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複向段正淳強索皇位,在他面前奸汙他的女人      
且說雙鳳誚紅沙灘上一場惡斗,鎮南王全軍覆滅,段正淳和他的夫人、情人們,盡數被段延慶擒獲,段延慶以殺死段譽要脅段正淳以皇位相讓。正在危急時分,王妃刀白鳳告訴段延慶,段譽是當年她報複段正淳感情不專而與叫花子段延慶所生之子。段延慶聞此,激動不已,一時不察,被慕容複下毒,內力全失。  慕容複喪心病狂,了光複大燕,他拜段延慶義父,向段正淳強索皇位,段正淳了大理多子民考慮嚴詞拒絕了他的無理要求。  慕容複心念一動:「知道段正淳性子剛強,決不屈服于威脅之下,但對他的妻子、情婦,卻瞧得比自己性命還重。我何不便以此要脅?」  慕容複道:「鎮南王,只須你答允傳位于延慶太子,你所有的正妃側妃,我一概替你保全,決不讓人傷害她們一根寒毛。」  段正淳嘿嘿冷笑,不予理睬。  慕容複尋思:「此人風流之名,天下知聞,顯然是個不愛江山愛美人之徒。要他答允傳位也只有從他的女人身上著手。」  他便打起甘寶寶(鍾夫人,鍾靈的母親),阮星竹(阿朱阿紫的母親),秦紅棉(木晚清的母親),王夫人(王語嫣的母親),刀白鳳(段譽的母親)等人的主意,說道:「鎮南王,咱們男子漢大丈夫,行事一言而決。只消你點頭答允,我立時替大夥兒解開迷藥,在下設宴陪罪,化敵友,豈非大大的美事?倘若你真的不允,我可要得罪了。」說著就把長劍劍尖指向了甘寶寶胸口。  段正淳向甘寶寶望去,只見她那雙驙靈動的妙目中流露出恐懼之色,心下甚是憐惜,但想:「我答允一句本來也不打緊,大理皇位,又怎及得上寶寶?但這奸賊了討好延慶太子,立時便會將我譽兒殺了。」他不忍再看,側過頭去。  這時甘寶寶已嚇得面無人色,但強自鎮定,朗聲道:「你要殺便殺,可不能要脅鎮南王什。我是鍾萬仇的妻子,跟鎮南王又能什犞系?沒的玷辱了我萬仇谷鍾家的聲名。」  慕容複淫笑著說:「想死,可沒那容易,這漂亮的大美人就這樣死了真可惜!」  慕容複當著段正淳面動手解甘寶寶的衣服扣,甘寶寶羞得急忙左躲右閃,慕容複突然抓住她的衣服猛的往兩邊一扯,隨著衣服破裂的刺啦一聲,甘寶寶那對雪白豐滿的乳房立刻便暴露了出來,慕容複看了之后杕稱贊,隨后伸出爪子就在她的酥胸恣意輕薄,甘寶寶雙手被綁在身後,閃也閃不掉,扭著身子也甩不掉他的魔爪,就這樣被他摸上胸部猥葎佶揉起乳房。  甘寶寶受此羞辱又羞又臊,大罵:「淫賊你不得好死!」  段正淳在一旁氣得直咬牙,道「你想要皇位是癡心妄想,就是你把我們全都殺了也不會傳給你這個無恥的禽獸!」  慕容複哈哈大笑,一邊揉奶一邊說:「好啊,既然你不交出皇位,那我就和她行閨房之事做一回夫妻。」  段正淳有心讓步救甘寶寶,但甘寶寶朝他緩緩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魯莽,兩人四目相對深情的對望,甘寶寶眼中柔情萬種,仿佛在說無論怎樣,我永遠都是你的人。  慕容複見此喝道:「鎮南王,別裝的這淒淒愛愛的,枉江湖上說你多情多義,你卻不肯說一句話來挽救你情人的貞操,看來你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了。」隨后攔腰抱起甘寶寶進了內間。  此后的事情可想而知,慕容複脫光甘寶寶的衣服把佳人按倒在床,提起陽具對準美人的羞處無情的撞去,隨著甘寶寶一聲嬌呼,巨大的肉棒無情地插入美人的下體,段正淳知道此時屋內真打實鑿的強暴已經開始了,心如刀絞,苦于內力全失又被綁無可奈何,甘寶寶在床上忍辱含羞的承受慕容複的淫辱,雖然她已經生育過,但因注意保護,下體的狹緊感極佳,溫暖的陰道緊緊裹著慕容複的陰莖,這讓他感覺飄飄欲仙。  