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婦白潔一      
本帖最後由 大雄 於 編輯 白潔的婚禮是在王申老家辦的,邀請了王申的一些親戚老鄉,除了一些長輩外,多是當地一些年輕人。當白潔身穿婚紗進入會場時,大家眼睛都看直了,透明曼沙遮住秀美的臉頰,低胸蕾絲上衣襯出彎彎一道柔軟的乳溝,細瘦的腰身,白色拖地長裙。白潔站定在舞台上時,幾個小年青都咽了下口水,死盯著兩瓣被圓弧蕾絲上衣遮擋的豐滿乳房,白嫩的皮膚幾乎和婚紗一個顏色。  婚禮上交杯換盞中也出現了一些香豔的鏡頭:有人乘機蹭一下胸部、瞄著乳溝。晚宴結束,眾人將新人擁入洞房,一個個的鬧著些擺造型、摸雞蛋的黃色小遊戲,大家熱情越來越高漲了。? ???「沒勁,沒勁,搞來搞去毛都不露一個!」一個人叫著,「就是,換節目!換節目!」大家都跟著起哄起來。  「讓新娘子照著電視來搞。」不知是誰居然帶了張黃碟放進了影碟機,顯然早預謀好了。王申臉上掛不住了,大嚷著:「這樣太過份了,不行不行!」  「多大事啊?就模仿幾個動作,又不脫衣服。」又有人喊起來:「鬧洞房,鬧洞房,新郎新娘照著忙,這會就得聽大夥的!」  王申無奈地回頭看了看白潔,白潔依舊低著頭,什麼也不說,輕輕地點了點頭。  「噢,讓開讓開!」大家圍出一塊地方,讓白潔和王申站在電視機前面。白潔羞臊極了,呼吸變得急促,本就豐滿的胸脯微微聳動起來,旁邊看的有些人已經硬了,躲在後面不自覺地按了按下身。  影片已經進入片頭,一些日文的字,中文標題是《多情人妻》,眾人一陣唏噓。一些帶家屬來的小夥子都被媳婦揪出去了,帶小孩來的也都抱了出去。  螢幕出現一個裸露女人的背面,有些瘦,但皮膚很白;鏡頭慢慢拉大,逐漸顯露出女人赤裸的臀部、修長的大腿,大腿根處一小撮黑毛十分醒目。 ? ?白潔已經臊得不行了,但仍被要求模仿電視裡的動作,她只好照樣轉過了身子,背對著大家。在週圍人群的眼裡,電視裡那女人分明就是白潔,白潔分明就是那裸露的女人。  鏡頭轉到女人的正面,面目姣好,有些神似女明星陳好的模樣,雙手環在胸口遮住了赤裸的乳房。白潔也照樣慢慢轉身面向大家,雙手張開按在胸口,恨不得遮住全部裸露的皮膚。  只見女人背後的男優連衣服都沒脫,便急匆匆地從褲襠掏出他腫脹的工具,二話不說,一把將她推成四肢伏地的狗趴式,色迷迷地抓住女人的小蠻腰,朝著撅起在半空中的雪臀猴急地幹了下去。雖然女人口中還含著另一根陽具,但仍然聽見她發出了一聲暢快的呻吟,同時玲瓏剔透的雪白胴體也發出了一串舒爽的震顫。  白潔也依照狗趴式跪爬在地上,還好拖地的白色婚紗遮住了彎曲的下半身,王申還在前面扶著香蕉讓白潔含著,她擡起頭定在那不敢看旁邊,週圍人從側面正好看清白潔光滑的背部和豐滿垂下的胸部,本就低胸的上衣開口也更大了。  不少人挪到了白潔正前方,俯視瞄著她低開口的胸口,幾乎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大半乳房,白色蕾絲花紋從肩膀延伸往下遮住乳房下方,露出大部份乳肉,僅剛好遮住乳頭。