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絕代雙嬌      
第一回 屠嬌嬌香豔煽情 蕭咪咪風騷亂性話說江小魚在惡人谷漸漸長大,不知不覺過了十幾年。小魚兒已出落得豐神俊逸,一表人材。雖然只有十六歲,走在街上卻似玉樹臨風,時常引得淑女豔姬暗中喝采,大抛媚眼不止,就連「迷死人不賠命」的蕭咪咪,也常常向他頻送秋波。一天夜晚,小魚兒練完功,正想就寢,蕭咪咪興沖沖跑進他的臥室,笑嘻嘻欲言又止,弄得小魚兒莫名其妙。「蕭姑姑,干什麽那麽高興?」蕭咪咪瞇著水汪汪的媚眼,神秘地問道:「小魚兒,你要不要看戲?來,到我的房里去!」她不容分說,拉著小魚兒的手就向外走。蕭咪咪的臥室是在東院的一個小房間,靠后牆擺放著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小衣櫥,窗邊有個梳妝台,房內非常潔淨雅緻,隔壁是「不男不女」屠嬌嬌的房間,中間用木板隔開。那屠嬌嬌雖已三十幾歲,但長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飄一轉的能夠勾人魂魄,櫻唇再生著一粒美人痣,一身細皮白肉走路時亂抖,看到男人眼花撩亂。雖說這兩年胖了點,可那肉乳臀浪卻更加地肥美誘人。蕭咪咪蹑手蹑腳走到門口,回頭向小魚兒使個眼色,叫他不要作聲。她悄悄拉小魚兒進了房間,輕輕爬上床鋪,面貼木壁向后間里張望,原來壁上挖了兩個小洞,可以從洞內看到屠嬌嬌臥室的一切。「小魚兒,你站著從上面的小洞向里看。」蕭咪咪在小魚兒耳邊輕聲說,然后,她跪爬在床上,用下面的小洞看,而小魚兒正好站在她的身后。兩人頭抵著小洞一看,喲!屠嬌嬌此時晚妝初解,穿著一襲輕薄的羅衣,把一身肥嫩的白肉裹得凹凸分明,將成熟女人的玉體顯露出來。在她床上卻躺著一個小魚兒早已熟悉得不得了的中年胖男子,正是「笑里藏刀」哈哈兒,他赤條條地躺在床上,胯下一根四寸多長的陽具正硬得高翹著,雖然比起小魚兒的七寸長大雞巴稍微小了點,可是乍看之下還差強人意。只見他兩眼色迷迷地正盯著屠嬌嬌惹火的胴體,直看得屠嬌嬌心滿意足,似找到一個懂得欣賞她肉體的男人般,淫蕩地嬌笑著。「死鬼,還不快幫我脫掉內衣!」屠嬌嬌走近床邊,轉身脫去羅衫,只剩下一條束胸,將兩只肥大的肉乳壓得呼之欲出,她背對哈哈兒,款扭纖腰,撒嬌地說道。哈哈兒忙笑嘻嘻地伸手,找到束胸下端的系帶,向后一拉,那要命的束胸就被拉了下來。然后,屠嬌嬌又轉身面對著床上的哈哈兒,兩只又肥又大飽滿的乳房正左右亂晃,一對圓翹翹色澤微黑的大奶頭聳立起來,看得哈哈兒忙伸手,滿滿的大手一握,居然還握不住。「哇!你這對肉乳,真肥美得驚人!」哈哈兒不禁叫喊出聲。屠嬌嬌忙小手一伸掩住他的嘴,白了他一眼:「死鬼!你小聲點,別讓隔壁的蕭咪咪聽見了。」哈哈兒一聽后,便點點頭,色淫淫地上下其手,在屠嬌嬌的大乳房上一陣揉搓。屠嬌嬌倒是非常沈著,她慢慢褪去下褲,露出迷人的下體。