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警的約定      



最近霖玉市發生多起少女綁架事件,專案組討論後決定使用誘餌,最後挑選

了一名年輕的女警員作為誘餌。但是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在抓捕過程中,在沒能

成功引出犯罪嫌疑人的情況下,反而是作為誘餌的年輕女警員神秘失蹤。由於省

裡各級領導都很關心此事,所以在淩琳失蹤的第二天就開展了大規模的所查活動。



我的名字叫做錢宬,現年23歲,是轄區派出所的一名普通警員。在事發的時

候,被安排參加了這一次搜查行動。我雖然被選入了此次行動,但是只是一個待

命的狀態,並沒有衝到第一線的機會。對於一個女孩子而言,不用奔波自然是好

事,但是對於我而言,我更渴望表現自己的機會。



我家住在霖玉市老燈泡廠的職工宿舍樓裡,樓房都是舊式的預製板結構,陳

舊不堪。90年代末期,隨著中央政府提出「三年搞活國有企業」,大批國有企業

倒閉,爸媽所在的燈泡廠就是其中之一。隨後成千上萬的工人下崗,由於爸媽在

工廠學到的東西不是已經過時了就是沒地方施展,這些人的生存變得極其艱難。

當時很多下崗工人由於生活問題選擇全家自殺,令人唏噓不已。



我的父母身體並不好,加之在燈泡廠內學到的技術無處施展,再就業的可能

性不高,一時間我們一家人的生活面臨了很大的問題。我的的父母為了我四處尋

找,終於找到了一份搬運工的工作,每天都要騎著三輪運送大批的貨物,還要裝

貨卸貨,一年四季,分吹雨打。雖然有錢維持了生存,但是這麼多年以來,也落

下了很多的毛病。



上個月,我的爸爸由於多病纏身,已經住院治療。我作為家裡的唯一經濟來

源,拿著警察的可憐工資,根本負擔不了如天文數字般的醫療費。我每次回到家,

想起這些事情就變得很煩惱,但是又不能讓這樣的情緒影響到自己的母親,因為

母親的身體也很差。每次回家都要若無其事,只能一個人在深夜裡默默流淚。



此次案子深受領導的關係,如果這個案子裡我能夠立功,說不定經過媒體的

報導,我可以收到很多熱心人的幫助,那麼爸爸的病就有救了。想到這裡,我心

裡一陣莫名的興奮。但是,我又怎麼立功呢?畢竟一點線索都沒有。



我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翻看霖玉市近些年發生過的類似案件,從有檔案記錄

的犯罪嫌疑人中找可疑的。畢竟霖玉市並不大,而且治安一直很好,犯罪案件屈

指可數,此類卷宗更是少之又少。翻看了一遍之後,並沒有什麼特別可疑的,相

反,我是想起了當時發生的一件事情。



距霖玉市區五十公里的桃欣村曾發生過一起少女被輪姦事件,受害少女是隔

壁村的16歲女孩。傍晚的時候放學回家,被人拉進附近的玉米地裡實施了輪姦。

被懷疑的對象就有當時桃欣村裡的李氏三兄弟,但是事發現場並沒有找到任何有

