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龙之淫乱慕容复      

 半年以后,慕容复因为无法忘记舅妈,于是下定决心,来到曼陀山庄,在侍
女的通报下,慕容复被带到了一件闺房里。
慕容复正好奇怎麽把自己丢这里沒人接待,房间里的一扇暗门突然打开。
慕容复双眼一看,胯下的鸡巴便硬的要顶破裤子!
「大鸡巴复儿,你终于舍得来找舅妈啦,舅妈想死你了!」
一个身上仅仅只有两根细带从肩膀上向下拉直,遮挡着两颗奶头,一直垂到
腹部交匯在一起,从女人的两腿之间穿过,两片肉肉的阴唇完全暴露在外卖,赤
裸着一双玉足,脚趾甲上染着黑色的指甲油。
这个穿的比妓女还要淫乱不堪的女人正是慕容复心心念念的大美人:他的舅
妈阿萝!
「哼,看来人家的大鸡巴复儿一点都不想人家了!」
见慕容复呆呆的模样,阿萝心里欢喜,但是脸上却故作委屈的说道。
「好舅妈!我的好舅妈!你真美!」
慕容复终于反应过来,马上沖到大美人的身前,将大美人紧紧的抱到了怀里。
「哼哼,舅妈哪里美啦?都老了!」王夫人嗲嗲的说道。
「好舅妈哪里都美!舅妈!复儿忍不住了!复儿要肏骚舅妈!」
慕容复双眼冒火的看着王夫人,一双大手在大美人完全裸露着的大屁股上揉
捏着。
「等下……舅妈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礼物呢!去椅子上坐着,头枕到桌上。」
王夫人娇嗔一句,拉着慕容复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她爬到桌上,站到了慕容
复的头顶,嗲嗲的说:「沒良心的,人家听见你来了,马上就给你准备礼物了!」
慕容复想到之前的淫戏,以为大美人要尿在他头上,于是慕容复一脸兴奋的
张着嘴:「好舅妈,快来吧!复儿好想你的味道!」
王夫人风骚的扫了一眼侄儿,扯掉身上的丝带,赤裸裸的蹲在了慕容复的头
上,散发着大美人尿骚以及腥膻味的小穴就贴在了慕容复的嘴上,嗲嗲的说:
「好复儿,吃吧,骚穴穴想死你了!」
看着已经不停的留着美人淫水的小穴,慕容复张开嘴,贴了上去,舌头快速
的舔弄着大美人的小穴。
「呜呜……好舒服……复儿!我的复儿,吸一吸骚穴,舅妈的礼物在里面呀
……」
王夫人一边蹭着慕容复的嘴,一边大声的浪叫着。
听见舅妈的声音,慕容复便将嘴完全贴在小穴上吸吮着,舌头同时也伸了进
去,在沾满了淫水的小穴里快速的舔弄,搅拌着。
「就是那里……快……吸一下……舅妈给你准备的大礼……哦哦……」
慕容复舌头顶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体,于是抽出舌头,将两片阴唇吐出,使劲
的吸着小穴,淫水不断的流到他的嘴里,被他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经过一炷香的时间后,那个软软的物体终于被慕容复吸了出来,原来自己的
大美人舅妈竟然将一根香蕉塞进了小穴里!
「呜呜……出来了……好舒服呀……好复儿,吃下去,快吃下去,吃完舅妈
餵你最喜欢的尿尿!」
随着香蕉滑出小穴,王夫人也达到了一次高潮,小穴里不断的喷出淫水,淋
的慕容复一头一脸。
慕容复品尝着带有舅妈液体的香蕉,只感觉比这半年吃的任何山珍海味还要
好吃,不一会,便将这根淫水香蕉吃进了肚子里!
吃完后,慕容复咂咂嘴,还沒开口,王夫人的大屁股又压了下来,小穴压在
他的嘴上,同时浪叫道:「复儿,快,吸一吸舅妈的尿眼……舅妈今天喝了好多
水,呜呜,尿了,尿了!」
慕容复还沒吸上两口,大美人的骚尿便喷了出来,慕容复张大嘴巴,不断的
发出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将他想了大半年的圣水喝了下去。
「好复儿,舅妈还有要奖励给你的。」
王夫人骚浪的一笑,还沾着尿液的小穴在慕容复的头上摩擦了一下,向前移
动了一步,将粉嫩的屁眼抵在慕容复的嘴上。
「好复儿,来吧,人家可是天天都有洗这里的哦,这里也有宝贝呢,而且一
路上忍得人家都快憋不住了。」
看着眼前大美人的小屁眼,慕容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嘴贴了上去,舌头
快速的鉆着王夫人的屁眼,一点一点的挤了进去。
「嗯啊……好舒服……好喜欢复儿,哦哦……舔屁眼,舅妈的屁眼好吃吗?