小魚兒從沒想到屠姑姑還有一身迷人的本錢,只見她雪白肥嫩的肌膚,像柔軟得出水,纖細的蛇腰下,卻是圓鼓鼓白胖胖的大屁股,兩條白皙稍胖的大腿根上,有一大束烏黑的陰毛,陰阜高高地隆起,陰毛就在凸起的肉丘上,長得又黑又多,長遍了小腹和大腿兩側,難怪屠嬌嬌的性欲奇大,喜歡偷漢子。「來!寶貝,快上床來,哥的雞巴已忍不住了。」哈哈兒似乎耐不住屠嬌嬌那肉感胴體的誘惑,已在大呼小叫了。屠嬌嬌淫笑地白他一眼,輕叫一聲「死鬼」,然后,自己卻也春心蕩漾地像發了情的母狗,急忙爬上床。一上床,屠嬌嬌面對著那根硬漲的肉棒,臉上春情洋溢,似有說不出的喜愛和興奮。她玉手伸出,盈盈握住那根大陽具,便來個狠勁的套動,弄得哈哈兒神經一緊,似舒服又痛苦地叫聲:「寶貝!快別套了,時間不多,你就快些讓大爺舒服。」屠嬌嬌又套動了一會兒,才放開那根陽具,起身嬌笑道:「我就喜歡男人的雞巴,越粗越大越好。」說完之后,屠嬌嬌就扭動像水蛇般的纖腰,爬到哈哈兒的身上。她將兩條大腿分開,跨坐在他的小腹上,大屁股往后高高翹起,右手扶著陽具,將龜頭對準穴口,用力往下一坐,只見雞巴「滋」一聲就被陰戶吞了進去。接著,屠嬌嬌嘴里便浪叫出聲,媚眼如絲,騷媚浪蕩地臀部猛搖,一下接一下,套得又快又猛,那根雞巴便被小穴干得進進出出。「啊……死鬼……你也頂嘛……唔……小穴好美……用力頂……再用力……對……舒服死了……喔……啊……」屠嬌嬌這個淫婦,是小穴缺少男人干,只見她淫浪地屁股忽左忽右,上下狂套,渾身浪肉被震得顫動,那兩只肥大的肉乳正狂抖著。「死鬼……用力頂……加油……唔……小淫婦……美死了……喔……快……好……好舒服……哼……啊……」受到屠嬌嬌浪蕩的套動,身底下哈哈兒亦舒服地閉目,牙齒緊咬,兩手在屠嬌嬌的肥胖大腿不停抓捏,似痛快無比。他們兩人此時殺得難分難解,香豔的激情令人心跳。這場活春宮演得是火辣激烈,小魚兒看得神魂飄蕩,一雙手不老實地伸出來,在面前的蕭咪咪身上開始撫摸。蕭咪咪身上僅穿著粉紅色的小衣褲,三脫兩褪,便讓小魚兒握到那對不大不小、手里恰握得飽滿滿的乳房,又軟又挺,富有迷人的彈性,小魚兒一握住便輕輕地揉弄著,手指並且在她的小奶頭上挑逗不已。蕭咪咪的確是善解人意,知道小魚兒已欲火高漲,一只小手在他的下體探了一下,發現那根大雞巴早已硬漲地翹起,實在需要女人的撫慰,「小魚兒,你的雞巴好硬,要不要姑姑給你舒服?」蕭咪咪跪在床上,擡著粉臉笑嘻嘻地問他。小魚兒一聽,忙點點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蕭咪咪見他急色地頭猛點,便嬌笑著玉手忙迅速脫下他的褲子。褲子脫下,小魚兒胯下那根早已悶得發慌的大雞巴就脫穎而出,只見那大雞巴已硬得又粗又壯,龜頭漲紅發亮,正抖動不停。「哇!」蕭咪咪嬌呼一聲,一雙美眸斜勾小魚兒一眼,似淫蕩的妩媚,瞧得小魚兒心里有股熱氣,直沖丹田,大雞巴又暴抖幾下。