慕容複對著美麗的胴體可勁的猛干,盡情發泄著體內的欲望,足足有半個時辰之后,慕容複才扶著幾乎虛脫的甘寶寶走出來,受此奇恥大辱后的佳人,看起來似梨花帶雨、出水芙蓉,身上還有一絲無法掩飾的庸懶,慕容複心中越發得意,甘寶寶卻感到無地自容,根本不敢再頭看一眼鎮南王。  慕容複對段正淳小聲說:「你的寶寶真是個好女人,滋味真好,太誘人了,真想再來一次,不過也不能冷落別的美人,怎樣,想通了嗎?」  段正淳罵道:「慕容複小人之輩,有種就找我來,別欺負女人。」  慕容複輕蔑的一笑,說:「看來你還沒想通,那你繼續想吧,我就再和你的女人親熱親熱。」  他走到秦紅棉跟前,說:「王爺不肯相救,那我只有得罪了。」  秦紅棉破口大罵,但無濟于事。  慕容複抱起她一邊走還回頭嘲笑說:「王爺什時候改變主意就趕緊叫我,不然插進去了就遲了,哈哈哈!」  段正淳大罵慕容複卑鄙小人。  片刻之后屋內惱人的肉體撞擊聲再次響起,半個時辰后,他又把糟蹋完的秦紅棉攙扶出來,接著他又把阮星竹抱進去淫辱一番,云雨之后,被蹂ゎ繒乞脫力的阮星竹也被扶出來,然后就輪到了王夫人。  王夫人說:「甥兒,我可是你的舅母,你難道要做那違反人倫的惡事?皇位不該是你的,別強求了,停下來吧,別再錯上加錯了。」  可是此時的慕容複就象一頭獸性大發的野獸,什都不顧了,他冷笑著說:「舅母如果你能說動王爺,我就不動你,如果說不動,那你也和她們一樣。」  王夫人知道他什都聽不進去了,索性閉上了眼睛,任由慕容複抱進內間寬衣解帶,也被玷汙了身子。  最后就剩下段正淳的原配夫人刀白鳳,慕容複此時已經色迷了心竅,他當著鎮南王的面把刀白鳳扒光衣服按跪在一張凳子上,站在她高高蹶起的雪白屁股后面,巨大的陰莖頂住她柔軟的陰戶,刀白鳳心里突突亂跳,肉感的屁股也緊張得微微繃緊。  慕容複冷冷的道:「鎮南王,你心愛的女子,一個個都恲受辱,難道最后連你的原配王妃,你也不救?」慕容複叫道:「我數一、二、三,你再不點頭,莫怪慕容複無情。」拖長了聲音叫道:「一……二……」  段正淳回過頭向刀白鳳望去,臉上萬般柔情,卻實是無可奈何。  慕容複叫道:「三……,鎮南王,你當真不答允?」  段正淳心中,只是想著當年和刀白鳳初會時的甜蜜情景,就在這時,只見慕容複屁股猛的向下一沈,隨之刀白鳳應聲「啊」的一聲嬌呼,整根大雞巴就全消失在刀白鳳那柔嫩濕滑的陰戶中了,刀白鳳柳眉微皺、咬緊了牙關,忍住這有如破處般的痛楚,隨后就是狂風暴雨般的連根沒入。人都看到了刀白鳳被慕容複從后面插入的情景,慕容複的屁股以瘋狂般的力度和速度前后運動,「啪、啪」的聲音不斷在刀白鳳身后響起,強大的力量不斷沖擊著她那向后高高翹起的屁股。  慕容複瘋狂的蹂著王妃嬌豔的女體,屋內「噗滋、噗滋」的入穴聲和「啪啪」的肉體碰擊聲連綿不絕,又激戰了半個時辰,慕容複才喘著粗氣把精液灌進刀白鳳的子宮深處。就這樣,僅僅半日之內,段正淳心愛的女人就全都被慕容複玷汙了身體。  慕容複還不算完,他還強迫這五個失身后的俏佳人再次全裸,並且蹶起屁股跪成一圈,任由他從后面輪流插入陰部,那場面極淫亂不堪。  他一邊猛干一邊贊歎:「王爺你的女人真是一個比一個漂亮,你豔福還真是不淺!」在他面前盡情享受他的女人,他要以此來徹底的羞辱段正淳。  幾度風流之后,慕容複發現段正淳幾乎不所動,見激將法無法得逞,慕容複惱羞成怒,提起寶劍,厲聲道:「鎮南王,你如仍然不允將皇位傳給延慶太子,我就將你的女人都殺死。」  段譽躺在地下,只聽慕容複以母親的性命威脅父親,教他如何不心急如焚?忍不住大叫:「休得傷我媽媽!休得傷我媽媽!」但他口中塞了麻核,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只有用力掙扎,但全身內息壅塞,連分毫位置也無法移動。  