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春-母女      
第一章   天气渐渐变冷,李军所在的工程进度变得有些缓慢,大雪下得急,自然阻碍 了工程的进度。最近李军也很少回家,他有点想念家中娇妻,在风雪地上掏出了 手机,   「静,你在干什么?」   耳边立刻传来妻子的急匆匆的声音,「啊,老公,吃饭了吗?呼呼……好烫, 等一会。」   李军微微一笑,随后手机里传来「索索」声响,看来妻子在忙着弄晚餐。   很快手机又再次响起妻子温柔的声音,「老公,刚才我在煲汤呢,对了,你 在工地冷吗?听说你那边下大雪了,要注意保暖哦。」   「嗯,会的,小珊珊现在乖吗?」想起自己的女儿,已经快两个多月不见了, 那黑乎乎的眼睛现在会瞪人,倒是可爱极了。   「当然,我们的女儿最听话了,呀!别……」   「怎么了?」李军听闻妻子娇呼,连忙担心问道。   「还不是你女儿,刚刚她他一下就咬人!」听着妻子的娇嗔,李军一愣,随 后哈哈笑了起来,他立刻猜想,现在妻子抱着小珊珊喂奶,调皮的小珊珊突然大 力咬了妻子奶子一下。   「笑,就知道欺负我!」吴敏静抱怨一下,随后幽幽问道,「老公,快过年 了,赶紧忙完手头的事吧,今年是女儿第一年过年,初二要探门。」   「嗯,我知道了,过几天就回了。」李军笑了笑,「好好在家呆着,到时和 爸一起回娘家。」   电话挂了,吴敏静脸色一红,美眸紧紧瞪着胯下的老男人,这老男人正是李 海,此时吴敏静哪里是抱着小孩喂奶啊,她全身赤裸的坐在李海身上,下体的肉 棒紧紧插在她的嫩穴里面呢。   没想到正在欢爱时李军打来电话,更没想到这个坏老人竟然趁自己和李军通 话时间坏坏的顶自己小穴。吴敏静双指在李海腰间一扭,「坏老人,看你使坏!」   「噢,不敢了,老婆,快动呀!」李海嘿嘿一笑,双手很自然的摸上了双峰。   吴敏静嗔羞的白了一眼,双手撑这李海的胸膛,屁股上下起伏,小穴里立刻 渗出淫水,两人结合处湿湿的一片。   「啊……!坏老人……!啊……」房间里春色无限……  …………  年三十了,李军也回来了,一屋子三人加小珊珊,在温馨的灯光下聚在了一 起。两个男人自然碰起了酒杯,哈哈大笑的畅谈着生活趣事。吴敏静看着这对父 子,心里也感到开心,幸福的笑容挂满脸上。她看到李海的眼神突然瞟了过来, 那一眼充满感激和幸福,吴敏静红着脸微微点头,李军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表情。   已经是淩晨三点多了,李海还没睡意,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有些朦胧,过 年的烟花到现在还没结束,偶尔还能看到一两朵烟花在空中绽放。   这就是城市里的过年,一整晚都是在放烟花。烟花灿烂,美丽。李海深深感 觉到这烟花就像现在的自己,一样的青春於活力。这青春活力却是儿媳妇给予的, 这一年的变化让他感觉不真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想到儿媳妇,此时此刻她应该正趴在儿子的胸怀睡觉吧,也是,第一年的第 一个晚上,她自然要陪在儿子身边。   李海沙哑一笑,自己真是太贪了,已经得到儿媳妇一部分的爱,这应该满足 了。他是个大度的人,一下子想通了。只是一年第一天晚上只有烟花陪伴,却是 有些寂寞。   「嗡……」手机一震,李海连忙拿起一看,果然是她的短信,也只有她会在 这个时候给自己资讯,只是资讯只有简短的「开门」两字。