蕭咪咪伸手握住大雞巴,粉臉通紅,腮頰微暈,小嘴一張,就直向小魚兒的大雞巴靠近。她的一張小嘴特別細嫩,櫻唇在小魚兒龜頭頂端的棱溝上,滑繞幾圈后,將龜頭整個含入香唇里,塞得她兩頰鼓凸凸的;那個輕巧的香舌,靈活地在龜頭肉上繞著,在馬眼上勾著,小嘴不停地吸吮龜頭,兩只小手卻順握住雞巴猛套著。如此的挑逗,使小魚兒的雞巴比插在陰戶里更爽快,一股全身酥麻的感覺流過血管,沁入骨子里,有種飄飄欲仙的快感。就這樣,蕭咪咪跪著含弄小魚兒的雞巴,而小魚兒的眼睛再通過小孔欣賞那場如火如熾的活春宮。此時,屠嬌嬌已躺臥床沿上,哈哈兒站立在床邊,兩手提握著她一對白胖胖的大腿,雞巴插在屠嬌嬌的陰戶里,屁股急急地前挺后抽。那根陽具在肥大的陰唇縫中狂插猛挺,淫水泉湧般流出,沿著屁股溝淌下,泛濫成災地滴在地上,濕了一大片。而屠嬌嬌也正欲火亢奮,雞巴的狠命抽送,舒服得她淫蕩地兩腿亂抖,大屁股不停地如水蛇般扭動,輾轉呻吟不已:「啊……干……干死淫婦了……唔……死鬼,你抽得淫……淫婦美死了……用力……對……對……好爽!爽死了……」聽到屠嬌嬌那蕩人心魄的叫床聲,看到她風騷的挨插動作,小魚兒心中欲火難忍,恨不得自己變作那男子,上陣去插死她才心甘。心里的沖動難以抑制,小魚兒忙雙手抱起正在含套大雞巴的蕭咪咪。蕭咪咪在含大雞巴時已動情發浪了,小魚兒飛快地脫去她的衣褲,她知道小魚兒已被這無邊的春色,逗得欲念贲張,難以再忍耐,她溫順地配合他,使兩人恢複原始的肉體。他們一絲不挂地緊纏在一起,倒在床上翻滾著。小魚兒吮著她的紅唇,揉著她飽滿結實的乳房,尖尖紅豔的奶頭,被撚得挺翹起來,蕭咪咪渾身酥癢地,胴體如蛇般地扭動。她吐氣如蘭,輕輕在小魚兒耳邊說道:「小魚兒,別揉了!人家小穴好癢,好難過!」這給了小魚兒莫大的鼓勵,本來就硬梆梆的陽具又跳了跳,暴漲得更粗、更壯。小魚兒伏在她迷人的背部,她用小手抓住小魚兒的雞巴,移到自己的桃源洞口,小魚兒屁股一聳,大雞巴「滋」的一聲插入了她的小穴。蕭咪咪輕輕「啊」一聲,玉臂緊緊摟住小魚兒的脖頸,纖腰猛扭狂擺,雪白嫩軟的屁股,極力地向上挺動,抛臀送浪穴地迎合著小魚兒大雞巴的沖擊,「啪!啪!」的肉擊聲連連回響。小魚兒抽插得無比銷魂,沈醉在蕭咪咪幽香的少婦肉體上,他屁股前后左右地抽送,兩手在她光滑晶瑩的肌膚上撫摸,揉著她的乳房,摸著她的大腿,抓著她的屁股,恣意的享受令他魂飄魄散,無比的舒爽。「唔……哼……唔……喔……」一陣緩抽急插,小魚兒打了一個寒噤,一股熱燙的陽精噴射到她的子宮深處。而蕭咪咪的陰精,在無聲的交合中,不知已泄過多少次,她緊緊摟住小魚兒,看小魚兒在她懷里一抖一抖的,精液還在不停地射著。她從枕頭下拿出絲巾,輕輕擦拭小魚兒已經軟垂的雞巴,然后擦拭她自己紅紅的陰縫,嘴邊帶著滿足的嬌笑。兩人閉上眼睛,不再看隔壁的春宮,相擁著甜甜入睡。第二回 薄嗔未止投懷送抱 嬌嗲不已顛鸾倒鳳話說小魚兒和蕭咪咪不知酣睡了多長時間,屠嬌嬌突然出現在蕭咪咪的香閨里,站在他們床邊。