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掉进女人村      
第一章 闹洞房的悲剧

  我是一个无鬼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灵异的存在,直到那一天……

  我叫张子恒,家住苏皖交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

  七月流火天,天气炎热,本想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但是不出门还不行,我堂哥结婚,必须要去。

  堂哥家离我家不太远,都在一个村子里,我早早的就赶到了那里。

  堂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在现如今这彩礼越来越重的时代,没个十几万的就别提什么结婚的事情了。

  他家里拿出了不到五万块钱,就搞定了!

  没有什么彩礼,他的这个媳妇是从外面买来的。

  我们村里也有几家从外面买来的媳妇,基本上要么是长得歪瓜裂枣,要么就是精神或者是身体上有点毛病,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是,堂哥买来的这一个媳妇,那相貌身材真的是没的说了。肤白貌美,身材凸凹有致,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有股子媚意,简直能把男人的魂给勾走了。

  虽然有点呆呆的,但是这些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村里人都说我堂哥是捡着大便宜了,我大伯一家人笑的合不拢嘴,我们几个堂兄弟也都是挺羡慕堂哥的。

  拜堂成亲,闹腾一阵之后,堂哥抱着新娘子进了洞房。

  乡村有陋习,就是闹洞房。

  以前谁家结婚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闹伴娘,但是堂哥跟这买来的媳妇拜堂成亲,哪有什么伴娘啊!

  村里人还收敛一点,但是我那些堂兄弟闹得可就有点欢了。

  直接把堂哥轰了出来,我们这些堂兄弟开始跟新娘子闹了起来。

  新娘子有点呆呆的,似乎很害怕,身体蜷缩在床上。我那几个堂兄弟直接扑上了床,嘻嘻哈哈的跟新娘子闹腾着。

  基本上大家心里都是有底线的,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开玩笑式的闹腾,到最后有点变味了。

  大概是新娘子太漂亮,也许是新娘子呆呆的一副惧怕的模样引起了我那几个堂兄弟的心中的邪性,我那几个堂兄弟看向新娘子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了。

  刚开始没有谁对新娘子动手脚,只是在她身边压压床,贴着她的身体罢了。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直接把新娘子胸前婚纱扒了下来。

  白花花的一片肌肤呈现我们的面前,所有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我虽然也是有点热血沸腾,但是还有些理智,急忙开口说道:“哥几个行了啊!别闹的太过,要不然堂哥那边不好交代!”

  “没事!”我的一位堂弟呼吸有点急促,目光死死的盯着新娘子的雪白的胸前,笑着说道:“只是小小的闹腾一下而已,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摸进了新娘子的婚纱里,其他几个堂兄弟也是有样学样,对新娘子上下其手。若是正常的女人,早就大喊大叫起来了,可是这位堂嫂毕竟精神状况有问题,满脸恐惧,身体颤抖,一直都没有吭声。

  眼看情况有点不受控制,那几个堂兄弟闹得实在太疯了,我说什么他们也不听,正想拉开反锁的房门放外面的堂哥进来的时候,一道微弱的痛呼之声传进我的耳中。

  是床上新娘子发出的痛苦的声音!

  床上正在上下其手的几位堂兄弟愣住了,怔怔的看着新娘子的身下。

  她身上的婚纱已经凌乱不堪了,穿着的丝袜也被撕破了,露出雪白修长的双腿。最关键的是,她的身下,流出了一些血。

  混乱中,也不知道是我的哪个王八蛋堂兄弟弄的。

  我们都傻眼了,那几个堂兄弟急忙从床上下来,之前的那种欲火都被一盆冷水浇熄了。

  妈的,这次闯大祸了!

  这时候,大概是外面的堂哥听到了新娘子痛呼之声,使劲的砸着门,在外面大声的吼着。

  我脸色难看的看着那几个堂兄弟,他们脸上都是有些许的慌乱,不过这时候已经来不及怪罪什么的了,我硬着头皮拉开了反锁的房门。

  堂哥冲了进来,后面还有大伯和我爸他们,看到房间内这种情景之后,堂哥的一双眼都红了,直接抄起房门后的拖把,劈头盖脸的就朝我们几个堂兄弟头上招呼。

  我们也不敢还手,抱着头乱窜,跑出房间之后,大伯气的脸色煞白,冲我们吼道:“滚,都他妈给我滚!”