这让李海精神一振, 他连忙一骨碌爬了起来,连衣服都没穿就跑去开门。   门外正是那可爱的妙人儿,她脸色有红晕,穿着睡衣,正羞涩的看着李海, 「坏老人!」   李海一呆,顺着她的手指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全身光光的,胯下的肉棒垂掉 在那晃晃。他尴尬一笑,「我不知道你会来……」   吴敏静「噗嗤」一笑,嗔羞的张开双手投入李海怀里,「坏老人,新年快乐……」   这一声新年快乐让李海心里暖了,他立刻不再感到寂寞,这个冬天也不冷了。   「谢谢……」李海声音有点哽咽,年迈的他到老了还有这种爱给他,让他感 到幸福,满足。   吴敏静也感觉到公公的变化,不禁亲了一下他的胸膛,喃喃一声「坏老人」, 之后她的纤手也慢慢滑落,握着李海的肉棒套弄几下,「给你过年福利,嘻嘻… …」   李海在她的抚摸下很快就硬了,肉棒直顶她的小腹,他一边颤抖的抚摸着儿 媳的脊背,一边问道,「李军他……」   「应该睡了,刚和他做了,想起你,就过来陪陪你……」   「哦……」李海心里一阵感动,儿媳妇她没忘记自己这个黑暗老公!他抬起 吴敏静下巴,对着她的嫩唇堵了上去,开始贪婪的吮吸起来。吴敏静也热烈回应 着,小舌头伸出让李海吃着……  感觉到李海双手在自己屁股后面慢慢发力,吴敏静连忙推开了李海,她娇羞 的瞪了一眼李海,「别动!」   「哦……」李海有些失望,以为吴敏静不想和自己做,也是,这么晚了,确 实也不好。但马上这种失望就变成了激动,只见吴敏静的小嘴又凑了上来,对着 他的脸颊一亲,「让我来服侍你。」说完她的小嘴又在他下巴,脖子亲吻。   李海浑身一颤,这还是第一次尝到儿媳妇对自己这么仔细的亲吻,於是他乾 脆闭上了眼睛,任由她去做,他自要用心去感受就行了。   吴敏静看到李海闭上了眼,然后真的一动不动,她不由得一笑,这个坏老人, 有时真的还不坏嘛。眼看李海闭眼不动,吴敏静乾脆退一步观察起来,说真的她 还真没仔细看过李海的身体。那种老人苍老的身体并没有出现在李海身上,早年 当过兵的李海身体早就练得比较强壮,此时年纪大了,可依然能看到他健美的身 材,两个胸肌还是比较年轻,腹肌依然看得出八块。   吴敏静手掌轻轻一摸,那胸肌很结实有力,比李军的还要有手感。她忍不住 双掌齐上,好热的胸膛,隐隐让吴敏静内心一阵骚动。   李海却忍得辛苦,他闭着眼睛,但能感觉到儿媳妇在抚摸完自己胸膛后就绕 到了身后。她想干什么?没一会,他感觉到儿媳妇的玉指在自己后背滑动,她的 声音也随之传来,「爸,这些伤痕都是那时留下的吗?」   李海的后背有数道疤痕,那些都是抗战时期留下来的。一想那个年代,李海 轻轻点了点头。吴敏静却看得震惊,甚至心疼。从来没仔细看过李海身体的她, 今天才发现原来公公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她心疼这个老男人……  「还疼吗?」   李海苦笑摇摇头,突然他感觉到吴敏静在亲自己的背后,那小舌头顺着疤痕 滑动。李海眼里有点有点湿润,儿媳妇的行为就像在轻舔着他的伤口!   「敏静……」李海颤抖着身体哽咽的喊了一声。   「别动,说了今晚要服侍你,再动以后不理你了!」吴敏静的威胁让李海强 忍着感动的心,深呼吸一口气就闭上了眼睛,慢慢感受着儿媳妇给自己的爱和温 暖。   很慢,吴敏静舔得很仔细,那些一条条细小的疤痕都没有放过,她就像天使 一样,小舌头没划过一道疤痕都会暖一下李海的心。   已经到腰部了,李海没记错的话,有一条伤疤却是从腰部划到了臀部,很浅 的疤痕。   