看見兩人赤裸的交頸,她不知是妒忌還是羨慕,兩眼充滿了欲火,呆呆站在那里。「蕭咪咪!快起來!」突然她輕呼一聲,小魚兒和蕭咪咪都被驚醒過來,看到是屠嬌嬌正望著他們。她披一件粉紅色略帶透明的薄紗,里面別無他物,由於沒有肚兜拘束,所以兩顆向上微翹、略帶粉紅的乳頭,結結實實地把薄紗頂得高高的。蕭咪咪一下子有些手足無措,把頭埋在被子里,小魚兒卻泰然地躺下不動。他打趣著對屠嬌嬌說:「屠姑姑,你干得舒服嗎?」屠嬌嬌冷哼一聲道:「你不好好練功,卻和蕭咪咪亂干,等我告訴杜老大,看你們今后怎麽見人!」「屠姑姑,一定是剛才那個人沒讓你過瘾,來,我給你煞煞火!」小魚兒伸出「祿山之爪」,往她緊挺酥嫩的雙峰抓去,同時一把將她突然抱住,按倒在床上。屠嬌嬌半推半就,欲拒還迎,身上那條粉紅色的薄紗,不知什麽時侯已被小魚兒剝掉,露出一身肥白粉嫩的蕩肉來。小魚兒望著屠嬌嬌的陰戶,在二片突出的嫩唇中間的那條細細肉縫,泛著絲絲白色的淫液,小魚兒兩手一伸,將她的一對渾圓白嫩的大腿高高地舉起並分開。當她的陰唇中間露出小穴時,小魚兒將腰身一挺,「滋」的一聲,便將蓄勢已久的雞巴送進她的小穴里,隨后狂插猛抽起來。「噢……好大……好厲害……干死小淫婦了……啊……再深點……」屠嬌嬌浪叫起來,隨著欲火的亢奮,她陰道里的肌肉突然像泡了水的海綿似的劇烈地收縮起來。小魚兒的火熱雞巴被夾得又酥又爽,它一抖一抖地,興奮得不住跳動,龜頭充血得厲害,像要爆開似的。屠嬌嬌雙手握住小魚兒曲跪的大腿,屁股頂得很高,一身騷骨像蛇一般,纏搖不斷,她的陰唇強而有力,二片緊緊地包夾著小魚兒抽動中的雞巴,陰道肌肉一松一緊,像裝了彈簧似地,令小魚兒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肥美窄小的桃源洞內,陰精一陣陣發泄,燙淋著小魚兒的龜頭,使他渾身麻酥,不知不覺屁股又用力挺送,「噗滋噗滋」的插穴聲大作。經過一陣急抽猛插,她欲仙欲死地昏迷過去,渾身一陣抖顫后,貯存已久的陰精,爭先恐后地噴射出來。小魚兒也舒服得丹田內熱流上沖,一股濃精射進了她的花心深處。自從享受到插穴的樂趣后,小魚兒和蕭咪咪就猶如神女襄王,此后時常巫山幽會,覆雨翻云,兩人的技巧日漸純熟,花樣也不斷翻新。這天,小魚兒多喝了幾杯,又藉著酒意,踉踉跄跄闖進了蕭咪咪的香閨。「小魚兒,你來干什麽?」蕭咪咪瓜子臉,春山眉,瓊鼻如雕,櫻唇似火,嬌俏地問道。「蕭姑姑,」小魚兒的舌頭像是打了結:「我來陪你共渡春宵。」他忽然探手一把,像老鷹抓小雞般,已把蕭咪咪攬到了懷里,他的手臂就像兩道鋼箍,緊緊地把蕭咪咪兩條雪白的藕臂都箍住了。蕭咪咪像是已經屈服了,她面紅如霞,吐氣如蘭,宛似一頭馴順的小綿羊:「小魚兒,你輕一點啊!」「我知道……我……輕點、輕一點……」小魚兒輕擁蕭咪咪,低下頭,吻著她的粉臉、耳根,最后落在櫻唇上。他嘴邊剛長出的鬍渣來回地刺弄著蕭咪咪的白嫩肌膚。