  我们也不敢在这里待了,灰溜溜的跑出了堂哥的家。

  我不知道我那些堂兄弟怎么样,但是我回到家里没多久之后,老爸就回来了。老爸脸色阴沉,回到家二话没说,拿起院子里的棍子,照我身上就是一顿揍。

  我被揍的乱窜,觉得自己很冤枉,毕竟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碰新娘子一下。

  我一边躲着老爸手中的棍子,一边委屈的大喊着。

  后来,老爸累了,丢下了手中的棍子,拧着我的耳朵,带着我前往大伯家。

  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堂哥家发生的事情就传开了,路上遇到的一些村里人,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怪异起来。

  我心中挺委屈的,不过这时候老爸正在气头上,我也不敢说什么了,老老实实的跟着老爸去大伯家。

  到大伯家的时候,大伯一家子脸色都很难看,不让我们进门。最后,老爸无奈之下,只能带着我又回家了。

  晚上的时候,老爸从外面回来,阴沉着脸。直接扇了我几巴掌之后,怒哼一声就回屋了。就连一向疼我的老妈,这一次也忍不住出手给了我一巴掌。

  我爸他那几个堂兄弟的关系都不错,就因为这件事,肯定会产生裂痕的。

  这时候也不用查是谁当时趁乱把新娘子弄出血了,反正大伯一家子肯定把我们恨死了。

  我回到自己房间,感到有些委屈的同时,心中也难免有点恐慌。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现在想想都感觉有点后怕,当时万一弄出了更大的乱子,估计我们几个堂兄弟能被大伯一家子活活打死的。

  有些不安的躺在床上睡觉,一夜都睡得不太安稳。

  第二天的时候,外面传来的喧闹声把我吵醒了,我还以为是大伯一家子气不过,一大早的来找我的麻烦了呢,急匆匆的穿衣出门。

  老爸老妈满脸的焦急,拉着我就朝大伯家里那边跑,我看到村里不少人都聚集在大伯家门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来到大伯家之后,我那几个堂兄弟脸色苍白的站在大伯的院子里,一脸的恐惧之色。堂屋那边,传来大伯母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让我的心狂跳不止。

  老爸老妈急匆匆的冲进了堂屋,我没有进去,来到我那几个堂兄弟身边。

  “张虎,怎么回事?”我低声问其中一位堂弟。

  张虎面色苍白的看着我,摇摇头没有回应。

  “到底怎么回事?”我急了,听着堂屋那边大伯母的哭声,我心里面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几位堂兄弟有点结巴的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听他们说完之后,我整个人傻在那里了。

  大堂哥死了?

  被我那刚过门的堂嫂用剪刀戳死的!

  而堂嫂也死了,自尽了!

  她不是精神有点问题吗?怎么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

  这时候也来不及细想什么了,我快步冲进了堂屋里。

  堂屋分三室,中间是客厅,左边是堂哥的新房,右边是大伯的房间。

  来到堂哥新房门口,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味传来,房间内的情景很血腥,堂哥和堂嫂并排躺在床上,他们的脖颈处都有一个血窟窿。

  堂哥面色狰狞,临死前似乎挣扎过。而堂嫂面色则是很平静的模样,甚至我感觉她死之前的时候在笑。

  床上地上全是血,而最显眼的则是堂嫂身上的那一身红色衣裳,大红的新衣,很刺眼。

  结婚过堂,女方都会有火红的新衣,象征红红火火之意。

  可是,若是含怨而死的时候也是身着大红衣的话,那意义就不太一样了!

  第二章 翻脸

  除了这些之外,在他们的床头上面,洁白的墙壁上还有几个颇为秀丽的字迹,用鲜血写上去的。

  “我会回来的,你们都要死!”

  鲜血字迹配上此时房中的惨状,让我莫名的感到有些许的森寒之意。

  就在此时,一直在床边悲切哀嚎的大伯母像是疯了一般,冲到我身前,对我又踢又打,说是我们害死了她的儿子。

  我抱头跑出堂屋,大伯母疯叫着追出来,跑进厨房,拎了一把菜刀冲出来,在院子里追着我和我那几个堂兄弟。

  村里人和我爸他们急忙拦住大伯母,夺下了大伯母手中的菜刀。大伯母不依不饶,又抓又咬,疯狂的哭喊对着我和那几位堂兄弟大骂:“你们这些畜生,狗娘养的杂种,害死了我的儿子,你们不得好死,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

  虽然知道大伯母是被堂哥的死刺激的不轻,但是当着村里人的面骂的这么难听,我们的心里也很不舒服。

  我和几位堂兄弟的脸色很难看,老爸他们的脸色也很难看。

  大伯母大概是觉得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骂,骂的很难听,几乎把我们张家的人骂一遍了。

  村里人的劝慰不起什么效果,只能在那无奈的看着大伯母撒泼。

  老爸和我那两个叔叔脸色铁青,不过也不好跟大伯母计较什么。

  但是我那两个婶婶不是省油的灯啊!

