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浅黄昏1-3      


漠漠荒山之中,一个道装女子持剑而来。
这女子双十年华,身形修长,一头及腰墨发束于脑后,一对柳叶眉,一双丹凤眼凝神之间不失英气,琼鼻樱唇,皮肤白皙胜雪,却正是人称“雪剑”的白清浅。此女在纯阳宫下长大,家中长辈皆是信道之人,自幼性子清冷出尘,家人觉是仙根深种,便送入了纯阳宫中,修了一身太虚剑意,与“霜剑”苏舜华同爲纯阳宫这一代弟子中最杰出的几人之一,并称“雪霜双剑”。十九岁奉师命出山行侠仗义,单人独剑剿灭了好几股势力不小的山贼,已经闯下了不小的名头。这日她闭关出来,听说自己曾经剿匪的一处山寨又集聚起了山贼,便奉命下山,除匪安民。
山贼不过半百之数,又非聚集一处,散布山中小道附近,白清浅手中一柄白玉剑寒芒吞吐,抽剑处血花飘扬,不过一个时辰山贼已所剩无几。看到她一路杀来,山顶上剩下的几个头目一声发喊,纷纷跑进了山顶的一座小庙中。白清浅微微皱眉,剑尖在地面一扫一卷,带了些石子射入庙门窗户之中,传出几声痛唿。这才提剑踢开门户,沖了进去。
白清浅沖入庙中数步,还沒看清庙中情形,忽地庙门无风自闭,灰尘扑面,她急忙闭上双眼,手中长剑向着身后一扫,却沒有击中任何事物,反而是身上突然罩上了一层网。她不敢乱动,微微睁眼,手中长剑剑气如虹,划了过去。但那大网不知何物所制,轻飘飘的并不受力,更是坚韧无比,她掌中白玉剑也是江湖中少有的利器,划上去却不过削断了几根网索。她看着围上来的土匪微微皱眉,剑气凝若实质向四周炸开。
剑气爆发之下,接连有人痛唿倒地,但也激起了周围灰尘。一片烟雾之中,又有几张大网罩了过来,先前的那张大网上更是拉起了几根铁索,渐渐收紧。白清浅暗暗诧异土匪手中竟有如此宝物,但手中剑丝毫不乱,全力爆发之下,无数剑影将小庙笼罩,惨叫声连续响起。她暗自计算土匪已被屠灭殆盡,微微喘息了几口,费力地切割起大网来。
正在费力切割之时,几张大网忽地一并加速收紧。白清浅还在狭小的网眼中挥动宝剑,却只见身边浮现出一个黑衣蒙面的身影,她正欲闪避,却被网子限制了行动,只听机括声响,她只觉几处大穴一麻,宝剑当啷落地,大网旋即收紧,把她裹得如蚕蛹一般,悬在半空。那黑衣蒙面人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因被束缚而暴露出姣好曲缐的肉体,眼角露出了满意的笑意。
“白清浅果然名不虚传,这身皮肉沒让我失望。”
白清浅微微皱眉,联想到先前听到的机簧声和这古怪材质的大网,颇有唐门暗器的风范,试探性地询问道:“唐门弟子?却不知小道哪裏得罪了阁下?”
“你沒什麽地方得罪我。”蒙面人漫不经心地回答,双眼一寸一寸的打量着白清浅的身材,白清浅只觉那视缐如要将自己扒光一般,不禁眉头紧皱,厌恶的轻哼了一声。
“只是有人下了单子。要把你卖到窑子裏接客。啧啧,还真有眼光,这身材媚态内含,一看就是个天生的婊子。”
白清浅心中一惊,不知究竟是何人如此要求,面上却并不露出异样,思索了一下。“我给你双倍的价钱,你放了我如何?”
? ? 蒙面人心中暗暗计算,打入白清浅穴道中的催情药物已经开始发生作用,才低笑一声,托起她小巧的下颌。“且不说我一向讲究信誉,像你这般被人看了两眼就要发春的淫娃,世间也是少见,我怎麽舍得放手?”
白清浅想要闪避,却又被大网捆着躲不开,被人捏着下颚,只觉一股暖流缓缓流窜着,让身子越发的敏感,第一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她有些不安,听着人的话语,厌恶的扭开头,并不答话。
蒙面人也不在意,一掌切在白清浅后颈上,将她击晕,又点了数处大穴,就在网子裏撕开下裳和亵衣,露出白嫩的下体,细细检测了一番,方才满意地点点头。
“玉奴沒说错,这妮子的辟谷修爲已有小成,倒省了我不少功夫。”
他分开白清浅两片花瓣,在蜜穴和蜜豆上细细刷了一层药膏,将一根空心铜棍塞入后庭,按动机关,铜棍中弹出数十根中空小针刺入肠道,在铜棍中也灌入药物,再隔着衣衫在她鸽乳中插入带有药物的长针,对口腔和鼻窍也如法施爲,又给庙内的几具尸体撒上了减缓腐烂速度的药粉,便慢悠悠地等着,直到过了十二个时辰,计算着药物已经化入血脉,才将白清浅从网中放了出来,撤去身上机关,用特制的绳索捆好,在各处大穴中打入长针阻断真气运转,又将她按在佛像前的供桌上,揉捏起一双雪臀。
过了片刻,白清浅嘤咛一声,醒了过来,只觉自己被绳索捆着,暗暗运转真气,却已经被禁制住,体内一股奇异的暖流不断的流窜着使得身体一片酥软无力,被人揉捏着臀部,私处甚至慢慢的有些酥痒湿润,不明白发生了什麽,有些惊恐的挣扎起来。“放开我!....你想被纯阳宫追杀麽!”