蕭咪咪嬌嗔地「哼」著,忽然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咯……咯……咯……你的鬍渣好尖好硬,扎得人家好刺好癢哦!」她豐滿的雙乳一上一下地起伏,春心抑制不住地躁動。她開始緩緩地一個一個地解自己的衣扣,小魚兒也欠身配合她脫,好讓她盡快赤身裸體,一絲不挂。深紫小襖、內衣都松開了紐扣,小魚兒雙手一分,全部的衣服一下敞開了,啊,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對粉嫩、光滑、高聳、豐滿的椒乳,猩紅的乳暈,褐紅的乳頭,支支愣愣地來回彈跳著,彷彿在向他招手。他激動得如醉如癡,望著她那灼灼發亮的杏眼、她那柔軟濕潤的紅唇、她那灸熱急促的嬌喘、她那豐滿滾燙的身軀,心花怒放,熱血沸騰。蕭咪咪急切地等待著銷魂時刻的來臨,那雙妖媚的美目秋波蕩漾,含情脈脈地望著小魚兒,彷彿在說:「傻瓜,還愣著干什麽?」他像接到了命令,猛一扎頭,一只手托著玉乳,嘴巴一下叼著這只紅嫩的乳頭,拼命地吸吮著,另一只手在另一只肥滿的玉乳上揉弄起來。蕭咪咪本能地掙扎了幾下,好像撒嬌的孩兒偎在母親懷里,緊緊地貼著他,兩只玉手在他的頭發上,胡亂地抓弄著。一陣強烈的刺激,震撼著她整個身心,春潮泛濫了,拍打著她的神經,撩撥著她成熟而極富性感的部位,使她下身一片潮濕。她揮動著藕臂,兩只小手顫顫巍巍地不知在摸索什麽,從他的頸部向下滑,掃過他的胸部、腹部,接著又向他的雙腿之間伸去,但是,太遺憾了,她的玉臂不夠長,伸不到他神秘的禁區。一陣焦躁的情緒、佔有的欲望和淫蕩的渴求,刺激著她把纖掌迅速伸向自己的腹部,去解那深紫色的絲綢腰帶。她終於解開了自己的腰帶,一下子抓住小魚兒的右手,插入她的內褲,死死按在肉丘上,微閉杏眼,等待著渴望的一瞬。但小魚兒並沒有立即行事,而是起身跨入她的雙腿之間,將紫緞內褲從腰際一抹到底。她急切地將腿退出內褲,又一蹬腿將內褲踢到一邊。小魚兒伏身細看,只見那光閃閃、亮晶晶的淫液,已將整個三角地帶模糊一片;黑色而彎曲的陰毛,閃爍著點點露珠,高聳而凸起的肉丘上,好像下了一場春雨,溫暖潮濕;兩片肥大而向外翻的陰唇,鮮嫩透亮,陰蒂飽滿圓實,整個地顯露在陰穴外。那粉白色的玉腿,豐腴的臀部,無一不在挑逗著他、誘惑著他,使他神魂顛倒,身不由己。一股體味夾雜著小穴的騷腥,絲絲縷縷地撲進了他的鼻孔。此刻,他舍不得一下子將肉棒插入,他要嘗一嘗這熟透的浸著糖汁的蜜桃是什麽滋味。他伸出兩手,按住兩片穴唇,緩緩地向兩側推開,張開了陰唇,鮮紅鮮紅的嫩肉,里面浸透了汪汪的淫液,使他幾乎流出口水。一種難以抑制的沖動,指揮著他的大腦,不顧一切地向禁區發起了攻擊。猛一低頭,他的舌尖開始無情地掃蕩,輕輕刮弄著蕭咪咪那又凸又漲的小陰蒂,每刮一次,蕭咪咪的全身便抖動一下,隨著緩慢的動作,她的嬌軀不停地抽搐著:「小魚兒……別急……慢慢來……噢……」他的舌尖開始向下移動,在她那大小陰唇的鴻溝里來回上下地舔動著,那樣的穩、準、狠,僅僅十幾個回合,蕭咪咪已纖腰輕擺。