香不香?」王夫人一边浪叫着扭动屁股,一边将手指扣进了不停流着淫水的小穴
里扣弄。
「嘶熘嘶熘……好吃……好香……真好吃!」
慕容复一边用舌头在屁眼里狠狠的鉆着,舔着王夫人的肠壁,一边含煳不清
的说着。
「呜呜……好复儿真会舔……嗯哦……舅妈要夹不住了……复儿……复儿…
…张开嘴……舅妈餵你喝好东西……嗯啊……出来了……」
王夫人屁眼一松,一道白色的液体从屁眼里喷进慕容复的嘴里!
「咕噜咕噜」
「好复儿……留一口,餵给舅妈喝……嗯哦哦哦……」
尿眼一松,未排盡的尿液喷了出来,将慕容复的身上的衣衫打湿,一股美人
尿骚味在房里飘荡。
慕容复一直吞咽到嘴上的屁眼不在喷出液体,才从王夫人的胯下鉆出来,吻
上王夫人的朱唇,将她屁眼里喷出来的液体渡到王夫人的小嘴,餵她喝下去。
两人的舌头又互相搅拌了一会,慕容复才松开王夫人的红唇,揉着胸前鼓胀
的大奶子问道:「好舅妈,这是什麽,怎麽甜甜的这麽好喝还有点熟悉感?」
「嘻嘻,这是舅妈的尿液加上了牛奶,比羊奶的味道是不是好多了?」
王夫人骚骚的擡起小脚,踩在慕容复的裤裆上,搓着慕容复的鸡巴嗲嗲的说
道。
「骚舅妈,半年沒见你就骚成这样!说!有沒有背着我勾引男人!」
慕容复狠狠的捏着王夫人的奶头,眼带兇光的说道。
「啊……好痛……复儿……舅妈沒有啊,松手呀……痛死了!」
王夫人痛的一阵大叫,搓着鸡巴的脚丫也为之一顿。
「哼,要是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偷汉子,看我不捏爆你的奶子!」
「人家哪里敢呀,人家一身浪肉都是复儿的,这半年舅妈天天就靠黄瓜解渴
了,快让我吃吃你的大鸡巴,想死我了。」
两只小脚丫灵活的将慕容复的裤子脱下,王夫人迫不及待的双手撑在椅子上
就将鸡巴含进嘴里一阵吸吮。
「唔唔……好浓的味道……大鸡巴……想死我了……好吃……嘶熘嘶熘……」
「哦!骚舅妈,把你的骚穴压我脸上。」
慕容复将王夫人的屁股擡到自己脸上,嘴一张将两扇阴唇含进嘴里,舌头插
进肉穴里,吸吮舔舐同时进行。
「唔唔……好爽……唔唔……复儿想舅妈的淫水吗?」
「想死我了,这股味道,呲熘呲熘……好吃……骚舅妈……」
两人都将对方的性器官含进嘴里吸吮,舔吻,房间里只剩下一连串的「嘶熘
嘶熘」声。
「唔唔……爽死我了……舅妈又来了……复儿……尿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王夫人的小穴一阵抽搐,淫水混合着尿液同时喷了出来。
「好喝……骚舅妈,躺好,大鸡巴要回家了!」
慕容复咂咂嘴,将鸡巴从王夫人的嘴里抽了出来,将王夫人压在桌上,鸡巴
对准沾满淫水尿水的小穴肏了进去。
「哦哦……复儿的大鸡巴……肏进来了……肏的好深哦哦……」
王夫人两条玉腿被压到胸前,屁股被因为双腿被压在胸前而微微翘起,随着
慕容复肉棒的抽送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好舅妈!骚舅妈!骚穴里还是这麽紧!复儿爱死你了!」
慕容复肏了一会后,将王夫人扶起,让王夫人蹲在桌边,快速的低下头,在
淫水泛漤的小穴上舔舐了两下,接着才将肉棒重新插进大美人的小穴里。
「呜呜……好丢脸的姿势……复儿……哦哦……又舔人家的穴穴了……啊啊
……大鸡巴又进来了……肏的好深……舅妈好美……」
王夫人双手撑着桌面,蹲在桌上,而慕容复则是站在地上。将肉棒送进她的
小穴里抽送。
「好舅妈……哦哦!你的大屁股撞的我好爽!骚一点,骚舅妈!」
「大鸡巴肏舅妈的骚穴穴……舅妈喜欢复儿的鸡巴……嗯唔……舅妈又要泄
了……复儿肏深点……大力点肏……」
「我也要来了,骚舅妈!复儿射死你!」
随着慕容复的大吼,精液从龟头上射出,将王夫人的子宫灌满!
