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草會里的意亂情迷      
第一章  百草會,是關外第一大幫派。  最初,百草會,只是一個百草山莊,是武林第一名醫葉環夏所創,葉環夏不但醫術通神,而且一身武功藝業深不可測,一生活人無數。  有幾位武林大豪爲其所救,感其恩德,干脆結廬而居,對救命恩人言聽計從,到葉環夏的兒子葉中天時就已組成了一個幫派。現在葉中天已八十高齡,獨居在百草山莊后山的琳琅閣中不問世事,他的兒子葉笑塵現在是百草會的會主,也是關外武林的泰山北斗。  葉笑塵今天五十出頭,下有二女一子,都有一身驚人武功。  長子葉小風,已經成家,娶的是幫中長老鍾連伯的愛女關外有名的大美人鍾可卿。長女葉小云,次女葉小雨。都是生的亭亭玉立,千嬌百媚,尚未出閣。  此時正是初更時分,葉大小姐小云姑娘正在床邊彎腰整理著什麽。  眉目如畫,皮膚白嫩,容貌可愛、水靈,有著令人遐想聯翩的兩條修長、豐盈的秀腿。配上一對豐滿挺拔的乳房與略上翹起的圓臀,十分誘人。此刻她正低頭鋪著床被,只穿著亵衣,烏黑的長發灑落肩頭,唯一的例外是雪白的頸項,有一種令人眩目的亮麗。  忽然一雙手繞住小云的纖腰,下身緊貼在她豐盈的屁股上,小云側過頭,俏巧的甜笑,那人的吻已輕輕印上大小姐的櫻唇,舌頭輕輕滑入她的口腔,烏絲飄灑在云小姐的臉旁,更增秀色。  那人的雙手不規矩地隔著衣服搓揉著小云的乳房,小云似乎動了春心,身體像蛇一般的扭動。  離開小姐的唇,那人又把頭貼在小云的背上,輕輕提起她的裙子,揉捏著她富有彈性的臀肉。  「爸,下邊的人都還沒睡呢,你好性急。」小云小姐笑盈盈的在那人額上點了一下,嬌嗔地說。  原來這人竟是百草山莊莊主,醫術通玄,武功蓋世的葉笑塵,都已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可是內功精深,又精通醫術,看起來竟是白面微須的三十左右一位文士。  「哼,怕什麽,誰敢多嘴,給她吃顆忘魂丹,關進地底無間洞去!」  葉笑塵一邊說一邊脫下衣服,把女兒裙子褪下來,露出葉小云那潔白如玉,嬌嫩如脂的臀部,邊用手指在她的股間摸索抽插著,邊輕笑著說:「再說你身邊那幾個小丫頭你老子我哪個沒玩過?誰會出去瞎說?」  葉小云舒服得舒了口氣,白玉無瑕的俏臉上已騰起兩團紅暈,更增嬌媚,呻吟著說:「啊……爹,住里點,對對,好舒服……」一邊說道:「話是這麽說,女兒總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再說……再說……嗯,輕點嘛!」她羞笑著打落父親的手。  葉笑塵嘿嘿一笑,道:「再說什麽?是不是中原武林世家的南宮遠就住在前院?嗯,好女兒,給爹爹含會兒吧。」他坐在床邊,分開雙腿,中間的雞巴一翹一翹地說。  葉小云溫柔地一笑,含羞帶怯地挽了一把頭發,蹲在父親的胯間,先嗅了一下,輕輕在父親的雞巴上打了一下,道:「討厭,又沒洗!」白了父親一眼,微微張開紅嘟嘟的櫻唇,將父親的雞巴含了進去,熟練地又吸又吮,咂巴起來。  葉笑塵看著女兒芙蓉般的俏臉,嬌豔的紅唇間自己粗大的雞巴進進出出的,激動得好像又粗大了一倍似的,頂在女兒溫暖濕潤的口中,笑道:「好女兒,你的口技可是越來越高了!」一邊輕輕撫摸著她的秀發道:「南宮遠和我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今天他帶了兒子女兒上門求親,他那兒子南宮劍鳴倒也一表人材,你看怎麽樣?如果有意思,明天陪他們一塊去逛逛五嶽峰,婚事就這麽定了。」  葉小云在父親胯間忸怩地擺了擺屁股,吐出雞巴說:「女兒不要,那毛頭小子哪有爹爹這種高超本事?你是不是不喜歡女兒了?」  葉笑塵哈哈一笑,搬過女兒的俏臉,又把雞巴插進她的櫻頭小口里,小云抗拒似地掙了一下,就又安份地含吐起來。  葉笑塵歎道:「乖女兒呀,爹爹也是不舍得你呀,可是女大不中留啊,你也不小了,再不嫁,人家會說閑話的。」  葉小云拉著父親的一雙手去撫摸自己的椒乳,自己的一雙白生生的小手在父親的跨間捏弄著雞巴和陰囊,蹙著秀眉說:「可是人家……人家舍不得爹爹嘛。」  葉笑塵挺了挺雞巴說:「是舍不得爹爹,還是舍不得爹爹的這件寶貝呀?」  葉小云羞笑著在父親腿上打了一下,騷柔地說:「都舍不得。」  葉笑塵道:「哈哈,你放心吧,別看那南宮劍鳴是個毛頭小子,他爹可是色中好手啊,想當初我倆一塊嫖妓時,那老家夥比我還厲害呢。」  葉小云吃吃地一笑,紅著臉說:「不來了,爹,人家還沒嫁呢,你就教唆女兒勾引公公呀?」  葉笑塵嬉笑道:「嘿,那老家夥要是敢上了我的寶貝,我就可以拿他的女兒開刀了嘛!」  葉小云扁了扁嘴說:「爹你少缺德了,南宮美玉才十二歲,你好意思打人家主意?」  葉笑塵看女兒滿臉醋意,拉著她的手把她摟在自己懷里,讓她渾圓的小屁股坐在自己的腿上,笑著說:「逗你的,南宮老兒年輕時雖也好色荒唐,可人倫大禮還是顧忌的,怎麽敢打你的主意?來吧!」他輕輕一推女兒柔若無骨的胴體,讓她成狗爬式爬在床上,白晳嬌嫩的屁股沖著床邊,稍微分開女兒的雙腿,挺著早已堅硬的雞巴,從女兒的背后緩緩插入。  葉小云啊地一聲輕叫,陽具毫不受阻,在她溫暖濕潤的陰道內挺進,直到全根隱沒在她的洞口,她才長出了口氣,一雙美目半眯著,媚態畢逞,隨著父親的緩緩抽送,屁股向后一拱一拱地迎送著。  和女兒亂倫的強烈快感萦繞在葉笑塵的內心,陽具插入在女兒嬌嫩柔軟的身軀里,那滑嫩而富有彈性的屁股輕觸著自己的小腿的強烈體驗使葉莊主加大了力度,瘋狂的抽插。女兒的淫水和陽具的不斷摩合發出「撲哧……噗嗤……」的聲音。  葉莊主的雙手在女兒小云豐滿結實的乳房上抓摸著,要把女兒的乳房掌握在自己手里,騎在自己女兒嬌嫩的身體上,進入她香噴噴的胴體的感覺席卷著他。