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漂亮女蛇白素貞      
雷峰塔內,膚若凝脂、亭亭玉立、清純如水的的絕色仙子白素貞在金缽萬丈佛光的鎮壓下,嬌軀顫抖、痛苦萬分。  看著這姿色絕美、武功高強的少女此刻已經無力掙扎,對白素貞的美色窺伺已久的護法神虐之心頓起。他飛起一腳,正踢在少女玉腿的膝彎處,只聽一聲慘呼,白素貞被踢的跪伏在地。護法神獰笑著邁步上前,一腳踏住少女盈盈不堪一握的細腰。宛如一只被釘在地下的玉色蝴蝶,白素貞頓時被壓得動彈不得。   只見白素貞一頭烏黑的如云秀發高高挽起,秀麗的螓首下露出一段粉嫩修長的玉頸。一身雪白飄柔、薄如蟬翼的裹體輕紗將少女挺突俏聳的酥胸和纖細小巧的柳腰緊緊的包裹起來,若隱若現的輕薄亵衣緊束著一雙高聳入云的乳峰。修長的粉頸,深陷的乳溝,緊束的纖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紅的冰肌玉膚,陣陣嬌顫的玉體,教人想入非非。   白素貞顫聲道:“你……你要干什麽?”   護法神伸手捏著她的俏臉,笑道:“干什麽?玩你啊!”   白素貞嚇得魂飛魄散,失聲道:“不……不要……”   護法神伏身下去,隨手拔去白素貞發髻中的飛鳳玉钗,扔在一邊,任由她的如云秀發瀑布般披散下來。   看著這貞潔少女在金缽的壓制下無力抵擋自己的步步侵犯,護法神放肆地笑起來:“不要?本神奉法海大師的法旨,要將你鎮在這雷峰塔下。白素貞,今天就讓你這個絕色美人兒試試我的手段,嘗嘗被男人糟蹋的滋味!哈哈哈哈!”   不等她回答,一口吻向少女那紅嫩鮮豔的櫻唇。白素貞慌忙躲閃,但卻被他就勢吻在優美白嫩的細滑玉頸上。   “唔……你……放、放開我,你無……恥!”平時這美若天人、法力高強的絕色仙子此刻被金缽所制,只能勉力掙扎。   護法神聞著美麗清純的處子那獨有的幽雅體香,看著她清秀脫俗的面容,姿色絕美、體態婀娜、苗條勻稱的玉體,白皙溫潤的肌膚,纖長柔美的手指,以及被抽去玉钗后散落下來的如云如瀑的秀發,一切都激起男人高亢的獸欲。護法神不顧抵抗,雙手侵向白素貞玲珑浮凸的美妙胴體,沿著那誘人的曲線放肆的遊走起來。   突然,護法神的一雙大手順著白素貞的粉頸伸進了衣內,在少女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內肆意揉搓起來,觸手處那一寸寸嬌嫩細滑的玉肌雪膚如絲綢般滑膩嬌軟。隔著輕薄的抹胸,他亵地襲上少女那一雙嬌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撫弄著、揉搓著……   白素貞又羞又怕,雙眸緊閉,嬌軟的玉體拼死反抗……但是此時的她又怎是這個魔的對手。由于玉體被制,這個峨眉山三百年來首次踏足塵世、武功高絕的美麗仙子在護法神邪的撫摸揉搓下,羞得粉面通紅,被那雙肆意蹂躏的爪玩弄得一陣陣酸軟。   護法神色迷迷地睃視著這妙齡女郎嬌柔的玉體:烏黑柔順的長發散在身后,苗條修長的身段鮮嫩而柔軟,冰清玉潔的肌膚溫潤光滑瑩澤。只見少女傾國傾城的絕麗容顔含羞帶怕,猶如帶露桃花、愈發嬌豔。護法神禁不住心醉神搖,伸出魔爪一把攥住少女的兩只細嫩的皓腕,把一雙玉臂強扭到身后,白素貞的身體立時被迫成反弓型,美麗的酥胸羞辱地向前挺立,象兩座高聳的雪峰,愈發顯得豐滿挺拔,感誘人。那深深的乳溝在亵衣的束縛下深不見底,風光绮麗。   護法神的手按在少女高聳的乳峰上,輕薄地撫弄起來,肆意享用那一分誘人的綿軟。突然,魔爪探出,抓向少女胸前雪白的掩體薄紗。白素貞拼命反抗,可是男人瘋狂起來的力量,又豈是這柔弱少女所能抗拒的。只聽“咝、咝”幾聲,這絕代佳人身上的衣裙連同亵褲被一同粗暴地撕剝下來,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還在勉強遮蔽著少女粉嫩的胴體。