用的線索,加之原本咬定就是被李氏三兄弟侵犯的女孩家突然改口,所以案件就

此耽擱,再然後便不了了之了。



李氏三兄弟從小跟著母親生活,從小家庭貧寒。兄弟三人都身材不高,但是

個個都強壯魁梧,只有老三讀過中專,算是家中的文化人了。前年的時候,三兄

弟的媽媽被開著寶媽的富家女撞死了。那女人不僅沒有道歉,還不停在三兄弟面

前咒罵他們的媽媽瞎了眼,被撞死活該。氣的三人只想動手,被警察給攔住了。

最後是賠了20多萬,草草了事。



老三為了不讓兄弟們敗光這些錢,便提議要承包村邊山的山頭,跟著別人種

桃樹。最後,老三成功說服了兩兄弟,齊心協力,到今年才短短三年,兄弟三人

的桃園初見規模。當年三兄弟就賺回了本錢,還賺了幾萬塊錢,隨後並在承包的

山頭上改了一座兩層樓房。他們的桃園外有竹欄隔著,加之這家人的名聲在當地

都不算太好,也沒什麼親戚朋友,所以從來沒有人進過他們的桃園。



「從這種情況來看的話,受害的女孩改口供很有可能是因為接受到了三兄弟

的封口費,所以便私了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三兄弟很有可能會再犯案,

這樣說來,他們確實有很大的嫌疑。」



我頓時間恍然大悟,立即收拾好東西,帶上自己的手槍,開著局裡的警車便

出發了。畢竟桃欣村並不遠,哪怕一無收穫,再把車開回來也不會有什麼事。



黃昏,是夕陽拉下夜幕的一刻,太陽好似戀戀不捨的母親不願離開自己的孩

子,努力用最後的耀輝溫暖大地,所以總會給予人一種孤獨落寞。我開在鄉間小

路上,卻無心欣賞車窗外美景的她,一心想著快點到桃欣村。黃昏給人一種消逝

後的落寞,但卻會給一些人難以抑制的興奮和期待,因為美麗的黑夜即將到來。



由於桃欣村也算是附近小有名氣的旅遊地,所以外來的遊客也不少,村裡的

樓房也不少。我找了一塊專門停車的空地,把車停好之後,便開始向當地人詢問

李氏三兄弟的事情。在得知他們住在村南邊山坡上之後,也顧不得夜路難行,直

接拿著手機當手電筒一路前行。遠遠處就看到了山腰上有有一間亮著燈光的房子

亮著燈光的房子。



通往山上房子只有一條路,山腳上有一個門,顯然是不想讓人進入他們的桃

園。我走著小路來到房子旁,只見房子的鐵門緊鎖,我深吸了一口氣,掏出手槍,

慢慢地往房子摸去。畢竟我無法判斷到底是不是李氏三兄弟犯得案,加之我沒有

搜查令的正規手續,所以擺在我面前的選擇只有秘密潛入,探明情況之後再做選

擇。



我為何房子轉了一圈,看到房子後的一個雜物間的窗戶沒有鎖,而且沒有鐵

柵欄,我便悄悄地翻了進去。房子的結構和多數農家房子差不多,房間都在樓上。

樓下沒有開燈,而且隱約可以聽到樓上有電視的聲音。我想他們都應該在樓上,

先嘗試著在一樓搜查一下。但還未等我走出幾步,就等到有人從樓上樓上下來的

聲音。



「媽的,上個廁所都要搶,真是操蛋!」



我立刻找了一個角落奪了起來,那男人上完廁所正準備回樓上的時候,我肚

子居然因為沒吃晚飯而叫了一下。我心想完了,要被發現了!