她只覺得,小陰穴的鴻溝里彷彿發起強烈的地震,在穴洞中心翻天覆地,排山倒海,淫水一股一股地湧出騷穴,順著大腿、肛門不停地流淌。「小魚兒……好癢……我……忍不住了……」蕭咪咪發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小魚兒微微一笑,牙一咬,將舌尖一直伸入到穴洞深處,用力使舌頭挺直,在穴洞里來回地轉動起來,只覺得穴壁由微微的顫動,變成了不停的蠕動,又由蠕動變成了緊張的收縮,細長的舌頭被它夾得生痛。蕭咪咪扭動著肥白的屁股,穴里的淫水不住順著他嘴邊溢出來。小魚兒擡頭看看蕭咪咪,見她紅霞滿面,嬌喘籲籲,知道時機業已成熟,他站起身,脫去衣褲,伸手抓住漲得紅黑發紫的大肉棒,對準穴溝,上下滑動了幾下,使肉棒沾滿淫水,才找到洞口,全身向下一壓。「啊!」她拼命地一聲嘶叫。小魚兒停了停,讓蕭咪咪喘口氣,然后輕輕活動一下玉莖,感覺能運轉自如了,才開始緩緩地抽送,邊抽插邊用左手摸著蕭咪咪的玉乳,用右手摸著她的脖頸,不斷地親吻她的俏面,上中下三路齊發。蕭咪咪的疼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酸酥和麻癢,她張開玉臂,勾住小魚兒的屁股,開始挺動豐臀,向上迎送。小魚兒見蕭咪咪已不覺疼痛,便猛烈地襲擊起來。他的右手用力攥緊她的脖頸,鬍渣在她的嫩臉上揉蹭;他的左手捏住飽漲的乳頭,不停地撚動;下邊的大肉棒更是精神百倍,直抽直插,速度猛增,肉體的碰擊,再加上淫液的粘糊,發出了「啪!啪!啪!」的濺擊聲,蕭咪咪不禁大叫:「哦!好美……啊……好舒服……喔……」她的一條香舌伸出嘴外,尋找另一張嘴,兩張嘴會合了,香舌也順勢伸了進去,貪婪地吸吮著,只吮得舌根生痛。她拼命用手壓他的屁股,自己也用力向上迎合,讓陰穴緊緊地和肉棒相結合,不讓它們之間有一絲的空隙。小魚兒覺得蕭咪咪小穴里的肌肉一陣陣收縮,只夾得龜頭酥癢起來,這種酥癢,順著精管不斷地向里深入,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種無法忍受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又返回肉棒。它猛勁地作最后的沖刺,終於像火山爆發一樣,噴射出乳白精液,與透明的穴水,在不斷收縮的幽洞里相會。兩人彼此摟抱著,靜靜地休息了一會兒,蕭咪咪突然坐了起來。小魚兒莫名其妙地看著她,問道:「蕭姑姑,你怎麽啦?」蕭咪咪沒理會,只是含情掃了他一眼,她的玉手抓住他仍然直立的玉莖,搖晃了幾下,小魚兒馬上又恢複到興奮狀態,現在他明白她的目的,心中一樂,索性動也不動,閉起眼睛。只見蕭咪咪俯下身子,張開口,把陽具一口含住,輕輕舔吮起來,小巧的舌頭舔著他的龜頭,又舔馬眼。一只手抓住玉莖,不停套弄,她的手感覺到肉棒的血管在激烈地跳動,隨著血脈的湧動,牽動那肉棒不住上下點頭;接著她玉手向下一滑,又將兩個肉丸捏在手里,輕輕地揉弄著。