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妻如梦      

 (一)
我叫莫愁和新婚老婆白如梦同属于一间私人大公司,由于公司明文规定员工5年内不得结婚生孩子,而且我们在公司也有一定地位的职务(我是业务经理,老婆是办公室副主任),因此我们沒有公开我们结婚这件事。
老婆如梦是出名的大美人,很多人说她样貌像凤凰台的陈鲁豫,身材像三级明星李丽珍。
其实李丽珍的电影我看过,她那有我老婆这么高,我觉得老婆的身材比她好多了!
三围不用说,就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就足以杀死任何男人。
我能娶到如梦实在是太幸福了!
我知道总经理和其他人还在打着她主意呢,哈,你们太迟了,她已经是我老婆了!
前些年老婆还很内向,但是结婚以来人好象变得开朗了许多,女人啊,结婚就变了样子说得一点沒错。
但是我倒是喜欢现在的她,因为我觉得她的笑容实在太令我心动,一看见她笑我的小弟弟就不自觉勃起,她还不时穿一些流行的衣服上班,她说女人结婚就容易变老,她不希望变成黄脸婆。
那些流行的衣服都比较前卫,有的是大露背,有的是大V领,有的是超短裙,哎,我也拿她沒有办法。
老板和那些男同事常常和她说些黄笑话逗她,老婆总是被逗得哈哈大笑。
其实现在老婆的性欲也比结婚前强多了,以前她不喜欢裸睡,但是现在她不但裸睡还要我跟他一起裸睡,那根本是求爱的信号嘛,她是每晚如此乐此不疲,说真的我开始还可以接受,甚至是觉得刺激,但是时间长了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一天夜?,我和如梦已经脱光光准备睡觉,老板突然打电话给我:“小莫啊,你怎么搞的,你什么时候得罪了赵万松?”
“啊,什么?”我莫名其妙。
赵万松是我们公司准备拉拢的超级大客户,不知道浪费了我多少唇舌和金钱也沒能说服他和我们签约,我拜他还来不及,那敢o罪他。
我急忙道:“老板,我看这一定有误会。”
“要是你沒有得罪他,他怎么老是不跟我们签约啊?我还听说他和我们的对头公司的关系十分好,你作为业务经理一定要想想办法,不然你的结果将会很悲惨。哼!”老板马上挂缐了。
如梦见我一脸懊恼的样子马上关心的问:“怎么沒精打彩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将老板的话告诉了她。
如梦伸手握住我已垂下的荫.经说道:“其实我前几天听人家说过,有人在富豪夜总会?看见赵万松和我们对头公司的业务经理李力抱着一群美女在一起。”
“什么?李力?又是那傢伙!”
我不平的说道:“他们竟然用美女战术!太卑鄙了!”
如梦眨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我,然后说:“老公,我不觉得他卑鄙啊,你想想,和赵万松的合作我们公司赚多少钱,只要拉到这个大客,我们的年终奖至少有五位数啊!”
“你说是沒错啦,但是別人已经用了这女人计了,我们总不能再用吧,我看不灵了!”我说。
老婆笑着伸出舌舔了舔我的亀头说道,“看来我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也要帮忙了!”
“什么?你是说你……”我说。
“说笑的,你什么也不要想了!明天约他到富豪夜总会吧,反正好歹也要试一试,不然老板会放过你吗!”如梦说道。
“说的也对。”我说。老婆如梦已经爬上我身上飞舞起来……
第二天晚上,我邀请那赵万松到富豪夜总会,沒想到以前老是左推右托的他一口就答应了,果然是个色鬼。
天色刚刚暗下来,?面的客人还不多。
我和赵万松开了间卡拉OK房,点了几个小姐,酒过半旬,赵万松半点沒有谈合约的心情,更多的兴趣就是在小姐身上乱摸乱捏。
很快我便沒有耐性了,于是借故上厕所。
我在厕所吸了两支烟决定回去直接谈合约的问题,谁知道我一踏入包房便发现环境变了,刚才的小姐已经离开,而在场的除了赵万松还有一个穿得非常高贵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我老婆如梦,她正和赵万松有说有笑。
赵万松一看见我马上说:“啊,莫生,原来你们公司有个这么美丽的办公室副主任,怎么早介绍一下啊?”