那男人往我這個方向走來,無處可逃的我只得輸死一搏。趁他靠近的時候一

把把他推到,便朝進來的的那個雜物間跑去。由於太黑,加之跑得太多慌亂,我

竟然踢到一個東西,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那個男人一個箭步追上了我,立刻把我

按倒在地上。



「大哥二哥,快下來,家裡進賊了!」



兩個男人立刻從樓上跑了下來,打開燈看到是我一個女孩的時候,他們都很

詫異。



「你進我們家幹什麼?是不是要偷東西?」



壓在我身上的那個男人問我。



「我是警察,我只是在查案子?」



「查什麼案子?我們又沒有犯法,為什麼要查我們?」



一旁的男人略帶慌張的問道。後來我也知道,他就是三兄弟中的老大,一旁

的那個是老二,壓在我身上的那個是老三。



突然想到,他們可是有輪姦嫌疑的人,我這麼一說自然會引起他們的緊張。



我只是懷疑,所以決定進來看看。看來是我自己弄錯了,你們沒有問題,只

是誤會,只是誤會。「



老大跟老二說了幾句悄悄話之後,老二就走開了,老大接著說。



「在沒搞清楚情況之前,我們先不會放你走的。」



「還沒等我搞清楚」,他說這句話的意思的時候,只見老二拿著一團繩子走

了過來。二話不說,就開始跟老大一起用繩子綁我。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雙腳也

被死死地綁在一起。



「你們是懷疑我嗎?你們可以翻我身上的警員證,我真的是警察,請你們立

刻放了我把,只是一場誤會而已。」



他們在翻出我的身份證和警員證之後,又撩開我的頭髮跟證件上的照片比對,

然後又找到了我腰上的手槍。



「老大,是真的,她真的是警察!」老三對著老大說道。



聽到老三這句話,我的心一下就輕鬆了許多。



「我都說了我是警察,現在可以放了我吧。」



他們都沒有回答,沈默了一下之後,三個人居然都跑到了一邊,小聲地討論

起來。



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只聽到似乎有小小的爭論。過了大概十分鐘之後,他

們又回來了。二話不說,就要把我往樓上擡。他們的這一舉動讓我很緊張,開始

瘋狂的扭動身體作為反抗。老大直接死死掐住我的脖子。



「綁架警察可是重罪。」



「別亂動,再亂動殺了你!」



他那惡狠狠地眼神和兇狠的語氣把我嚇到了,突然失去了掙扎的勇氣。



他們把我擡到二樓的房間裡,把我放到了床上,開始脫我身上的衣服。我心

想完了,看來他們的目的也很明顯,就是想輪姦我!是我大意了,他們本來就是

有犯罪嫌疑的人,加之我作為警察的突然闖入,最主要的是,作為去年評選的霖

玉市十大女警花的我,有著還不錯的外在條件。



我身高172 公分,體重94斤,身材高挑纖細,五官也算標緻,算的上是御姐

一類的女孩。作為鄉下人,這三兄弟估計很少會見到我這類的女孩,加上我的女

警身份和他們的犯罪嫌疑,所以他們選擇綁架我也是情理之中。但是眼看他們要

對我開始實施輪姦,我哪裡還能淡定,開始苦苦哀求。



「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他們把我腳上的繩子解掉,脫掉我的褲子,上衣也已經被他們撕破。只剩下