  刚开始她们还能忍住,听到大伯母越骂越难听,并且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两个婶婶一瞪眼,也不管什么了,直接冲着大伯母开口了。

  “大嫂,差不多就行了!”三婶瞥着坐在地上的大伯母,冷冷的说道:“你儿子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是被你们买来的儿媳妇杀死的,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家当初花钱买了个祸害!”

  三婶的话还好一点,但是四婶可就显得泼辣很多了。

  我爸兄弟四个,兄弟四人娶得媳妇里,我妈算是最温柔的了,而四婶算是最泼辣的一个了,就算是在整个村里都能数得着的。

  “大嫂,你可别忘了,你们家这买媳妇的钱,其中一部分还是我们借给你们家的呢!”四婶看着大伯母,阴阳怪气的说道:“要不然以你们家的经济条件,拿什么娶媳妇?本来不想在这时候跟你计较这事的,但是看你刚刚骂的这么起劲,我还真受不了这个气了。还钱,拿了钱之后我这就走,以后绝对不进你们家大门了!”

  四婶这话说的有点绝了,毕竟堂哥这边刚出事,她就对大伯母说出这样的话,显得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四叔眉头紧皱,快步走到四婶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话。但是四婶的泼辣是出了名的,被大伯母刚刚骂成那样,她怎么可能轻易罢休。

  四婶猛地把四叔推开,指着四叔的鼻子破口大骂:“张勇,你看你这孬种德行,人家都不把你当一家人了,你现在还护着人家!刚刚她骂的话你没有听到?老娘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我不跟这家人一般见识,前些天借的八千块,现在拿出来,我立马走人……”

  “你够了啊!”四叔怒吼一声,一个箭步冲到四婶的身前,抓住她的胳膊,把她往院门外拉扯。

  “张勇你就是个怂蛋!”四婶蛮力挣脱四叔的手,双手乱舞朝四叔脸上挠,泼辣劲头完全释放,指桑骂槐的吼道:“被人指着鼻子骂都不敢吭声,人家不拿你当兄弟,你还死皮赖脸的贴上去。老娘当初瞎了眼,怎么会嫁给你这样的怂货……”

  四叔怕老婆,也是在村里出了名的,面对四婶的这泼辣疯狂架势,四叔招架的有点吃力,脸上脖子上多出了几道血痕。

  眼看又是一场闹剧快发生的时候,大伯母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趁人不注意,一脸疯狂的冲到了四婶的身旁,一双手狠狠的掐在了四婶的脖子上。

  “贱人,我杀了你……”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一愣,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大伯母的身型比四婶强壮一些,双手跟铁钳似的死死的掐住四婶的脖子,面色狰狞。四婶奋力挣扎,但是根本挣脱不开,脸色涨红,一副呼吸困难的模样。

  距离最近的四叔急忙去扒拉大伯母,但是大伯母此时跟真的疯了似的,不论四叔怎么拉扯她,都没有让她松开手。

  就在此时,我那人高马大的堂弟张虎冲了出去,怒吼一声:“放开我妈!”

  张虎一脚踹了出去,直接踹中大伯母的胸口,这一脚的力道不轻。大伯母不自禁的松开了掐着四婶脖子的手,被踹出去一米多远,趴在了地上。

  “你他妈的小杂种!”这时候,一直沉着脸站在堂屋门口的大伯暴怒,抄起堂屋门口的铁锨,劈头盖脸的就朝张虎脑袋上招呼过去。

  张虎本身就有点愣头青,加上身强力壮,还有之前憋得一肚子的火气,这时候他也不躲了。

  张虎直接抬起手臂,硬挨了大伯那一铁锨,然后一把抓住大伯手中的铁锨,猛地一拽。

  大伯猝不及防,手一松,手中的铁锨被张虎拽走了。

  “砰!”铁锨把被张虎抡起,直接砸在了大伯的肩头上,大伯被这一下子砸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眼睛有点红的张虎举着铁锨还想再打的时候,我爸和两位叔叔急忙冲了过来,拦住了张虎。