狂干年輕美麗女兒那婀娜動人的嬌軀,真是讓人覺得太爽了。  葉小云發出動人的嬌喘:「啊……好舒服啊……爸爸……啊!」  在溫暖舒適的陰道里,陽具不停的頂入,終于,全根浸沒在了女兒的陰戶間,女兒的口中不斷發出浪叫聲:「爸爸……往里,舒服啊……動起來……啊……爽……親爸……啊……親爸爸……我要啊!」  葉笑塵在女兒的深處停留了一會,感受那緊塞溫暖的感覺和女兒身體內部的痙攣,再緩緩的拔出濕淋淋的陽具,吐口氣再狠狠地插進去。此時的陽具變得粘乎乎的,粘滿女兒液體的陽具,抽出、插入,在蜜洞深處,葉莊主晃動身體,努力讓陽具在女兒的身體里邊轉動角度,一頂一頂的,讓它可以接觸到女兒內部的每一片地方。  柔順的女兒翹著臀部配合著親生父親做著轉動,似乎得到極大的滿足,臉上展現著興奮的神色,兩個小兔子在身體上忽前忽后不斷地晃動,不時發出低聲的哼哼聲,房間里充滿了愛欲的氣息。  葉莊主撫摩著女兒香汗淋漓,沾在額迹的發絲,輕吻著女兒無暇的頸項,環抱著女兒柔軟的腰肢,使勁挺著玉杵在女兒的小穴里捅著,沈浸在淫亂的快感中,他一邊按著女兒白鼓鼓的屁股,托著她的纖腰上下套動著,陽具在她的雙股間進進出出,淫水直流。  正在緊要關頭,外邊有人喊:「莊主,莊主,南宮老爺子有急事找您!」葉笑塵本待不理,外面莊丁卻是喊個不停。  氣得他狠狠咒罵一聲,拔出雞巴,不知這麽晚了南宮遠有什麽急事,趕忙著衣在女兒翹得高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乖女兒,老爹得去一趟,回頭再來找你。」急急開門去了。  葉小云正在情熱,一時氣得銀牙狠咬,卻也無可奈何。躺在床上用自己的纖纖玉指捅插了一陣,總是不如父親的雞巴來得實在,又恨恨地罷手,翻來覆去,難以入眠。  正無可奈何時,哥哥葉小風已急匆匆跑上樓來,遠遠就叫著:「二妹?二妹?」葉小云慌得連忙拉過錦被蓋上。  葉小云與父通奸,畢竟是見不得人的事,雖然自己房里的幾個丫頭都知道內中根底,其他人可是一概不知,聽哥哥上樓來,慌不疊地要掩飾。  葉小風今年二十五歲,長得男生女相,身材修長,眉目清秀。  他推弄妹妹閨房的門,只見小云好像剛洗過澡的樣子,頭發濕濕的披散在肩頭,淡紅的睡衣似乎根本遮擋不住那小巧的身型。她坐在床頭,曲起的一條腿放在床上,身上斜搭了一條錦被,白嫩的小腳上,纖細的腳趾微微張開,上邊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可能是天氣太熱,妹妹的領口開的大大的,微微前傾的身體使得一對嬌小的乳房幾乎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  妹妹左右晃了晃小腳,他連忙移開視線。  「哥,有什麽事嗎?」雪兒將玉足縮進被窩,沖著他說。  妹妹似乎對他的偷窺並沒有留意。  「喔,南宮老爺子的小女南宮美玉來的路上好像中了人家的暗算,爹爹去爲她治病,說今晚不能回來,無法繼續傳授你寒冰掌了,叫你先睡覺。」  「是這樣呀!」雪兒臉上一紅,心中暗笑,說:「妹子知道了,那我……先睡了」  「喔!那……那我先回去了。」葉小風心中若有所失,戀戀不舍地說著,轉身去了。  望著他的背影,小云俏巧地吐了吐舌頭,扮了個鬼臉,皺著鼻子說:「哼,當我看不出來?哥哥也好色呢。」  葉小風對妹妹美麗的胴體早已垂涎三尺,礙著是一母同胞的兄妹,雖然心中癢癢的,可也無可奈何。  回到自己的住處,妻子可卿已經卸了妝,上床躺下了。  那時的人結婚早,雖然已經結婚三年,今年也不過才十九歲。生的明眸皓齒,體態撩人。  葉小風脫衣上床,扯下鍾可卿的內褲,伸手摸進去,一下就摸到了陰毛上。手指一動,熟練地插進豐滿緊湊的雙腿間的陰洞中挖起來。  鍾可卿立即扭動著蛇一樣的腰身,緊纏著他的身體,將高聳的乳房、豐腴的大腿直往他的胸前下部磨擦著,手熟練地伸進了他褲裆中,摸到了他的陽具老練地搓動著。  本來就硬了的陽具在她嬌美的玉手搓動下越來越硬,鍾可卿媚眼瞄著他的陽具,手搓得越來越快了。  葉小鳳笑著幫妻子脫去內衣褲,鍾可卿拱起小蠻腰,任其解了裙扣,一身雪白誘人的肉體露了出來。  「真美啊。」鍾可卿這副性感至極的肉體他不知看了多少遍了,可每次再看的時候,他都忍不住爲之贊歎,結婚三年了,她的身體不但沒見褪色,反而更加美豔光滑挺拔,魔鬼般的面容,配上她那高聳挺立的豐乳、纖纖盈握的細腰、圓鼓軟翹的雙臀、豐腴白嫩的大腿,一切都是那麽完美,一切都是那麽誘人,真是上天賜給他的美若天仙的妻子啊。  葉小云捧著妻子兩個完美的乳房就吻了起來,吻得漬漬有聲。鍾可卿的乳頭立即變硬起來,下半身更是濕潤無比,欲望彌漫全身,身體象在炭火爐邊烤著似的,燥熱無比,張開雙腿圈在他的屁股后面,下身直往他的陽具處直挺,口中叫道:「小風,我的好老公,別吻了,來吧。」  葉小風一見她那浪樣,欲火也高漲起來,棄了乳房,將她放平在床上,分開雙腿壓了上去,陽具駕輕就熟地插入了溫暖的銷魂洞中,一插入美豔的嬌妻體內,立即大抽大插起來。  鍾可卿搖著性感的肉體與丈夫抵死纏綿,雙手緊摟著他的背部,屁股奮力上下挺動,口中更是浪叫不已,「好老公,用力,好,快點,好。」整個俏臉此時已是春意籠罩,風情萬種,臉頰燙人。  葉小風更是被她逗引得欲火膨脹,使盡全身力氣狠命抽插,直抽打著她的渾圓如玉柱的大腿拍拍作響,才插了一百多下,快感就一陣猛過一陣湧上來,直往龜頭上沖,心里覺得不妙,怕早泄引起妻子的不快,立即頓住身體不動了。  「怎麽不動了。」鍾可卿正在興頭上,睜開媚目浪浪地叫道:「快點插,快點嘛。」說著屁股直往上挺。  「先歇歇。」葉小風喘著氣說。  「那你躺下去。」鍾可卿用力把丈夫拉了下來,推倒在床上,跨上去擡起屁股把陽具往她陰道里套,沈身一坐,陽具全根盡沒。  「讓你好好享受。」