? ???“纯阳宫?”蒙面人手上并不停歇,反而在白清浅已经湿润的花穴上抹了一把。白清浅只觉双腿一阵酥软,险些软倒,借着供桌才沒有跌坐在地。蒙面人把手凑到白清浅鼻端,见她难堪的扭开了头,才嗤笑了一声。“纯阳宫知道我是谁麽?別说是把你卖到窑子裏,就是现在把你先奸后杀,又能拿我如何?”
白清浅双拳紧握,身体的反应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也知道蒙面人的话句句属实,短期内纯阳宫至多以爲自己又去了別处而不会过多追查,但还是不愿承认。“纯阳宫知我来此,或许不知你是何人,但是若我失了踪迹,必定会追查我的踪迹,除非我死了,否则我被找到的那天唐家堡免不了一场硝烟了!你若是放了我我还可以当做沒事发生!”
蒙面人抓住白清浅的下颌,强逼着她扭过头,戏谑地看着她的眼睛。白清浅又惊又怒,瞪着眼睛,杀意毫不掩饰地流露了出来。蒙面人并不在意,笑道。
“要死还不容易?这一地都是死人。只是你这种天生媚骨实在难得,还沒尝过男人就这麽容易发情,我算是明白爲什麽下你的单子了。”
白清浅微微皱眉,从小到大从未有人这般评价她,但这时身体的反应又让她有些疑惑。正在思量,蒙面人一把将她推得跌倒在地,俏脸正摔在一具死尸胯间,伸手拉下了死尸的裤子,冷冷地道。“你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要当婊子的,要是记载沒错,你闻到死人鸡巴都会发春吧?”
白清浅只觉一阵刺鼻的气息扑面而来,身体中升起一股让自己害怕的兴奋感,小穴更是忍不住收紧,听到蒙面人说的记载,身体又是害怕又是兴奋的颤抖着。“不!...我不是!....你...你对我做了什麽?!”
“我做了什麽?”蒙面人嗤笑一声,把白清浅的雪臀提起来,摆出跪伏的姿势,沾了点小穴中流出的爱液,涂在后庭之上,又探进一节食指润了润。“不肯承认自己是天生的婊子也正常。但把你打晕到现在不过半盏茶的时间,给你搜个身都够呛,够我做什麽?要给你下春药的话,你还能这麽神志清醒地和我犟嘴?”
白清浅被人提起臀部,努力的擡起头想要躲开,身体却越发兴奋起来,后穴被突然探入,疼痛伴随着越发强烈的怪异感觉传来,身子紧绷着,又摔回了尸体胯间,一时间越发相信天生媚骨的说法,却也越发不甘,咬紧牙关不愿出声。
蒙面人也不在意,褪下裤子,粗壮的阳物毫不怜惜地戳入白清浅后庭。“嘶......这麽紧绷,真是赚了,要不是婊子要卖初夜,真想现在就给你开苞。”白清浅只觉剧烈的疼痛伴随着越发可怕的快感传来,身体忍不住颤抖着,痛唿出声却又带着娇喘的尾音,面色通红的咬紧下唇,想要呵斥人出去又更怕脱口而出的娇吟。鼻中却终于忍不住发出低低的轻吟声“恩……”
蒙面人按着白清浅雪臀纵横驰骋,她只觉疼痛随着蒙面人动作缓缓的退去,被快感掩盖,身体被人沖撞的不断的摇晃着,到底沒忍住喉间压抑的低吟,只是努力的忍着不放声呻吟,腰身不受控制的摆动。蒙面人沖刺半天,也不控制,便在白清浅的后庭中释放了出来, 白清浅一阵颤抖,软在了地上。蒙面人慢悠悠地抽出阳物,抹了一把精液、淫水和肠液的混合物,笑嘻嘻地蹲到她面前,双掌一合,旋即拉开,把那晶莹粘稠的液体拉得老长。
“寻常女子粪门被捅,只会痛得哭爹喊娘的,你这小贱货第一次插就爽得流了这麽多水,还想嘴硬?”
白清浅看那蒙面人来到身前,喘息着不愿理会,却又看着他手间的混合物,面上通红,羞得无地自容,却也不愿让人如意,强自反驳着。“谁知道是不是你之前射入我身体的针在作怪?我虽不通男女之事,但也知道有药物能引起女子淫欲的!”
? ? 蒙面人并不反驳,慢条斯理地拉起白清浅,将她的衣衫一条条撕了下来,露出姣好的肉体。“你且这麽想便是。等唐某人把你送到窑子裏,被那些个贩夫走卒,三教九流幹上一幹,你自己就知道了。啧啧,这身皮肉,不愧是天生媚骨,也不知道到时候是哪个人夺了你的红丸?”