  张虎手中的铁锨被夺了下来,不过他还是一脸的戾气。

  四叔怒斥张虎,张虎仍旧一脸不服,根本不甩四叔,转身把捂着脖子剧烈咳嗽的的四婶扶了起来。

  四婶尖叫着想要朝大伯母那边冲去,但是被四叔拦住了。

  “张勇,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了?你老婆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不动手?你是不是想我死了你才甘心?”四婶嚎啕大哭,不依不挠。

  四叔的脸色极为难看,也不吭声了,不顾四婶的胡抓乱闹,硬拽着撒泼的四婶离开了这里。

  四叔一家子走后,三婶看了一眼大伯父大伯母,哼了一声,拉着我身旁的两个堂弟走了。

  我爸和三叔想要搀扶大伯父和大伯母,但是大伯不领情,红着眼睛冲着我爸还有三叔一通破骂,言语很是难听。

  那架势,不像是什么亲兄弟,更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死对头了。

  三叔气的不轻,撂下一句‘既然这样,以后就不要来往了’,然后三叔就气呼呼的离开了。

  我妈脾气虽然温顺,但是刚刚大伯母骂的也有点受不了了,加上现在大伯又是这样子,老妈的脸都气的有点白了,也不理会我爸了,直接拉着我离开了大伯家。

  回到家没多久,老爸也回来了,黑着脸,心情很差的样子。

  在自己家里,老妈自然没有什么顾忌了,把心里憋着的气撒在了老爸的头上。

  “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他家之前也从咱们家借了五千块钱,回头你去给要回来!”老妈气呼呼的说道:“这些年咱们家也帮了他们不少了,这可倒好,好心没落什么好报,当着全村人的面骂得这么难听,我……”

  “行了行了,你怎么跟老四家的那位一样了!”老爸有些心烦的说道:“别添乱了,你要是气不过,这几天就尽量避着点大哥他们。这次的事情对他们两口子打击太大了……”

  “那也不能全都怪在咱们头上啊!”老妈直接打断老爸的话,愤愤的说道:“他们儿子死了,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又是拿刀砍又是当着全村人的面骂得这么难听,搁谁谁受得了?”

  老爸黑着脸,也不吭声了,估计他心里对今天的事情也有些埋怨了。

  我小心翼翼的悄悄回屋,老爸老妈现在心情都不太好,万一把火气撒在我头上,又免不了得挨一顿揍了。

  当天下午的时候,大伯家就忙碌起来,看样子是准备让堂哥和堂嫂下葬了,毕竟天气炎热,尸体不能放太久。

  我家和两个叔叔家都没去人,是村里一些张姓的人去帮的忙,这样一来,村里说闲话的人自然就更多了一点。

  傍晚的时候,一口棺材从大伯家被抬了出来,朝村尾方向走去。

  村子后山有片坟地,基本上村里死人都是埋在那里的。

  没有扛幡摔罐开路,也没有什么丧乐喇叭跟随,白发人送黑发人,大伯搀扶着大伯母,一路哭哭啼啼的走在棺材旁,那情景看起来让人感到很心酸。

  只有一个独子,昨天刚办完喜事,今天就阴阳两隔,老两口那承受的打击可想而知了。

  就在村里几人抬着棺材即将出村的时候,村里路旁四叔家门口突然放起了鞭炮。

  这突兀响起的鞭炮声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前面抬棺下葬,后面放起了鞭炮,这是很不吉利的。

  可是,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张虎搬出了一个音响放在家门口,音量调到了最大,一阵喜庆的音乐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第三章 谁杀了他们?

  这明摆的就欺负人了,做得太过分了。

  不止是大伯大伯母脸色愤恨,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村里一些人也都是皱着眉头看着四叔家门口的方向。

  老爸带着我快步跑到四叔家门口,黑着脸对门口的张虎喝道:“混小子你干什么呢?赶紧关掉!”