“啊,这,你怎么在这??”我对如梦说。
“哦,你忘拿文件了,我来送给你啊!”如梦说。
我沒有忘什么文件啊,这一定是老婆的借口,她到底想赶什么。我想。
“既然来了,就一起玩嘛!”赵万松说。
我只好依着他的意思,坐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
老婆今晚穿的是一件平时都很少穿的吊带紧身衣外面加一件女款西装,西裤和高根鞋,看上去白领味十足。
他们开始玩大话色(大家应该会玩的!),我老婆连赢几把,赵万松不服输,后来老婆也输了几回,喝了好几杯人头马,老婆的酒力我是知道的,区区几杯人头马是难不了她的,但是她却好像有点醉,竟然不服输的要和赵万松来个脱衣大话色,我想阻止也来不及。
赵万松当然一口答应,他们开始各有输赢,后来老婆比较厉害,只脱了外套西装,而赵万松却已经脱到剩内裤了,在这时候老婆又加注码了,她说:“赵总,我看你已经脱了这么多了,我们来最后一局,要是你输了就得和我们公司签合约,要是我输了就表演脱衣舞,怎么样?”
我看见赵万松的眼睛盯着如梦紧身吊带下面沒有带胸围的乳防咽了口口水,下定决心的说道:“好,我就不信赢不了你这小妞。来吧!”
我真不敢相信老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大概她有绝对的信心吧,但是实际上这一回输的却是我可爱美丽的老婆如梦。
赵万松哈哈的大笑不停说道:“看,输了吧,你要跳脱衣舞了!”
老婆轻轻一笑,说道:“赵总真厉害,我服输了,但是这舞我只能跳给你一个人看,我希望莫经理出去一下了。”
“这……!”我真是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你是我老婆哎,这也不能看吗?
赵万松对我说:“莫经理,沒办法,你得先出去一下了!”
“好的!赵总你慢慢欣赏!”怪谁呢,我只好自己走出房间。
我关上了门,但是我不甘心,因为那是我老婆啊,连我自己也沒见过老婆对我跳脱衣舞呢,于是我在想如何能看到房间?的情况呢!
结果我只用了200圆一个资深小姐便解决了我的问题。
原来这?的每一间卡拉OK房都安装有隐蔽摄象头,而总监控事就在DJ房的暗室?,结果我又用了200圆才说服那个DJ让我进去。
哇,我靠,这?只有一台电脑,显示器是29寸液晶,它用的是一种叫天幕的电脑数字监控系统,我记得这种数字监控系统是可以录音和录像的,只要留在硬盘?任何时候都可以回放或者制作成光碟进行销售,啊我的天,这太恐怖了!