「难道她还要……」李海连忙屏住了呼吸,吴敏静已经用舌头顺着那条淡淡 的疤痕从腰部慢慢往下舔,一直都没停止。   「到了!」李海感觉得到,吴敏静的小舌头已经舔到了他的臀肉!那屁股被 吴敏静一舔,李海再也忍不住不动了,他身体颤了一下。   吴敏静也感觉到了,她没想到李海这么敏感,想到以前李海老是舔自己后面 那种快感,吴敏静双手摸了摸李海的臀肉,然后慢慢跪了下来,两片臀肉中间那 漆黑的股沟,似乎隐藏着什么。吴敏静双手一扳,那黝黑的屁眼清晰可见。   「她想干什么?」李海想回头看,可是屁股「啪」一声被吴敏静拍了一巴掌, 「别动!」   「哦……」李海立刻忍着了回头看的冲动,突然他感到屁眼一凉,忍不住吸 了口气,他双腿都快抖得站不稳!   天啊,屁眼传来一阵凉意,李海万万没想到,儿媳妇竟然舔自己的屁眼!她 那湿湿的小舌头在自己肮髒的屁眼上面舔了几下!   李海深沉着声音,「别!不要!」   「不要动!」吴敏静再次拍了一下李海的屁股,恼羞的瞪了一眼李海,自己 都做出这样的事了,他还在那扭来扭去,「再动一下试试!」   感觉到儿媳妇的怒意后,李海真的不敢动了,只是他实在无法相信,后面那 股快感太真实了,肮髒的屁眼被漂亮年轻的儿媳妇舔着……  吴敏静舔了几下,发现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却又不知是什么味,倒也不是很 难闻。她脸色变得红润,自己竟然真的舔了公公的屁眼。他老公都没有得到的过 享受,都让眼前的老男人占了。   不过一想到公公为自己的付出,还有他这些年的辛酸,吴敏静立刻觉得帮公 公舒服一下也没什么。她立刻回想起以前公公舔自己屁眼时的感觉,他那粗舌似 乎是这样舔的……  吴敏静微微扳开那漆黑的屁眼,里面的嫩肉翻了出来,对了,就是这样!吴 敏静脸色更红了,她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把小嘴堵了上去,同时舌头伸了进 去……  「噢!」李海颤抖得双腿发软,天啊,儿媳妇竟然还用舌头往里钻!那刺激 快感让他细胞都活跃了,仿佛年轻了好几岁!他忍不住微微拱起了屁股,甚至还 上下磨动……  感觉到公公的舒意,吴敏静更加卖力了,她的小嘴对着那屁眼就像和爱人亲 嘴一样,又舔又吸……  「啪!」又是一掌拍在李海大腿上,「讨厌!你想憋死我吗?」看着羞怒的 吴敏静,李海讪讪扰头,刚才实在太舒服了,他的屁股几乎全坐到了吴敏静脸上, 一时忘了形。   「坏老人!」吴敏静嘟嘴一瞪,「别动!前面还没亲呢。」   李海闻言立刻恢复了木桩状态,立正闭眼。吴敏静抿嘴一笑,这才是可爱的 坏老人嘛。   吴敏静依然跪趴姿势,那条笔直狰狞的肉棒正对着她的俏脸,一股骚味直扑 她的鼻孔。不过她并没有去理会它,她双手慢慢抚摸着李海的大腿,一个小点深 窝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就是那次被子弹打中的地方吗?」   那是一个弹痕,李海差点死在了那场战役。   「肯定很痛吧……」吴敏静看得心疼,这窝挺深的,她的小嘴慢慢的贴了上 去亲吻,那浅浅的一舔吻到了李海的心窝。   慢慢的,吴敏静把李海两边大腿都舔完了,只见她慢慢弯腰,又在李海小腿 亲吻起来。李海感觉到她的姿势,低头睁眼一看,此时的吴敏静就像奴隶一样, 跪爬在自己面前,诚恳的舔着自己。李海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个帝王,他心里一动, 右脚轻轻一抬起。   正在舔李海小腿的吴敏静,突然看到李海抬腿,那脚掌正好抬到自己面前。 