鍾可卿對丈夫妩媚地一笑,隨即篩動白嫩嫩、圓鼓鼓的屁股,上下前后套動起來,肥美的陰戶套著粗大長的陽具,每一下都是拉到最高后再坐到盡根,淫水隨著她的套動不停地順著陽具往下流,很快床上就濕成了一片。  「你爽不爽?」鍾可卿披散著頭發,媚眼如絲地望著他,兩個豐滿的乳房隨著她的套動上下躍動不已,抛出誘人的乳波。  「好爽,好爽。」  葉小風被嬌妻一陣騷浪的套弄得高潮疊起,再也顧不得保存實力,忽地坐了起來,雙手抱著她結實滑嫩的屁股,下身不停上下挺動,頂得鍾可卿前俯后仰,白嫩的雙乳上下跳動,乳頭輕輕撥打著自已的胸口,一陣急挺后快感如火山噴發般沖了出來,精水狂射不已。  鍾可卿被滾燙的精水一沖,早已積蓄的快感立即爆發,精水直射,大叫一聲倒在了葉小風的身上,好像渾身的骨頭都被人抽去了,身上軟綿綿的,媚目如絲,秀面绯紅,櫻桃小口中呼出一陣陣熱氣。  她的纖手輕輕撫弄著葉小風軟搭搭的陽具,說:「老公,你好厲害,人家快被你干死了。」  「嘿嘿,好戲還在后頭呢。」葉小風一手握著她那一個手掌都蓋不住的美乳,愛不惜手的按摸著。「怎麽樣?還想不想要啊?」  「那就再來啊。」鍾可卿騷興又起,在他懷中扭捏作態,一副蕩婦淫娃樣。  「你先品品箫,含得老公高興,捅爛你。」葉小風指了指軟軟檔的陽具。  「討厭。」鍾可卿白了他一眼,低下頭一口將陽具含了進去。  這口交的技術還是她成婚后跟丈夫學會的,三年來口交技術果然已十分出色,沒幾個就把葉小風軟綿綿的陽具弄得雄風再起,直翹起來,又硬又直,比之剛才有過之無不及。  「好了,來弄吧。」鍾可卿笑吟吟地吐出了小嘴中的陽具。  葉小風把她往上一拉,一把抱住她,隨后壓了上去,口中大叫道:「看我插破你這騷洞。」  兩個人,變著各種姿式盡情交歡著,享受著性愛帶來的無窮美味。良久,終于停下來了。兩人緊摟著一時無語,只聽喘氣聲。喘氣聲漸漸平息下來。  葉笑塵來到貴賓客房,只見南宮老兒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他的兒子南宮劍鳴也著急地陪在一邊。  床上躺著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小美人南宮美玉,此刻卻是滿面潮紅,渾身滾燙,喃喃呓語。  葉笑塵顧不得客套,拉過小姑娘的皓腕爲她把脈,良久良久才遲疑著放下手,道:「奇怪,令媛好像是中了烈陽掌一類的陽剛內功,引發體內三味真火,以致命垂危,不過烈陽掌等純陽內功一旦擊中,立時發作,從令媛的脈象上看,她居然遲了三天才發作,真是奇怪。」  南宮堡主急不可耐地道:「到底有沒有救,你到是干脆點嘛。」  葉笑塵呵呵一笑,道「這倒難不倒我,只是需要一間密室,老夫要用三天三夜的時間以寒玉神功爲她拔出火毒,遲恐不及。」  南宮堡主說道:「那就快做嘛,還在說廢話?」  葉笑塵抱起南宮美玉的嬌軀,閃身出房,只覺懷中美少女嬌喘細細,吐氣如蘭,那嬌美若花的臉龐紅撲撲的,身上一股股熱力撲來,帶來陣陣處子少女的香氣,那尚未發育成熟的胴體嬌小玲珑,恨不得叫人和口水一口吞下肚去,不由心中一蕩,這一刻心中已拿定了主意。第二章  葉笑塵來到自己練功的密室,這里也是他練藥的丹房,室內充溢著一陣陣藥香。他關緊石門,啓動機關,然后取出一粒護脈金丹給南宮美玉服下,淫笑著在她紅撲撲,香馥馥的小臉上親了幾口,這才盤膝坐下,運功用至陰至寒的寒玉神功從她體內拔取熱毒。  一頓飯的功夫,葉笑塵已控制住南宮美玉體內的傷勢,但余毒未清,小妮子仍是沈沈未醒。葉笑塵溫柔的攬住南宮美玉柔嫩的肩頭,讓她偎進自己懷里,嗅著那清馨的女兒體香,親密體驗著那已漸發育成熟的青澀雛體,她的身體是那麽的嬌小柔軟,如同一只溫順的小羊,他甚至能透過那薄薄的衣料感受到少女那特有的綢緞般嬌嫩柔滑肌膚,以及傳來的那陣陣幽香,使他欲火大熾。  他輕輕替小姑娘褪下衣裳,一具柔婉動人的小白羊似的嬌軀呈現在他面前。他貪婪地伸手撫摸著少女剛剛發育,像含苞待放的花蕾似的小乳房,抱緊她纖細柔軟的小腰肢,把她光滑細嫩,已經有了些女人意味的豐盈的小圓臀放在自己的胯間,背對著自己,把嘴唇輕柔的含住那綿軟的耳垂,輕輕吸吮著。  雖然仍在似醒非醒,渾渾沌沌之中,少女發敏感的嬌軀還是感到一陣陣酥癢的感覺,忍不住發出一聲非常微弱,卻又嬌慵撩人的呻吟。  這樣的經驗對于一個只有十二歲的小女孩實在是從未有過的感受。那極富挑逗性的親昵,她在心里上雖然體會不不到,但是她的身體卻已開始有了反應。她那稚嫩迷人的桃源洞口已緩緩沁出些愛液。  葉笑塵正用舌尖細細的品味著那耳肉的柔嫩,用火燙的嘴唇吻著那烏黑的秀發,不覺中,他的手已經滑落到柔弱無骨的腰肢,用力的箍緊,把她完全的納入自己的掌控里,一雙魔掌在她幼嫩的嬌軀上肆虐。  他不是頭一次玩弄這樣稚嫩的女孩,他曾經買過一個剛剛八歲的小女孩,當晚就把自己的肉棒插進了她還光禿禿的肉體。但是南宮美玉是南宮世家的大小姐,她的身份,她的氣質怎麽是那種窮人家的孩子所能比的?  她是個美人胚子,雖然看起來還有些清純天真,可是白天會見時,她那種大家閨秀風范,和武林世家子弟的風范深深印在葉笑塵的心中,想著她白天的樣子,葉笑塵的雞巴不由跳了跳,在她的屁股底下越發地不安份了。  還不谙風情的南宮美玉,昏迷中仿佛正做著春夢,心如鹿撞,整個人卻迷糊糊的,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在旋轉。她呻吟著,整個嬌軀都偎依在這個與父親稱兄道弟的葉大莊主懷中。  似乎有些窒息了。她的小嘴巴呢喃著,臉頰燒得發燙,胸脯劇烈的起伏不已,她的呼吸,她的一切似乎都要被這個男人狠辣的熱吻吸走了。一只大手沿著她雪白的大腿恣意的撫弄,不斷的向內深入,眼看就要逼近少女最隱秘的部位。  