內衣和內褲還在身上。聽到這般哀求,老大一個重重的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那

一陣疼痛,眼中頓時含滿了眼淚。



「求求你們!」



帶我著哭腔地懇求他們,見他們並沒有要放我的意思,我便開始試圖嚇唬他

們。



「等其他警察找到我這裡,你們就完蛋了。」



「嚇唬誰呢?這裡能夠看到進村的路,就你一個人開著車進來,哪來的同事?」



居然,他們居然一下子就把我的話給識破了,我頓時感覺到了絶望。



他們把我身上的內衣內褲一併脫掉,我的34D 的傲人胸部脫殼而出,兄弟三

人都紛紛伸手過來一陣揉搓。



「這騷逼的奶子可真大!」



「看到這奶子我就想喝奶。」



「要不你擠擠看,說不定還真有奶。」



他們的動作非常粗魯,弄得我非常疼痛。加上他們言語上的羞辱,我的眼淚

直接奪眶而出。



「求求你們了,放過我把……」



我的聲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並沒有人能夠挺清楚。



他們把我翻過來,突然好幾個巴掌恨恨地甩在我的屁股上。我如同被驚嚇到

的貓咪一樣,驚慌地大叫起來。



他們自然不願意我這般吵鬧,把從我身上脫下的內褲揉成一團,塞到了我的

嘴巴里。



此時已經有手伸入到了我的兩腿之間,開始摸我的下陰處,那種強烈的被侵

犯的感覺讓我不得不又試圖嬚圖反抗,但都於事無補。



從小家境就貧困,所以從小都沒有談過戀愛,就更別說性愛。體膚受之父母,

「貞操」受之觀念。從小接受傳統教育的我來說,自己的第一次就此獻出是很難

接受的。



「居然是個處女!」



老大驚詫的說道。



「不會吧。」



兄弟們都不敢相信我這樣貌美如花的城裡人,居然還是處女。



「那我就當仍不讓了,開苞這種事情還是得交給我。」



作為幾兄弟的老大,其他人自然得聽著親哥的。



但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他們已經紛紛掏出自己的傢夥。第一次見過拿東西

的我確實被這個尺寸給嚇到了。還未等我回過神來,老大的那東西已經快插到我

下體了。我趕忙試圖把自己的身體往回縮,但老大拉著我我的腿,讓我無處可逃。



我不敢看,但又處於害怕不得不回過頭看他到底在做什麼。他手握著那東西

在我的陰唇上磨蹭了幾下後,一發力,插入了我體內。那一刻,我差點昏厥過去,

一陣撕裂的脹痛。曾經還想過被破處的感覺到底如何,但居然來的這麼突然,剎

那間,自己的第一次就被奪去了。



他沒做停留,開始艱難的在我陰道里坐著抽插。伴隨著一次次的插入拔出,

我痛得再次流出了眼淚。在此時,哀求已經毫無意義,悲傷欲絶的我只能默默的

抽泣。



老二和老三則坐在我的兩邊,上下摸著我的身體。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隨著

一股熱流湧入子宮,老大才把他的東西從我下面拔出來。我心裡很清楚,他把精

液射到了裡面,這可是要懷孕的。想到這裡,眼淚再一次奪眶而出。



老大完事之後,老二迫不及待的來到的我身後,把他那東西也插入了我的下

體。精神恍惚的我哪裡還懂得反抗,只得靜靜地躺在那裡,讓他們肆意玩弄我的

身體。一波之後又是一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上了幾次,過了許久他們才終於

結束了。



隨後他們用繩子再次把我捆綁得嚴實,便在房間裡的各處睡了起來,非常疲

憊的我也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被吵醒的,老大趁我睡著的時候又上了我,我被他那大傢夥插得

生疼,直接從睡夢中醒來。迷糊中我也沒做反應,只希望他能快點完事。



隨後其餘兩人也醒了過來,圍住了我,我頓時又感覺到了恐懼。



「騷逼,你給我聽好了!只要你老老實實的,保證你沒事。要是你想跑或者

想反抗,我們直接把你殺了,埋到房子後面,再也沒人找得到你了!聽到沒有?」



我看著他們,輕輕點了點頭。聽到他們的死亡威脅,我是真的慌了,哪裡還

敢跟他們作對,肯定先穩住他們。



他們把我嘴中的內褲拿出,開始問我話。



「快說,你到底來這裡幹什麼?」



我便一五一十地把由來告訴了他們,知道我是孤身一人前來,他們就更放心

了。但對我來說,我的籌碼就越小了,在這近乎與世隔絶的地方,我真是叫天天

不應叫地地不靈。天上掉下個美女警察,他們三人自然高興的不得了,拉過我又

是一次輪姦。



隨後的好幾天時間裡,我在恐懼和眼淚中度過一次次的輪姦。平日就吃點他

們吃剩的飯菜,大小便都是用便盆接著,幾天時間裡,我從未踏出過這房間一步。

他們也開始越來越過分,接吻、口交、肛交、喝尿和飲精,我都被迫做了。似乎

是對於我順從表現的「獎勵」,他們在輪姦我的時候把我的繩索都解開。既然如

此,我還是不可能跟三個身形強壯的男人對抗,所以我還是只得儘量去滿足他們。



突然有一天,他們用牽狗的項圈套住我的脖子,用鐵鏈牽著我,在夜裡把我

帶出了房子。在一顆桃樹下,他們命令我像狗一樣擡腳撒尿。



我雙手摸了一下戴在脖子上的項圈,遲疑了一下後便跪了下去,單腳擡起,

像下狗一樣尿在樹上。



「哈哈哈,果然是條母狗……哈哈。」



三兄弟看我如此聽話,紛紛大笑起來,我竟然麻木得不知道傷心。



我被他們帶到了山頂,我跪趴在地上,面朝著桃欣村的方向。老大從我身後

插入了我,手還時不時拍打我的屁股,我便是開始學狗叫,「汪汪汪……汪汪汪

……」。這是他們命令的,我照做了。晚上的農村四周都很漆黑,加上幾乎每家

每戶都養狗,聽到狗叫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沒人會知道,他們聽到的從村子南邊

山上傳來的狗叫聲並非來自於狗,而是一個女警察的叫聲!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似乎已經完全變成了他們的性奴隷,對他們唯命是從。