我无心留恋其他也很吸引的画面,我一门心思找如梦那间房间,很快我已经找到。
只见如梦还沒有跳她的脱衣舞,而是和赵万松坐得很近的说着话,由于声音设备很差而那房间的噪音很大,我根本沒有听见他们谈什么,只是见他们有说有笑,而且赵万松的手还搭在我老婆如梦的香肩上。
老婆似乎并沒有介意,赵万松越来越过分,他开始企图拉下我老婆的肩带,但是被老婆拒绝了,老婆对他说了些什么,然后站起来,我想她要开始跳脱衣舞了。
果然,如梦绕着只穿着内裤的赵万松走来走去。
她微微发红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媚态。
她轻摇着臀部的同时俯身向前把胸前的两颗球交互摇晃。
她的手放在屁股上,还不时地把腰前挺,好像正在莋爱一般。
我现在才知道我的老婆原来也会跳这样的艳舞,怎么她从来也沒在我面前表演过呢,那赵万松内裤下的的宝贝由老婆的表演而受了刺激,迅速的把内裤撑起。
老婆看在眼?,她的脸上马上浮现一抹微笑,又开始像刚才那般地跳,再加上一些挑逗性的动作。
过了几分锺后,她一边扭动蛇腰一边伸手慢慢拉开西裤边上的拉练,然后熟练的褪下西裤,哦,我的天,她穿的是丁字内裤,她背对赵万松钩住她内裤的腰带把西裤挣脱到地上,两片屁股大大地分开,清楚地显现出被吊带一分为二她的的后庭。
赵万松如痴如醉的欣赏着,老婆向赵万松转过身来,她半张着嘴,吐气若兰,眼神充满挑逗,她吊带下的乳防紧随双腿的舞步也一跳一跳的,老婆一手挤压两颗肉球,一只手伸到嘴边甜动手指。
画面充满挑逗,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一个男人可以承受这样的刺激。
如梦依然着她妩媚的舞步,双手的拇指钩住吊带衣的吊带左右向下拉下。
啊,老婆不是要脱那件吊带紧身衣吧?
当老婆的吊带紧身衣就要越过乳投的时候,她便不拉了,变成露出大半个乳防,然后是拉起衣服的下部,依然是就要越过乳投的时候,她便不拉了,把整件衣服卷成绳子一样只遮住两个乳投,而其他地方都露出来了,我的天,这比完全露出来更叫人兴奋。
赵万松兴奋得干脆也脱下他的内裤,把他的阳巨露了出来,显然老婆已经预感他会这样,她并沒有吃惊,只是捂着嘴轻轻一笑。
反到是我被赵万松的阳巨的尺寸吓住了,竟然如此的粗长,象头凶兽青筋暴现。
赵万松用手指了指如梦又指了指自己的阳巨。
只见老婆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又转过身去,她向前伏下身双手按着前面的电视机,那对着赵万松的仅剩半透明丁字内裤的美臀有节奏的摇呀摇,还转脸含笑的看着赵万松。
啊,我流鼻血了。
我相信任何男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一定会忍不住冲上前去狂幹我的老婆。
我要制止她。
我冲出了DJ室,赶紧回去。
门从?面反锁了,我用力的敲门,但完全沒有回应,?面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老婆已经被那赵万松吃掉了吗。
我又想回DJ室看看,但这回那DJ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了。
我只好纳闷的站在卡拉OK室门前等,这一等足一小时,我觉得自己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当我就要踢门的时候,门,开了。
开门的是赵万松,他一看见我便露出笑容,:“小莫,你去那?了。我都快走了。”
“哦,白主任呢?”我问道。
“在找我吗?”老婆已经穿戴完好的走出来说道,只见她秀发纷乱,我还发现她的嘴角好像残留着一点白浆,很像是男人的米青.液。
“莫非她刚才在?面为赵万松口淫吗?”我盯着如梦口红不全的嘴看,心?想道。
“白主任的歌唱得非常好。”赵万松说。
“赵总也不错啊。”老婆象在和赵万松在打情骂俏的样子。
“对了,如梦小姐,你说的事,我会回去认真的考虑,相信我,明天就可以答覆你。”赵万松说道。
“那好我送你回去吧。”老婆说道。
“莫经理,你把帐结了。我先送赵总回去。”
老婆说完便拉起赵万松的手走了,只剩下一片茫然的我和一张2000多元的帐单。
怎么回事?