葉笑塵把南宮美玉輕輕放倒在自己身邊,眯著色眼打量她的美麗胴體,首先令葉笑塵興奮起來的是小玉姑娘一對白皙可愛的小腳丫,圓潤迷人的腳踝,嬌嫩的好似柔弱無骨,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嬌貴的玉石閃著誘人的光點。  看得他呼吸困難,費力的咽著口水。她那雙嫩生生,白膩修長的美腿軟軟地合在一起,微微露出一絲縫隙,美玉凝脂般的大腿上端便是那尚未長出陰毛的神秘花園。那渾圓且充滿彈性的肉臀,粉光致致,令他遐想連連。  葉笑塵抱起她軟綿綿,熱烘烘的身體放在大腿上,細細密密,反反複複的親著,舔著,在每一處的肌膚上都留下了他饑渴的唇印,特別是白膩的大腿和秀氣的小腳丫。  這一番的折騰后,猶在半昏迷中的小玉姑娘已是媚眼如絲,嬌喘連連,身體更是一片火燙,下體更像是被暖水浸過似的,黏黏的,滑滑的,分不清楚是難受,還是舒服,白晰修長的大腿無意識地扭動,一股熱流在小腹里湧動,讓她産生了想要小便的錯覺,卻又感覺好像已經尿過了。  「小淫娃,這麽快就出水了。」葉笑塵獰笑著。  他迫不及待的把小玉姑娘的屁股抱起來,把嫩藕似的兩腿放在肩頭,那迷人的陰戶正好對著自己的嘴,毫發畢顯的暴露出來。  放眼望去,是兩片鮮鮑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濕透了,中間粉紅柔嫩的小陰唇微微的翻開著,幾滴透明的淫珠挂在上面,嬌豔欲滴。整個陰阜在處女的幽香里更彌漫著一股臊熱的氣息,讓葉笑塵更加的亢奮了。  「唔……嗯哼,嗯……啊……」少女嬌喘著。  葉笑塵淫笑著瞟了她一眼,低下頭一口含住了她正淌著蜜汁的花房,滑膩的舌頭靈巧的伸進狹窄的肉縫里舔啜,那緊迫火熱的感覺,他已經好久沒有領略過了。  在下面,小玉姑娘哼哼唧唧的呻吟聲不斷。一陣陣比剛才還要強烈的酥麻感覺自下體傳來,讓她的頭腦更加回混亂。她實在無法抵抗生理上的反應,尤其是陰戶第一次被異物脹滿的刺激,覺得自己快要被融化了,下身更加的濕透了。  葉笑塵也有些克制不住了,但是他還是不敢插進少女的小穴,南宮老兒也是老江湖,如果破了他女兒的處女之身,是瞞不過他的。他把嬌柔無力的少女翻過來,在她的小腹下墊了個枕頭,讓她圓嘟嘟,粉嫩嫩的小屁股翹得更高,腰胯猛地向前疾送,陽具刺入了小玉嬌小的屁眼。  雖然在昏迷之中,小玉還是發出一聲驚叫,但葉笑塵卻不爲所動,那火熱緊窒的腔道,和肌肉的絕佳彈力,迫使著他向更加幽緊的深處繼續深入,他扳住小玉的屁股,瘋狂的抽動起來。  無辜的少女現在的痛楚更加強烈,葉笑塵的每一次抽動,她都感覺身體像要被撕裂了。疼的她花容慘白,扭動著身體企圖逃避淩辱,卻更激起了葉笑塵的獸性。小玉的意識漸模糊成一團,嬌嫩的臉頰被濃烈的春意蒸得粉如桃花,玉體也像是被塗上一層迷人的酡紅,比起剛才不知又憑添了多少致命的誘惑。  她的嬌軀已像癱軟泥倒在床上。葉笑塵拔出陰莖,把少女的螓首挪到自己的雙腿間,用雞巴輕輕頂開她柔嫩的櫻唇,深深地捅了進去。喔,又濕又熱,那雀舌般靈巧的舌頭因爲饑渴,而不住地在他的龜頭上纏繞著。  葉笑塵的呼吸也粗重了很多,看上去很享受的樣子,他索性抱住少女的頭,低頭看著她鮮花似的俏面,把紅唇當成騷穴,快速的抽動起來。密室里顛孿倒鳳,而室外又如何呢?眼看著葉笑塵帶著女兒進了密室,南宮老兒詭秘地一笑,和兒子對視一眼,心照不宣。打發大家離去,兩人也回房睡了。  鍾可卿的閨房內,葉小風一番殺伐,早已沈沈睡去,可是忽然之間,像是被什麽聲音驚醒了。他睜開眼睛一看,不由得驚呆了。室內紅燭高燃,一個酥胸高聳,柳腰長腿的裸體美人臉紅紅的躺在自己身邊,正是自己的胞妹葉小云。一頭青絲披散下來,遮住了半邊臉,一雙媚目羞恐不安,動人極了,而自己地卻也一絲不挂。  葉小風心中一蕩,卻也心中一驚,這是怎麽回事?扭頭看去,卻見妻子嬌軀赤裸,雙手背在身后被繩索緊緊綁住,,雙膝跪在床上,又白又圓的屁股拱了起來,菊門和陰戶大大張開,好像等待著堅硬肉棒的無情進入。而南宮父子則光著身子,下身呆著搖搖晃晃的兩根大雞巴,一前一后站在妻子身邊。  南宮劍鳴劍眉星目,十分英俊,他堅挺挺的肉棒一下子插進鍾可卿的嘴里,用力的進出,帶著她紅豔的嘴唇來回移動,妻子不由發出一陣低吟。她的舌頭被迫迎接肉棒的沖擊,品嘗著龜頭上滲出的淫液,俏臉绯紅,她竭力的用舌頭迎合著,讓口水沾滿整根肉棒。葉小風看到美麗的妻子口中塞進碩大肉棒時。  南宮劍鳴小腹幾乎都要貼在她的臉上了,肉棒在她口中不斷跳動。肉棒開始在妻子嘴里進出,就像是正在奸淫一個陰戶。而那位道貌岸然的長者南宮堡主的肉棒則在妻子美豔肥嫩的陰戶上來回移動著,滲出的淫液塗滿了肉棒。  他甚至能感覺到妻子那里的微微顫抖。然后,他看到肉棒慢慢推進陰戶,肉棒沒入了她的體內。肉棒稍稍抽出一點兒,然后又狠狠插入,力量更大,幾乎插到子宮口,他看到妻子肥嫩的大白屁股被撞擊得一陣搖晃,南宮堡主的肉棒在自己妻子體內肆意馳騁。  他不由又驚又怒,可是他卻動不了,也喊不出,他的麻穴和啞穴都被封住了。南宮劍鳴的俊臉上帶著一絲詭異的淫笑,端詳著跨下美人含羞忍辱,而自己黑紅的雞巴則在她紅嘟嘟的櫻桃小口中進進出出。  一會兒,南宮堡主的肉棒抽出了鍾可卿的陰戶,他握住肉棒,用力推進鍾可卿的屁眼。她痛苦的呻吟著,肉棒不斷擠進來,分開她的屁眼。她的肌肉死死裹住肉棒,似乎要把入侵者擠出體外。  他再次用力推進,這次插入得更深了,雞巴撕裂了她的直腸,她的秀眉緊蹙,想要尖叫,可是嘴里的雞巴更快速地抽送起來。她嬌美的身體繃得緊緊的,想要減輕可怕的疼痛,但卻只能增加入侵者的快感。  肉棒開始用力的抽插,每次都更深的進入她的體內。雞巴的活塞運動開始了,他的屁股挺動的越來越快,肉棒帶著狹小的菊門一起運動。他的雙手用力抓住鍾可卿的屁股,每次挺進的時候,就掰開她的屁股,好讓肉棒更深的進入她的腸道。  鍾可卿一雙媚目迷茫,可是雞巴插入時的痛疼仍使她自淫欲中清醒了片刻,看到了丈夫已經醒來,正死死地盯視著自己,只感到一陣羞愧,全身一陣燥熱。