他們漸漸地對我放鬆了警惕,我找到了一次他們的疏忽,掙脫他們的控制,找到

了我自己的手槍。我如夢初醒一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把他們都趕到了時常輪

奸我的房間裡,讓他們站成一排。



平日裡對我張揚跋扈的他們此時都變成了懦夫,個個都懇求我放過他們。



「放過你們?我這般懇求的時候你們是怎麼對我的?輪姦!監禁!奴化!虐

待!侮辱!」



那時候真真想開槍了斷這一切,讓自己受到的所有委屈都有個交代,但我卻

遲疑了,我沒有開槍。因為我不敢,我不想殺人,更不想做別人的性奴隷。我提

出了跟他們達成一個約定,一個和平解決這個事情的約定,他們沒有拒絶。



約定的內容就兩點,第一點是誰都不要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說出去,第二

點就是今後他們不能打擾我的正常生活,否則我會殺了他們。我充滿憤怒地把我

自己的約定說了出來,他們哪裡敢說不,更何況對於他們而言,只要他們不主動

違約,相當於我這段時間免費給他們做了一段時間的性奴隷。



在取回我的所有物品之後,穿好衣服,我從山上回到了桃欣村。我來時候開

的警車還停在停車空地上,除了積了點灰之外,跟我來的時候別無他樣。坐回車

上的我感覺恍如隔世,自己居然又重獲自由了,不禁趴在方向盤上痛哭了一場。

平復好情緒之後,我啟動了車子往市裡開去。



手機重新開機,瞬間便傳來了許多條短信。都是同事和爸媽發來的短信,都

是問我下落的,想到自己離開爸媽多日,還有受到的那些苦,眼淚不禁往下流。

突然間,我看到了一條短信,立刻把車及停在路邊。



「錢宬,你到底在哪呀?你爸爸病情加重死了,你媽媽為了找你,四處奔波,

不小心被車撞死了!我很擔心你,所以一直用你爸的手機打電話給你,可一直都

沒人接,但也只是提示關機,所以我堅持每天都打一次。」



短信是大姑發的,我瞬間腦袋空白。爸媽都死了,都死了!一個人痛哭起來,

哭累了就呆呆坐在駕駛室裡。不知道坐了多久,天色從白亮漸漸開始昏暗。



終於緩過點神來的我立馬掉轉車頭,沒過一個小時,我又站到了李氏三兄弟

的房子前。鐵門被鎖上了,我敲門,他們見來人是我,自然不敢開門。任憑我玩

百般說辭,他們就是不開門,之前的那個雜物間的窗戶也被鎖死。此時我也顧不

上其他的東西,開槍吧鐵門上的鎖打開,直接闖了進去。他們躲在二樓,想要跳

樓逃跑,被我攔了下來。



三人見我拿著槍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都生怕是來找他們報仇雪恨,個個都

抱著頭縮在角落。



我命令他們站成一排,面對著我,我拿著槍指著他們,他們都嚇得尿了褲子。



「你們怕不怕死?」



我大聲吼出來。



「怕!怕!求你別……」



還未等他們說完,我便連續扣動扳機,將手槍裡的子彈全部打光。隨後我便

像泄了氣的娃娃一樣,跪坐在地上,低著頭,開始抽泣起來。



三兄弟慢慢地站了起來,開槍的時候他們都嚇得紛紛抱頭蹲下,後來他們也

發現並沒有子彈打中他們。他們都很茫然,不知道此時的我到底要幹什麼。



「我媽媽死了,我爸爸也死了,我已經沒有家人了。都是你們!」



我突然擡起頭,用兇狠的眼神看著他們。



「是你們,害的我失去了一切!我真的好恨你們!我是想把你們都殺了,因

為你們對我做的一切,更是因為你們害的我失去了家人。」



我又低下頭。



「沒有了爸媽,我要獨立去面對這個不公平的世界,這個骯髒的社會,感覺

好無助,感覺好孤獨!我不想回去,我不想再去面對那一切。我爸媽都走了,我

是被這個世界拋棄了,我也不想再去面對那些。而且我知道,年初這裡發生的輪

奸事件跟你們肯定有關。所以,之前那個約定作廢,我要跟你們定一個新約定。」



「什麼約定?」



「只要你們答應我,不再做這類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我就心甘情願地做

你們的母狗!」



我雙手掩面,繼續痛哭起來。他們聽得非常不解,更是不敢輕舉妄動。



「只要……只要我們答應你,你就願做我們的母狗嗎?」老三試探性的問我。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三兄弟見我一直在哭,便試圖慢慢地靠近我。我感受到了他們的靠近,但我

