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錯電梯進錯門(1-50)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1章初次見面,不太美好



程曉瑜抱著一大摞高過她視線的文件資料急匆匆穿過大堂往電梯口趕去。她

來銳宇上班才一個星期,已經充分感受到這家公司的高效與忙碌。也不知是不是

欺負她畢業沒多久又是新來的,什麽雜七雜八的活兒都交給她幹。這不,馬上要

開會了,秦姐一摞幾乎高到她頭頂的資料砰的一聲壓到她胳膊上,「快!二十三

樓,十分锺後有會議。」程曉瑜連忙點著頭一溜煙的往電梯口跑。她腳下那雙高

跟鞋顫巍巍的跑幾步就拐一下,她那雙壓著一大摞資料的胳膊也在默默發抖,程

曉瑜心?暗罵公司的大廳沒事弄那麽寬廣幹什麽,完全是在搞形式主義,如果會

議開始之前不把資料擺好,她這個小小的行政專員難免又要挨罵。



好了,終於跑到電梯口了,程曉瑜兩條小細胳膊上少的可憐的肌肉勉強的鼓

了一鼓想要繼續支撐住厚厚的資料。什麽?!電梯維修?程曉瑜看著立在電梯門

口的維修牌子欲哭無淚,二十三樓喂,老天爺!