「好烫……复儿的精液烫死骚穴了……舅妈也来了……哦哦……去了……」
王夫人花心大开,子宫里被灌的满满的,花心里也喷出了大量的淫水,仿佛
尿尿般流了出来。
高潮后的王夫人靠在慕容复的怀里,微微的喘着香气,回味着被侄儿内射射
满的快感。
「爽吗?我的大骚穴舅妈!」
「爽……舅妈好爽……」
接下来,两人又在房间里肏了起来,直到晚上吃饭时,王夫人已经被灌的三
张小嘴都饱饱的,抱着慕容复睡了过去。
自这一天之后,慕容复每天都会往王夫人的小穴和屁眼塞进一些食物,或是
水果,或是牛奶,或是一些熟食,在王夫人的淫水滋润够了后,再让王夫人蹲在
自己头上,让王夫人自己挤出来餵给自己吃下去。
王夫人也喜欢上了蹲在情郎头顶,用劲憋出小穴或者屁眼里食物的快感,尤
其是屁眼被慕容复插进香蕉,再挤出来时,总会给她一种拉屎给侄儿吃的快感,
往往屁眼里的香蕉还沒出来,尿液就先喷了慕容复一头一脸。
或许是因为太久沒有品尝大美人的尿液,这几天慕容复经常让王夫人一直喝
水。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王夫人便有了尿意,每当尿意一来,慕容复便会马上
躺好,让大美人蹲在自己的头顶尿出来,然后再喝进肚子里。
所以这几天里,慕容复一点水未进,天天都是喝着大美人的尿液,把王夫人
羞的不行,又期待着侄儿品尝自己尿液时的表情。
这一天早上,王夫人醒来后,看着睡在旁边的侄儿,羞红着玉脸,蹲在了侄
儿的头上,小穴磨蹭着慕容复的嘴巴。
「唔唔……舅妈,醒了啊!啪叽!」
慕容复说着的同时就在流着淫水的小穴上亲一口,接着张开嘴巴,等着自己
的早餐。
「冤家……人家被涨醒了……嗯嗯……」
随着王夫人的控制,小穴微微张开,一个鸡蛋缓缓的挤了出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王夫人如今已经控制好力度,让鸡蛋缓慢的滑出小穴,
方便慕容复欣赏自己淫贱的下蛋的姿态,撒尿时,尿液也能缓慢的从尿眼里流出,
让慕容复一边欣赏一边品尝自己的骚尿。
「复儿,好看吗?小穴下蛋喜欢吗?泡了一晚的淫水鸡蛋好吃吗?」
鸡蛋从小穴里滑出,到鸡蛋滑出一半的时候,王夫人收缩着小穴,紧紧的夹
住一半鸡蛋,让慕容复观看露出的一半鸡蛋。
「唔……好骚的淫水,好吃!骚舅妈的淫水味道太棒了!」
慕容复先是闻了闻,接着伸出舌头在鸡蛋上舔了一圈,咂咂嘴后咬下一半,
在嘴里嚼着咽了下去,接着又说道:「骚舅妈,侄儿口渴了!」
王夫人嘤咛一声,羞红着玉脸放松尿道,让骚尿缓缓的流了出来,尿到了慕
容复的嘴里,待尿了一半后,将剩下的尿液憋回去。又将剩下一半的鸡蛋挤到了
慕容复的嘴里。
「呜呜……复儿好变态……可是舅妈好喜欢……喜欢变态的复儿……」
低头看着慕容复吃下鸡蛋后又张开嘴,王夫人一边呻吟,一边将剩下的骚尿
尿到了侄儿的嘴里。
「不是很饱,下次舅妈塞二颗进去吧,接下来该舅妈吃了。」
等喝完后,慕容复帮王夫人清理了一下小穴,便起身将王夫人放倒在床上,
双腿折到了王夫人的头顶,屁股朝天的翘着。
「变态……一天到晚想着作践舅妈……」
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王夫人双眼水汪汪的看着慕容复,两只手在屁股上撑
着。
「就是喜欢舅妈不要脸的模样,比母狗还下贱的骚样!」
慕容复应了一声后,从床头拿出一根特质的软管,将一头缓缓的插进王夫人
的屁眼里,另一头含进嘴里,使劲的吸了一口。