南宮堡主也看到葉小風醒了過來,淫笑著說:「小風賢侄,侄媳婦的屁眼好緊呀,世叔真是舒服死了,啊……好!好!這個屁股真是棒極了。」  他說著已淩空一掌拍開了葉小風腰間的穴道,葉小風縱身想要跳起,可是雙手雙腿的穴道未解,不但未跳起來,反而和二妹扭到了一起,二妹小云啊地一聲嬌叫,感到哥哥的雞巴正好頂在自己的小穴上。  南宮堡主拍了拍鍾可卿的屁股,說道:「好侄媳婦,屁眼夾緊點,世叔快出了。」一邊對葉小風道:「世侄,世叔占了你的老婆,實在不好意思,把你大妹送給你,算是賠償好了。」  葉小云又羞又氣,只感到哥哥的雞巴真的硬了,頂在自己熱烘烘的小穴上,一翹一翹的,心中也是癢癢的,可是也難堪極了。葉小風雖然也是又驚又怒,可是俏麗的妹子一對柔嫩可人的乳房頂在自己胸上,而雞巴感受到妹妹小穴的熱力,好像那里充滿了吸力似的,雞巴一跳一跳的有點不受控制。  鍾可卿在丈夫醒前已被玩弄了很久,早已認了命,而且也被玩的欲火高漲,幾度高潮,于是盡力繃緊菊門,等待著下一次更加疼痛的插入,同時小嘴緊緊地套弄著南宮劍鳴的雞巴,南宮劍鳴一表人才,比丈夫的陰柔之美截然不同,鍾可卿芳心之中倒底有些喜愛,平時和丈夫做愛,確也曾閉目把他想成南宮劍鳴,此刻既已放開,干脆靜心感受那種興奮。  這時南宮堡主深深的插入鍾可卿的體內,然后停在那里,嘴里發出陣陣低吼。她感到肉棒一下變得更大了,撐開她的腸道,迎接他灼熱的精液。一下,兩下……灼熱的精液射進她的身體。她甚至覺得自己已經被這罪惡的精液填滿了。  變軟的肉棒「砰」的一聲抽出她的菊門,幾滴精液慢慢滲出來,流下她的大腿,滴在床上。這時一直不出聲的南宮劍鳴也呵呵叫了幾聲,雞巴驟然變得更大,一股股精液噴在這位自己一向叫做大嫂,卻比自己還小著兩歲的美人口中,精液自鍾可卿口中流出,迷人的少婦無力地萎頓在床上,結實的屁股趴了下來。  葉小風看著妻子給男人奸淫著,心里很不舒服,但下體的肉棒卻和他打對台,興奮地舉起來。旁邊的妹妹也睜著一雙媚目看得芳心大動,已有愛液緩緩滲出。  「啊……舒服……你的小嘴……好爽啊……啊……啊……啊……」南宮劍鳴歎息著射盡精液,他轉身看看葉小風,嘿嘿一笑,道:「小風兄,嫂子的身體真是美妙極了,兄弟今天可是舒服極了,你何必客氣,佳人在側,及時享用吧!」  說罷哈哈大笑,說著迅速地扯開葉小云的大腿,把葉小風硬梆梆的肉棒對準她的小穴,狠力地插進去,推著葉小風的屁股抽插起來。葉小風雖是男兒身,卻是渾身肌白如玉,細膩柔滑,骨架也酷似女人,可那雞巴可不比南宮劍鳴的小,又粗又大。  葉小云本來還喊不可,可被狂猛地抽插數十下,已弄得她呻吟連連,淫水成河,這時南宮堡主已經緩過氣力來,就用她小淫穴流出的淫水,塗在她的屁眼上,把粗腰一挺,將肉棒一下子插進了她的肛門里。  「啊……不要……太大了……不要再插進去……我的屁股開花了……不要……不要啊……啊啊……」小云姑娘還是頭一次被兩人奸弄,而且也是頭一次被人插進屁眼,疼得哭了出來,但練武的女人承受能力真好,很快就有不同反應了。  「啊啊……好舒服……啊……好哥哥……多干幾下……用力干我……盡情干我……我要大雞巴啊……啊……好爽……啊啊……你你們真會干……啊……」  小云姑娘被干得忘乎所以,完全放棄了羞恥,呻吟聲響徹整個香閨,小穴里的淫水橫流。撲哧撲哧的聲音讓她自己也不禁羞紅了臉。  那葉小云竟然干到了自己的親妹妹,又驚又喜,只是被人推著干十分不過瘾,這是南宮劍鳴忽然解開了他的穴道,他一把摟住妹妹凹凸有致,豐腴動人的嬌軀,抽插起來,旁邊嬌喘細細的妻子鍾可卿不禁看得呆了。  「啊……嗯……」小云被一前一后兩個人干得撩起了性欲,她兩條幼嫩的大腿搖晃著,一前一后兩根大肉棒就這樣分別在小穴和屁眼里抽送著。  「啊……太大了……我會破裂……南宮老爺子……饒我……你們會干死我……」小云狂叫著,但她洞穴的淫汁卻像小河流那樣流了下來。  這時笑嘻嘻的南宮劍鳴忽然也在他們身邊躺下,把葉小風白晰結實,線條優美的屁股用力向兩邊分開,露出他那淺棕色的小屁眼。  他的肉棒長長粗粗的,好像一根長釘,對準葉小風的屁眼一下子就刺了進去。  「哇呀……啊啊……」葉小風抱著妹妹的嬌軀干得正爽,不提防自已的后門卻被人捅了進來,疼得一聲慘叫。  南宮劍鳴按住他的胯骨,一邊迎送,一邊說:「小風兄,你可知道你男人女體,身體的多迷人嗎,啊,你的后庭比嫂子的還緊,啊……好舒服!」  葉小風雖然剛插進來那一下很疼,一旦插進來,只感覺漲漲的,倒是沒那麽疼痛了,再加上雞巴還在妹妹那熱熱暖暖,緊迷幽深的小肉洞中抽插,竟然適應了。妹妹小云那邊,她身下的小穴和屁眼各給一個男人的巨大肉棒插著,而前邊雞巴插著他的哥哥,屁眼也被另一個人捅了進去,四個人蛇一般地在床上扭動著,中間被插干著的一對兄妹快進入顛狂狀態了。  一邊,鍾可卿可是真的看呆了,看傻了,而在驚怔之中,她感到自己的小穴也了隱隱地又流出了愛液,她舔著自己的嘴唇,芳心中竟然渴望著更猛烈的奸淫施加于自己身上。這個時候,秘室里,葉笑塵剛剛在南宮美玉十二歲的年輕胴體上結束第一次沖鋒,將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小女孩那緊閉的肛門。(本書來自Nordfx書庫) 第三章  一番云收雨罷,情欲一退,葉氏兄妹都清醒過來,心中羞愧不已。  葉小風怒視著這一對淫獸般的父子,憤怒地道:「你們……你們爲什麽要這麽做?」  南宮劍鳴微微一笑,坐在鍾可卿身邊,撫摸著她光滑溫潤的玉體,邪笑道:「你想知道?讓我來告訴你吧。」  他仰起頭,沈思了片刻,緩緩說道:「民間野史記載,古代有劍俠,可以禦風飛行,可以飛劍殺人于千里之外,白晝幻形,刀兵不傷,你信不信?」  葉小風沒想到他忽然說出這些東西,愣怔了一下,道:「這……都是愚民謠傳,憑空想像的東西,你也信?」  「我信!」