  “二叔!”张虎笑嘻嘻的给我爸递了一根烟,丝毫没有要关掉音响的意思。

  老爸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到音响旁,拔掉了电源。

  张虎也没有阻止,仍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时候关掉音响也无所谓了。

  四叔家的院子里传来争吵之声,似乎是四婶拦住了四叔,要不然的话张虎这小子也不敢在这时候又是放鞭炮又是放音响的。这肯定是四婶指使的,是因为今天早上在大伯家的事情,不过这么做也有点绝了。

  老爸黑着脸走进四叔家的院子,去劝解四叔四婶去了,而大伯和大伯母也没有过来找麻烦。他们虽然心中愤慨,但是这时候只是想尽快让堂哥堂嫂下葬,只能强忍着这口恶气了。

  其他几个堂兄弟都过来了,对着张虎悄悄的竖起大拇指,显然也是因为昨天大伯母的举动让这些堂兄弟心生反感,张虎这做法像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似的。

  看着他们那嘻嘻哈哈的得意模样,我眉头紧皱,不过这时候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昨天大伯母又是拿刀砍又是骂的那么难听,我心中也挺不舒服的。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变得热闹起来,大伯母整天骂街,从村东头一路骂到村西头。

  三婶四婶憋不住了,跟她对骂,骂的都很难听,村里人整天看热闹,三叔四叔怎么劝都没用。

  我妈也是气得难受,不过却被我爸拦住了,没有加入对骂的行列中。

  几个堂兄弟气不过,半夜去砸大伯家的窗户和门,砸完就跑,偶尔还会往院子里扔死猫。虽然没有人看到是他们做的,但是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肯定和他们有关系。

  这样一来,大伯家关系和我们几家更僵了,就像是结了仇似的,大伯母每天骂街骂的更狠了。

  几天的时间里,骂战越来越激烈,其中还打过几次。兄弟倪墙,成了村里人饭后谈资。

  直到那一天,一大早大伯母像往常一样骂街,不过今天骂的稍稍有些不一样。

  大伯母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有些疯疯癫癫的了,她声音嘶哑的沿街骂道:“今天是我儿子头七回魂,你们这些害他的畜生,一个都跑不了……”

  三婶四婶又跳出来跟大伯母对骂,对于这样的场景,村里人这几天已经见怪不怪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趁着爸妈睡觉的时候,我偷偷的溜出了家门。

  来到村头,几个堂兄弟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看到我来了之后,张虎低声责怪说道:“怎么来这么晚?”

  “少废话,能偷跑出来就不错了,翻墙头的时候差点都把裤子刮破了!”我没好气的回应一句,低声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必须滴!”张虎他们晃了晃一个小布袋,哼哼说道:“今天晚上再去出出气!”

  我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跟张虎他们一起去砸大伯家的门和窗户。

  没办法,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被大伯母骂街骂的太憋屈了,堵在家门口破口大骂那场景,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趁爸妈睡着了,我也跟着几个堂兄弟来出出气。

  布袋子里面放着几只死老鼠,和一些石块乱七八糟的东西,是我们今晚的主要武器。

  “咱们只有半分钟的时间,大伯从堂屋冲到院门那边,咱么就得跑,不能让他逮着!”张虎低声嘱咐。

  “放心,到时候我跑的肯定不比你们慢!”我随口回应。

  我们几个偷偷摸摸的来到大伯家院门前,我这几个堂兄弟都是老手了,翻墙很麻利,几下子就窜上了大伯家的墙头,主要也是因为大伯家的墙头比较矮的缘故。

  骑坐在墙头上,我们手持小石块,有点兴奋的朝大伯家堂屋门和窗户砸了过去,同时把那几只死老鼠也奋力扔了过去。

  堂屋的窗户被砸烂了,这种偷偷摸摸的心态是很刺激的,正准备要跑的时候,张虎突然拉住了我们。

  “哥几个别慌走,有点不对劲!”张虎看着堂屋那边,低声对我们说道。

  顺着张虎的目光往堂屋那边看,我们确实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堂屋没有亮灯,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很静。

  按理说就算是睡得再怎么沉,刚刚这砸窗户砸门的动静也不小了,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张虎把手里剩下的石子都扔了过去,砸的堂屋房门砰砰响,但是里面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这就有点奇怪了!

  这夜深人静的,我莫名的感觉有点心慌了,想回家。

  但是张虎却直接跳下了墙头,跳进了院子里,那几个堂兄弟也跟着跳了下去。这时候我要是自己回去的话,显得我太过胆小了,只能硬着头皮也跟着跳进了大伯家的院子里。

  张虎的胆子最大,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堂屋门前,轻轻地推了一下堂屋的门。

  堂屋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我和几个堂兄弟都围了过来,有点好奇。

  这大半夜的,堂屋门没关,里面也没有什么动静,难不成大伯和大伯母不在家?