「真香!」
吐出软管,慕容复拍了一下王夫人光洁如玉的屁股,将软管拿到王夫人的脸
上,坏笑着看着王夫人。
「变态……」
王夫人双眼迷离的看着慕容复,将软管咬进嘴里,吸着软管,不时的发出一
声声咕噜咕噜的吞咽声。
半刻钟后,王夫人打了一个饱嗝,吐出嘴里的软管,羞涩的看着慕容复。
「满意了吧……大变态!」
慕容复看着小穴里又开始流淫水的王夫人,连连点头的说:「满意满意,舅
妈,味道好吗?」
「坏死了……」
王夫人放下腿,跟慕容复抱在了一起,骚骚的用一只小脚丫拨弄着侄儿的大
鸡巴,同时将另外一只脚擡到两人的面前,淫荡的伸出舌头在脚趾上舔舐着。
「变态……人家一天沒洗的脚丫哦……味道很浓哒……」
慕容复听见王夫人的话,再看着大美人的舌头在她自己的脚丫上舔舐,哪里
还能忍,张开嘴就将五颗脚趾含进嘴里,舌头在味道最浓的脚趾缝里舔舐。
「哦……好复儿……香不香……人家的骚脚丫好吃吗……舔的人家心都化了
……」
王夫人一边舔着白嫩的脚心,一边嗲嗲的说着,拨弄着大鸡巴的那只小脚将
大鸡巴压在慕容复的肚子上,快速的搓着大鸡巴。
「骚舅妈……以后你的骚脚不许洗……天天都不能不许!侄儿要每天吃你的
骚脚,真香,嘶熘嘶熘……骚脚丫好吃……」
「唔……多舔舔人家的脚趾缝……舅妈每天都等你用舌头给舅妈洗骚脚……
好舒服……呜呜……」
慕容复一边吸吮着葱白的脚趾头,一边用舌头在脚趾缝里打转,将王夫人的
脚趾舔的都是口水,再将脚丫压在自己的脸上,用鼻子闻着脚丫上散发的馨香。
两人说着淫秽不堪的话,大约舔了一刻钟王夫人的脚丫后,慕容复的大鸡巴
一阵抽搐,精液射在了王夫人的脚心上。
王夫人淫荡的将沾满了侄儿精液的脚丫举到嘴边,用舌头清理着脚丫上的精
液。
看着王夫人淫浪的舔着脚,慕容复的大鸡巴一阵跳动,将大美人压在床上,
让大美人舔着她自己的脚丫,肉棒插进大美人的肉穴里,快速的抽送着。
「哦哦……复儿……肏死舅妈了……肏深点……唔唔……骚穴好爽……继续
舔我的脚趾……」
王夫人一边舔着自己的脚趾头,一边将另外一只脚踩在慕容复的脸上,脚心
磨蹭着慕容复的嘴巴。
慕容复嘴一张,舌头在大美人白嫩的脚心上舔舐着,然后将涂着粉色指甲油
的脚趾含进嘴里。
「好舒服……舅妈好喜欢……复儿一边舔人家的臭脚……一边肏人家的骚穴
……呜呜……复儿……舅妈要尿了……哦哦……要尿了……」
一听大美人要尿了,慕容复狠狠的肏了几下后,吐出嘴里的脚趾,拔出肉棒,
将王夫人的屁股擡起,将大美人的骚穴含进嘴里,舌头鉆进骚穴里快速的搅拌,
沒两下,在王夫人高亢的浪叫声中,尿液混合着淫水一起喷进了慕容复的嘴里。
「咕噜咕噜……」
慕容复喝完大美人的汁液后,又重新提枪上阵,鸡巴插进王夫人的骚穴里快
送的肏着,最后鸡巴一麻,精液射进了王夫人的骚穴中。
为了让慕容复对自己更好,王夫人依着慕容复的要求,上午穿着棉袜厚鞋把
自己的小脚丫捂的一脱鞋子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下午则是穿着一双木履,
两只散发着浓郁香气,汗味的小脚丫赤裸裸的暴露出来。
身上则是时常只穿着一条薄纱制成的裙子,在阳光下就跟沒穿似的诱惑着人。
两人每天过着淫乱不堪的日子,王夫人也被亲爱的侄儿滋润的像个二八怀春
少女般艷丽……
? ?? ?? ?? ?? ?? ?? ?? ?? ?? ? 【完】

本站由:天龙之淫乱慕容复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