白清浅见人沒有反驳,反而越发心虚起来,身上衣物被人一条条撕着,越来越少,激灵灵打了个寒噤,想起自己身体的情况,终究还是怕了。“別…別撕了……就…就真的不能放我一马麽……”
“那可不行。”蒙面人戏谑地看着白清浅,手上不停,沒多久便将她身上道装撕得一幹二净。白清浅忍不住微微侧身,擡脚踢向蒙面人,却被轻易抓住,顺手摸了一把,她急忙抽回,却因爲重心不稳,跌坐在地,蒙面人扯了扯她短短的阴毛,笑道。“我向来说一不二,说了要把你卖到窑子裏,就一定要卖到窑子裏。你还是想想怎麽在裏面过得舒坦点吧。”
他拿出一颗腥臭的药丸,蘸着手上的混合液磙了磙,捏开她的下颌,塞了进去。白清浅试图反抗,却全无力道,只能咽了下去,害怕的幹呕着。“这是什麽?!”
“啊,这个啊,我的独门药物。裏面有几只有趣的小虫子,如果不每七天用解药配上男人的精液吃下去,就会发作起来,去吃你的脑子。发作的时候因爲很热很痛,会把全部衣服都撕掉,再像狗一样去咬別人哦。”蒙面人恶意地笑了笑,拉开庙门,露出几具撕咬在一起的裸尸。“喏,这几个就是了。”
白清浅听着蒙面人的讲解,咬紧牙关瞪着他,杀意愈盛,却又无可奈何,见他走到庙门前,扑到白玉剑前,借着剑器锋利割开手上的绳子,握住剑柄退到了一边,脱了土匪的衣物裹着身子。“我迟早会杀了你!....一定!”
蒙面人嗤笑一声,提着一个包裹走到白清浅面前。“唐某人身上现在带有二百七十三种药物,其中色香味完全一样的,就有五十一种。你就是在这裏杀了我,七天之后,你的裸尸样子一定很好看,要不要试试?”
他漫不经心地抓住白清浅的手,把脖子递到剑锋下面。“只要一剑下去,你就可以开始数倒计时了。”白清浅手抖了抖,长剑在蒙面人脸上留下一道血痕,终究是沒敢下手。“谁让你来的....若说你不能违信,那可否接我一单,将我送入青...青楼后将我救出?”
蒙面人舔了舔流到嘴角边的血迹,露出一个邪笑,并不理会白清浅的话,紧紧抓住她的手,扯到面前,重重地扇了两个耳光,抓起长剑,贴在她的脸上,踢开包裹。“不敢动手就老实点,自己这包裹裏的东西戴上。否则我就在你这张好看的小脸上刻个王八。”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沒有一丝活气。
白清浅被打得有些发懵,长剑贴在脸上,才被寒意惊醒过来,听着蒙面人的警告,害怕得抖了抖,樱唇微微张合,终是沒有说出什麽。看那包裹时,却是一个带面纱的斗笠,一个宽大得过分的斗篷和一个项圈。她带上斗笠和斗篷,看着那项圈拳头握的指节发白,终于咬紧牙关闭眼拿了起来,套在脖子上犹豫许久才扣上。
“不错。”蒙面人轻轻地摸了摸白清浅的脸,伸手进斗篷裏,把她刚才好不容易胡乱披上的肮髒衣物再次撕成碎片,拿过她掉在地上的拂尘,用幹净的布条擦去灰尘,尾端朝上,插进了她菊花之中,白清浅只觉得被填满的满足感伴随着快感而来,身体忍不住颤抖。蒙面人看着她的样子,满意地笑了笑。“这样精液就不会漏出来,更符合母狗的身份了。”
他把杂物拢在一起,点火焚烧,拉起白清浅项圈上的锁链,把她拉了一个踉跄,勉强收紧斗篷跟在后面。
“走吧,该上路了。”
***********************************
二、
一路行来,很快便到了山寨旁的小镇,那不知名的唐门男子牵着白清浅行走,引来了旁人窃窃私语。白清浅颇爲难堪,但进镇之前他点了自己哑穴,那斗篷又只是刚好遮住身子,要是双手拉得不紧,还有走光之忧,一时间竟然只有跟着他走,后穴裏的拂尘随着走动不断的摇晃磨蹭着肉壁,双腿发软无力,身子都酥了。
那蒙面人将白清浅带到一间客栈之中,扬声道。“掌柜的,我抓到那个女奴回来了,我的房间可还留着罢?”掌柜的赶来招唿,那唐门男子看着白清浅微微一笑,把链子往旁边柱子上虚虚一栓,把白清浅一个人留在大堂中,竟然就这般跟着掌柜去了,只留下一句传音。
“我去准备一下母狗晚上住的笼子。白女侠若是不怕被人看了身子,盡管逃跑便是。”
当衆被大声称爲女奴,白清浅瞬间感觉到四周有不少的视缐望向自己,一阵脸红心跳。见那蒙面人走开,她犹豫片刻,缓缓靠到柱子上,紧贴着柱子单手小心翼翼的解开锁链,向着门外逃去。周围的人交头接耳,诡异的目光看着她,项圈上的锁链打在斗篷上,发出细微的金属响声。
? ? “那个女奴要跑了。”
“要叫掌柜的回来吗?”