護法神一聲獰笑,雙臂制住白素貞的身體,魔爪繞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聲輕響,花扣脫開,少女身上最后一絲遮蔽終于也被除了下來,只見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處女胴體徹底裸裎在眼前。掙脫了亵衣束縛的雙乳更加堅挺地向前伸展著,如同漢白玉雕成的巧奪天工的藝術品,昏暗的燈光下映射下著蒙胧的玉色光澤。冰肌玉骨嬌滑柔嫩,成熟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襯托著兩點奪目的嫣紅,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真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誘人。尤其是那一對柔嫩的少女乳峰俏然聳立,嬌小玲珑、美麗可愛的乳尖嫣紅玉潤、豔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白素貞冰清玉潔的胴體完全無遮無掩的呈露出來,無助而淒豔,宛如一朵慘遭寒風摧殘的雪蓮,任人采撷。被男人粗魯而殘忍地剝光了嬌體,白素貞終于絕望。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還是個未經人事的黃花閨女啊……”   ? ?? ???顫抖著櫻唇屈辱地乞求著,絕望中更顯楚楚動人。看著白素貞一雙杏目里閃爍的淚光,眼神里滿是哀求,愈發激起護法神的高漲欲焰。   “放過你?哈哈哈哈,我要得就是你的處子之身!今天這雷峰塔就是佛爺給你破身的地方!白素貞,你生來就注定要被我糟蹋的,現在落在我的手里,你就認命吧。”不顧少女的苦苦哀求,護法神一聲獰笑,探手擒住白素貞嫣紅玉潤的嬌嫩乳尖,貪婪地揉捏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隨著乳峰上那嬌嫩敏感的乳尖落入魔爪,白素貞嬌軀一顫,酸軟下來,兩滴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護法神笑著,用另一只凶殘的大手肆意蹂躏著少女毫無遮擋的秀乳,同時,探口捕捉著白素貞的櫻唇。他要用最粗暴、最亵的手段強奪這美麗仙子的處女貞操。   “啊……”,柔嫩鮮紅的櫻唇間禁不住發出一聲絕望而羞澀地呻吟,少女純潔的雙唇四處躲避。幾經無力的掙扎,鮮嫩的紅唇終于被逮到。白素貞的嬌靥越來越紅潤,不但雙唇被侵犯,連敏感的胸部也一刻不停地被搓揉玩弄。   護法神強硬地將嘴唇貼上少女鮮嫩的紅唇,激烈而貪婪地的進攻著。白素貞的抵抗漸漸減弱,不知不覺中已被壓迫成完全順從的狀態。絕色少女無助地顫抖著,矜持的身體深處在羞恥中漸漸崩潰。白素貞緊閉雙眸,美麗的睫毛微微顫抖,在護法神的逼迫下一點點張開櫻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貪婪地吸吮著自己柔軟的舌尖,少女顫抖著吞下護法神移送過來的唾液。護法神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擊著少女的香舌,白素貞不自覺呻吟出來,好像全身的感覺都集中到舌頭上似的。少女的香舌被強烈吸引、交纏著,漸漸變成深吻。護法神強奸著這美女的櫻唇,品味著眼前這美貌少女被強迫索吻的嬌羞掙拒,連甘甜的唾液都盡情吸取。   纖美修長、柔若無骨的美麗玉體在護法神的身下無助地扭動、掙扎著,重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內心雖然在絕望地呼喊,赤裸的玉體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白素貞的反抗越來越軟弱,越來越沒有信心。   