望着那只长有老茧的脚掌,吴敏静脸色变得通红,她似乎明白李海的意思,美眸 白了一眼李海后,便闭上了眼睛,张开小嘴含住了他的脚拇指。   李海心里呐喊了一声,他没想到吴敏静会如此乖顺,他本想只是调戏一下吴 敏静的,可是没想到吴敏静竟然张嘴就含住了他的脚趾,那是自己臭脚丫啊。可 是就是这样的臭脚丫竟然伸进去吴敏静的小嘴里……  一股难以明瞭的征服感油然而生,李海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底下的吴敏静听 闻李海的呻吟,心里感到无比羞耻,可是她却并没有反感,反而感觉有一丝刺激, 刚好又满足公公的征服感,於是她乾脆放开自己,完全投入进去。   五个脚趾都在吴敏静小嘴里停留过,李海似乎不太满足这样,他乾脆用脚掌 贴在她的脸上去磨擦,吴敏静也感觉到那只脚掌贴着自己脸磨擦,她的脸变得滚 烫,实在太下贱了,这几乎就等於公公踩着自己的脸啊。她的身体在颤抖,是刺 激得颤抖。   不过她的小嘴依然没有停止,她的小舌头不断在李海的脚底板舔动。每一次 舔动都刺激着李海的内心,李海就这样看着想奴隶一样的儿媳妇,手心不由得握 住了肉棒套弄。   「好,就这样舔!用力!呼呼!」李海双眼通红,手心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脚上也越来越力。吴敏静在下面完全顺着李海的旨意,疯狂的舔吃着他的脚掌。   「啊啊啊!!」李海突然把脚放心,弯腰一把拉住吴敏静的头发,把她的头 部往胯下塞去,涨得发硬的肉棒也狠狠的插入了她的小嘴…………  「嗡……」此时的李海有点疲惫的躺在床上,他拿起手机,上面是吴敏静回 房后发来短信,「坏老人,过年福利满意吗?」   李海微微一笑,刚才那幕实在太疯狂了,他从来没过的满足!现在真的从心 底感到自豪於满足!他动了动手指回复「满足……谢谢」,随后手机一丢床头, 愣愣的看着窗外还在燃放的烟花,他发现今年的烟花似乎特别美丽……  而吴敏静回到房后,静静的躺在李军身边,李军呼噜声挺大,看来他睡得很 熟。她静静的看了看李军,又看了看摇篮里甜睡的小珊,心里一阵甜蜜。   「老公,我爱你,也爱公公,对不起……」吴敏静轻轻在李军额头一亲,望 着手机那条公公的短信,随之一删,然后趴在李军怀里甜甜睡去……  过年是个喜庆的日子,亲朋好友一个个登门拜访,吴敏静和李军父子也不咧 外,初一一大早就带着小珊珊进村子里。村了乡亲热情,又是红包又是糖果的往 他们身上塞,小珊珊更是让人喜爱,一个个非得抱抱不可。   吴母摆了一桌,留了他们下来吃饭,饭桌上自然少不了喝酒。见大家喜庆, 吴敏静也把持不住掂了几口,小脸立刻通红,那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母亲和公公, 李军有说有笑,一时感到幸福感包围,暖暖的,她不禁又再次抿了一口小酒。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小腿被碰了一下,吴敏静一愣,她抬头看向李军,只见李 军一个劲和公公喝酒,公公也哈哈一笑抬酒碰杯。吴母坐在她旁边。她疑惑了一 下,然后就没去想了。   然而她的小腿又被碰了一下,这次很明显是对方用脚掌在滑动自己,她立刻 酒醒几分,公公?李军?是谁呀,这么大胆,竟然在大家面前这样对自己!   她又再次看了看,公公喝得满脸通红,在那扯着嗓子哈哈大笑。李军一个劲 的点头嬉笑,他为人老实,更不可能是。至於吴母,她也喝了不少,脸蛋红扑扑 的,一个女人更不可能吧。