“別管閑事,地鼠门的在门外盯着呢。”
白清浅才挪出门外,只觉脖颈一痛,一只粗壮有力的手勒住了她的脖子,将她夹在腋下,拔腿便跑。她忍不出咳嗽着,身上的斗篷被人的手臂夹开,再也无法将身体完全掩盖,后穴的拂尘露在斗篷外随风飘扬。她惶恐地伸手在身边人身上捶打推搡,想要挣扎下去。
? ? “裸女!”
“好白的大腿!”
“那是插在下面的吧?”
“伤风败俗!伤风败俗!”
那人强壮有力,白清浅被封了真气之后只是寻常女子体力,这般推搡他却是全不在意,只听得街上一片聒噪,把白清浅羞得无地自容。那人健步如风,不一时便把人声抛在脑后,转进一个院子。那人坐了下来,在白清浅露出的半片酥胸上抓了一把。“啧,这女奴真是好货色,这麽白的奶子。”
他舔了舔舌头,便要去揭面纱。白清浅害怕地向后仰头躲避,伸手捂着脸按住面纱挣扎着,但也心知被揭开只是时间问题,心中越发害怕,有些后悔自己逃跑的行爲,反而希望那唐门男子能快些发现找来,好过被眼前这人知道身份羞辱。
白清浅的期望沒有半点作用,只觉眼前一亮,面纱被撕了开去,一张粗犷的胡茬脸出现在面前,看得她几欲作呕。看到她的面容,那汉子咽了下口水,偷偷看了看四周。“妈耶,这麽漂亮的女人,我老胡这下有福了。”一边说,一边就把白清浅剥得一幹二净,抓住酥胸狂啃起来,一手伸到下体胡乱抠摸着。白清浅被禁锢了一身真气无力抗拒,那人毫无章法的乱来却被敏感的放大了快感,颤抖着身体越发的酥软,身下淫水止不住的流淌,她颤抖着夹紧双腿,却出不了声,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那大汉沒想到白清浅身子如此敏感,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抽出手闻了闻,露出迷惑,惊喜和充满欲望的笑容,一把脱下了裤子,露出充满腥臊气味的阳物。“妈的,这婊子这麽骚,不等老李了。”
白清浅心知那汉子以爲自己爲他动了情,咬紧牙关看着他解开裤子露出那阳具,刺鼻的味道比起死尸的更重,身体裏一片躁动,身下不自觉又流出一股淫水。那汉子看着她的动作,喘息更甚,正要压上来,院门吱呀一声,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跑了进来,那胡茬汉子尴尬一笑,正要解释,那尖嘴揉了揉眼睛,颤抖着手指着白清浅。“白……白女侠?!”
白清浅心裏一个咯噔,才想起这人是丐帮外门弟子,到这镇子的时候找他问过路。但此时身在险地,任何一个希望都不能放过,她是剑修的性子,决断既下,也顾不得羞意,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张嘴说着无声的话,指了指周身大穴,期望那人能救出自己。
那尖嘴看着白清浅,面色变幻良久,忽地咽了下口水,关上院门,走到那胡茬汉子面前。“老胡,这是纯阳的白……”那胡茬汉子正俯身倾听,尖嘴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直戳进那汉子心窝。那汉子呵呵叫了两声,就倒了下去。白清浅才松了口气,尖嘴面目狰狞,掏出一块破布,塞住了她嘴巴。“妈的,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看到你第一天,老子就想幹你了,今天居然有这个机会,老子怎麽也不能放过!”
白清浅心情大起大伏,一时间浑身颤抖,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她心知今天怕是躲不过去,只想着等尖嘴忘我之时便想法将人杀了,再寻机自杀,想着想着,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睁眼瞪着满脸急色之情的尖嘴,找着机会。不想尖嘴手刚伸到一半,双目忽地凸了出来,整个人直挺挺倒在了她身上。然后一个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正是那唐门男子的。
“白女侠这麽快就给人送逼上门,也忒心急了些。”
白清浅不由大大松了口气,虽然这人也不安好心,但好歹不会真的把自己的红丸夺取,伸手推开身上的尸体,用斗篷再度裹紧自己的身子,沒有接话茬。那男子慢悠悠地扶起白清浅,把她脸上的血痕和污渍擦了擦,又帮她带上斗笠,才背负着手往院外走去。
“狗窝已经收拾好了,走吧。”
白清浅被突然的温柔细腻小小惊了一下,微微挑眉。看着那男子走开,才无奈的跟在人的身后,想起路上的人几乎都看过自己的裸体,面色瞬间通红,只能紧贴着那男人走着,希望能够盡量减小存在感。听那男子说到狗窝,隐隐约约知道那是打算给自己歇息的地方,劫后馀生之下,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好奇和不安。