白潔沒有墊內衣,完美的兩個圓弧乳肉撐滿整個白色婚紗,一條深深的乳溝看不到底,乳房輕輕的晃了下,幾乎就要從蕾絲花紋的白色外罩中蕩出來了。  很多人眼睛都忙不過來,一會看電視裡激烈的交配,一會看眼前新娘淫蕩的造型。整間婚房充斥著叫床聲、男人喘粗氣的聲音,彌漫著一種淫蕩的氣氛。  有個剃著平頭的小夥子擠不到前面,看不到新娘走光的香豔鏡頭,憋不住突然躥了出來,也模仿著王申,下身頂了個香蕉就蹲在白潔後面。 ? ? 沒等大家反應過來,他就一手把著新娘的細腰、一手扶著香蕉,朝白潔翹著的屁股頂了進去,稍彎的香蕉轉眼就陷入白紗裙裡。「啊!」白潔驚叫了一聲,立刻扭動起身體,花枝亂顫,本就低胸的上衣還差一絲就要把嫩白的乳肉全露出來了,白色的婚紗裡一陣躁動,看不清裡面什麼景像,但大家都知道,香蕉一定頂到了某個隱秘的地方。  小夥子不依不饒,牢牢按住白潔的腰身,大幅度地頂動了十幾下,大家哄笑大聲叫好起來。  王申實在忍不住,生氣地把白潔拉起來:「好了好了,不能這樣玩。」白潔羞紅了臉,低著頭,看到自己前胸,忙側過身想去扶正,無奈四週全是色迷迷的男人,只能躲在王申懷裡,簡單整理了下前胸。側面不少人眼睛都瞪圓了,死盯著俏麗的小媳婦在老公懷裡整理低胸蕾絲,隱約露出了一側通紅的乳頭。  王申剛要再發作,給大伯喊出去忙什麼事去了。眾人看新郎真生氣,也就哄了一下作罷了。  「這樣吧,大家不要為難新娘,又要這樣又要那樣,誰也不幹啊!」一個矮小的中年人說了,還故意把「幹」字講得特別重。大家一陣哄笑。  他接著說:「新娘,你只要蒙上眼睛,我們來做個猜東西的遊戲就行,最後一個遊戲。」說完他又沖大家擠了擠眼睛,其他幾個人也哄起來:「最後一個!最後一個!」  白潔什麼都無法控制了,嬉鬧中被人用紅絲帶蒙住了眼睛,被安排端坐在床沿。  「老趙,下面怎麼整啊?」這時大家都看著那矮小的中年人,看他如何進行下去。只見他沖電視點了下頭,大家才注意到,電視裡激烈的3P在女人痙攣的高潮和男優的顏射後剛結束,多情的少婦赤裸端坐在地上,男人在她週圍打起飛機來,依次噴射在少婦的臉上和胸部。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影碟就是這個矮小的中年人帶來並起哄放映出來的。  男人們偷偷伸手在自己褲子裡搓弄起來,一個膽大的小夥子率先把陰莖掏了出來,沖著白潔就擼動起來。其他人也按捺不住,紛紛圍著新娘打起飛機。白潔身著婚紗文靜地端坐著,美豔而不可侵犯,胸口有些緊張的起伏。週圍男人都將陰莖沖著白潔,有的對著細嫩的頸脖、有的對著粉嫩的臉頰、有的對著嬌嫩的嘴唇,還有的直接對著蕾絲花邊領口裡裸露的乳肉。  被蒙住眼的白潔對週圍淫靡的場景渾然不知,略顯緊張的她還不時舔一舔嘴唇,更是把男人誘惑得不行。  對著白潔嘴唇的男人才套弄幾下就忍不住,看樣子就要噴射了。老趙也在旁邊沖著新娘深深的乳溝忙著搓弄陰莖,看有人要射了,忙繞過來,大聲說:「第一個東西猜一猜,新娘伸手。」老趙從旁邊拿了個玻璃杯,倒了半杯可樂。