一时吴敏静疑惑了,她好想低头看看是哪个人在桌子 底下磨擦自己小腿。   然而很快那小腿就收回了,吴敏静松了口气,两只眼睛来回在李军和李海身 上转动。   饭酒喝得差不多了,夜也有点深,吴敏静他们一家也留在了吴母家过夜。农 村人睡得早,淩晨刚过就没什么声音了。   吴母家庭不错,老伴前几个月也撒手而去,一个人住着一套两层楼平顶房, 二楼四房一厅,吴敏静夫妇一间,李海一间,吴母一间。   酒喝多了夜里会头疼,半夜醒来还会尿急,口乾舌燥,想喝水,这点吴敏静 现在才知道。   已经深夜了,吴敏静晃晃脑袋,揉了揉涨得难受的脑袋,一晃一晃的出去找 厕所。此时月光还算明亮,从窗口洒进来不用开灯都能看得清楚。   她打了个呵欠,一步一步走向厕所,就在她按着门把手要开门那刻,她突然 停住了,而且脑里立刻清醒了几分,两只眼睛明亮一闪,变得毫无睡意。   「这!……」她立刻捂着小嘴,身子连连后退几步,愣愣的看着厕所门。里 面不断传来女人的喘息声,甚至还伴随着轻微的「啊啊」呻吟。   作为女人,她太熟悉这些声音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此时是怎么回事?家里就 她和母亲两个是女人,现在她在门口,那里面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   「妈……」吴敏静心里起伏不定,父亲前两个多月去世,家里留下了母亲一 个女人。再说吴母今年才五十岁,按说早已经过了性欲的年龄。可是里面低声的 喘息让吴敏静一时呆住了。   「难道母亲寂寞了……」吴敏静咬了咬嘴唇,心想以后是不是让母亲改嫁, 毕竟她现在是一个人了。女人一个人的话怎么过日子?这点吴敏静她深有体会。 刚刚下定决定给母亲找个伴的吴敏静,突然听到一道声音,顿时觉得脑袋一片空 白!                 第二章   「梅儿,你的小穴怎么还那么紧啊,夹得我好舒服!」   吴敏静惊呆了,这声音让她差点瘫坐在地。她却不是因为这声音是男人的声 音,而是,她太熟悉这声音的主人了!   没错,就是李海!   「公公……母亲……我……」吴敏静一时傻了,她的眼睛死死盯着厕所门。   「啊,海哥……我也好舒服……海哥用力……我爱你!……啊啊……」   「不行了!梅,我要出来了!」   「啪啪啪!!」这次碰撞声,吴敏静听得清晰极了,她内心一万个不敢相信, 公公竟然真的和母亲在性交!可是里面的声音却清楚的表达了一切。   她双眼开始弥漫着雾水,她好想沖进去问李海,为什么!!有了自己了竟然 还不满足吗?自己不够美丽漂亮吗?为什么连自己母亲都不放过!   「啊!……我也来了……海哥……」   里面两人急促呼吸了一会,随后又传出吴母的声音,「海哥,你不怪我吗?」   「我……没有……只是……」李海的声音有些难言,吴敏静刚想以后永远不 再理李海,转身就要悲愤的离开,听到里面说话又停住了脚步。   「海哥,你知道吗?从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喜欢你,只是我们一直无缘,你去 部队后回来,我都已经嫁人了。」吴母仿佛在一个人静静诉说,「后来又看到你, 可是那时你也娶了她,我觉得上天对我真的不公,我连向你表白的机会都没有!!」   「后来我有了敏静,你也有了李军,情缘下他们两竟然巧合的在一起了!」 吴母的声音开始激动,「那时我好开心,因为这样我又可以经常看到你了!」   「哦……」   「我本想也不要求别的什么了,可是阿力他前不久走了,他一走,我竟然感 到全身都松了!就像锁头被打开一样。我自由了,我单身了!