正在程曉瑜認命的轉身準備爬樓梯的時候,她聽見了天籁般的「叮」的一聲,

程曉瑜果斷一百八十度轉身,看到在離她所在位置大約十米遠的地方原來還有個

貌似電梯口的地方,那聲悅耳的「叮」就是從那個方向發出來的。程曉瑜愉快的

想公司真是人性化設計啊,還有備用電梯,她來上班一個星期了怎麽都沒發現。



電梯口站著一個穿深色西裝身材筆挺的男人,側臉的輪廓精緻優雅,他一個

大步邁進去,身影消失在電梯?。



程曉瑜大叫著等我一下,甩著小細高跟鞋大步跑過去,完全忽略了前台小姐

看向她驚訝的目光。



嚴羽看著電梯門無聲的緩緩合攏,面無表情腦袋?什麽也沒有想。他今年二

十八歲,生活順遂前途無可限量,一切沒什麽不好,隻是似乎無聊了些。隨著一

聲細細的尖叫一個半邊身子被卡在電梯門中央的女孩子從天而降般出現在他眼前。



她的腦袋藏在一大摞高高的文件後面,吃牙咧嘴的好像被電梯夾疼了,見他

盯著她看,有些羞赧的朝他笑了笑。



嚴羽的心好像突然被什麽東西軟軟的撞了一下,這女孩子笑起來的樣子很可

人。嚴羽眯著眼睛打量她一番,她很年輕,馬尾辮紮在頭頂,戴一雙紅色邊框樹

脂眼鏡,圓領T恤,深藍色牛仔褲,像個沒出校門的大學生。嚴羽瞥了一眼她胸

前的工牌「行政專員程曉瑜」,看來不是實習生,已經畢業了。她的胸牌別在左

邊的胸脯上,照片上沒戴眼鏡,好像不太高興似的表情嚴肅的盯著鏡頭。她的胸

部不算大,但線條優美挺立,因爲雙手吃勁的捧著厚厚的資料,T恤的下擺微微

上移,露出一線腰間的肌膚,白,細膩,柔軟。嚴羽眼中的光悄然變深了些。



電梯門夾到人後再次緩緩打開,那個女孩晃著雙黑色高跟鞋步履不太穩健的

進了電梯,朝嚴羽又是一笑,「麻煩你,二十三樓。」青眉若黛,目若星辰,一

笑嘴角兩個淺淺的梨渦,幹幹淨淨的長相,小家碧玉的笑容。



一排按鍵上隻有二十五樓的按鍵燈亮著,那是嚴羽的辦公室。嚴羽嘴角挑起

一絲玩味的笑,修長的手指在二十三樓的按鍵上輕輕按了一下。



電梯無聲上行到二十三樓,嚴羽一直沒有再看那個女孩。電梯門打開,她踩

著晃晃悠悠的高跟鞋蹬蹬蹬走出電梯,馬尾辮甩過去隱約有洗發水的香味,她回

過頭來笑容明媚,「剛才謝謝你幫我按電梯,再見!」



嚴羽擡頭看著她,聲音淡淡的,他說,「今晚到樓上來。」



那個女孩好像沒聽清楚似的看著他,張了張嘴又不知要說什麽,電梯門在嚴

羽面前再次合攏,嚴羽嘴角勾出一絲笑意,想要接近他的女人用什麽手段的都有,

敢這麽直接大喇喇的跑進總裁專用電梯?的她還是頭一個。不過他今天胃口不錯,

剛好想要來份宵夜。



在參加會議的人員推開會議室大門的0。01秒之前,程曉瑜把最後一份資

料端端正正的擺放在了會議桌上,與會人員魚貫而入坐在桌前,程曉瑜微笑著退

到會議室的角落。會議一路進行順利,程曉瑜隻需偶爾上前添添茶水就夠了。兩

個小時後會議順利結束,程曉瑜和兩個行政部的同事一起收拾完會議室,差不多

就快到下班時間了。



程曉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桌面然後坐在位置上恭候下班鈴的準時響起,這時

「砰」的一疊資料又放在了她桌上,程曉瑜擡起頭,是她的直接上級主管。主管

說這是往期月度例會的會議記錄資料,要她參考一下,然後把今天的會議記錄作

好明天交上來,說完拍拍她的肩膀道了聲辛苦就提著包下班了。



下班鈴響起,同事們都陸陸續續走光了。程曉瑜翻著每份都有二三十頁的會

議記錄唉聲歎氣,銳宇和同行業的公司比起來確實是條件好待遇高,但忙起來也

真夠受的,偏她又是個新進公司的小跑腿,這種急活累活總是派到她身上。程曉

瑜知道抱怨也沒用,看同事們都走了就下到一樓的小超市?買了個面包,然後回

來開始看過去的會議記錄。



一直到夜?十一點多,程曉瑜才完成本月會議記錄的初稿。程曉瑜以前在辰

星幹的時候也作過會議記錄,但她進銳宇才沒幾天,光是翻看之前的記錄的就用

了兩個小時。初稿寫完以後,再仔細核對修改一兩遍應該就沒事了,程曉瑜這會

兒是真累了,連著在電腦前面一動不動的坐五六個小時,她現在兩隻眼皮都在打

架。程曉瑜考慮了一下決定先趴在桌上小睡個十幾分锺,然後再起來作修改工作。



可是她趴著趴著就真的睡著了。



程曉瑜是在兩隻胳膊被枕的又酸又麻的不適感中醒過來的,她迷迷糊糊的擡

起頭,轉了轉酸澀的脖子,看著漆黑一片的四周,一時有點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銳宇的保全每晚十二點會在各個樓層巡視一遍,沒有人的樓層就直接拉閘關