護法神早已被這美豔仙子的誘人秀色刺激得兩眼發紅,他將白素貞強按在塌上,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少女的雙腕,壓在她的頭頂上,另一只手從絕色麗人那柔軟挺立的乳峰上滑落下來,順著細膩嬌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撫去,越過平滑嬌嫩的柔軟小腹,手指就在仙子那纖軟柔美的桃花源邊緣邪地撫弄起來……少女的細腰不知不覺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卻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撫摩著少女那雙修長纖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絲、嬌嫩無比的冰肌玉膚,護法神得寸進尺,手不斷向桃花源侵入,一雙修長纖美的雪滑玉腿被強行分開。白素貞強打精神想要合攏雙腿,可是身體在男人的玩弄下已經變得很難控制,手指只用力抽送了幾下,修長的雙腿就重新分開。楚楚動人的白素貞不停地呻吟著、扭動著,嬌羞欲泣,櫻唇細喘呻吟。原本緊閉的桃源洞口,現在被一只陌生的手指插入、穿透、控制。   在受到男人的強力淩辱后,如今已經含苞欲放,淡淡的玉露滋潤著嬌豔欲滴的粉紅色豆蔻,待人采摘。護法神用手指擒住少女柔嫩的玉珠,肆意揉摸、玩弄,胯下這千嬌百媚的絕色美女頓時被揉搓得死去活來。   ? ?? ???嬌柔清純的白素貞痛苦萬分地呻吟著,絕望地掙扎著。在男人的玩弄下雪白的身軀象水波一樣蠕動起伏,好象沒有骨頭一般。趁著她正含羞緊閉美眸、芳心忐忑無助的當兒,護法神一把將少女仰臥的胴體翻轉過來,雙手插在玉腹香肌之下用力向上合抱,冰清玉潔的絕色美女白素貞被迫以極爲屈辱的姿態跪伏在塌上,象一只待宰的羔羊,淒豔而絕美。少女曲線絕美的上身嬌弱無力地伏在塌上,玉臀卻被迫高高隆起,誘人的處子美穴象一朵鮮嫩的花蕾徹底裸露在男人面前,任人攻擊,無處躲藏。   護法神發起攻勢,吻向白素貞雪白的粉頸,同時拉開抗拒的纖手,握住少女豐腴的酥胸,觸手處挺拔柔嫩,精彩紛呈。少女抗拒著扭動身體所産生的摩擦,帶來無比美妙的刺激。   白素貞想向前逃,可身體根本無法掙脫男人鐵鉗般的雙手。   “不要啊……”少女拼命扭動腰肢,卻更加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無法躲避護法神對自己乳胸的侵犯,白素貞只能盡量並攏一雙雪白柔嫩的玉腿。沒有多久,雙膝開始顫抖,連夾緊力量都快沒有了。   護法神趁機用手指攻擊少女無處躲避的羞處,逼她徹底就范。   手指很快被不斷湧出的清純玉液潤濕,羞恥的感覺和身體的快感一同襲來,少女的嬌軀一陣嬌顫,癱軟下來。   “濕得好快。怎麽啦?不抵抗了嗎?”嘴里調戲著,手指仍然不停著挑逗白素貞嬌嫩的花唇,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凶殘的巨炮已高高舉起,處女的貞潔已獻上祭壇,冰清玉潔的仙子白素貞慘遭淩辱的結局已無法挽回。   護法神把自己粗若兒臂般的巨大陽具強行插進白素貞的雪白玉股間,頂在軟綿綿的花瓣上。碩大滾燙的凶器在少女柔順緊閉、嬌軟滑嫩的花瓣上不懷好意地劃動著,象捕獵的野獸,做好攻擊的準備。   想到馬上就能徹底占有這美貌的姑娘,護法神亢奮起來,他雙手控制住白素貞顫抖著的玉體,挺起粗壯的肉棒,對準花唇中心,殘忍、緩慢而又堅決地插進去。經過玉液的充分濡濕,男人的凶器慢慢陷進白素貞柔軟的美穴中。護法神一分一分地將凶器插進少女的身體,舒爽的感覺讓他閉上眼睛,慢慢享受征服這美貌少女的感覺。只覺得白素貞美穴緊窄異常,護法神費盡力量才把肉棒插入一半。凶器被處女的最后一道防線所阻擋,伴隨著香肌的強力收縮,不斷湧出無比的快感。   白素貞秀眉緊颦,咬緊櫻唇,忍受著鑽心的疼痛,男人凶器殘忍地刺入,使她忍不住仰起頭。強烈的壓迫感,一直湧上喉頭,突然感到陣陣目眩。   片刻迫人的停頓並不是淩辱的完結,只是爲了發起更凶猛的攻擊而做的積蓄,突然那緊壓著少女嬌軟玉體的色狼挺身沖刺。   “不要……啊……”   ??只聽一聲絕望地慘呼,碩大無比的凶器終于刺穿處女柔嫩的貞膜,凶狠地撕裂了白素貞貞潔的防線,徹底終結了她的處子生涯。溫熱鮮豔的落紅隨即湧出,一滴滴落在塌上,象一朵朵鮮豔的梅花,殘酷的證明著白素貞失身于此的事實。被奸汙的羞辱和下體傳來的劇痛迫得白素貞一陣陣慘呼,珠淚噴湧而出。   ? ?? ?護法神忍耐著噴射的欲望,慢慢拔出,再次緩慢而又凶狠地插入處女的美穴。粗大的龜頭刮到處女膜的殘余,每一次都使白素貞發出痛苦而消魂的呻吟。   “嘿嘿!開始夾緊了,你這俏丫頭的功夫真沒白練。現在求我啊,求我饒了你啊,哈哈哈哈”   護法神嘴上也不饒她,一邊用言穢語羞辱著白素貞,一邊用肉棒抵死攻擊著少女的玉體,他決意要讓這貞潔少女徹底屈服在自己的威之下。   抽送的力量突然加重,粗大的凶器在白素貞的嫩穴里快速地沖刺。這麗靥如花的少女頓時被奸的魂飛魄散,秀眉颦颦,嬌吟不斷,頭腦中一片混亂。   一陣刺痛,白素貞的神智勉強回複清醒,立刻羞得粉臉绯紅,只能咬著紅唇低下頭去,拼命抵抗著越來越強烈的快感。烏黑的長發散落下來,遮住了白皙美麗的臉頰。   ? ?? ?護法神不斷的變換著體位,持續而猛烈的在白素貞的體內肆虐,巨大的凶器如同鋼釺一樣攻擊著白素貞柔軟的花徑,徹底粉碎了少女最后的幻想。白素貞處女的身體被不停的蹂躏著,本能的矜持和抵抗失去了意志力的支持很快就消失殆盡了,美麗的身體向護法神完全開放,任由護法神盡情的摧殘。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抽插了多少次,護法神迎來了自己的第一次高潮。   “喔!”護法神在這時候發出野獸般的哼聲,開始感到窄小的美穴連同花瓣纏繞在凶器上,向里面吸入,含住凶器的嫩肉,表面像波浪一樣的來回摩擦。護法神咬緊牙關,猛烈抽插。   在又一陣狂野的翻滾后,護法神雙手緊緊的抓著白素貞高聳的雙乳,肉棒頂住她的花蕊,將一股熾熱的暖流射進了白素貞的身體。粘稠的白色液迅速占領了白素貞子宮的每一個角落,然后緩緩的流出體外。   射光最后一滴液,護法神仍然把凶器插在白素貞的身體里,頭靠在柔軟的乳溝中,享受著雙乳上下起伏的顫抖。   被殘忍地奪去貞潔,白素貞悲痛欲絕,柔腸寸斷,卻只能任由護法神肆意地蹂躏自己的身體,無力反抗。在一陣陣強烈至極的刺激下,含羞無奈的白素貞被玩的死去活來,急促地喘息呻吟著,腦海中一片空白,少女芳心體味那一種令人酸軟欲醉、暈眩欲絕的迫人快感,緊張刺激得幾乎窒息。   柔若無骨、赤裸的秀美胴體被壓在護法神身下,不時輕顫著,美妙難言。只見這美若天仙的絕色少女麗靥暈紅,柳眉輕皺,香唇微分,秀眸輕合,一副說不清楚究竟是痛苦還是羞澀的誘人嬌態。   感受著胯下這溫婉可人、千嬌百媚的美人火熱燙人的花肌,陽具的每一寸都被嬌軟嫩滑的陰唇、火熱濕濡的嫩肉柔媚的含著,護法神知道自己已經在肉體上徹底征服了這千嬌百媚、溫柔婉順的絕色仙子。   ? ?? ?笑著俯身在白素貞的耳邊,輕舔著她晶瑩玉潤的耳垂,說道:“白素貞,你的下身可真緊哪!處子的滋味果然不同凡響。嘿嘿,象你這樣國色天香的美女,不連玩你三天三夜,真是對不起佛祖啊。”   被護法神任意辱著,渾身酸軟的白素貞象被抽了筋一樣軟軟地癱在塌上,動彈不得,只有一雙玉腿不時的微微抽搐,如云的秀發披散在床上,由瑩白的背脊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一雙含羞無奈地美眸緊閉著,無力睜開,兩行珠淚沿面而下。受到男人肆意淩辱的白素貞,渾身散發出未曾有過的感。   在一陣靜默后,護法神下身的凶器再次抽動。他毫不憐惜白素貞含苞初破,這次要用采補、摧情的邪法術,對她大加撻伐,白素貞體內的元貞將再難守住。這絕色玉人櫻唇微張,情難自禁地嬌啼呻吟起來。護法神肆無忌憚地奸強暴、蹂躏糟蹋著身下白素貞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憑著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將這美貌少女玩得死去活來。