南宮劍鳴道:「本朝的周顛你聽說過吧?世稱顛仙,他助朱皇帝打天下時曾多次激怒那假和尚,朱元璋曾在行船之時,將他身縛鐵索巨石,沈于水底拖行,三天三夜才拉上來,周顛神色如常,又有一次朱元璋將他用烈火焚燒,綁人的石柱因酷熱從中而斷,周顛居然毫發不傷,這些事都是朱元璋和千百將士親眼所見,所以那朱和尚立朝之后也心悅誠服稱他爲顛仙而不名,這總不假吧?」  葉小風聽得呆呆的,半晌才道:「你到底想說什麽?」  南宮劍鳴目中異光一閃,沈聲說道:「我得到了周顛遣世的秘笈《驚天訣》,周顛在秘笈中說,這本書是上古奇學,他平生所悟不過書中十之三四。」他深深吸了口氣,道:「不過十之三四,已被人稱爲半仙,若是學全書中所載武學,功參造化,恐怕長生不老都能辦到。」  南宮堡主仍然摟著葉小云的嬌軀,但是葉小云卻已渾然不知,和葉小風夫婦倆都聽得呆了,他們都是練武的人,可是南宮劍鳴所描述的境界卻是他們連做夢都沒法子想像得到的境界。  南宮劍鳴越說越是興奮,他的眉毛在這刹那間令人駭異地變成了綠色,翠綠色,他的眉毛居然變成了綠色,葉氏一家人都嚇呆了,他卻渾然不覺,自顧說道:「我得到這本奇書后就與家父開始修習,可是卻練周顛那三成功夫都練不成,后來殺了采花大盜,淫僧崔憐花,得到了他的采陰補陽大法,借助采陰大法之助,現在我已練到了第四重境界,就算周顛複生,也不是我的對手了。」  說著,他忍不住狂笑起來,他的眉毛就在他的狂笑聲中攸然變幻,忽綠忽藍,忽黑忽白,詭異莫名。  鍾可卿忍不住道:「那你爲何……爲何……」臉兒一紅,已說不下去。  南宮劍鳴歎道:「可惜我已無法更進一步,苦思冥想之下,才想到了你葉家的醫術是天下一絕,借助藥石之力,或許可以突破瓶頸。」  至此,一切已真相大白,可是葉小風還是大惑不解,說道:「即便如此,你又何必使用這種手段?」  南宮劍鳴道冷笑道:「只因令尊不但醫術通神,還擅使毒物,如今若論武功,天下人都已不放在我眼中,可是如果不能收服你們,控制住你們,若是貿然上門求助,只怕就要人財兩失了,所以我們先支開那老鬼,接收整個百草會,等他出來時,嘿嘿……」  他轉而一笑,又道:「不過,你可以放心,我南宮世家要稱霸天下,沒有得力的爪牙也是不成的,我會把采陰補陽大法和《驚天訣》上、中兩卷傳授給你們,用不了多久,你們就可以橫行天下,子女金皂,予取予求,你們想想看,若是答應,立刻就是人上之人,若是不答應,現在你們均已中了我的烈焰噬魂神功,將苦不堪言,欲死不能。」  許久許久,葉小風、葉小云和鍾可卿面面相視,緩緩低下了頭。  面目英俊的南宮劍鳴卻是渾身充滿了一陣邪異的氣息,點頭笑道:「好,你們若是答應了,就聽我安排,你們要……」  次日,葉笑塵夫人姬搖紅攜次女葉小雨從娘家回來。葉夫人才三十九歲,雖然生育了三個子女,可是依然像是未嫁之時一樣,美麗如花。成親之后,只是多了幾分嬌柔和妩媚,就像一朵綻放芬芳的奇花,落上幾滴清純的露珠,更增一種嬌豔美感,顯得儀態萬千。  她回到山莊,就猝不及防被南宮劍鳴擒住,而她的女兒葉小雨也被抓進后莊,和大女兒小云綁在一起,她當然想不到自己心愛的女兒葉小云已經成了南宮劍鳴的同謀,在算計自己。  很顯然,南宮老堡主武功修爲也比不上自己的兒子,所以事事都是由南宮劍鳴拿主意。  此刻,南宮劍鳴貪婪的目光在這成熟的婦人身上打著轉,等著她做出答複,這樣美豔的婦人如果用強點有她,就沒什麽滋味了,他想要的是她心甘情願的俯伏在自己的胯下。  葉夫人姬搖紅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不答應他,他就要強奸自己的兩個女兒,兩個女兒畢竟年紀幼小,怎麽承受屈辱的蹂躏,日后又如何見人?  終于,她動搖了,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我……我答應你,你……你要放過我的女兒。」  南宮劍鳴得意地笑道:「放心,你從了我,我就是她們的爹爹了,只會愛她們,怎麽會欺負她們呢?」說著向葉小云擠了擠眼,葉小云的俏臉騰地紅了,因爲自己和父親的醜事,其實南宮父子早就知道,此刻自是話中有話。  姬搖紅軟弱地籲了口氣,垂下了頭,南宮劍鳴走過來,抱住她,姬搖紅羞憤交加,柔媚動人的俏臉上一片酡紅,看得南宮劍鳴心中一蕩。  姬搖紅只掙了掙身子,就歎息一聲,放棄了低抗,任由南宮劍鳴把她抱進了內室。南宮劍鳴解開了葉夫人的穴道,但仍然封住了她的穴道。他目中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這一刹那,眸子深處忽然掠過一抹紅,一抹鮮紅。  這個美麗高貴的女俠現在就站在他的跟前;她高貴迷人的容貌,豐滿的酥胸,修長的嬌軀,晶瑩剔透的如同緞子一般的皮膚,也即將屬于自己。南宮劍鳴的心髒突然間加快了跳動,就像他第一次占有他的母親,唯一令他遣憾的是第二天母親就上吊自殺了,之所以他還沒有對他的妹妹下手,那只因爲他所修習的《驚天訣》內功心法是至陽至剛的武功,天葵未開的女人是不能碰的,否則予內力有損。  此時,他胯下陽具上的青筋經不住突突的震動。這條巨蟒曾經禦女無數,但從不曾想今天這般經不住考驗,像是隨時都會頂破褲裆沖將出來。姬搖紅冷漠的看了一眼這個原來一直對自己謙恭有禮的晚輩,聲音冷得像是結了冰:「我答應你,你真的肯放過我的孩兒?」  南宮劍鳴急忙收斂心神,微笑道:「那還用說,當然是了。」他看著姬搖紅越是冷漠,心中的火焰越是高漲。他要將這個如同天宮中仙女一般神聖不可侵犯的少婦變爲自己的胯下之臣;他要用自己烈火般的身軀激發出女人內心壓抑很久的人性的本能。南宮劍鳴看著冷若寒冰的姬搖紅,一個箭步縱上前去,不等她反應過來,猿臂輕舒,將她抱了起來。  姬搖紅條件反射般的奮力掙扎,但她如今已是要穴被點,縱有一身本領卻半點施展不開。