  堂屋门一点点推开,我们几个做贼似的探头朝里面看去。

  借助微弱的星光,我们看到了房间内的情景。

  “啊~”也不知道是谁先发出来的一声惊恐尖叫,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极为刺耳。

  我们几个堂兄弟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爬离堂屋门口。

  堂屋之中,大伯和大伯母都在,他们端坐堂屋之中。

  不过此时的他们,已经死了。

  满屋的鲜血,血腥气味浓郁刺鼻。

  他们的眼睛睁得很大,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之色,像是死前看到了什么让他们感到很恐怖的东西。

  他们的脖子上,有很大的血窟窿,和堂哥堂嫂死亡时的情境一模一样。

  这样的一幕,实在太过阴森惊悚。

  谁杀了他们?

  第四章 绕坟走三圈

  我和几个堂兄弟吓得乱窜,翻墙头跑出去的时候都差点从墙头上栽下去。

  惊恐的大吼着跑回家,吵醒正在睡觉的爸妈,让他们赶紧去大伯家。

  爸妈和三叔四叔他们赶到大伯家的时候,看到那一幕之后都是露出骇然恐惧之色。

  今天是堂哥头七的日子,堂屋里还点着香,香没有灭,说明大伯大伯母死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大概是之前我和几个堂兄弟惊恐的大吼大叫吵醒了附近的邻居,有些村民围了过来,得知大伯大伯母遇害之后,有一些人面色恐惧的说堂嫂回魂夜来杀人了。

  毕竟当初堂嫂死的时候身着红衣,这在农村里是很忌讳的事情。

  听到村里人这样说之后,我们几家人的脸色都变了,虽然我不信这玩意,但是这时候确实有点瘆得慌了。

  在大伯家里待了一会之后,三婶和四婶率先离开了,她们这段时间和大伯母对骂,虽然泼辣,但是这时候看到这一幕之后,明显也是有点怕了。

  老爸和三叔四叔留在这里处理后事,我和我妈还有几个堂兄弟离开了,准备等天亮再过来。

  走到三叔家门口的时候,一路上都没有吭声的张虎突然说道:“什么鬼不鬼的,我才不信这一套!哥几个,不要停那些三姑六婆瞎叨叨,要是真的是咱们那堂嫂找来的话,也是好事……”

  说着,他的笑容变得有点淫贱起来,嘿嘿着笑着说道:“上次还没摸够呢!这次如果真的来了,嘿嘿……”

  他这么一说,我那几位堂兄弟也跟着笑了笑,冲淡了之前的那种紧张和恐惧的心理。

  我可没有他们那么大的心,心里面很紧张忐忑,跟着老妈回家了。

  下半夜的睡不着,一闭眼尽是那鲜血淋淋的场景,还有那血红的身影。

  临近黎明的时候,我有点撑不住了,困意席卷,可是却被家里养的狗叫声吵的睡不着了。

  农村里有不少人家养了狗,看家护院的一把好手。

  我家的是一条土狗,养了十来年了,实实在在的老狗了。

  平日里很安静,性子也很温顺,就算是陌生人来我家,它也只是叫两下意思意思。可是这一次,它叫的很疯狂,吠声有些凄厉。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随着家里这条老狗凄厉狂吠,村子里的狗都跟着狂吠起来。

  我和老妈赶紧出门,以为是有小偷什么的。

  结果发现老狗的情况很不对劲,它站在我们家的堂屋门口,对着院门的方向狂吠,身上的毛都炸起来了,一副护主的架势。

  我和老妈想要出门看看,但是老狗跟疯了似的,咬着我的裤腿,说什么都不让我过去。

  这样异样的情况让我心中咯噔一下,变得紧张起来,死死的盯着院门的方向。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分钟后,外面传来嘈杂之声,紧接着院门那边传来急促的拍门声,与此同时老爸焦急的呼喊也从外面传了进来。

  堵在堂屋门口的老狗安静了下来,摇摇尾巴回自己窝里睡觉去了,我和老妈赶紧打开院门。

  老爸看到我们之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紧接着,他脸色难看的跟我们说了一件事。

  听到老爸所说的事情之后,老妈被吓的差点晕过去了,我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三婶、四婶还有我那几个堂兄弟,都死了。