白素貞在他胯下蠕動著一絲不挂的赤裸玉體,雪白胴體不由自主地抵死逢迎,婉轉承歡,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護法神的手段比剛才強烈許多,那具暴烈地像火一樣,灼的白素貞嬌弱的胴體一次次的爆發,然后是一次次的崩潰下來,虛脫的再也沒有半點力氣,但護法神卻沒有一點憐香惜玉,反而更強猛地攻擊,盡情地玩弄白素貞嬌柔的胴體,用各種催情手法,將這美女一次次征服于身下。   護法神粗大硬碩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白素貞體內,狂暴地撞開這麗人嬌軟柔嫩的花蕊,在那緊窄的“花徑”中橫沖直撞┅┅巨棒不斷地深入攻擊著少女玉體的最深處。在凶狠粗暴的沖刺下,白素貞的“花宮玉壁”被迫羞答答、嬌怯怯地綻放開來。   護法神猛提下身,吸一口長氣,咬牙一挺肉棒,只見白素貞渾身一震,一聲柔媚婉轉的嬌啼沖唇而出。頓時全身的冰肌玉骨酸麻難捺至極,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齊湧上芳心。只見白素貞柳眉頻皺,銀牙緊咬,顯出一幅不堪蹂躏的誘人嬌態。一絲不挂、雪白赤裸的嬌軟胴體在護法神的胯下一陣顫栗、輕抖,修長優美、雪白玉潤的纖柔秀腿情難自禁地高舉起來。   少女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那高舉的優美修長的柔滑玉腿落下來,急促而羞澀地盤在護法神腰後,隨著大龜頭對“花蕊”的揉動、頂觸而不能自制的一陣陣律動、痙攣。護法神也被身下這絕色嬌豔、美若天仙的少女嬌美肉體引得心神搖蕩,只覺頂進她陰道深處,頂住花心揉動的龜頭一麻,就欲狂泄而出。護法神趕忙狠狠一咬舌頭,抽出肉棒,然後再吸一口長氣,又狠狠地頂入白素貞體內。碩大的龜頭推開收縮、緊夾的肉壁,頂住她陰道最深處那羞答答的嬌柔花心再一陣揉動┅┅更用一只手指緊按住白素貞那嬌小可愛的嫣紅玉珠一陣緊揉,另一只手捂住白素貞的右乳,手指夾住峰頂上嬌小玲珑、嫣紅玉潤的可愛乳頭狂搓,舌頭則卷住白素貞左乳上那含嬌帶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嬌羞乳頭,牙齒輕咬。三管齊下,白素貞頓時嬌啼慘呼聲聲,柔呻豔吟不絕,但覺一顆芳心如飄浮在云端。   護法神俯身吻住白素貞那正嬌啼狂喘的柔美鮮紅的香唇,企圖再闖玉關,但見少女本能羞澀地銀牙緊咬,卻最終還是羞羞答答、含嬌怯怯地輕分玉齒,丁香暗吐。護法神吐舌卷住那嬌羞萬分、欲拒還迎的少女香舌,但覺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瓊漿甘甜。含住白素貞那柔軟、小巧、玉嫩香甜的可愛舌尖,一陣邪地狂吻浪吮┅┅那粗大的肉棒也已在白素貞的體內抽插了七、八百下,肉棒在少女肉壁的強烈摩擦下一陣陣酸麻,護法神的陽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他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長氣,用盡全身力氣似地將巨大無朋的肉棒往白素貞火熱緊窄的身體最深處狂猛地一插,滾燙的陽精二度噴出┅┅   “啊┅┅”白素貞一聲慘呼,銀牙緊咬,黛眉輕皺,兩粒晶瑩的珠淚從緊閉的秀眸中奪眶而出。   不顧白素貞的淒慘呻吟、苦苦哀求,護法神第三次將凶器殘忍地插入到少女那雪白嬌柔的玉體中。國色天香、美貌聖潔的白素貞在他胯下嬌羞無奈地蠕動著一絲不挂、雪白如玉的美麗胴體,欲拒還迎。美貌絕色的仙子豔比花嬌的美麗秀靥麗色嬌暈如火,芳心嬌羞萬般,一雙柔軟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緊緊抱住護法神寬闊的雙肩,如蔥般的秀美可愛的如玉小手緊緊地摳進他的肌肉里。