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淫荡的性伙伴们      
记得以前有句老话叫做一个男人一生中的三个阶段:女人------金钱-------权力吧!小弟可能较早就离开了第一阶段,如今就当是回顾一下吧!   认识雪儿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那时小弟刚刚进入社会在外企工作,由于小弟的溜须拍马的功夫尚可,刚入职即得到一个去云南陪客户开会的机会。没想到的是还有此等意外的收获!到达云南后,无非是些程序上的工作,每天白天开会,晚上陪客户在夜总会玩。到昆明后的第三天,终日陪客户的生活让我感到无聊。在同事的帮助下,制造了一个机会,晚上自己独自一人夜游。来此地之前就听说昆明有一家极富盛名的KTV----天上人间(刚好在我们住的酒店的二楼),因为盛名在外,小弟已经仰慕已久,既然有机会来此,岂有不去之理(本人一向认为这种事情坚决不可滥竽充数,要玩一定要有品位的,毕竟男人也付出很多嘛)。其实在去之前本人并没有想到会有后来的一系列艳遇,这种地方再好也不过是大家一起开个房玩玩,不会有什么奢求的!晚上在昆明的一家饭馆吃过晚饭,吃的什么不记得了,只是酒喝到微有醉意,因为到那种地方还是再喝的的。打车前往,上电梯时,我同梯的女孩就颇为引人关注了长长的秀发(这是本人的最爱),一身不俗的装扮,身材超好,有点惹人怜的意思,不过看着不像是来上班的啊?好奇中!电梯一开,眼前一片莺歌笑海,着实让人眼前一亮。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就是好,这里的小姐几乎是同样的18~22之间的年龄,同样的服装一袭矜开到胳肢窝的旗袍(2000年左右的事情了,现在看还是有点土气的),没有一点赘肉的身材初步估计都在165以上。好一片姹紫嫣红啊!而且最有特点的是都跪在那里,等待客人的挑选。又一次的奇怪!(后来才知道,只有迎宾的小姐是这样的。她们在进包房让客人挑选时也是跪的。选中后才站起来陪客人,但是被挑选为大家服务的小姐在房间服务的过程中都是跪着的,有点帝王的感觉啊!)本人只有一个人,又没有相熟的小姐,于是被带到了大堂,说是大堂,无非是那种小卡座的围绕的舞池周边。本人刚刚入座就有一位小姐尾随而至了,陪本人聊了一会。这个叫小青的妹妹(这名字让我想到白蛇传,就有点倒胃口),据说今年18还曾去过越南等地。一般这种地方先来的大多不是什么好货色。这个家伙可能是因为性格有点叛逆,总是劝我喝酒,随着她做一些无聊的游戏什么的。不是很招人喜欢,来这种地方是为了成为上帝的,可不是跟班啊!赶快给点小钱打发一下,免得坏了我的好事。   小青走后,有先后来了两三拨小姐,长相身材倒是一流。但是本人是想先看看情形再定夺,所以一一打法。终于闲下来自己独饮,定睛仔细观察周围才发现,电梯中的那个女孩就在我旁边的桌子而且也是一个人。这可真是奇怪啊!难道今天还有机会搞个良家的不曾,但是这样岂不糟蹋了这种天上人间的好机会啊!还挺矛盾。这时,那女孩进入舞池,伴随着轰鸣的音乐劲舞起来,机会来了!本人急切尾随而至,哪怕认识一下也是好的啊!接着酒劲大家狂舞在一起,本人胆小并没有什么非常的举动,一曲结束趁空闲,约她同坐而已。可能是看在本人的帅气(本人年轻时就是大学的游泳队成员了,身材和外表尚可吧)和真实上她同意了。坐在一起聊天才发现,这女孩确实不凡。她叫雪儿(当时也没想真假),因为有事情(猜测是感情问题,后来得到印证)一个人来云南散心的,这可是让我又惊又喜啊!喜的是:这种情况虽有趁人之危的嫌疑但是上手快,惊的是:她竟然和我来之同一个北方的城市,哪有这种巧事啊。最后还是她那种,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美征服了我,毕竟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是用下半身考虑问题的。期间大打他乡遇故知的牌,终于以这里太嘈为由到外面宵夜了!   简单宵夜,席间频频举杯,大述同情之谊。