白潔握著杯子,小心的用嘴抿了一口,「是可樂。」白潔心裡放心了許多,這個也不很難嘛!  打消了白潔的戒心後,老趙又拿起一個杯子,裡面倒了雪碧,然後直接讓那個忍不住的男人射在杯子裡面,再遞給白潔。新娘絲毫沒有察覺,張口又喝了一口,細細品味了混雜精液的飲料後咽了下去:「是雪碧。」  週圍的男人看得都瘋狂了,新娘白潔居然自願喝陌生男人的精液!在打手槍的男人瘋狂地對住蒙眼的新娘搓弄著自己的雞巴,心裡都默默地意淫著:『幹死你這個新娘子』、『這麼嫩的奶子,來打個奶炮』、『小嘴張開,舔舔老爺的大雞巴』、『大爺操翻你的小嫩洞』……  忍不住的人陸續都射在第三個玻璃杯裡,足足彙集了有半杯濃白的精液,老趙取來一瓶酸乳,全倒了進去後遞了過去。在白潔當眾又喝下眾人精液的時候,老趙也射了,他瞇著眼,看著新娘在自己的計劃下,心甘情願地喝下陌生男人的精液,紅嫩的唇間,乳白的液體慢慢流入,在溫暖的口腔被軟軟的舌頭品味後再咽下。  老趙將下身對著白潔鼓脹脹的胸部,陰莖和白嫩的乳肉僅隔著薄薄的一層蕾絲,自上而下地俯視著新娘溫順而隨呼吸起伏的豐滿雙乳,跳動的陰莖噴射了,一股股精液撒在白色婚紗的胸口上。  「是酸乳!」白潔高興地說。電視中的女主角也在滿臉滿身佈滿乳白色精液中結束,週圍的人滿足地離開新房,不少人回去又猴急地和自己媳婦搞了一回,大都選擇了射在乳房或臉上,因為他們心裡都惦記著白潔那嬌羞的模樣。  老趙遞給白潔一塊濕毛巾說:「看你不小心優酪乳喝到身上了,抹一下。」白潔忙背過身,小心的抹乾淨後沖老趙感激地笑了笑,老趙不由得又硬了。 ? ? 不一會王申返回了洞房,顯然又被灌下了不少酒,白潔有些心疼,扶著老公說:「酸乳蠻好喝的,倒些來解解酒吧!」-----------------------------------《少婦白潔》番外篇:(二)計程車忍辱  那天白潔和在火車上強姦她的男人在賓館鬼混,在被男人抱著兩條白花花大腿抽動的時候接到王申的電話。一做完,她就急急忙忙的上了計程車趕回家,等車停在家門前巷子口才發現沒有帶錢,其實別說錢了,內衣都丟在賓館了。  白潔怯怯的看著司機說:「師傅,你等我會,我上樓拿錢。」  「操!沒錢打什麼車啊,耍我啊?」司機兇狠的大嚷著,眼睛卻一直盯著白潔沒戴內衣的胸部,豐滿的胸脯頂端隱約看到粉紅的乳頭。  白潔心裡就慌了,她知道不能耽擱時間了,給王申發現自己打車回來就說不清了。  「走,走,今天就去警察局,看你給不給錢!」司機一邊說一邊就順勢要發動汽車,「別,別,我想辦法就是。」白潔急忙說。  司機順著白潔細嫩的頸脖往上看,鼓脹脹的胸部有些微顫,他下身一熱,知道今天走桃花運了,左手不由得按了按胯下。  「四十多塊錢不給也行,老子給你打車,你給老子打個飛機就算了。」  「什麼……什麼打飛機?」  「操,就是幫老子弄這個。」司機說著解開褲帶,露出早就勃起的陰莖。  「啊……」白潔沒想到司機會這麼來一下,嚇了一跳,「你……流氓!」羞怯的白潔小聲罵了一句。  「操,又不要幹你,用手來幫老子弄下。」司機說著就抓住白潔的小手往自己陰莖上按。  