只聽南宮劍鳴哈哈大笑,迅速褪下姬搖紅的衣裳,一具優美婀娜、白嫩娟淨得像剛剝了皮的雞蛋,幽雅香馥似深谷中的蘭花似的胴體已逞現在他的面前。他把姬搖紅放倒在床上,一雙鐵掌剛好握住這成熟美豔少婦渾圓的屁股,反覆的搓揉,還時不時的用中指戳一戳兩半片肥臀中間的花心。  葉夫人的腦中已是一片的混沌,心里的屈辱和羞憤已化作一股力量,突然翻轉手來,啪的給了南宮劍鳴一記響亮的耳光。南宮劍鳴此時卻並不生氣,他面露淫亵的微笑,看著葉夫人因羞憤而漲紅的臉蛋,他突然低下頭,用火熱的嘴唇蓋住了她柔軟的紅唇。  姬搖紅卻將頭扭到了一邊,南宮劍鳴並不介意,他輕輕壓在葉夫人白嫩光滑溫涼如玉的身上,感受著她的豐腴和柔軟,他寬大的手掌也已不再安于繼續浏覽葉夫人的豐臀,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指尖微勾,輕輕的插入了股縫的中央。  葉夫人豐滿的嬌軀一陣輕微地顫抖,一陣紅潮湧上了粉面。雖然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可是她的腰肢依然纖細,她的臀部依然結實,她的乳房依然那麽挺翹豐盈,她的修長結實的雙腿又長又直,合擾起來大腿中間不留一絲縫隙。  此時,她渾圓肥美的臀部和豐滿鼓漲的陰戶完完全全的呈現在南宮劍鳴的眼前。黝黑濃密的陰毛沿著陰戶一直延伸到了幽門。南宮劍鳴沒法再欣賞眼前的美景,他雙手抱著葉夫人堪盈一握的小蠻腰,用腿分開她的雙腿,此時羞怯哀怨的少婦那鼓脹突起的洞口正對著不住顫抖的陽具。  「啊……」屋內響起了一個奇怪的叫聲,既有男子的滿足和興奮,同時又混合了女子的無奈和悲鳴。「噗哧……噗哧……」聲音不斷的響起,並伴隨著床的「滋呀……滋呀……」的擺動。外間的小云小雨姐妹倆聽得俏臉又紅又燙,小雨只感到羞不可抑,而早已飽嘗個中滋味的葉小云只感到股間又熱又癢,忍不住挾緊了雙腿。  南宮劍鳴每一次抽插都會竭盡全力的把陽具插到最深處,肥大的龜頭回回都頂到子宮最深處的花心。溫暖的小穴緊緊的含住了火熱的鐵棍,滾燙的高溫在陰戶里燃燒。粗大的陽具在窄小的陰戶中摩擦,乳白色的滋液隨著摩擦的加劇不斷的從肉棒和小穴的結合處被擠了出來。  葉夫人還是緊閉雙眼,但是從下體傳來的酥癢的感覺已漸漸彌漫全身,除了鼻息越來越急促,她的嬌軀也隨著一次次的頂入前后不停的擺動,她已經漸漸無法抵抗來自下體的沖擊了。「噗哧……噗哧……」的抽插足以讓任何一個良家婦女失去理性和理智,完全沈浸在肉欲的享受中去。她雖然是女俠,但也同樣是女人。她再也不能承受一個多時辰的奸淫。  突然間,南宮劍鳴已把她兩條肥美的玉腿並在一起,跟著將雙腿翻向左側,右腿搭在了左腿的上面。兩條緊閉的美腿使得陰戶被擠的只剩下了一條縫,南宮劍鳴挺腹擡臀,又是「噗哧……」的一聲,他龜頭擠了進去。「啊……」葉夫人的嘴里無助的聲音。  「終于開口了,我會讓你叫的更開心。」南宮劍鳴剩下的半條陽具隨著「滋咕」的聲音也全部擠進了小穴。被收緊了的陰戶緊夾著火辣辣的肉棒,二者的摩擦盡然連一絲縫隙都沒有了。  「求求你,輕一點,我受不了了。啊……啊……輕一點,不要……啊……不……要……啦……嗚……嗚……」葉夫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她的肥臀左右搖擺,像是要擺脫肉棒猛烈的抽插。但她的屁股扭得越厲害,換來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擊。  「啊……啊……啊……停下呀……啊啊啊……嗚……喔……啊……」尖叫聲不斷沖擊著南宮劍鳴的耳鼓,血液也在他的體內沸騰。  這個時候茫然不知的葉笑塵卻在密室中意猶未盡地享受著難得一見的年輕女體。密室中補藥金丹有的是,服一顆三兩天不吃飯也不會饑餓。此時,他已抱著南宮美玉的胴體在溫泉中沐浴完畢,少女的皮膚白里透紅,沁著絲絲少女的香氣。  此時猶在昏迷中的南宮美玉眉清目秀、甜美可人的樣子煞是動人,紅菱似的嘴角帶著一絲迷茫的微笑。她擁有不高不矮勻稱豐滿的曲線體態,纖柔小腰,緊翹的小屁股,在這等老色鬼的眼中當然是有股無法形容的吸引力,這老家夥真是涎水直流!  那粉紅色的小嫩穴,令他看得不亦樂乎想入非非,恨不得用陽具插她一個叫天呼地,然后在里邊大射特射,灌滿她的子宮。可是終還是有所顧忌。此時他把姑娘白嫩的雙腿向外一分再向上一提,朝思暮想的桃園美境就在眼前!  他急著就把頭埋向少女腿間,他用力地吸啜陰唇,發狂地舔吮那處聖地。一陣陣沁人的女人體香和女陰的騷氣使他異常興奮,他像初次接觸女體時那樣新奇激動,昏睡中的南宮美玉在這經驗豐富的老色鬼撥弄下,陰戶竟也很快滲出潺潺的潤滑液,口中發出春夢般的呻吟。  葉莊主一手摸弄著正要硬起的陽具,套弄了幾下更動興。他伏到小妮子胸前,左手仍觸弄毫不防備的陰戶,右手就摣捏住了一只膨漲堅挺的小奶子,干皺燥裂的嘴唇發狂地吸著吻著另一只,不住的舔著啜吮著。他要把這美少女的肉體摸透吮透,他聽到了少女發出的陣陣輕微呻吟,吐出芳香氣息。  她已是玉體橫陳毫不保留地任由自己擺布了。想到這,從心底到骨頭里都興奮出來。少女豐腴的大腿根部,女性的最后防線已中門大開,看似緊閉的兩塊肉唇向自己作歡迎狀,它們正主動地泄著潺潺的潤滑液,準備迎接男人生殖器的插入,老家夥看著如此迷人桃花穴,真是手饞口饞淫欲更饞。  他一趴下來貪婪的大嘴就湊上那濕滑的穴口,用力吸吮那小嫩穴滲著的淫液,源源吸索到肚子里。  他看著眼前少女迷中嬌羞的媚態,再看看那還不住滲出春水的誘人小穴,雙眼中透出色迷迷的淫火,他又已無法忍耐了,他翻過少女的身子,輕輕咬噬著少女白嫩的臀部,許久才挺起堅挺粗大的陽具飛快地搗入又抽出少女緊窒狹窄的谷道,發出「滋……滋……滋……」的響聲。  他的腰部抽拉的節奏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往屁眼進擊。