……
回家后,我坐在大厅等老婆回来。
凌晨2点,老婆如梦哼着小曲兴高采烈的像只小鸟,她一进门就飞扑到我的怀?,我感觉到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乐,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不单是送赵万松回家这么简单。
“老公,要是我被別人幹了,你还爱吗?”老婆说这句话的时候用情深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真的我并不在乎如梦是否被幹,而在乎她是否快乐,因为我确实很爱我的老婆,而且当初她嫁给我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我不在乎!我爱她。
“爱,我永远都会爱你!”我坚决的说。
“老公,我刚才被赵万松幹了。”老婆说,我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是他强逼你的吗?”我企图令自己好受一点。
“不,是我自愿的,因为他已经答应和我们公司签合同,而我的身体就是他的要求之一!”老婆说道。
“就为了这个合同?”我问。
“不,同时我也想试试他的大荫.经。”老婆居然会说出这么银荡的话来。
“什么?老婆?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都幹了什么?快告诉我!”我拉起老婆说道。
“我就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要问了!”老婆摇着头说道!
“不,我要知道!我也不会怪你,你说吧!”我说。
我看着老婆,我用坚定的目光告诉她我不介意。
她好像有点迟疑,但是还是决定告诉我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那好,老公,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生气!”老婆说道。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生气!”我说。
“那我从卡拉OK室那?开始说吧!”老婆说。
“那时候,我一心只是想牺牲一点色相,跳个脱衣服什么的就可以让他乖乖的把合同签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越跳越兴奋,到后来当我看见赵万松的荫.经的时候,我简直是快要发疯了,我的下体已经流了许多霪水。”我老婆说道。
“那在卡拉OK室?就被他幹了?”我问道。
“沒有,因为是公共场所,我只是用手帮他。”老婆说。
“他有摸你吗?”我问。
“有,他摸了我的胸部。”老婆说。
“那么他还对你幹什么了?”我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
这时我觉得在气愤的同时,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刚才被別人摸过,心?除了愤怒到还的确有些激动。
我的荫.经在老婆身上硬的有些发疼。
“他摸完我上面以后,搂抱着起我到沙发,他说他要我用我的荫部磨他的荫.经。”老婆说。
老婆看我不吱声,又继续说道:“因为之前的活动,我的阴户已经湿润,赵万松的荫.经也早已让我春心荡漾,丁字裤的缐早已坎入我的荫唇!就这样我张开腿坐到赵万松的肚子上,用手捉住他的大荫.经伸入我的双腿中用双腿夹紧,然后用我的荫唇口来回的磨擦。”
“这样的动作让我浑身一阵稣麻,双腿之间阵阵的刺激,加上传到脑海的冲击,让我兴奋的骄声闷吟,我的心髒跳动的厉害,也控制不住的让淫液直流,薄薄的丁字裤早已湿透。赵万松突然双手紧捏我的双峰最敏锐的乳投,我双眼紧闭,浑身让这刺激一剑穿心,害我失神的骄矜了出来!”老婆完全沈浸在美好的回忆?。
“后来怎样?”我问。
“我用嘴帮他吸了出来!”老婆说道。
“什么?用嘴?”我吃了一惊。
“那米青.液呢?”
“我都喝下去了!”老婆说。
这时,在老婆的叙述下,我又显得有些兴奋起来,好像说的人并不是我的老婆。
“你从来都沒有帮我做过这样的事情啊!你怎么会懂得这样做?”我问。
“其实我早就会了,只是你沒有要求我嘛!”老婆撒娇道。
“那你送他回家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道。
“这个你还要问吗?他说不给他幹就不签合同哎!”老婆说道。
我一听又紧张了,忙问:“你和他做了?”
老婆点了下头。
“这些过程就不必说了吧!”老婆说道。
说真的我也已经听不下去了,因为我的荫.经已经怒目冲官,急求老婆的荫.道解决。
我粗暴的撕开老婆的衣服,?面已经是真空,在老婆的声声惨叫声中弓虽.女幹了她……
故事沒有因此而结束,相反,这只是我老婆如梦银荡生活的开始。
上一篇:杏儿1-3 下一篇:美妻性奴史

本站由:爱妻如梦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