  死在自己家里,致命伤都是脖子上被开了血窟窿,跟大伯和大伯母死亡的情景一模一样。

  特别是张虎,死得最惨,除了脖子上有一个血窟窿之外,他的下身也是血肉模糊,像是被野兽撕咬了一般。

  我想到了之前那老狗异常的举动,吓得打了个寒颤。

  这时候谁再敢说没有鬼的话,那就真是只有一根筋了。

  三叔四叔在家里哭的哇哇的,村里出现了恐慌,就算之前一些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的,现在也不得不信了。

  大伯家、三婶四婶还有那些堂兄弟都死了,按照这个情况下去的话,下一个肯定是我家了。

  老爸回到屋里,拿了一些钱,带着我和老妈急匆匆的离开村子。

  这时候天虽然已经蒙蒙亮,但是我现在也是草木皆兵了,跟着老爸老妈离开村子,一直是心惊肉跳的,生怕有什么东西会突然从路边的草丛里面窜出来。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老爸老妈带着我来到了邻村村尾的一个小院子前,这里住着一个跳大神的神婆。

  以前对于这样的人,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屑,认为肯定是骗子之类的。但是现在经过这样的事情之后,我已经没有了主心骨,之前的那种认知早就被我抛到脑后去了。

  神婆的年龄不小了,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样子。

  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神婆刚开始一个劲的摇头,说自己年纪大了不想再碰这样的事情了之类的,后来老爸咬着牙直接拿出了五千块钱,神婆那昏暗浑浊的双眼中放出了些许的光芒,很痛快的答应下来。

  她回屋里收拾了一番,跟着我们离开了她的家。

  神婆跟着我们回到了我们村,没有回村,绕路去了村子后面的那座山。

  堂哥和堂嫂的坟埋在那里,一片坟圈子中的一座新坟。

  神婆让我跪在坟前,她在坟前解开那个包裹,里面都是一些纸钱元宝之类的东西。她拿出打火机直接在坟前将那些纸钱点燃,低声说着什么,我也没听清。

  随后,她又从包裹里摸出几根香,点燃之后,让我拿在手里,然后让我按照之前来时她吩咐的话去做。

  我现在心里恐惧,也顾不得什么了,按照之前神婆在路上的交代,我对着坟头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

  “堂哥,堂嫂,我知道错了,你们原谅我吧……”

  我口中翻来覆去的说着这句话,几遍之后,神婆轻咳一声,低声说道:“插一根香在坟前,绕坟走三圈,不要回头!”

  虽然不理解是什么意思,但是这时候只能照办了。

  我站起身来,将手中的一根燃着的香插在坟前,然后手持另外几根香绕着坟头走。

  坟头不大,迈开步子的话,最多七八步就能绕坟头一圈了。

  第一圈的时候,没什么感觉,跟平时走路一样。

  而等走到第二圈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隐隐中有种感觉,这块坟头好像比刚刚的大了一些。

  第一圈的时候,走了八步。

  可是当第二圈下来的时候,我竟然走了十二步,比第一圈多了四步。

  第五章 你是在等我吗?

  真是奇了怪了!

  跟之前一样,都是绕着坟头走,怎么步数大小会不一样呢?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感觉周围变得有点阴森起来,我感觉心里有些毛毛的。

  等我走第三圈的时候,我耳朵后面忽然有一口气吹了过来,很凉让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我下意识的想要回头,但是这时脑海里突然想起来神婆刚刚跟我说不能回头的事情,我紧咬着牙,双腿有点哆嗦的迈步走了起来。

  慢慢的,我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沉,每走一步都越来越重,好像背后背了一个人似的。最关键的是,我的耳朵和脖子后面还一阵阵的传来森冷的风,像是有人在我身后故意吹着气似的。

  第三圈的步数又不一样了,比前两圈加在一起的步数还要多,但是这片坟头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我喘着粗气走完了第三圈,看向神婆,想跟她说我心中感觉的不对劲的地方,却发现神婆和老爸老妈的脸色变得都很难看。

  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之前神婆在坟头前烧的纸钱和我插在那里的香,都已经熄灭了。而我手中的一直拿着的几根香还冒着淡淡的青烟。