白潔本身十分厭惡長相肥胖的司機,但王申一會就要回去了,再不快上樓就來不及了,想想,反正就用手給司機弄一下,自己也不損失什麼。  心裡正猶豫著,細嫩的小手已經給按到滾熱的陰莖上了,「哦……真他媽的軟!」司機按著白潔的手腕,讓軟軟的手掌握住陰莖:「快握住了,操!」  白潔現在只想著快些解決掉司機,也顧不得其它的,就一心認真地給他打起了飛機。白皙的手指嚴實地握住了陰莖,軟嫩的掌心和手指像一圈軟肉,箍住了硬實的肉棒,大拇指輕按在龜頭旁。司機的陰莖不長但是很粗,龜頭從虎口露在外面,下面都被小手握了個嚴實,粉紅的指甲在白嫩的手指和黝黑的肉棒間十分醒目。  白潔賣力地擼動陌生司機的陰莖,不時地擡頭看看車外面,生怕王申突然回來。「哦……喔……快一點!」司機感受著被白皙軟嫩小手上下套弄的感受,眼睛一直瞄著白潔豐滿的胸部:「操,把衣服掀起來,給我看著你奶子。」  白潔想,也許這樣能快點讓他射出來,就先讓司機把燈關了,一手仍握住陰莖不停地套弄,一手把衣服下襬拉高,露出軟嫩的乳房。黑暗的車廂裡白潔裸露的乳房白晃晃一片,司機感受著小手的擼動,朦朧地盯著眼前少婦掀開衣服的胸部,隨著手臂的動作,軟軟的乳房輕輕晃動。因為身體側過來的關係,雙臂將本就豐滿的乳房擠在一起,一道美好曲線的乳溝也展現在陌生司機的面前。  「操,給幹了多少次?大奶子還這麼翹啊!」司機又拉過白潔另一隻手,讓她雙手一起握住陰莖上下撮弄著,不一會就發出舒服的哼哼聲,眼看就要把持不住了。  司機得寸進尺的又伸手來摸的乳房,給白潔用手臂擋了回去,「別動,不然我不管了!」白潔有些惱怒的說,手裡仍舊不停歇地緊握擼動著。  突然計程車前面走來兩個身穿制服的人,還拿著手電筒在來回巡視著,白潔嚇得連忙俯下身去。這下子可爽壞了司機,白潔的臉頰就緊挨著陰莖,裸露的乳房正擠壓在司機的手掌上。  司機順勢按住白潔的頭部,一手搓揉抓捏著柔軟的胸部,直到前面穿制服的兩人走開後,低頭看著自己的陰莖抵在白潔臉上,兩個睾丸壓在嘴唇上,碩大的龜頭頂在小巧的耳鬢旁。  白潔怎麼也推不開司機,突然就感覺手中的陰莖一抖,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噗哧、噗哧」的,司機就射了,滾燙的精液撒在了臉頰上,還有些射到了眼睛上和頭髮上。等連射了七、八下後才放開白潔,白色黏稠的精液幾乎流滿了白潔半邊臉。乘司機滿足休息的機會,白潔逃也似的衝了出去,手捂著臉,飛快地上樓回家去了。  恰巧穿制服的人遠遠的回頭看到了這一幕,一個人說:「剛才那個女的好靚啊!奶子還一跳一跳的。」另一個人說:「嗯,皮膚好白。」  白潔剛在家匆忙地洗完臉,王申嘴裡嘀咕著也回來了:「什麼爛計程車,差點撞到我。」接著說:「老婆,我今天手氣好,打牌又贏了,也算贏了個打車錢了。哈!」  白潔苦笑一下,心裡想:『你老婆倒是賠了司機一臉精液。』  「老婆,你看你頭髮上還有洗手液呢,我幫你抹乾淨。」

本站由:少婦白潔一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