因爲谷道實在是太緊,他只好撤回撫摸奶子的雙手,改爲扶住少女的小腰作支點,聳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在性愛的迷亂中他想著下次一定要讓她清醒著,盡管使用催眠術有一定的危險性,可是他一定要讓這嬌美可愛的少女清醒著感受他的進入。  少女的屁眼真是妙不可言,屁眼內內如同有種奇異的吸力牽引著大龜頭高速的運行,充滿了誘惑。「嗯……嗯啊……」少女的嬌軀隨著他的撞擊忽前忽后地挫動著,喉間發出低低的呻吟,仿佛矜持的大家閨秀發出的嬌吟,「喔,好豐滿的小屁股呀!哈哈哈……」  她那兩瓣香臀隨著陰莖的深入而不自覺地向兩旁張開,布滿褶皺的小屁眼兒在這時才露出了廬山真面目。淫液流經的花蕾被映襯得嬌豔奪目,明麗動人。葉莊主暗歎:「這少女的屁眼兒都如此勾人。能操她老子這輩子就沒白活,也算不虛此行了。」  豆蔻般精巧的小屁眼兒微微朝肉里頭收縮,並且隨著抽插有規律地收縮而扭動。南宮美玉的俏臀每次撞到葉莊主胯下之后,都會將嬌嫩的臀肉擠壓得撅向天空,此時的小豆蔻就看得更加清晰。  他緊緊地抱住了美玉俏翹的臀部,順著屁股后坐的力量,按住他的下體朝肉洞里猛戳。「噗哧,噗哧……噗哧,噗哧……」性器撞擊的聲音就像是催化劑般把他內心的熱情帶到了頂點。  葉笑塵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勃發的激情,他一把摟住少女的香肩,將她豐滿撩人的身子向后一拉,整個兒嬌軀都吊在自己的上身,雙手托住她的大腿,粗大的肉棒打樁似的,一下下重重地挺到直腸最深處,直插得南宮美玉的小屁眼又紅又腫,已經漲到了最大限度。火辣辣的大陽具把小肉洞填得滿滿當當,沒留一絲一毫空隙。  「嗯嗯嗯……嗯嗯嗯……」南宮美玉發出了無意識的吟唱。葉笑塵高大的身軀突然一陣抽搐,馬眼兒酸麻難當。他下身哆嗦著艱難地把肉棍深深頂進嫩緊的屁眼,滾燙的精液立時飛快地噴射而出,灌滿了南宮美玉的谷道。少女俏美的嬌軀同時也是一陣痙攣,同時瀉身了。圓圓的翹臀緊緊頂著對方,又一場激戰拉下了帷幕。  此時,南宮劍鳴正在葉笑塵的老婆身上狂猛地抽插著。  豐盈的少婦玉體橫陳,仰面而臥,嬌媚的面孔透著潮紅,堅挺的酥胸隨著急促地呼吸輕柔的起伏,平坦的小腹如同粉狀玉砌,濃密的陰毛延伸到了臀溝處,將肥美的陰戶隱藏在了芳草萋萋之中,而南宮劍鳴年輕有力的肉棒就在那里抽插著。  他緊緊壓在葉夫人的嬌軀上。他的大嘴緊緊含住了葉夫人芬芳的香唇,舌頭很輕易地撬開了她的玉齒,卷著了丁香舌后如同靈蛇撲鼠般汲到了自己的口中,貪婪地玩弄著。鐵掌愛惜的握住了一對高聳的乳房,上下搓揉著,並不時在自己強健胸肌上反覆的摩擦著。高潮中的美少婦微弱的掙扎根本不能擺脫身體上的男人那強悍的身軀。忽然間,早已抑制不住的淚水滑落在臉龐。  此時她已被干得如在云中,飄搖不定,性欲漸至強烈。南宮劍鳴把她匍匐在床上,她不停地喘息著,遍身的香汗就像是貴妃出浴般動人。南宮劍鳴爬到葉夫人的身后,把她白皙修長的雙腿向兩旁分開,「他要干什麽?」葉夫人根本不敢想。  「夫人,請跪起來。」南宮劍鳴的話音里卻是容不得半點商量的語氣。葉夫人雙臂撐著床頭慢慢地直起身子,「啪」的一聲清響從身后傳來,美婦人肥美多脂的屁股上已多了一個紅紅的掌印,火辣辣的疼痛差點讓她尖叫起。「我是讓你跪著,屁股撅高點。你已經犧牲至此了,不想要你女兒的命了嗎?」  葉夫人流著淚趴跪在了床上,南宮劍鳴抓住了她的肥臀,恣意瘋狂的搓揉著,高貴的屁股就如同面球般不斷的變換著形狀。他把臉伸到了葉夫人的胯下,用鼻子尖頂住了葉夫人的花蕾,順勢伸出舌頭戳進了她的小穴內。  「不,不可以呀!不要……」葉夫人只覺得渾身一震,讓一個晚輩后生這麽近的看著自己的穩秘處,而且居然還舔著,真是羞不可抑。  她的央求只能激起施暴者更大的快感,任憑她扭動渾圓的臀部也無法擺脫舌頭進進出出。「啊……啊……喲喔……哎呀……啊,啊……嗯……」靈活的舌頭竟好似陽具一樣,每一次都彷佛插到了花心。  淫水又一次不由自主的從葉夫人的體內湧出,「啊……啊……啊……」可怕的高潮再一次的來臨了……  「夫人,又瀉身了是嗎?好快活喲!不過這次我還沒能快活呢,咱們再來一次如何?」南宮劍鳴得意洋洋地大聲說著,雙手不由分說地拉著葉夫人的小蠻腰拖到了自己跟前。他胯下的陽具此時早已是高高揚起,騰騰的冒著熱氣。  葉夫人輕輕地抽泣著,嬌軀不由自主地顫抖,「噗哧」一聲,南宮劍鳴的大龜頭一多半已經鑽進了緊緊合攏的陰戶肉洞。「啊,啊,啊!」他高聲吼叫著,年輕健壯的陽具狠狠地沖擊少婦的陰門,絲毫不留余地。  他的性交沒有更多的招式,就是特別的猛烈,每次的沖撞都會讓龜頭插到花心。白色的淫液隨著「噗哧,噗哧……」的抽插被從葉夫人的肉洞內擠出來,濺得兩人的陰毛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斑點。  「啊……啊喲……嗷嗷……啊,啊,啊……」葉夫人的肥臀高高的翹起來,任由男人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沖擊,兩團不住搖擺的大奶子也快被南宮劍鳴揪了下來,但她沒有感到任何痛苦,性的快感不斷的襲擊著她脆弱的神經,高潮都來了好幾次,淫水瀉得她和他的全身都是,她的屁股這時已經機械的向后頂,和大肉棒激烈地撞擊著。  「啊……啊……哎喲……受不了啦……啊……受不了啊……啊啊……哎喲……」葉夫人的鼻息也越來越急促,越來越粗重。心中只想:「我已經堅持不住了,算了,不要堅持了,我已經是不潔之身了,就這樣,就讓我這樣沈淪吧……」

本站由:百草會里的意亂情迷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