  “走!”面对这样的情况,神婆并没有多说什么,脸色有些阴沉的带着我们快步离开了这里。

  回村路上的时候,老爸老妈有些担心紧张的看着神婆,问她到底在坟地那边是怎么回事。

  神婆没有解释太多,只是沉着脸说人家不愿意放过我,估计今天晚上就会来找我了。

  老爸老妈吓得脸色都白了,我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

  神婆跟着我们回到了我家,从她那包裹里面摸出了两面小铜镜,一面挂在我房间的门框上,一面放置在我房间内的窗户上。

  接着,她又拿出一包香灰,均匀的撒在我的房门前。

  神婆和爸妈没有待在我的房间里,而是去了爸妈的房间。神婆叮嘱我,夜里不论是谁敲门,千万不要开门,也不要发出什么声音。

  我心中害怕,爸妈心中也放心不下,想要留下来陪我。但是神婆没有同意,说必须让我自己待在房间里才行。她还说,只要能熬过今天晚上,她就有办法帮我脱身。

  等爸妈走后,我心里更害怕了,不敢关灯,也不敢睡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房门和窗户。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有些困意了,感觉眼皮有点沉了。

  而就在此时,房间里的灯突然闪烁了起来。

  我心中猛地一颤,睡意全无。

  “汪汪汪……”院中的那条老狗再度疯狂的凄厉吠叫起来。

  可仅仅几声之后,老狗的声音消失了,外面一片死寂。

  “砰砰!”两声轻微的炸响传来,挂在我房中窗户和门框上的两面铜镜炸裂开来,碎片掉落一地。

  与此同时,房间内闪烁的灯光也猛地熄灭了。

  房间内一片漆黑,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停电了?

  哪有那么巧?

  我想要喊爸妈和神婆他们,但是这时候想起来神婆的交代,不让我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有些颤抖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挪到了床边,直接藏到了床底下,屏住了呼吸。

  房间漆黑,借助窗外微弱星光,我趴在床底下,看到反锁的房门竟然自动开启了。原本撒在房门前的香灰,像是被一阵风吹过似的,也不见了。

  我身体颤抖,身体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躲在床底下动都不敢动。

  房间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在床底下待了十几分钟,保持僵硬的姿势,刚开始还行,时间久了全身就有点酸疼了。

  我小心翼翼的慢慢移动一下腿脚,想换个舒服点姿势。

  “砰……”我的脚碰到了床腿,发出一声轻微的声音。

  寂静的房间里,这声响显得格外清脆。

  我的身体再度一僵,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但是,房间内依旧寂静,还是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发生。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紧提的心稍稍缓了一下。

  猛地,一张人脸突兀的从床上探了下来,几乎快贴着我的脸了。

  正是那已经死去的堂嫂!

  她的双眸闪烁微弱的绿芒,面带诡异的笑容,死死的盯着我。

  “你是在等我吗?”

  我瞪大了眼睛,本能的想要发出尖叫之声,但是一只冰凉的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从床底下直接拽了出来。

  她一袭红衣,面色苍白,显得很是娇艳。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6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特别是那双眼睛,已经不是那种有些呆滞的眼神,而是充满了灵动,充满了怨毒。微弱的绿色光芒在她的眸中闪烁,她面带诡异的微笑,森声说道:“你们不是想摸我吗?来啊!让你摸啊!”

  说着,她拉开胸前的衣衫,露出雪白的肌肤。

  可是面对这样香艳的情景,我现在是丝毫都提不起什么兴趣,心中已经被满满的绝望和恐惧占领了。

  我想要挣扎,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她的手就像是一只大铁钳一般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挣脱不开。

  出气多入气少,大脑缺氧,我身体里的力气就像是一点点被抽离了一般。

  她脸色变得狰狞起来,眼神更加的怨毒,指甲暴涨半尺有余,慢慢的贴近我的脖颈,像是享受那种杀人的乐趣。

  我感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痛,那种痛感瞬间传遍全身,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无力反抗,只能等死。

  而就在此时,我的房门口突然传来神婆的一声厉喝:“孽障,你敢!”

  紧接着,一大把香灰从神婆的手中抛洒过来。

  堂嫂发出一声尖叫,很是痛苦的样子,直接扔下了我,身影一闪从窗户那里窜了出去。我摔倒在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剧烈的咳嗽着。如果神婆晚来一步的话,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6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估计我就会去陪我那些堂兄弟了。我脖子上血流不止,不过庆幸的是没有伤到气管和动脉,老爸老妈手忙脚乱的要给我包扎,但是却被神婆拦住了。她脸色有点难看的从她的包里抓出一把香灰,直接按在了我脖子上的伤口上面。

  “滋啦……”宛若油炸的声音响起,我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痛感太过强烈,我眼前一黑,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8-10-16 18:24重新編輯 ]

本站由:掉进女人村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