你知道吗,我不喜 欢阿力,我喜欢的是你!是你啊!呜呜……」吴母说着说着竟然低声哭泣。吴敏 静在外听得心塞,她从不知道母亲竟然过得不开心。   「我整整念了你大半辈子,阿力一走,我就想到了你。你知道吗,今晚的事 我是故意的,我一直在看着你,等你一出来,我就开始毫不羞耻的勾引你……海 哥,我是下贱淫荡的女人吗?」   「不是……」   「我好怕你看不起我……」   「怎么会,只是……唉……」李海深深一歎.  「没事,我不会让你难做的,我和你有这一夜,我今生已经很满足了……」   「我……梅……」   「别说话,海哥,我还想要……」   「刚射完……」   「你坐好,我来,海哥,陪我今晚……」   「好……」   「噗嗤噗嗤……」里面又传来一阵骚动的声音,吴敏静苦涩的抿抿嘴,然后 转身回房,她已经不知道该去怎么恨李海了,刚才他们的对话她已经知道,这几 乎全是母亲的主意啊!她心好塞,「母亲啊,你不知道公公和我却是有那关系的 啊!!」   一整夜吴敏静都毫无睡意,满脑子都是母亲和公公昨晚在厕所那些话。一大 早她就爬了起来,看看小珊和李军还在熟睡,她披着衣服走上了楼顶。   天还灰濛濛的,冬天的太阳来得晚,远处已经有一些村人下地了。吴敏静深 深吸了口气,农村的空气清新,一口清新的空气让她清醒了几分睡意。   雾气也大,隐隐有些寒冷,吴敏静双手抱手臂,静静的看着青绿的大山。这 时她的脑里又再次浮现昨晚发生的一幕。此时她脑里极为清晰,她冷静的分析了 一下。   母亲从结婚到父亲离去时,估计都没有正在开心过,整整压抑了二三十年的 心在父亲离开那刻就爆发了。   昨晚晚饭过后,母亲再次看到公公,凭藉着酒胆,在等着公公出来,然后引 诱公公。吴敏静瞭解李海,李海对这种事是绝对做不到去主动的,除非母亲她主 动,就像当初自己一样,情不自禁。估计母亲也是,突然爆发的感情是非常不理 智的。昨晚听的话,听出李海似乎也难为了,对着亲家做了这种事,最重要的是, 他和自己还有着关系,所以他为难了。   吴敏静从来没有过如此清晰的分析,母亲昨晚真的开心了,而公公这边又怕 自己知道为难。站在两人的角度去看,唯一的问题反而成了自己。   她站在楼顶一动不动,眉头紧皱,思考着以后的路向,要她离开李海,从此 不再和李海发生关系,让李海和母亲在一起?   「不!」吴敏静摇摇头,她做不到,她忘不了李海对她的好,忘不了李海给 她肉体上的快感,她爱李海!要不让警告李海,让他不再和母亲有关系?但是昨 晚母亲那愉快的叫声,还有发自肺腑的开心,她也忘不了。要是李海不再理会母 亲,那母亲又要回到以前那种苦闷的日子,她也做不到。   「怎么办?」一时吴敏静都头疼了,突然她肩膀披来一件棉衣。耳边传来李 海沉沉的声音,「这么冷的天穿那么单薄,你想把身子冻坏吗?」   「爸……」吴敏静转头一看,李海把身上的棉衣披给了自己。   「想看日出也要多穿两件衣服啊,这雾水大呢,冷。」李海哈了口气,那神 态充满关心。   吴敏静心中一暖,公公对着自己关爱,真是无微不至,无时不在,这辈子怎 么能离开他……  「喏,你看。」吴敏静顺着他的手指望去,远处的山头渐渐明亮,金色的光 芒慢慢漫出,「也不知道你们城里人的想法,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看日出?在村 里头,一看到太阳就代表着工作就要放下了。像夏天,都是太阳没出来干活,太 阳下山干活。那一点时间赶得很。他们都希望太阳不要那么早出来呢。」   「嗯……」吴敏静静静听着,看着李海有点沧老的容貌,心里不由得感到一 阵舒服,突然阳光一撒,李海脸上翻起了光泽,只听李海突然开口说道,「敏静, 昨晚我……」   「爸,回去吧,有点冷。」