一路上少不了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但或许是那男人的原因,都细得和苍蝇声一般。等到进了客栈,更是无一人议论,只有诡异的目光在白清浅身上转来转去,让她生出一股惧意。又走了两转,到了一个独门小院,进入正房,一个半人高的木笼子放在房屋正中。那男子指了指笼子,语气淡淡的。
“进去吧。这笼子昨天就订好了,今天我还让他们裏裏外外打磨了一遍,把毛刺除掉,铺了上好的羊毡子,沒想到笼子好了,母狗却差点被人拐跑了。”
白清浅心知这时无法反抗,无奈地走了过去,看了看笼子不是很髒勉强可以忍受,打开笼门钻了进去。笼子裏空间不大,进去后就只能蜷缩着,根本站不起来,只能跪伏着。男子见她跪好,又开了口。
“裏面的盆子一个是幹净水,一个是你们纯阳用的辟谷丹。那个小木桶是装粪尿的,大木桶裏有水和帕子,自己把下面流的水擦幹净。”
她实际上已有一日一夜不曾进食,此时腹中饥饿无比,看着那辟谷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一颗放入口中。那辟谷丹看着无异,咀嚼之下却爆出一股浓郁的精液,她喉间一阵反胃,几乎呕吐,身体却不听话的兴奋起来,知道这男子既然做了这手脚,就不会任自己吐出来,一狠心,端起水盘喝了口水,强压下恶心的感觉,又漱了几次口才好受些。听了那男子的话,才想起身下黏黏的,脸通红地拿起帕子,自己擦拭着身子。那男子居高临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
“啧啧,天生媚骨居然到这个程度,随便来个男人摸一下就会发情,百花苑这次可真是赚到了。”
白清浅强压心中怒意,身子微微颤抖,咬着下唇,拢了拢斗篷遮掩着身体,转过身去不理会人,低头小口喝着水恢复着体力。那男子又说了一句。“行了,狗尾巴可以扯出来了。插太久插松了的话,男人就不喜欢了”,便上床睡觉了。
见那男子躺下,白清浅咬了咬牙,伸手探向身下的拂尘,这些天从被折磨的受不了到慢慢的适应,她莫名生出一股畏惧之感,生怕自己会喜欢上这样,如今终于可以拔掉,不由得松了口气,伸手轻轻拔出拂尘,堵在其中的精液也随着动作慢慢的流出,她脸上一红,拿着小桶接着,待到完全拔出之后,身下又已经是一片粘稠,她只觉疲累已极,软软躺在笼中,就此睡去。
过了半个时辰,那男子忽地睁眼起身,把白清浅踢了一脚,见她全无反应,便把她拖出笼子,将在山上的手段再来了一次,又拈出数根绿色长针,小心翼翼地钉入她百汇、会阴、气海等各处大穴之中,才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吁......这七情六欲针法真是费事,若不是答应了玉奴,才懒得费这麽大功夫。”
如此闭门一日,那男子算计着针法已然生效,将来随着性经验的增加,白清浅的体质只会越发敏感,才趁着药效未散,将木笼子直接搬到了预先准备的闆车之上,赶着闆车往目的地行去。
白清浅被一阵颠簸摇醒,刺眼的阳光引入眼帘,难受得微微眯眼,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竟不在房中,而是在闆车上被人载着。此时又过了一日,她腹中饥饿,微微皱眉看着那辟谷丹,犹豫着还是拿起放入口中,却是不敢去咬,径直吞了下去。那男子漫不经心地停下车,蹲到笼前,隔着斗篷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美好的曲缐。
“哟,一醒就自己吃起精液来了?不错,进了窑子能少吃点苦头。毕竟妈妈们对付女儿的手段可比我厉害多了。”
白清浅怒气勃发,狠狠剜了那男子一眼,抓起辟谷丹扔了过去。那男子信手接住辟谷丹,也不生气,伸手擡起她下颌,盯着她的眼睛,白清浅不自觉有些恐慌,眼神躲闪着他。“你要是以爲自己有机会逃跑,就还是老实点好。我的锁魂针法带有特殊药物,你除非能找到同时精通医术、点穴和针法的高手,否则是不可能解开的。不过一个青楼婊子上哪儿找这样的人去?如果你沒恢复真气就想逃跑的话.....”
他放开白清浅下颌,悠悠地说。“百花苑最有名的节目之一是人犬交媾,如果你觉得失了真气还能逃出去,不妨试试。当然,你要对那些獒犬感兴趣的话,这倒也是条捷径呢。”
白清浅此前从未了解过男女之事,此时听到人犬交媾,想起前日被这男子压住的恐惧,再想想这男子如果变成獒犬,不禁剧烈地颤抖起来。那男子满意地看着她的恐惧,弹指解开她哑穴,轻轻摸着她的背嵴,抓住雪乳揉捏着。
? ? “看在你今天还算老实的份上,给你个忠告吧。你也別想逃,再往前去可就是百花苑的地盘了,到时候你真鬧起来,被拉去和狗配种,可別说我沒警告过你。但我接的单子是把雪剑白清浅卖到百花苑裏去。但据我所知,百花苑那边得到的消息,却只是“有一个长得像白清浅的婊子要被卖过来”。虽然不知道爲什麽,但你最好还是给自己另外想个名字——毕竟,你也不想万一能够逃出来的话,今后被世人指着嵴梁骨吧?”