護法神那粗壯無比的陽具越來越狂暴地刺入她的玉體,聳動抽插越來越劇烈,那渾圓碩大的滾燙龜頭越來越深入仙子火熱深遽的幽暗“花徑”內。   護法神用他那異於常人的巨大陽具,把胯下這個千嬌百媚的絕色仙子的肉體和芳心都逐漸推向那銷魂蝕骨的肉欲高潮。美麗絕色、清純動人的白素貞在男人持續的奸下,那雪白平滑的小腹也開始由顫抖、蠕動逐漸變成嬌羞地挺送、迎合。   ? ?? ?隨著護法神越來越狂野、深入地抽動,美麗聖潔的白素貞玉體中最隱密、最幽深的處女宮被迫綻放開每一分“玉壁花肌”。不覺中,粗碩滾燙的渾圓凶器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蕊”,龜頭頂端剛好抵觸在白素貞下身最深處的“花芯”上,“啊……”隨著一聲慘呼,白素貞嬌軀一陣顫抖,下身的嫩肉更是死死地纏繞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陽具上,不能自制地收縮、緊夾。   就在這時,護法神體內魔種送出一股有若實質的真氣,從緊脹著仙子玉體的肉棒中送出。這股真氣直沖進清純絕色、的白素貞的身體最深處,一陣令人窒息般的銷魂至極的揉壓、擠弄……   白素貞頓時嬌軀劇震,麗靥瞬時豔若桃花,嬌啼狂喘的櫻桃小嘴發出一聲聲令人血脈贲張、如癡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嬌啼。護法神把這股真氣留在白素貞體內,開始了最狂野地沖刺、抽插……   國色天香、貌美如仙的白素貞在護法神那滾燙的陽精刺激下,芳心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隨著那柔嫩櫻唇一聲淒豔哀婉的銷魂嬌啼,白素貞奮力挺起雪白平滑的柔軟小腹,與護法神的下身緊緊“楔合”在一起,全身心都陷入了一陣劇烈無比的欲仙欲死的高潮之中,終於被送上了奸的快感巅峰。   楚楚動人的白素貞漸漸從欲海高潮中滑落下來,護法神俯身望著身下正嬌喘細細、香汗淋漓的美麗仙子,只見白素貞星眸半睜半閉,桃腮上嬌羞的暈紅和絕色清純的粉面美得猶如云中女神。   看到這純潔美麗的仙子已被自己蹂躏的癱軟在塌上,爬不起身來,卻仍不肯放過:“白素貞,怎麽樣?被男人糟蹋的滋味很過瘾吧,哈哈哈哈。現在給我爬起來,跪到我面前!這一次要用你的櫻桃小口來伺候我。”   根本還未恢複過來的少女,被護法神一把抓住秀發,屈辱地跪在他胯下,她羞赧的眼眸畏縮地想要避開那怒不可遏的凶器,但被一雙魔手緊緊壓制,絲毫無法閃躲。   護法神用雙手控住白素貞美麗的螓首,逼她張開櫻唇,把再度硬起來的肉棒強行插進去。   “喔……”刹那間,髒的念頭從少女腦海里掠過,可是立刻被淩辱的事實所征服。白素貞屈辱地張開她柔嫩的櫻唇,含住男人肆虐的凶器,兩行珠淚沿面而下。看著這個早已在幻想中不知被弄過多少次的絕色尤物,此刻終于屈辱地跪在自己的胯下,任由自己玩弄、糟蹋,護法神亢奮之極。   火熱的肉棒不停的在嘴里進進出出,這美貌少女只得用力轉動舌尖。舌尖的動作雖然幼稚,但很刺激。護法神的欲再度高張,櫻唇柔軟的觸感,舌頭纏在肉棒上産生麻痹感,使他再次出現射精的欲望。白素貞雪白的手指不知不覺握緊肉棒的根部,芳唇快速吞吐肉棒。就在這刹那,白色的精液狂野地噴射在白素貞的臉龐上。   護法神道:“白素貞,今天拜法海大師所賜,我在這雷峰塔下破了你的貞操。要怨,你就怨自己長得太過美貌,沒有一個男人肯放過你的。   能隨心所欲地狎玩你這樣的絕色仙子,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 ?從今往后,你的身子就是我的了。我想什麽時候玩你,就什麽時候玩,想怎麽玩你,就怎麽玩。直到把你玩得徹底雌伏在我的胯下。若要翻身,除非這雷峰塔倒,西湖水干!哈哈哈哈!”

本站由:漂亮女蛇白素貞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