沒有做任何反應。他們先是把我腳下的手槍拿走,見我沒有反應,便以極快的速

度把我的雙手反綁。見我對他們已經毫無威脅,而且還在獨自抽泣,便才放心。



「看著我!」老大二話沒說在我臉上甩了一個嘴巴子。



我滿臉淚水的看著他,他又甩了一個巴掌,我還是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叫你拿槍指著我們!」



「叫你跑!」



「看你還敢不敢!」



每說一句便要甩我一個嘴巴子。



「不敢了!不敢了!」



我哭著回到。



「說你想做什麼?」



拽住我的頭髮往後扯,讓我面對著他。



「我要做母狗。」我說道。



「大點聲!」



他呵斥著又甩我一個巴掌。



「我要做母狗!」我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再大點聲,聽不到。」



又是一個重重的巴掌。



接連幾個巴掌之後,我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要做母狗!」



看到我是這般反應,他們開始慢慢相信從我樓中說出的難以置信的話語,但

是卻始終無法完全理解我這麼做的原因。



老大看到我這般脆弱,早就掏出雞巴,湊到我嘴邊。



「快點,張嘴。」



我照做了,張嘴把他的雞巴含到了嘴中。滿臉淚痕,看著老大。他們不知道

我到底為什麼要哭,而且還像之前一樣,乖乖地服從他們的命令。他們見事態峰

迴路轉,開始脫我的上衣,揉搓我的奶子。



「吞下去,騷逼。」



老大在我嘴裡射了,我含了一下,把嘴中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這一次,我哭著看他們輪流把我操了一遍。



性高潮時的快感讓我彷彿到了一個極樂空間,完全忘卻了這個世界給我帶來

的痛苦。哪怕是放棄女警的榮耀,放棄女性的尊嚴,放棄最基本的人格。反正這

些東西我在這那個世界也根本得不到,還不如過上這種簡單快樂的生活。



他們幹完一輪之後,我開口說道。



「主人,母狗想要被遛狗!」



他們像之前一樣,把我牽到了山頂。我主動跪趴在地上,還是面朝著桃欣村,

然後回頭來,彷彿在期待他們快點從身後操我。大雞巴很快就插到了我的騷逼裡,

直到我逼裡的雞巴開始抽插之後,我才開口對身邊的三兄弟說道。



「說實話,我真的很恨你們,恨你們對我造成的傷害,恨你們間接害死了我

的爸媽。但不知道為何,恨你們恨得越深,就越想知道明明很恨你們,卻偏偏要

主動給你們操是什麼感覺。」



「那你這下算是體驗到了嗎?」



「嗯。其實我明明可以永遠逃離你們,過回正常人的生活。雖然我說過我是

害怕面對孤單和壓力,但那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對你們的仇恨

已經到了想殺掉你們的程度,我的理智告訴我要殺了你們,但是這段時間被你們

輪姦調教,讓我在恨你們的同時,卻難易把自己被你們淩辱的畫面忘掉。腦子中

卻奇怪的想到自己自願成為仇人的母狗,自願給你們操的畫面,每次想到都儘量

克服,但卻又就異常興奮,騷逼就濕了。我好想試試到底是什麼感覺,剛剛終於

實現了,自己居然因為做了這麼個無比下賤的事情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我好怕失去這種感覺,好怕!所以請放心,我不會再跑了,我一定會乖乖地做你

們的母狗的,因為我越是恨你們,越是被你們操的舒服,我真是下賤!」



「原來這就是你要跑回來做我們母狗的原因嘛。」老大問我。



「是的主人。



「真是騷逼」



「謝謝主人誇獎。」



回答完老大兩個問題,瞬間感覺渾身酥軟,不是因為身後的大肉棒的緣故,

而是來自於作踐自己的快感。說罷,我便轉回頭去,對著桃欣村開始了狗叫。



「汪汪汪……汪汪玩……」



全文終。

本站由:女警的約定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