白清浅叹息一声,心中乱麻一片,更是被摸得浑身颤抖,随便找着话题,试图挪开那男子的注意力。“我知道暂时沒机会了....或许青楼中我还有机会,现在只要你还在我就沒办法了谈谈你说的名字吧,我自己说的话怕是与自己名字风格相近,会被有心人发现。”
? ? “名字?”
沒想到那男子听到这话,突地眼睛一亮,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顺手抽出拂尘,抚弄着曾经插入她后庭的手柄,让白清浅后穴不由自主的收紧。“你可知道,起名乃是大事,就常人来说,只有父母,师长,君王,主人可以赐名?现在你要我起名......是把我看做了父母、师长呢,还是......主人?”
说到最后两个字,那男子用拂尘柄擡起她下颌,灼灼的双眼逼视着她。
白清浅本来只是随便找话,哪想到出了这麽大的漏子,不由面上通红,扭开头去。“我就是问你讨个建议,又不见得就会采纳,说不上那些……”说到后来,自己也觉得无法自圆其说,声音更是小了起来。
那男子唇角漾起一丝邪笑,收回拂尘,在车前一点,一块朱砂落入手中。
“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既然你说了这话,某就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白清浅心中只觉一阵不妙,只见那男子在自己下体一抹,就着淫水化开朱砂,扬手间一根长针已然落入手中,撕开斗篷,出手如风,自己锁骨下面只觉一片火辣辣的疼,再看时,便多了殷红的“香奴”二字。
“南朝江爲有句,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你今后就是某的香奴。”
白清浅只觉一股怒气撞上顶门,裹紧斗篷,气急败坏地喊了起来。“我不是你的!你只不过是一个转手的中间人而已!”
那男子并不理会她,漫不经心地坐到车上,慢悠悠地赶起马来。“香奴你这是已经准备卖在百花苑了?放心,某既然接了这单子,一年之内就不会对百花苑出手。但一年之后,你就是某的。啊,对了,別想自杀。百花苑的尸姬也挺出名的哦。”
才听到人犬交媾,又听到尸姬这种听名字就不好的东西,白清浅一时间方寸大乱,咬牙切齿地吼了起来。“既然这样,你还给我下那毒药?就不怕那幕后之人寻你的麻烦?”见那男子并不理会,她喘了两口气,语气软了下来。“你不是说我天生媚骨麽?就不想一个人拥有我?非要让我被糟蹋了才来?”
那男子初始充耳不闻,但听到她这句话,眼光一闪,停下了车。
“你这是要臣服于某了?若是你现在就跪下认主,某也不是不能爲了你这身天生淫贱的皮肉,破了一次例。”
白清浅想也沒想,本能反驳了起来。“臣服?当然不是,我可以破例不追究你的事,若你想追求我,我也可以爲你还俗,给你机会,但你我是平等的,你要爲我解毒。”
以她直来直去的剑修性子,这实在是她能做出的最大让步,纵然假装下跪虚与委蛇也未尝不可,但要这般违背本性,却是万万不愿。虽然自知希望渺茫,但事到如此,也不得不死中求活,心中暗暗希望这男人能答应,至少能免了千人骑万人踏。
在白清浅纠结的眼神之下,那男人嗤笑一声,挥动鞭子在空中打了一个清脆的鞭花,驴车又慢悠悠地走了起来。“某不在意你的身子如何。某要的,只是你全心全意跪伏在某面前而已,至于是被多少人,或者人以外的东西幹过,某并不在意。”
他指了指前面,一座市镇隐隐约约出现在地平缐上。
“你还是想得太多,去百花苑呆上一年,自然就会乖乖的了。”
白清浅定睛一看,不由微微一愣,那城镇似乎是纯阳宫附近的小城镇,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希望,若是能被宫中弟子....想到此处,忽地一个激灵,想明白了那幕后之人暗藏的歹毒心思。若是自己这幅样子被相识之人看见……不……不行……不能暴露身份。
她咬咬唇,绝望地躺回了笼子,不再说话。
***********************************
三、
??那唐门男子把白清浅拖到城镇之中,和一个珠光宝气的中年妇人说了几句,就径自走了,那中年妇人指了指,一个只穿着短裤,浑身漆黑的昆仑奴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拉开白清浅的斗篷,扯开双腿,掰开花瓣和菊穴看了看,又捏开下颌看了牙齿,在她的臀部和双乳上各捏了几把。白清浅身体被人粗暴地摆弄着,只觉得耻辱至极,身体却不争气的对人身上浓烈的气息起了反应,她咬紧牙关,忍耐着不让泪水流下来,深深地记住了唐无这个名字。
那黑人如检查货物一般裏裏外外翻了一番,才对那妇人点了点头,那妇人满意地笑了笑,走过来端详着白清浅的面容。
“不错,不错,果然和雪剑白清浅长得一般无二,这样的好货色,也不知道唐无从哪裏弄过来的?”
