声嗫嚅着「爽..」只觉羞辱难当。
两个美貌侍女深愔拷问之道,见少年认怂,并不紧逼,手上却一阵紧似一阵,玩的千墨射意阵阵上头,却始终不让临门一脚。
? ???萱长老一直冷冷看着,美丽的脸上面无表情, 突然问道「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有何图谋?」
? ???千墨忍着下体迅速涌起的快感,苦着脸「嗯!额!长老,我真的不是奸细啊!啊!请您相信我,额!额!」
? ???「既然你不肯招,那就不用招了,待本宫慢慢收拾你,看你能挺多久。」萱长老花颜冰冷,阴森森的道「吊起来!」
? ?千墨拼命挣扎,奈何真气被封,毫无还手之力,被两个美貌侍女拖着手臂硬拉到两根乌黑吊索之下,“咔嚓!”“喀嚓!”手腕一紧,只觉皮肤阵阵冰寒,已经被两个镣铐牢牢锁住,一个侍女转动把手,铁链收缩,将千墨双臂拉直,双脚勉强踩地。另一个侍女过来,纤手挥舞,几下就把千墨衣服撕个精光,见胯下肉棒已经吓的半软,嗤笑一声,纤手圈住肉棒张口含住,一边裹狎含吮套弄,一边小手托着阴囊肆意揉搓,千墨皱着眉头忍受着她粗鲁的玩弄,唿吸急促,肉棒转眼间又挺翘起来。
? ???萱长老站到千墨面前,轻轻脱去身上宫袍,里面竟然是身姿曼妙,丰乳细腰,除了一双修长美腿套着长长肉色丝袜,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 ???这萱长老瞅着似乎三十五六,身段样貌,实是个绝色妇人,只是脸上始终冷冷冰冰,看着让人忐忑。
? ???“波”的一声,美貌侍女吐出口中已经吮的硬梆梆的肉棒,走到牢壁上取了一条三米长的黑色皮鞭,和另一个拎着皮鞭的侍女站在千墨身后成犄角之形。
? ???萱长老肉丝嫩足一抬,脚尖踮在千墨右脚背上,另一只性感的丝足长腿高高抬起一弯,紧紧扣住千墨熊腰,一条雪臂搂着吊着双腕的少年脖子,一只玉手伸到下面扶住千墨肉棒,蛤口含住龟头软肉轻轻搾吸,冰冷花颜终于有了一丝淫媚之意,盯着千墨被这诡异场面吓得苍白的清秀脸庞,眯起美目,香舌舔着红唇,阴冷的道「本宫就喜欢拷问你这种嘴硬的贱骨头,看我怎么炮制你!」
? ???只听鉄牢内“噼啪”两声,两个侍女小手儿扬起,空中炸起两朵鞭花!

本站由:玄幻仙侠榨精大作神洲仙侠录16、17章金凤玉露不恨相逢刀光剑影误谁终生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