燈,銳宇的公司文化並不提倡員工每天加班加點的工作,因此一般到了十二點就

很少會有員工還在公司。程曉瑜坐的位置有些偏,巡邏的保安根本沒看見趴著睡

覺的她,直接就把二十三層的電源給關了。



程曉瑜雖說挺愛看鬼片,但她並不算膽子多大的人,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到

處都是空蕩蕩工位的地方,程曉瑜害怕了。她有點緊張的按開手機的解鎖鍵,手

機的屏幕立刻顯示出一片小小的光亮,程曉瑜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兩點三十六

分,她拿著手機往兩邊照了照,卻隻照見了陰森可怖的走廊。程曉瑜又低下身子

去按電腦的開機鍵,電腦打不開,看來整個樓層都沒電了,她睡之前到底有沒有

把寫好的會議記錄存檔?程曉瑜不記得了,她現在也沒心情回憶這個,她想起了

以前看過的一部挺老的港産鬼片《office有鬼》,她現在得趕緊離開。



程曉瑜把手機塞到自己的包包?,摸摸索索的往前走,這?真的太黑了,窗

簾被拉的嚴嚴實實的,一點光線都沒有。程曉瑜撞到了兩把椅子以後這才摸到了

行政部的玻璃門,她剛要開門,就在此時又聽到了「叮」的一聲響,在這寂靜恐

怖的深夜?,爲什麽會有「叮」的一聲?!程曉瑜渾身發緊,站在玻璃門前就動

彈不了了。接著是腳步聲,當、當、當,一聲聲都好像踩在程曉瑜心上,而且那

聲音越來越近是朝著她的方向走來的,程曉瑜害怕的後退了一步,身子一下撞到

了放在門口的飲水機上發出輕微的聲響,就在這時那腳步聲好像也停住了,程曉

瑜嚇得立馬蹲在飲水機的後面不敢動彈。然後那!人的腳步聲再次響起,而且是

越來越近。



程曉瑜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這到底是人是鬼?!是人的話多半是小偷,

是鬼的話,是鬼的話……程曉瑜哆哆嗦嗦的伸手往旁邊摸,隻摸到一個比手掌略

長的雕像,程曉瑜緊緊抓住雕像上兩個長條狀的東西,她要沒記錯的話門口擺著

的是隻金色小兔子的雕像,會擺這個大概因爲今年是兔年。說時遲那時快,程曉

瑜剛想到這?,那扇離她隻有兩三米遠的門就吱呀一聲被人從外面打開了。程曉

瑜咬住嘴唇抓緊手?的小兔子,不管是人是鬼,我程曉瑜今天就算是交待在這?

了,反正這樣的人生我也受夠了!



一個恐怖的黑影關上玻璃門然後慢慢朝程曉瑜的方向走過來,程曉瑜看著那

模模糊糊的身影,大叫一聲蹦將起來,抓著小兔子的兩隻耳朵朝那黑影一頓猛擊,

「你是人是鬼!是人是鬼!」



就聽當啷一聲響,不知道什麽東西掉在了地上,黑影痛叫出聲蹲下身來,程

曉瑜聽見黑影的慘叫心下稍安,會叫那就不是鬼而是小偷,可隨即社會版新聞上

的種種恐怖事迹例如先奸後殺、分屍掩埋等等一時湧上心頭,她立時如打了雞血

一般低頭朝那賊人身上一通猛打,死小賊,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該小賊看來也不是吃素的,挨了幾下之後就一腳踹到程曉瑜的小腿上,程曉

瑜的小腿像被木棍打了一下似的火辣辣的疼,她被小賊踹翻之後腦袋磕到了一個

工位的棱角上,更是疼得她直流眼淚。



小賊晃晃悠悠的站起來,提起她作案的兇器,一下撲到她身上來,程曉瑜的

後腦又和地闆「!」的一聲來了個親密接觸,那個兇神惡煞般的小賊惡狠狠地說,

「你是女人!」該小賊大概也是被程曉瑜的一通亂打弄暈了,按理說剛才聽見程

曉瑜的尖叫聲就應該該知道她是女人,偏是撲到她身上後好像才知道似的。



程曉瑜呆愣了兩秒锺,先奸後殺棄屍荒野……。她尖叫一聲朝小賊的臉上咬

去,小賊也痛叫出聲,然後掂起手?的小兔子梆當一聲敲在了這個瘋女人的後腦

勺上。程曉瑜終於安靜了,昏倒在地闆上不言不語。



嚴羽晃晃悠悠的站起來,他頭上的被砸到的地方絲絲拉拉的疼。他今天下午

一時興緻好叫那個闖到他電梯?的女孩晚上來找他,可他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情已

經到了十點還是沒人來,嚴羽也不以爲意,不管那個女孩是不是在搞欲擒故縱的

把戲,不來就算了,下次他可未必有興緻。



總裁辦公室的後面有間寢房供嚴羽偶爾臨時休息,他看今天天晚了就直接在

寢房睡下。睡到半夜的時候嚴羽醒了一次,他起床上了個廁所然後想要喝水,把

杯子放到飲水機前才發現飲水機?已經沒水了,大概是下面的人一時忘了換水,

這麽晚了看來隻能到樓下去接水了。



嚴羽套上衣服走出辦公室打開電梯門,本來他到二十四樓就可以接到水,但

不知怎麽手就直接按向了二十三樓。電梯很快到了二十三樓,嚴羽走出來四周一

片漆黑,看來是保全把電閘關了。嚴羽站在電梯門口回憶了兩秒锺,他記得出了

電梯門往右走是行政部,行政部門口好像有台飲水機。嚴羽端著杯子按著記憶的

方向往飲水機所在的位置走,誰知剛進門就被人劈頭蓋臉的砸了一下。



嚴羽摸了摸額頭的傷口,有點濕,看來是流血了。過了剛才的一時慌亂嚴羽

此時已是怒從心起,到底是哪個死女人敢打他!他身上沒帶手機,也看不到那女

人的相貌。嚴羽一手握著金色的兔子雕像,一手拉起地上那個死女人細細的腳踝,

拖著她出了行政部往電梯口走去。程曉瑜一路昏睡,被嚴羽拖向電梯的過程中腦

袋又被椅子、工位的棱角還有門框陸續撞了三四次。


本站由:上錯電梯進錯門(1-50)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