??说罢,她打开笼门,让那黑人把白清浅带到一个小院中。周围隐隐约约传来女子的哭喊、惨叫、喘息、呻吟,还掺杂着马鸣犬吠,以及其他一些白清浅分辨不清楚的声音。小院中转出来一个闆着脸的老嬷嬷,她一边唠叨,一边给白清浅的项圈上挂了个刻着“香奴”的铜牌。
“既然唐无给你刺了香奴这个名字,本苑也卖他这个面子,不管你之前叫什麽,今后就叫香奴了。你还是处子,但也要学好服侍男人的功夫,这样初夜恩客才会欢喜。先从口舌开始罢。”
她带着白清浅到了一个房间之中,四面都是铜镜,铜镜上镶着好几排木质的阳物,从大到小拍着,几个也是赤裸着身体的女子跪在镜前舔吮,一个昆仑奴拿着鞭子,不时抽打几下,见白清浅进来,昆仑奴捏开她的嘴看了看。
“看这样子,是沒服侍过男人的,先从最小的开始罢。”
白清浅被这般折腾了一番,脑袋都是木的,听着周围女子的惨叫,心中畏惧,身体却莫名地兴奋起来,更是産生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可怕感觉,被领进房间中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被捏拿着看了一番才惊醒,在这番淫靡可怖的场景震慑下,一时间竟然不敢违抗,小心的凑到那最小的阳物面前,不知所措的看着。
“张开嘴,含进去。”
那昆仑奴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句,一鞭子抽在白清浅臀上。
“不懂的话,看着周围的人怎麽做就是了。”
白清浅吃痛轻哼一声,不敢怠慢,闭眼张口含着那木质阳具。那阳具年深月久,不知道沾染了些什麽,顔色都是漆黑的,味道更是格外的让人难以接受,她本是处子,哪裏受过这等事物,一时间忍不住幹呕着吐了出来。那昆仑奴勃然大怒,奔过来就是一脚,把她整个人都踢飞了出去。白清浅难受地缩成一团,那昆仑奴毫不怜惜,举起鞭子,噼头盖脑地打了一通,直到那嬷嬷咳了一声,才停下来。
“奇怪,看这身子骨敏感的模样,倒是天生媚骨沒错,怎麽连点骚味都闻不得?”
那嬷嬷仔细看了看白清浅下体,喃喃自语着,招来了两个悍妇。
“擡到香房裏先熏两天,记得饭食都加上精水儿。啊,是了,唐无吩咐过,给这妮子要吃他拿来的药,就拌着精水和骚水喂罢。”
两个悍妇一声不吭,蒙着鼻子,把白清浅擡到了一个房间之中,裏面四面都是桶子,装着黄浊之物,整个房子裏都弥漫着说不出来的味道,有白清浅闻过的男人下体味,精液味,淫水味,尿骚味,还有其他奇怪的味儿,那两个悍妇把她头朝下吊在房间正中,便捂着鼻子走了。白清浅闻着房间中肮髒的气息,身体裏的躁动一波又一波的袭来,被倒吊着更是忍不住幹呕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的适应,对那些髒兮兮的饭水,也能含着泪吃了下去,看到门再次打开,被人带了出去,唿吸着新鲜的空气,竟也觉得幸福。
? ? 几个悍妇蒙着鼻子,把白清浅用冷水狠狠刷洗了一番,才喝令她弯下腰,在她后庭中插入了一根滑熘熘的金属管子。
? ? “夹紧了!若是掉了出来,将来粪门太松让恩客不满意,可是要吃苦头的!”
? ? 悍妇们一边呵斥,一边把白清浅带到那镜子房中,去舔吮那些阳物。白清浅几天熏蒸下了,已经再是不敢违背,顺从的弯下腰夹紧那管子,不敢放松,被重新带回那屋子,害怕的看着四周的人,低头学着样子舔舐着。
如此日复一日,白清浅已经忘记了过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技术愈发成熟起来,后庭中的铜管已经可以夹到手臂粗细,各种姿势更是熟悉无比,只是在训练中那些嬷嬷竟然一次也沒让她碰过男人,意外之馀,已经极爲敏感的身子却不自觉的有些难耐了。这日白清浅正在一丝不挂地跳天魔舞,嬷嬷突然带了一个蒙面女子进来,那女子看她的眼光奇异之极,颇爲难耐,等到一曲跳完,那女子鼓了鼓掌,用一听就刻意扭曲,白清浅却觉得有点熟悉的声音说。
? ? “百花苑果然名不虚传,想来这香奴现在已经完全顺服了?”
白清浅来不及思考太多,但无论来者是谁,自己也决不能有一丝让对方联想到白清浅,急忙凑了过去,严酷的训练之下,一点也不敢遮掩身上的春光,面色通红的扭着腰,贴上来人的身子,双腿在人的身上磨蹭,按照训练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大人……找…找香奴玩麽?”
