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公务员的日记      
第001章 我和市委书记    2013年月27日,晴。    没人能想到,我会在这一天闪电结婚,包括我自己。    老公程铮比我大五岁,我们只见了一面,就订下了婚期。    而婚礼前一天的月26日晚上,我去了市委书记侯爸爸送给我的别墅,与他疯狂做了两次爱。    侯书记叫侯大海,现年52岁,私底下,我叫他侯爸爸。    我有一栋别墅,是他送给我的,在s市高新区的海边,典型的富人区,别墅与别墅间的私人花园很大,有专门的车道和甬道,业主之间难以窥探到对方的隐私。    这儿是我们私会的根本据点。    他和大多数中国中年官员一样,身体早就发福,又缺乏有规律地锻炼,所以身体状态很难跟其他职业的年轻男人相比。    很多时候要我,他都喜欢吃药,这样可以坚持时间久一些,他说他喜欢看着我被他要得娇靥如花、极尽浪媚的样子。    其实,我有办法不让他吃药就能坚持很久,但是那办法我轻易不用在某些人身上。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我可以跟某些男人上床,但不代表我有兴致为他们做更多额外付出,比如真心的痴情投入。    那天晚上,侯书记让我先去别墅里等他,他说要做我婚前那夜的“新郎官”我听话地听从了他的指令,下班后就自己开车去了那片隐秘的富人区。    我喜欢拥有很多幢房子,喜欢它们地处不同的风景佳位,有着不同的装修风格,这也许跟我从小生活在贫穷的环境里有关,在小时候的那几间农村小破屋里,我承受过太多的世态炎凉。    进了别墅,只开了一盏旋转的壁灯,暧昧的光线呈现不同的色彩,在诺大的房间里变幻着,我泡了澡,穿了薄纱的红睡群,裙摆短到刚好能掩盖住我丰腴的臀部。    两条修美的长腿裸在裙子下面,又白又滑,衬托着中国红的软烟罗薄纱,里面窈窕的桐体,乳翘腰细,白嫩可辨,万种风情。    侯大海说,我是一个让男人看一眼就想搞的女人。    房间里洒了很多玫瑰花瓣,香氛馥郁,惹人情思撩乱。    我早就懂得女人要善待自己,宁可多爱自己十分,不要傻爱男人多一分。所以现在,无论与谁上床,我都会把气氛给设计地无比舒适柔媚,渲染自己的美丽,也激发他们的性趣。    但是当我决定嫁给程铮时,我是这样想的若他爱你十分,那你就爱他十二分;若他爱你八分,那你就爱他七分。    程铮,是这些年以来,我第一次想跟他过一辈子的男人。    侯书记来了,他一进门就喊,“小心肝儿,侯爸爸来了。”    我迎过去,走步曼妙,下巴微颔,眉眼含情瞟着他,唇角漾着美狐一样的笑,轻喊,“侯爸爸。”    他伸出手,把我拽到他肥壮的身体上,手已经搓上了我薄纱里面丰翘的乳,气短声促地咬着我的耳朵说,“小心肝儿,明天就要做新娘子了,侯爸爸舍不得你。”    我急促喘息着,仰起脸来吻着他胡茬粗糙的下巴,“所以,侯爸爸今晚要好好疼我哦。”    他说,“必须的,来吧,宝贝儿。”    他的手在我全身胡乱揉摸,捏着我饱满的胸,嘴隔着衣服就扎了上去,用力地吮。    我低低地叫,双臂象蛇一样缠到他的腰上,故意用自己柔软的桐体去贴紧他的腹部。    那儿,早就硬坚似铁,他发出剧烈地粗喘声。    在公务场合,他提到我时,都是严肃又不失和蔼地称呼为“小乔主任”没人能想到,不苟言笑地侯书记在私底下会如此狂野地一声声叫我“心肝儿,宝贝儿,乖女儿。”    当然,这世界上,阳光照不到的阴暗里,让人想不到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比如,侯书记不会知道,s市的刘市长刘松涛,私底下也会在我的媚惑下称呼我“妖精”。我身上的睡裙领口是深v字式抿在一起的,他的嘴从我的脖颈上吻下去,轻易就将我的纱裙领口蹭落了下去,两只尖翘美好、能诱人至死的妙物脱落了出来,侯书记的嘴急迫地埋了上去。    一股酥和麻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我媚声地叫,喊他“侯爸爸”缠着他翻到了床上。    我的裙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他的衣服快速地被扔到了地上,丝毫不需要前戏,他就给我顶抵了进去,进去的刹那,他低沉地呻吟着,声音喘的好象多年的肺心病患者。    我翘着美臀,用力迎向他,主动颠荡着自己的臀部,他被我的强力紧缩感刺激得膨胀坚硬,象只勇猛的猎豹在我的桐体上高速挺刺着,运动着。[ 此貼被佳琪妹妹在2018-12-18 11:47重新編輯 ]
上一篇:晚春-母女 下一篇:冰火魔厨后记

本站由:女公务员的日记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