吴敏静突然打断了他的说话,其实她心里在那一 刻明白李海想说什么,但是此时的她自己都没想清楚怎么办呢。   「哦……」李海失落的歎了口气,转身和吴敏静下了楼,他刚才鼓起了好大 勇气跟吴敏静说明昨晚和她母亲发生的事,可是这一打断就再也没提起勇气了。   一家五口吃完早餐,吴母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但是李军说他们要回去了 那一刻,吴母眼里突然闪过一丝落寞,却刚好被吴敏静收落眼底,不过她马上笑 道,「怎么不多住几天呢?」李军笑了笑,说还有一些事要办等等。   吴母只好不再挽留,只是她的眼光看向李海却透露出浓浓的不舍,但是她无 法开口。李海也低着头,脸上充满着疚意。   吴敏静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一疼,这两个都是自己深爱的人啊,她不忍心 看到这样。她抿了抿嘴,开口说道,「要不妈你也搬到城来,和我们一起住吧。」   顿时所有人都一顿,李海是心里一跳,吴母是心里一惊,李军是心里一喜,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反正妈也是一个人在这,在城里还能陪陪敏静,陪陪小 珊,倒也不会那么无聊。妈你就答应吧。」   「我,可是……」吴母慌了,去城里住,那且不是以后天天看到李海了?她 昨晚打算就和李海一夜风情,过了以后就忘了,可是女儿这一建议让她心动了… …  她的眼角不由得看向李海,只见了李海一时愣在那不知所措,吴敏静立刻知 道,母亲在等李海一句话,可是李海敢答应吗?他不敢!但吴敏静却变得坚定起 来,她一把挎住吴母的手臂,「妈,答应吧,在城里我还能陪你玩,到时我工作 了,小珊珊还要你照顾呢,爸一个人我怕忙不过来。」   「这……」吴母还是左右为难,这时李海抬头点了点头,这一幕让吴母立刻 开心了,她脸上堆满笑容,「这会不会妨碍你们?」   「不会不会,城里那套房几个房间呢,就这样说定了,收拾一下走吧。」李 军一拍掌,兴奋得连忙帮手,只有李海抱着小珊呆门口。他也不知道刚才那一刻 自己为什么点头答应,是不想看到王梅难过,还是真的为了多个人照顾小珊珊?   在吴母王梅和李军进房收拾东西的时候,吴敏静突然走到李海背后,伸出玉 指狠狠在李海腰间一扭,疼得李海直咧嘴。他望着坐上车的吴敏静,心里感到莫 名其妙。   吴敏静上了车后,心里才慢慢平静下来,看着门口傻呆的李海,嘟起了小嘴, 「坏老人!真是母女都被你玩了!」   母女公侍一夫?这个放在现在来讲,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有违人伦不说, 单单母亲和女儿的意愿就让人她们接受不了。可是像吴敏静没办法啊,她不想离 开李海,又不想母亲难过,那只能让李海像自己那样了,明着是李军的妻子,暗 地里却是李海的情人一样。   几人回到了城里的房间后,一时李海尴尬不已,他偷偷瞧了一眼王梅,只见 王梅正在开心的搬着东西,那神态充分表明了她的内心。   其实王梅不差。五十岁的她并没有让岁月带走多少姿色,相反那风韵的身段 非常诱人。此时的她正穿着紧身裤袜,那弯腰搬东西的瞬间,硕大肥圆的屁股刚 好对着李海。李海脑里瞬间回想起昨晚双手揉着她屁股插穴那幕,那手感让他流 连忘返。

本站由:晚春-母女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