此时她刻意要拉开与白清浅的距离,媚态比训练时更盛了三分。那蒙面女子楞了一下,突地大笑起来,笑了片刻,她擦了擦眼泪,一脚把白清浅踢翻在地。
? ? “嗯,香奴是吧,过来舔姑娘的靴子。”
虽然在训练中已经学会了收敛自己的杀意,但不知爲何,这一脚却让白清浅差点破功。她强忍着眼泪和怒气,重新爬了回来,低低应了一声,舔舐着人的靴子,不自觉地庆幸那不是男人的臭脚。那蒙面女子似乎被白清浅的动作反而弄呆住了,整个人都静止了一会儿。过了片刻,她才咳了一声。“不错,你们百花苑果然名不虚传,既然这香奴已经被调教好了,那就这两天找个日子让她接客罢。”
说完,白清浅却听见了低低的传音,那声音熟悉无比,却是和自己齐名但一直被自己压制,纯阳宫中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之一,“霜剑”苏舜华的。
? ? “哟,白师姐,真沒想到百花苑真有这本事,师门那边我给你兜着了,你就安安心心在这裏做你的香奴吧。”
白清浅本以爲来者或者会是逃脱的希望,却沒有想到来者是苏舜华,更沒想到她居然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浓郁的羞耻弥漫开来,瞬间又转爲杀意和怒意。自己就是白清浅这事连百花苑都不知道,知道的人无非是唐无和幕后黑手而已,苏舜华既然知道此事,定然与二人之一有关,甚至自己就是……千头万绪在脑中一闪而过,苏舜华沒有当衆说穿此事,自己更不能挑穿,但看着这个和自己齐名,却一直被自己压制的师妹,万般情绪一时郁结在心头,轻轻叹息了一声,鬼使神差地故作妩媚爬上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你的道走偏了,纯阳弟子,不应有恶念。”
? ? 苏舜华奇异地望了白清浅一眼,眼神复杂至极,一时竟然分辨不出是嫉妒,嘲笑,怜悯还是......羡慕?白清浅正在迷惑,苏舜华震了震衣服,白清浅便被打飞了出去。
? ? “这香奴忒放肆了些,你们给她点小惩罚好了。”
? ? 她再也沒看到苏舜华。三日之后,便是良辰吉日,百花苑的新姑娘要出阁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白清浅坐在花轿之中,穿着一身颇爲神似纯阳制服的道装,抱着一把外表光鲜,裏面却只是软木涂银漆的木剑,忐忑不安地等着,那道装背后却是镂空了一大截,露出了白清浅的裸背,背上却已经纹上了一幅春宫图,一个和她面目一般无二的女子满面春意地躺卧着,分开双腿,一手抚胸,一手分开花瓣,似乎正期待着雄性的插入。隐隐约约间能看到四周人头攒动,一个龟公拉着嗓子在喊。
? ? “列位,列位,现在外面都有些不盡不实的传闻,说是雪剑白清浅女侠在我们百花苑做姑娘,这种事情敝苑可是不敢担当的!第一,白清浅女侠还在外面斩除奸邪,前日还传了捷报回来,诸位都是知道的。第二嘛,敝苑的这位香奴姑娘,不但名字和白清浅女侠毫无关系,长相也和白女侠一点不像!不信的话,列位一看便知!”
? ? 哗地一声,花轿四面散了开来,四周包厢中的各色人等齐齐朝白清浅看来,然后哄然大笑。
? ? “不错!不错!”
? ? “我见过白清浅女侠,这香奴姑娘一点儿都不像!”
这裏面叫得最兇的是个三百多斤的大胖子,隐隐似乎还有几个在纯阳门中见过的熟面孔,白清浅不敢多看,晃眼间瞥见正面包厢中坐着一个恬淡的面容,似乎是万花门中着名的浪荡公子,擅画美人图的“四绝公子”解离魂。看见这面容,白清浅忽地如雷击顶,想起半年前他死皮赖脸地找上来要爲自己画像,画完之后却盯着自己说了一句话。
“解某平生一绝,便是分辨像你这样渴望被人奴役,蹂躏的女人。”
那时自己拂袖而去,只觉得这登徒浪子可恶至极,沒想到今时今日,竟然在这般场景下相见,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又生出种种迷惑,若不是不敢暴露身份,几乎要当场质问。
不知不觉便到了插花的环节。按例插花最高的恩客便会取了姑娘的身子,白清浅坐在一片喧鬧之中,听到自己的身价水涨船高,只觉恍如梦幻一般。
? ? “十朵金花!还有沒有哪位更进一步的?”
龟公兴奋的声音把白清浅拉回现实,十朵金花已经是五千两银子。到了这地步,大多数人已经心生退意,只有那个三百斤的大胖子,一个脸上生了个大瘊子的老头和一个蒙着面,但衣袍内露出一角纯阳道袍的人还在加价。白清浅看着还在竞价的三人,那胖子和老头几欲令人作呕,不由暗暗祈祷,是那同门成功,虽然对方在这等烟花场合出沒,显然是不守清规,但终究是比那二人要好得多,说不得还可能有机会逃出此地。
? ? 正在争执不休,白清浅只见解离魂对旁边的人轻声说了两句话,过了一阵,一个伙计跑到龟公前面说了两句,龟公苦笑一声,对四周拱了拱手。
? ? “列位,列位,有本苑的天级贵客动用簪花权限,用一颗汉代夜明珠将香奴姑娘的初夜买下了。还请列位见谅。”
? ? 白清浅还在迷惑之中,便被送进了红烛洞房,盖上了新娘嫁衣和盖头。过了不知多久,一个人摇摇摆摆地推门进来,喷出一股酒气,迟疑了片刻,低唿道。
? ? “香奴姑娘?”
? ? 这声音白清浅记忆深刻,正是那登徒浪子解离魂的。
上一篇:神雕遗篇1-7 下一篇:侠女虐奸史

本站由:清浅黄昏1-3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