不知是酒精作祟还是感情作祟,吃完宵夜我们就很自然的住进了酒店的同一个房间。本来想好的到另一家酒店开房的计划,也因为小头的饥渴而搁浅了。一进房间就印证了我对她的性趣方面的猜测,这种女孩典型的闷骚型,调整得当其行为模式也和老外一样新潮与开放!   一进房间,大家就搂在一起舌吻,有那种情人的感觉!简单冲洗后,我们都露出了,人类的原始本性!激吻过后,是那大小正合适的乳房,匆匆过就是重点的幽境了,闻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于是开始不停的戏弄着她的阴唇和阴蒂。此女果然了得,主动要求69。这个举动证明只能把她当成淫娃荡妇来对待,雪儿嘴里也呼噜呼噜地发出哀戚的呻吟声浪叫道: 噢,啊...啊...好舒服...好美...喔、喔...噢..唉...噢...啊哈...哦呵...嗯哼...喔...好爽...真的爽死我了...噢...啊...被你上...这么棒呀...啊、啊...好美...好棒...真的好棒啊! 听到雪儿这种淫荡至极的叫床声,我得意地一笑,同时也更加忙碌地凌虐着美人的挺翘阴蒂,期间还伸出手,大玩那雪白的双峰,简直就是天赐奇迹了。 而雪儿在贪婪而热情的款待下,不但屁股摇得像铃鼓,连四肢都不断地颤慄与痉挛,口中也希哩呼噜的不知在呢喃着什么,蓦地,她整个身躯忽然僵住,接着便像哭泣般的嚎叫道: 啊......啊...... 哥哥......好哥哥......快......快给我!......喔......用力......求求你......用力干......人家就...要...来了......噢......啊......快......快用力干呀!全然不顾别人是否会听到她的叫床声,这时的雪儿已全然失控,她一心一意只想赶快达到高潮而已,因此当她僵住的身体再度耸动起来时,那激烈而大幅度的摇摆和抛掷,霎时引诱我的肉棒滑入了她湿淋淋的阴道,但手指依旧在照顾着她的阴蒂,那可是最敏感的哦!这强悍而淫秽的一击,顷刻间让雪儿爽得整个人向一旁倾倒下去,雪儿忽然正过头来索吻,但双脚曲伸却张得老开的她,却也气息浓浊的叫着说: 快来啊......哥哥......快来让我爽上天......喔......快......快............干啊......噢......天啊......快...人家真的受不了了呀!大概换了也就三种姿势。 随着一声快抱住我,我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没命地展开最后的冲刺,而雪儿双臂紧紧环抱在他颈后,嘴里也哼呵着说:喔,来吧!哥哥......我要......射给我......啊......噢......让我俩一起......高潮吧!雪儿才说完,我精门一松,忍耐多时的精虫便激涌而出,一股股地射入雪儿的子宫里,她整个上半身也往上直掀,那闭目凝神的呐喊表情,任谁看了都知道这时候的她有多么爽快!雪儿双手紧抓着我的臂膀,倒悬的脑袋激烈地左摇右摆,那精致优雅的娇靥上泛出一阵阵如癡如醉的妖冶神色,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也盘结在我的腰部,然后,只听见她发出一声酣畅无比的娇哼,整个人便随之抖簌簌地颤慄起来,那大量喷洒而出的温热阴精,烫得我的龟头为之酥麻不已,我再顶了几下,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注入雪儿体内之后,便如洩了气的皮球一般,软绵绵的叠在她的身上。   激情过后是简单的清理,才发现愚蠢到竟然没有带套。这事着实让我担心了一段时间啊。雪儿激情后的依赖让我的满足感有一次的膨胀。没过多久,她就开始套弄我的小头了,傻子都知道就是又在发骚。年轻真好,一个晚上我们做了三次,最后大家相拥而睡。第二天起床开会,她还带着满足的微笑在梦中,于是留下手机号码(房间里也没有什么财物可以收拾的),匆匆赶赴会场。

本站由:我淫荡的性伙伴们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