小魚兒猛然吸口氣,不由自主地伸出粗硬的手掌,順著她的光滑的脊背向下撫摸,又沿著豐滿的臀部向里伸卷,一股股粘液增加了肉與肉之間的潤滑,他的手指順勢而入,輕輕扣弄著蕭咪咪漲得發紫的小小陰核。她無法忍受這種翻江倒海般的刺激,只聽蕭咪咪「啊」的一聲,一翻身跨騎在小魚兒頭上,將下陰對著小魚兒的嘴,兩只玉手主動把熱氣騰騰的小穴掰開,嘴里半是命令半撒嬌地說道:「小魚兒……來……小穴癢得慌……快伸出舌頭舔舔……」小魚兒見蕭咪咪的小騷穴正對著自己的嘴巴,他貪婪地撥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讓最鮮嫩、最敏感、最刺激的紅肉,暴露得愈多愈好。他天生舌頭尖長,能夠深入穴壁,盡情地上下左右攪動、轉刮,弄得蕭咪咪心慌意亂,嬌喘籲籲,淫聲浪調,不絕於耳。突然,小魚兒猛一低頭,含住了蕭咪咪豔如瑪瑙的小陰核,狠勁地吸吮、舔磨,吸得蕭咪咪全身發顫,抓耳撓腮,上下晃動,再加上那陰戶又被小魚兒的堅硬鬍渣刺得一陣陣痙攣,差點把她的靈魂美上了天。蕭咪咪再也忍耐不住,貪婪地抓起肉棒,塞進自己的櫻桃小嘴之中,窄窄的口腔頓時如氣球般鼓了起來。她舔舔,看看;看看,再舔舔,她看到龜頭前沿漲得凸凸的,好像一條粗大的蚯蚓,盤臥在肉棒的頂端,她看花了眼,看醉了心,看傻了頭。蕭咪咪手捧大肉棒,整根吞進吐出,拼命地吸呀,吮呀,好像肉棒插進了她的心扉,插進了她的胸膛,插進了她的小腹,插進了她的小穴,最后從后腰穿入,一股暖流經小腹向下漫延,又從肉穴里溢出……蕭咪咪急切地擡起頭,挪動身子,玉手握定肉柱,對準自己下身的泉眼,瘋狂地把臀部向下坐去。「啪」的一聲,一股淫水從小穴里飛快擠射到小魚兒的肚皮上,那根大肉棒一下插到了底層。她咬緊牙根,緊握雙拳,屈伸玉腿,俏臉像一團盛開的紅杜鵑。小魚兒那根燒紅的鐵棍,如鋼針一樣坐插在蕭咪咪的肉穴里,被穴里的肥肉緊緊咬住,而女人的陰道也被撐得凸漲漲的,一股歡快的電流,迅速傳遍了蕭咪咪全身,又麻、又癢、又酥、又酸……小魚兒順手握住了蕭咪咪的一對白生生肥乳,猛揉乳房,捏弄乳頭,屁股同時配合著蕭咪咪豐臀的動作,一上一下地挺進。蕭咪咪被頂得媚眼翻白,嬌喘籲籲,花心大開,血液沸騰。她俯下上半身,把小魚兒摟抱得更緊,粉白的屁股拼命扭動,動作輕狂,心中火燒,陰壁隨之陣陣緊縮,花心吸吮龜頭,龜頭頂碰花心,舒服得小魚兒也大喊大叫起來。小魚兒知道她的高潮就要到了,忙急速地運動,他感到蕭咪咪的陰戶一開一合地咬著自己的雞巴,一股興奮傳遍全身。忽然,蕭咪咪嬌軀一顫,一股火熱的陰精噴射而出,小魚兒的龜頭被陰精一淋,小腹一松,丹田內一股熱呼呼的精子像噴泉似的,爭先恐后射進她的子宮內。兩人靜靜地擁抱著,享受著這泄精后的片刻美感……

本站由:新絕代雙嬌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