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典这一夜      

这一夜,俊虎睡得特别香甜,梦中翻来覆去都是花姨的玉体--站立的、侧卧的、蜷曲的、背面的、趴着的、???。各种姿态的花姨,围绕在自己四周,或抱或靠在身上。梦中的俊虎自然也是一丝不挂,跨下的阳具,如同有生命般,自己会寻找到那温润的桃园洞口,深深的插入、钻动。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愈攀愈高、愈攀愈高,攀向那永无止境的颠峰。
「哇!--~~~」「哇!--~~~」「哇!--嗯~~」「嗯~~~」原来是梅剑在他耳边大喊大叫,俊虎吓了一大跳,也跟着大叫跳了起来,梅剑反而被他这一声大叫吓了一跳。可是怎么还有一声「嗯」呢?说来真是巧,俊虎一下跳了起来时,梅剑一时闪避不及,四片唇就贴在一块儿了。叫不出来,就只好变成「嗯」了。
『啪!啪!』「哇--呜~~~」梅剑当场就赏给俊虎两块大烧饼,热辣新鲜得紧。俊虎还来不及抗议,只见梅剑一转头就哭哭啼啼的跑了。兰剑、菊剑也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
竹剑道:「喔~~~,你完蛋了,你竟敢得罪我们梅剑大姊,你有得瞧了。」竹剑一付幸灾乐祸的说道。
俊虎道:「我怎么得罪他了?是他吓我耶,自己反而被吓到怎么能怪我呢?」竹剑道:「呦~~得了便宜还卖乖,刚刚那一吻可是梅剑的初吻耶!」俊虎道:「初吻?喔喔--」俊虎想起来了,刚才似乎有亲到梅剑没错,只是刚才惊魂未定,没啥感觉,因此忘了这回事,竹剑一提起来,他就想起来了。
竹剑道:「怎么?想起来了吧!赖不掉了吧!」俊虎道:「赖?我有否认吗?我才不会赖哩!嘻嘻--你要不要也试一试呀!?」俊虎说着说着就靠了过去,竹剑见他靠近,『哇』的一声尖叫,赶紧跑开。俊虎见到竹剑的慌张样,便知道,竹剑也是含苞未开的花蕊。当下也不急着追,斯条慢理的起床。问道:「今天是你要和我练功吗?」竹剑道:「才不是呢!原本是要梅剑姊姊跟你练的,现在你得罪了她,可不知她还要不要和你一同练功。」俊虎听完,心中起了个疑问:『既然准备要和我练功了,那待会儿不就要裸坦相对,上床办事了吗?吻一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是搞不懂。』俊虎终究是一个大男人,他可不知道,『初吻』对女孩子的心理意义有多重大。每个女孩子,自初懂世事以来,就一直幻想着会有一天,有一个心爱的白马王子出现。在一个很浪漫、很温馨、很美好的情境下,她将献出她的初吻。如今,竟被他如此粗鲁、如此意外、如此痛苦(撞得很痛)的夺走宝贵的初吻,她当然不甘心了。虽然她早知道今天要和俊虎练功,势必要和俊虎有最亲密的接触,但绝对不是如此的情境,因此自然受不了要哭了。
俊虎一向不大喜欢高傲的梅剑,因此也不大担心,大不了不跟她练功罢了。马上又要想要逗竹剑,寻她开心。追着竹剑说道:
「梅剑不练就算了,你跟我练吧!来呀!不要跑啦!」「哇!色狼!--你别靠过来,我要叫了!哇!---」这『冰火洞』本来就不大,竹剑再怎么会躲也是逃不过俊虎的手,俊虎的手早就趁机在竹剑身上,东摸一下、西捏一把。一招『双龙抢珠』抢的却是双乳,再一招『夜叉探海』探到了竹剑的嫩臀。
竹剑见躲不过,干脆坐下不躲了。俊虎看竹剑不躲了,也觉得没趣,便也坐了下来。
竹剑鼓着腮帮子道:「玩够了吧!」俊虎道:「嘻嘻??,开个玩笑嘛!别生气了喔!」竹剑仍不放过,说道:「开玩笑?哼!开玩笑是这样开的吗?我活该让你占便宜呀?」俊虎道:「对不起嘛!不然你罚我好了。」竹剑道:「罚你?嘿!」「哇!---痛!--痛!--痛呀!」竹剑趁俊虎不注意,又使出老招--抓老二,当场让俊虎痛得哇哇叫。
「咦?--哎呀!」「嘻嘻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抓。」原来,俊虎潜运『混元一气』,阳具马上便得如火炭般炙热,竹剑冷不防被烫了一下,松开了手。
「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吱吱喳喳的,大老远就听到了。」花姨突然从石屏风后转出来,另外三剑婢也跟着进来。
竹剑投诉道:「是他啦!用"那个"烫人家的手啦!」花姨道:「是吗?我看是你调皮去抓吧,否则手怎么会被烫到呢?」花姨果然了解四剑婢的个性。他知道,这竹剑平常就爱抓俊虎的小弟弟捉弄俊虎,一定是故计重施时,被俊虎还击。
竹剑道:「人家??人家??,是他先--」花姨道:「还辨,我没说错吧!」竹剑见花姨有点不悦,不敢再辨,只好默认。不过还是偷偷的,用手比了一个不雅的字眼骂俊虎。俊虎见到笑一笑,作手势示意竹剑--来呀!竹剑见俊虎如此厚脸皮,气得两腮鼓鼓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心中把俊虎骂了个稀巴烂。
花姨道:「俊虎,别玩儿了。过来,上床去。今天你和梅剑练功,我教你两招,你认真学。梅剑你也过来,上去。」俊虎一边上床,一边偷看梅剑,只见梅剑眼框红红的,侧着脸,躲在兰剑的身后。听到花姨叫她上床去,微微犹豫了一下。兰剑转身轻轻推了一把,梅剑便慢慢走向床前。
排版混乱,不给加分!
-----恶魔雪舞

本站由:古典这一夜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