段正淳道:「你要我答允,須得依我一件事。」  慕容複道:「答允便答允,不答允便不答允,我可不中你緩兵之計,怎樣?」  段正淳長歎一聲,說道:「我一生作孽多端,大夥兒死在一起,倒也是死得其所。」  慕容複道:「那你是不答允了?」  只見段正淳轉過了頭,不加理睬。慕容複正要挺劍向段夫人胸口刺去,只聽得段延慶喝道:「且慢!」  慕容複微一遲疑,轉頭向段延慶瞧去,突然見段譽從地下彈了起來,舉頭向自己小腹撞來。慕容複側身避開,驚詫交集:「這小子既受‘醉人蜂’之刺,又受‘悲酥清風’之毒,雙重迷毒之下,怎地會跳將起來?」  原來段譽初時想到王語嫣又是自己的妹子,心中愁苦,內息岔了經脈,待得聽到慕容複要殺他母親,早忘了自身是在捆縛之中,急躍而起,循聲向慕容複撞去,居然身子得能活動。段譽一撞不中,肩頭重重撞上桌緣,雙手使力一掙,捆縛在手上的牛筋立時崩斷。  他雙手脫縛,當即一指點出,使出六脈神劍中的“商陽劍”,向慕容複刺去。慕容複側身避開,還劍刺去。段譽眼上蓋了黑布,口中塞了麻核,說不出話倒也罷了,卻瞧不見慕容複身在何處,忙亂之中,也想不起伸手撕去眼上黑布,雙手亂揮亂舞,生恐慕容複複迫近去危害母親。  慕容複心想:「此人脫縛,非同小可,須得乘他雙眼未能見物之前殺了他。」  當即一招“大江東去”,長劍平平向段譽胸口刺去。段譽左足一著地,便即斜跨半步,身子微側,已避過慕容複刺來的一劍,其間相去只是數寸,凶險無比,慕容複一劍快似一劍,段譽在劍圈中左上右落,東歪西斜,卻如庭院閑步一般。  慕容複眼見始終無法傷到對方,心想:「這小子善于‘暗器聲風’之術,聽聲閃避,我改使‘柳絮劍法’,輕飄飄的沒有聲響,諒來這小子便避不了。」  陡地劍法一變,一劍緩緩刺出。殊不知段譽這“淩波微步”乃是自己走自己的,渾不理會敵手如何出招,對方劍招聲帶隆隆風雷也好,悄沒聲息也好,于他全不相干。以段延慶這般高明的見識,本可看破其中訣竅,但關心則亂,見慕容複劍招施緩,隱去了兵刃上的刺風之聲,心下一驚,嘶啞著嗓子道:「孩兒,你快快將段譽這小子殺了。若他將眼上的黑布拉去,只怕你我都要死在他的手下。」  慕容複一怔,心道:「你好胡塗,這不是提醒他?」果然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段譽一呆之下,隨即伸手扯開眼上黑布,突然間眼前一亮,耀眼生花,這六脈神劍使得更加氣勢縱橫,頃刻間慕容複左支右,狼狽萬狀。  當日在少室山上,慕容複便已不是段譽敵手,此時段譽得了榞智的深厚內功,六脈神劍使將出來更加威力難當。數招之間,便聽得蒔v聲輕響,慕容複長劍脫手,那劍直飛上去,插入屋梁。跟著波的一聲,慕容複肩頭赲氣所傷。他知道再逗留片刻,立將段譽所殺,大叫一聲,從窗子中跳了出去,飛奔而逃。  ......  經此生離死別的一戰,段正淳看破功名富貴,知道和他的女人們實是不可分離,雖然她們均被慕容複玷汙了貞操,但在受到威脅的生死關頭,沒有屈從慕容複求饒乞求活命,在大的名節上不虧,所以段正淳對此並無半點介意,從此他們歸隱桃園,不知所蹤。  段延慶知道兒子終于是認了自己父,不由得心花怒放,想我雖不做皇帝,但皇位又回入我兒子的手中,卻也如我做皇帝一般,一番心願總算是得償了,于是雙杖點地,飄然而去。  段譽回大理繼承皇位;慕容複竹籃打水一場空,到頭來落得個叛親離,名聲掃地,自此精神大受刺激,成天滿腦子想著當皇帝,終于神經失常。? ? 【完】

本站由:慕容複向段正淳強索皇位,在他面前奸汙他的女人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